2019-07-16 11:28:17

张洋看着刘菲儿诧异的眼神,自己的一番话想必是对她起到了作用,又很恰时机的说道。

“我有必要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洋,毕业哈佛大学,主修心理学,还是双硕士学位,美女,你不妨考虑换一个比较靠谱的心理医生,比如说你面前的我。”

张洋很自卖自夸的说着。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一坨屎扔上去都不带留印的。”

秦玉终于是忍不住了,刘菲儿的眼神明显有些动容。

自己辛辛苦苦忽悠,呸,凭实力找来的病人,不能让张洋三言两语给动摇了。

“你……”

张洋被秦玉一番有辱斯文的话给憋的够呛,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旁边的刘菲儿‘噗呲’一声,笑了。

“真特么漂亮。”

秦玉跟张洋第一次见刘菲儿笑,二人心里同时暗呼一声。

“菲儿,原来你在这啊,我已经找了刘主任了,正巧,今天吴院长在这里,我让他给你瞧一瞧,我们走吧。”

这时,门被打开,秦玉看到,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眉宇间与刘菲儿有些相似,身后还跟着李江宏这个王八蛋,面容毕恭毕敬的。

“嗯。”刘菲儿看了看秦玉,站起身来。

张扬此刻也不再说话,人家都亲自找院长了,自己虽然也小有名气,但是跟院长没法比。

倒是秦玉,有些不痛快了,到嘴的鸭子可不能飞了。

“等等,刘小姐,可能你找院长,他都不知道你是因为心理障碍,可是我知道啊。”

刘菲儿看了秦玉一眼,目光中有些拿捏不定,她以前也找过许多的心理医生,但是没一个人知道自己因为什么心理障碍的。

都说自己是呆在家里闷的,但是这个叫秦玉的人,刚一见面就说出了自己因为什么导致的心理障碍,而且,还是在自己没说话的前提下,一时间,她拿捏不定。

“秦玉,你好大的口气啊,院长可是全市最好的心理医生,你这个每次月末倒数的人还敢跟院长比?我看你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卷铺盖走人。”李江宏顿时跳起来,指着秦玉的鼻子骂道。

“就是,你连我都比不过,还敢跟院长比,李主任,我看这家伙肯定是想找病人想疯了。”张洋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哦,张洋,要不然我们比试一下怎么样?”秦玉玩味的看着张扬。

“嘁,就凭你,我看不上眼,不过嘛,今天当着美女的面,我不介意让你出一回丑。”张扬目光落在了刘菲儿身上。

“那,刘小姐,介不介意让我们两个人帮你看一下。”秦玉很有礼貌的对刘菲儿说道。

“胡闹,真是胡闹。”

李江宏气的直跺脚,这两个家伙竟然比上了,你们知道这个刘菲儿是谁吗?这么男的又是谁吗?这可是我们天中市房产大亨刘天阳,刘总!

“刘总,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院长正在等着呢,我带你们过去。”李江宏对刘天阳客气的说道。

“算了,菲儿已经坐下来了,等等看吧。”

刘天阳看着刘菲儿坐在了凳子上,也不说什么,李江宏一看,人家都不说了,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意思说。

“哼,秦玉,别说我欺负你,这回让你先来,我看你能说出个什么道道。”张扬很大方的说道。

“别,还是你先来吧,我怕我说出来,你就没机会说了。”

“嘁,我看你是心虚。”张扬鄙视了秦玉一眼。

而秦玉,却不理睬,大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让你先装一下,等会看你还牛不牛逼。

哼!

“刘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你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张扬问道,但是刘菲儿就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嘴都没动一下。

“那个,刘小姐,不知道你最近去过哪些地方,遇到过什么样的事情?”

张扬在一次问道,但是刘菲儿依旧不说话。

“刘小姐,你这样不配合我,我很难继续治疗啊!”

张扬苦着脸说道,光自己在这嘚吧嘚吧嘚的有个屁用,病人都不配合,要不是看李江宏对你爹这么客气,老子早就发脾气了,我跟你讲。

秦玉在一旁,抱着胳膊内心冷笑连连。

她就是因为心里障碍,才导致的不愿意说话。

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很装逼的摆了摆手道:“你不行,看小爷我的。”

“嘁,我都问不出什么,你能问出来?”

“你还别不信,我不用问,我就知道她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你信不信?”秦玉说道

“蒙谁呢?你以为你会读心术,你要真能什么不问把她的原因说出来,我跪下来喊你三声爸爸。”

嘿,这家伙昨天是不是跟踪我了,连我会读心术都知道?

秦玉听到张扬的话,内心笑开了花,“好,一言为定。”

“那你要是问不出来怎么办?”

“我要问不出来,我跪下来喊你爸爸。”秦玉白了一眼张扬,不在理他,开玩笑,我可是有读心术的。

“刘小姐,您今年二十二岁,属兔,一年前在美国读书,于今年年初回到了天中市,目前在你爸家的天阳集团担任总经理一职……”

秦玉洋洋洒洒的说出了刘菲儿一系列的情况,就差没说三围了,让站在一边的张扬嗤之以鼻。

编,继续编。

不过,门口的刘天阳确是变了脸色,对着李江宏有些生气道:“李主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为什么把我们家的情况告诉旁人?”

李江宏也是一脸懵逼,对刘天阳说道:“刘总,我一直都跟着你,哪有时间跟他说啊,再说了,他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对他说这些干什么。”

这一边,张扬听着秦玉胡编乱造,不以为然,可是,当他看到,刘菲儿的表情越来越震惊的时候,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会读心术吧?

“刘小姐,至于让你一直待在家里,闷闷不乐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今年年初回国,也就是两个月前,跟你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出去玩,但是却因为一起车祸,那场车祸本该是那辆车要撞到你的。”

“但是你最好的玩伴把你推倒了一边,你才没事,但你的玩伴却没躲过去,因此,你心生愧疚,觉得该死的是自己,不该是你的好伙伴,我说的对吗?”

而此刻,刘菲儿目瞪口呆,看着秦玉的眼神如同看一个神仙一样,秦玉说太对了,而且一字不差,就好像他当时就在身边似的。

只是,这件事情她无法说出口,总是觉得是自己害了最好的玩伴,一直把自己困在家里。

“刘小姐,想哭,你就哭出来吧,只有你哭出来,你的心结才会打开,我想,刘小姐有两个月没哭过吧。”秦玉看着刘天阳。

刘天阳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从那次,她就一直这样,连哭都没哭过。”

“哇……”

此刻,刘菲儿再也忍不住,泪水,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也不管面前是谁,抱着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嗯,连哭都这么好听。

但是,你这样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朝自己身上抹真的好吗?

秦玉看着刘菲儿也不顾什么美女颜面,鼻涕眼泪一把抓,朝他身上抹。

“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刘菲儿红着双眼,看着秦玉身上自己的杰作,脸色红了起来。

“菲儿,你没事吧?”刘天阳赶忙看看刘菲儿,这女儿可是他的心头宝贝呀。

“爸,我没事了,不过,还要谢谢你,真的,哭出来真的好受多了,心里也没这么多的负担了。,谢谢你。”最后对着秦玉说道。

“应该的,干我们这行的本来就是要察言观色,不像某些人,只会问,哎呀,你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吗?你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的呀!这种人,真是败类!呸!”

秦玉狠狠的唾弃了一口张扬,让张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叫秦玉是吧,很不错的小伙子,我要向你们院长着重的推荐你,你治好了菲儿,我要重重的感谢你。”刘天阳走上前,郑重的拍了拍秦玉的肩膀。

李江宏人老成精,他知道刘天阳与吴院长的关系,赶忙上前说道:“刘总,这个秦玉啊,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生,年纪轻轻的就是哈佛毕业,主修心理学,双硕士学位……”

妈的,李扒皮,刚刚还一副你爱干不干就滚的表情,现在又把我夸的跟花似的,只不过,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刘菲儿感谢了一番秦玉,临走时,秦玉嘱咐刘菲儿还要在继续两次治疗,至于有什么样的目的,只有秦玉自己知道了。

“张扬,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打的赌了?”

秦玉看着想浑水摸鱼走出去的张扬,冷笑道。

张扬一愣,装迷糊道:“打赌?打什么赌?”

“哼,装傻呢是吧,这样吧,你也不用给我下跪,我受不起,你喊我三声爸爸这事就过了?”

“谁能作证?你看这里谁能作证?”

张扬指着四周,除了他和秦玉,其余人都走了。

“你确定不叫?”

“确定!”

秦玉走上前,小声说道:“我可知道前段时间医院进了一批新设备,旧的设备你偷偷的卖了几件。”

“你……你胡说!”张扬后退几步,瞪大眼睛看着秦玉,这事情他做的滴水不漏,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胡说?那好,我去你的诊室,我记得你最下方的抽屉里是有收据的,对了,钥匙就被你藏在桌子底下。”

“别,别,我叫,我叫,爸……”

“别急,我改主意了,等医院所有人都下班了,你再叫,你没意见吧。”

秦玉打断了张扬的话,要整就往死里整,这个张扬以前没少挤兑自己,自己这次也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最后,在秦玉的强势下,张扬厚着脸皮在全医院人的面前喊了秦玉三声爸爸,喊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第三章 打别人的脸

张洋看着刘菲儿诧异的眼神,自己的一番话想必是对她起到了作用,又很恰时机的说道。

“我有必要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洋,毕业哈佛大学,主修心理学,还是双硕士学位,美女,你不妨考虑换一个比较靠谱的心理医生,比如说你面前的我。”

张洋很自卖自夸的说着。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一坨屎扔上去都不带留印的。”

秦玉终于是忍不住了,刘菲儿的眼神明显有些动容。

自己辛辛苦苦忽悠,呸,凭实力找来的病人,不能让张洋三言两语给动摇了。

“你……”

张洋被秦玉一番有辱斯文的话给憋的够呛,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旁边的刘菲儿‘噗呲’一声,笑了。

“真特么漂亮。”

秦玉跟张洋第一次见刘菲儿笑,二人心里同时暗呼一声。

“菲儿,原来你在这啊,我已经找了刘主任了,正巧,今天吴院长在这里,我让他给你瞧一瞧,我们走吧。”

这时,门被打开,秦玉看到,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眉宇间与刘菲儿有些相似,身后还跟着李江宏这个王八蛋,面容毕恭毕敬的。

“嗯。”刘菲儿看了看秦玉,站起身来。

张扬此刻也不再说话,人家都亲自找院长了,自己虽然也小有名气,但是跟院长没法比。

倒是秦玉,有些不痛快了,到嘴的鸭子可不能飞了。

“等等,刘小姐,可能你找院长,他都不知道你是因为心理障碍,可是我知道啊。”

刘菲儿看了秦玉一眼,目光中有些拿捏不定,她以前也找过许多的心理医生,但是没一个人知道自己因为什么心理障碍的。

都说自己是呆在家里闷的,但是这个叫秦玉的人,刚一见面就说出了自己因为什么导致的心理障碍,而且,还是在自己没说话的前提下,一时间,她拿捏不定。

“秦玉,你好大的口气啊,院长可是全市最好的心理医生,你这个每次月末倒数的人还敢跟院长比?我看你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卷铺盖走人。”李江宏顿时跳起来,指着秦玉的鼻子骂道。

“就是,你连我都比不过,还敢跟院长比,李主任,我看这家伙肯定是想找病人想疯了。”张洋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哦,张洋,要不然我们比试一下怎么样?”秦玉玩味的看着张扬。

“嘁,就凭你,我看不上眼,不过嘛,今天当着美女的面,我不介意让你出一回丑。”张扬目光落在了刘菲儿身上。

“那,刘小姐,介不介意让我们两个人帮你看一下。”秦玉很有礼貌的对刘菲儿说道。

“胡闹,真是胡闹。”

李江宏气的直跺脚,这两个家伙竟然比上了,你们知道这个刘菲儿是谁吗?这么男的又是谁吗?这可是我们天中市房产大亨刘天阳,刘总!

“刘总,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院长正在等着呢,我带你们过去。”李江宏对刘天阳客气的说道。

“算了,菲儿已经坐下来了,等等看吧。”

刘天阳看着刘菲儿坐在了凳子上,也不说什么,李江宏一看,人家都不说了,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意思说。

“哼,秦玉,别说我欺负你,这回让你先来,我看你能说出个什么道道。”张扬很大方的说道。

“别,还是你先来吧,我怕我说出来,你就没机会说了。”

“嘁,我看你是心虚。”张扬鄙视了秦玉一眼。

而秦玉,却不理睬,大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让你先装一下,等会看你还牛不牛逼。

哼!

“刘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你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张扬问道,但是刘菲儿就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嘴都没动一下。

“那个,刘小姐,不知道你最近去过哪些地方,遇到过什么样的事情?”

张扬在一次问道,但是刘菲儿依旧不说话。

“刘小姐,你这样不配合我,我很难继续治疗啊!”

张扬苦着脸说道,光自己在这嘚吧嘚吧嘚的有个屁用,病人都不配合,要不是看李江宏对你爹这么客气,老子早就发脾气了,我跟你讲。

秦玉在一旁,抱着胳膊内心冷笑连连。

她就是因为心里障碍,才导致的不愿意说话。

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很装逼的摆了摆手道:“你不行,看小爷我的。”

“嘁,我都问不出什么,你能问出来?”

“你还别不信,我不用问,我就知道她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你信不信?”秦玉说道

“蒙谁呢?你以为你会读心术,你要真能什么不问把她的原因说出来,我跪下来喊你三声爸爸。”

嘿,这家伙昨天是不是跟踪我了,连我会读心术都知道?

秦玉听到张扬的话,内心笑开了花,“好,一言为定。”

“那你要是问不出来怎么办?”

“我要问不出来,我跪下来喊你爸爸。”秦玉白了一眼张扬,不在理他,开玩笑,我可是有读心术的。

“刘小姐,您今年二十二岁,属兔,一年前在美国读书,于今年年初回到了天中市,目前在你爸家的天阳集团担任总经理一职……”

秦玉洋洋洒洒的说出了刘菲儿一系列的情况,就差没说三围了,让站在一边的张扬嗤之以鼻。

编,继续编。

不过,门口的刘天阳确是变了脸色,对着李江宏有些生气道:“李主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为什么把我们家的情况告诉旁人?”

李江宏也是一脸懵逼,对刘天阳说道:“刘总,我一直都跟着你,哪有时间跟他说啊,再说了,他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对他说这些干什么。”

这一边,张扬听着秦玉胡编乱造,不以为然,可是,当他看到,刘菲儿的表情越来越震惊的时候,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会读心术吧?

“刘小姐,至于让你一直待在家里,闷闷不乐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今年年初回国,也就是两个月前,跟你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出去玩,但是却因为一起车祸,那场车祸本该是那辆车要撞到你的。”

“但是你最好的玩伴把你推倒了一边,你才没事,但你的玩伴却没躲过去,因此,你心生愧疚,觉得该死的是自己,不该是你的好伙伴,我说的对吗?”

而此刻,刘菲儿目瞪口呆,看着秦玉的眼神如同看一个神仙一样,秦玉说太对了,而且一字不差,就好像他当时就在身边似的。

只是,这件事情她无法说出口,总是觉得是自己害了最好的玩伴,一直把自己困在家里。

“刘小姐,想哭,你就哭出来吧,只有你哭出来,你的心结才会打开,我想,刘小姐有两个月没哭过吧。”秦玉看着刘天阳。

刘天阳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从那次,她就一直这样,连哭都没哭过。”

“哇……”

此刻,刘菲儿再也忍不住,泪水,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也不管面前是谁,抱着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嗯,连哭都这么好听。

但是,你这样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朝自己身上抹真的好吗?

秦玉看着刘菲儿也不顾什么美女颜面,鼻涕眼泪一把抓,朝他身上抹。

“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刘菲儿红着双眼,看着秦玉身上自己的杰作,脸色红了起来。

“菲儿,你没事吧?”刘天阳赶忙看看刘菲儿,这女儿可是他的心头宝贝呀。

“爸,我没事了,不过,还要谢谢你,真的,哭出来真的好受多了,心里也没这么多的负担了。,谢谢你。”最后对着秦玉说道。

“应该的,干我们这行的本来就是要察言观色,不像某些人,只会问,哎呀,你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吗?你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的呀!这种人,真是败类!呸!”

秦玉狠狠的唾弃了一口张扬,让张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叫秦玉是吧,很不错的小伙子,我要向你们院长着重的推荐你,你治好了菲儿,我要重重的感谢你。”刘天阳走上前,郑重的拍了拍秦玉的肩膀。

李江宏人老成精,他知道刘天阳与吴院长的关系,赶忙上前说道:“刘总,这个秦玉啊,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生,年纪轻轻的就是哈佛毕业,主修心理学,双硕士学位……”

妈的,李扒皮,刚刚还一副你爱干不干就滚的表情,现在又把我夸的跟花似的,只不过,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刘菲儿感谢了一番秦玉,临走时,秦玉嘱咐刘菲儿还要在继续两次治疗,至于有什么样的目的,只有秦玉自己知道了。

“张扬,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打的赌了?”

秦玉看着想浑水摸鱼走出去的张扬,冷笑道。

张扬一愣,装迷糊道:“打赌?打什么赌?”

“哼,装傻呢是吧,这样吧,你也不用给我下跪,我受不起,你喊我三声爸爸这事就过了?”

“谁能作证?你看这里谁能作证?”

张扬指着四周,除了他和秦玉,其余人都走了。

“你确定不叫?”

“确定!”

秦玉走上前,小声说道:“我可知道前段时间医院进了一批新设备,旧的设备你偷偷的卖了几件。”

“你……你胡说!”张扬后退几步,瞪大眼睛看着秦玉,这事情他做的滴水不漏,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胡说?那好,我去你的诊室,我记得你最下方的抽屉里是有收据的,对了,钥匙就被你藏在桌子底下。”

“别,别,我叫,我叫,爸……”

“别急,我改主意了,等医院所有人都下班了,你再叫,你没意见吧。”

秦玉打断了张扬的话,要整就往死里整,这个张扬以前没少挤兑自己,自己这次也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最后,在秦玉的强势下,张扬厚着脸皮在全医院人的面前喊了秦玉三声爸爸,喊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