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6 00:34:00

林子光把热好的盒饭端出来时,沈星澜正托着腮全神贯注地观察桌子上的小兔子灯。“你觉不觉得这个小兔子和萱萱的希希长得有点像?”沈星澜有纤细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小兔子的耳朵,“你看,尤其是眼神。”

“有吗?”林子光坐下来,把筷子递给她。“兔子不都长一个样子吗?”

“才不是呢!”沈星澜戳了戳面前有些硬的鸡肉,“世界上没有两只一模一样的兔子,就好像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希希和这只兔子的相似之处除了眼神之外,还有左边耳朵比右边稍长一点,而且笑起来很调皮。”

“看来你很喜欢小兔子。”林子光把饭菜大口塞进嘴里,除了中午的两个面包,他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也不是啦,我从小就喜欢看动漫,所以对这方面还算有点研究。”勉强塞了几口饭,沈星澜觉得肚子已经快要爆炸。她揉了揉肚子,看着饭盒里满满当当的食物,内心是绝望的:要是柴可在就好了,昨天请她吃自助餐,一人吃了三人的量,当时餐厅老板的脸都绿了。想到当时的情形,沈星澜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哦,不,不是。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你真的挺喜欢笑的。”

“对啊,我朋友韩乔乔老说我笑点太低了,尤其是看我最喜欢的蜡笔小新,我能从头笑到尾。哎,你有喜欢的动漫人物吗?”

“动漫?”林子光有点茫然,“好像小时候看过灌篮高手……”

“灌篮高手?”沈星澜兴奋地说,“你喜欢谁?一定是樱木花道对不对?那时候我的同学们全都喜欢流川枫,我就喜欢樱木,他傻傻的多可爱……”

沈星澜的声音把林子光拉回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候父亲还没有生病,一家三口住在父亲单位分的房子里,院子里有好多小朋友,每天放学回家,他一放下书包就跑到楼下去疯玩。打仗、捉迷藏、打乒乓球,一直到许多家里都飘出饭菜的香味,母亲就会在窗口喊:“小光,回家吃饭了。”那时候动画片的固定播放时间是晚上六点钟,和吃晚饭的时间刚好重合,为了能快点吃完看电视,他总是几口就把饭扒完,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机。为了这件事,母亲没少和自己生气。这时候父亲就会在旁边笑着说:“让他看吧,这电视台播动画片的时间的太不人性化了,这不成心不让孩子们安心吃饭吗?老婆,要不以后咱们把吃饭的时间改一改吧……”

父亲,一想到父亲,林子光觉得喉咙里涌上来一阵酸意。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对所有人都充满善意,看到路边流浪的小动物都会停下来施以援手。那么好的一个人,居然没能活过四十岁,老天何其不公。

林子光摇了摇头,把最后一口饭吃完,一同咽下的还有那份酸楚。“时间太久了,我都不记得了。”他站起来,收拾好饭盒。“你慢慢吃,我一会儿给你送咖啡来。你要什么?”

“哦,摩卡就好。”

“好,那我去忙了。”林子光转身要走。

“哎,林子光!”沈星澜叫住他。“你,你是不是……”

“怎么了?”

其实沈星澜是想问他是不是不高兴了,但话到嘴边变成:“你是不是不喜欢樱木花道?”

这话一出来,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沈星澜啊沈星澜,你是弱智吗?对,没错,你就是!

“不,没有。”林子光很认真地回答,“我是真的记不清了。其实,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看电影电视了。”

“那……你愿不愿意……”沈星澜斟酌着词句,“愿不愿意让我陪你去看一次电影?”

“……”

林子光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沈星澜觉得他在想怎么拒绝自己才不算太难看,她略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就是觉得你把自己崩得太紧了。偶尔,偶尔放松一下对身体好,既然你没空,那就……”

“好啊。”林子光轻轻地打断了她的话。

“什,什么?”沈星澜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说好啊,看电影,一起去。”

“真的吗?!太好了,那就定在下个星期吧。正好蜡笔小新大电影要上映了。”沈星澜喜滋滋地计划,“你具体哪天有空?我提前买好票。对了,你不喜欢看动漫电影的话咱们换个片子吧,我都可以的。”

“没事,就看这个吧。时间的话我要先找别人换班,安排好后再通知你。”

“嗯嗯,好的。”

“沈星澜,”林子光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你是不是不太饿?”

“啊?没,没有啊,我很饿的。”沈星澜连忙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奋力咀嚼,把脸撑得鼓鼓的,像个可爱的小松鼠。

“你慢点吃,小心噎……”林子光的话还没说完,

“呃~”沈星澜就很给面子的扼住喉咙,并打了一个大大的嗝。

林子光回到吧台时,掩不住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小艾看着他的脸,再一次惊讶张大了嘴巴:“林子光,你……你笑了。”和林子光同事半年了,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见他笑。

“咳咳~”林子光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人,会笑并不奇怪吧。”

“可,可是……,”小艾有点着急,“那个女孩,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不是。”林子光不想多说,“有生意来了,咱们干活吧。”

等到林子光终于忙过一段,拿着咖啡来到沈星澜身边时,发现对方正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旁边是一个吃得干干净净的饭盒。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林子光担心地推了推她。

“没,没事。”沈星澜抬起头虚弱地笑笑,“我,我就是吃多了。能不能麻烦你去给我买了消化药?”

“你确定是吃多了吗?药不能乱吃的,要不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我确定。”沈星澜都快哭出来了,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实,我来之前已经吃过晚饭了,还是一……一大份牛排套餐。”

“什么?”林子光不解,“那你为什么说……”

“我,我那是想和你一起吃饭。”沈星澜捂住脸,今天真是太丢人了。

林子光有些哭笑不得,更多却是感动。这个女孩怎么那么傻,为了和自己一起吃饭,居然强迫自己吃了两次晚饭,还把肚子给撑坏了。自己有什么好的?值得她这样委屈自己?除了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什么都没有。

“你等着,我马上就去买药。实在难受就喝口水。”林子光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来不及和同事交代一声,就跑了出去。

吃了消化药,又上了两次厕所,沈星澜终于缓过劲儿来。她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那个一脸颓丧的自己。“叫你逞强,好不容易和他吃顿饭,还约了看电影,这下全毁了!”她打开手龙头,捧了水狠狠浇自己的脸。

有人推门进来,站在她旁边打开水龙头洗手。“喂,没事了吧?有人叫我进来看看你怎么样了。”原来是小艾。

“嗯,已经舒服多了。”沈星澜关上水龙头对她笑了笑。

小艾不说话,而是用一种奇特的目光,不停上下打量她。沈星澜觉得有点发毛:“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小艾自言自语似的说,“长得顶多算中上,身材还没我好……”

“喂,你说什么?”沈星澜怒了。

“你说他怎么就看上你了?”

“啊?谁?”

“装什么?你敢说自己不是在追林子光?”小艾翻了个白眼。

“对啊,本来还有点进展,今晚全黄了。”沈星澜沮丧地说,随即又反应过来,“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他,他确实对我有意思?”

“天啊!我居然输给了这么个白痴!林子光的眼睛一定是瞎的!”小艾无语问苍天,一甩手气哼哼地摔门出去了。沈星澜呢,顶着一张湿漉漉的脸,乱七八糟的头发,笑成了一朵向阳花。

第七章

林子光把热好的盒饭端出来时,沈星澜正托着腮全神贯注地观察桌子上的小兔子灯。“你觉不觉得这个小兔子和萱萱的希希长得有点像?”沈星澜有纤细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小兔子的耳朵,“你看,尤其是眼神。”

“有吗?”林子光坐下来,把筷子递给她。“兔子不都长一个样子吗?”

“才不是呢!”沈星澜戳了戳面前有些硬的鸡肉,“世界上没有两只一模一样的兔子,就好像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希希和这只兔子的相似之处除了眼神之外,还有左边耳朵比右边稍长一点,而且笑起来很调皮。”

“看来你很喜欢小兔子。”林子光把饭菜大口塞进嘴里,除了中午的两个面包,他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也不是啦,我从小就喜欢看动漫,所以对这方面还算有点研究。”勉强塞了几口饭,沈星澜觉得肚子已经快要爆炸。她揉了揉肚子,看着饭盒里满满当当的食物,内心是绝望的:要是柴可在就好了,昨天请她吃自助餐,一人吃了三人的量,当时餐厅老板的脸都绿了。想到当时的情形,沈星澜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哦,不,不是。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你真的挺喜欢笑的。”

“对啊,我朋友韩乔乔老说我笑点太低了,尤其是看我最喜欢的蜡笔小新,我能从头笑到尾。哎,你有喜欢的动漫人物吗?”

“动漫?”林子光有点茫然,“好像小时候看过灌篮高手……”

“灌篮高手?”沈星澜兴奋地说,“你喜欢谁?一定是樱木花道对不对?那时候我的同学们全都喜欢流川枫,我就喜欢樱木,他傻傻的多可爱……”

沈星澜的声音把林子光拉回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候父亲还没有生病,一家三口住在父亲单位分的房子里,院子里有好多小朋友,每天放学回家,他一放下书包就跑到楼下去疯玩。打仗、捉迷藏、打乒乓球,一直到许多家里都飘出饭菜的香味,母亲就会在窗口喊:“小光,回家吃饭了。”那时候动画片的固定播放时间是晚上六点钟,和吃晚饭的时间刚好重合,为了能快点吃完看电视,他总是几口就把饭扒完,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机。为了这件事,母亲没少和自己生气。这时候父亲就会在旁边笑着说:“让他看吧,这电视台播动画片的时间的太不人性化了,这不成心不让孩子们安心吃饭吗?老婆,要不以后咱们把吃饭的时间改一改吧……”

父亲,一想到父亲,林子光觉得喉咙里涌上来一阵酸意。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对所有人都充满善意,看到路边流浪的小动物都会停下来施以援手。那么好的一个人,居然没能活过四十岁,老天何其不公。

林子光摇了摇头,把最后一口饭吃完,一同咽下的还有那份酸楚。“时间太久了,我都不记得了。”他站起来,收拾好饭盒。“你慢慢吃,我一会儿给你送咖啡来。你要什么?”

“哦,摩卡就好。”

“好,那我去忙了。”林子光转身要走。

“哎,林子光!”沈星澜叫住他。“你,你是不是……”

“怎么了?”

其实沈星澜是想问他是不是不高兴了,但话到嘴边变成:“你是不是不喜欢樱木花道?”

这话一出来,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沈星澜啊沈星澜,你是弱智吗?对,没错,你就是!

“不,没有。”林子光很认真地回答,“我是真的记不清了。其实,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看电影电视了。”

“那……你愿不愿意……”沈星澜斟酌着词句,“愿不愿意让我陪你去看一次电影?”

“……”

林子光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沈星澜觉得他在想怎么拒绝自己才不算太难看,她略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就是觉得你把自己崩得太紧了。偶尔,偶尔放松一下对身体好,既然你没空,那就……”

“好啊。”林子光轻轻地打断了她的话。

“什,什么?”沈星澜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说好啊,看电影,一起去。”

“真的吗?!太好了,那就定在下个星期吧。正好蜡笔小新大电影要上映了。”沈星澜喜滋滋地计划,“你具体哪天有空?我提前买好票。对了,你不喜欢看动漫电影的话咱们换个片子吧,我都可以的。”

“没事,就看这个吧。时间的话我要先找别人换班,安排好后再通知你。”

“嗯嗯,好的。”

“沈星澜,”林子光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你是不是不太饿?”

“啊?没,没有啊,我很饿的。”沈星澜连忙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奋力咀嚼,把脸撑得鼓鼓的,像个可爱的小松鼠。

“你慢点吃,小心噎……”林子光的话还没说完,

“呃~”沈星澜就很给面子的扼住喉咙,并打了一个大大的嗝。

林子光回到吧台时,掩不住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小艾看着他的脸,再一次惊讶张大了嘴巴:“林子光,你……你笑了。”和林子光同事半年了,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见他笑。

“咳咳~”林子光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人,会笑并不奇怪吧。”

“可,可是……,”小艾有点着急,“那个女孩,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不是。”林子光不想多说,“有生意来了,咱们干活吧。”

等到林子光终于忙过一段,拿着咖啡来到沈星澜身边时,发现对方正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旁边是一个吃得干干净净的饭盒。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林子光担心地推了推她。

“没,没事。”沈星澜抬起头虚弱地笑笑,“我,我就是吃多了。能不能麻烦你去给我买了消化药?”

“你确定是吃多了吗?药不能乱吃的,要不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我确定。”沈星澜都快哭出来了,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实,我来之前已经吃过晚饭了,还是一……一大份牛排套餐。”

“什么?”林子光不解,“那你为什么说……”

“我,我那是想和你一起吃饭。”沈星澜捂住脸,今天真是太丢人了。

林子光有些哭笑不得,更多却是感动。这个女孩怎么那么傻,为了和自己一起吃饭,居然强迫自己吃了两次晚饭,还把肚子给撑坏了。自己有什么好的?值得她这样委屈自己?除了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什么都没有。

“你等着,我马上就去买药。实在难受就喝口水。”林子光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来不及和同事交代一声,就跑了出去。

吃了消化药,又上了两次厕所,沈星澜终于缓过劲儿来。她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那个一脸颓丧的自己。“叫你逞强,好不容易和他吃顿饭,还约了看电影,这下全毁了!”她打开手龙头,捧了水狠狠浇自己的脸。

有人推门进来,站在她旁边打开水龙头洗手。“喂,没事了吧?有人叫我进来看看你怎么样了。”原来是小艾。

“嗯,已经舒服多了。”沈星澜关上水龙头对她笑了笑。

小艾不说话,而是用一种奇特的目光,不停上下打量她。沈星澜觉得有点发毛:“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小艾自言自语似的说,“长得顶多算中上,身材还没我好……”

“喂,你说什么?”沈星澜怒了。

“你说他怎么就看上你了?”

“啊?谁?”

“装什么?你敢说自己不是在追林子光?”小艾翻了个白眼。

“对啊,本来还有点进展,今晚全黄了。”沈星澜沮丧地说,随即又反应过来,“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他,他确实对我有意思?”

“天啊!我居然输给了这么个白痴!林子光的眼睛一定是瞎的!”小艾无语问苍天,一甩手气哼哼地摔门出去了。沈星澜呢,顶着一张湿漉漉的脸,乱七八糟的头发,笑成了一朵向阳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