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6 09:33:51

现场的陈大贵和张友富,如同遭遇了雷击一般,彻底僵住了。

“什么?巧云,你真是要气死你爸啊!”陈大贵简直是窝火得不行。

“爸!我说得很清楚,想离婚不可能!”

陈巧云面不改色,依然如此坚定。

张友富也是火冒三丈,“陈巧云!你疯了,这死瘸子哪里好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牺牲这么大,你当我是猴子耍?”

陈巧云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浩,深吸一口气,“虽然他真的很窝囊,还是个残疾人!但是……他是我老公,跟我一间屋子睡了三年,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好好好……你行!你够行!那既然这样,三十万你为什么还要接?你是不是觉得我好糊弄?”

张友富看这软得不行了,果断开始翻脸,要自己的钱了。

陈大贵也是头疼啊,生怕这金龟婿飞了,立马过去,“友富,你别生气,这事情是巧云一时糊涂。”

“我没有犯糊涂!爸,你自己看你的手机短信。”

“嗯?”

听到女儿这么一说,陈大贵拿起了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您建行的卡到账368000,余额498600。”

这下轮到陈大贵目瞪口呆了。

不是吧?开什么玩笑?

刚才那破纸条真能退钱啊?

“爸,你把钱一分不少的退给张友富,我们不欠他的。”陈巧云赶紧催促着。

可是陈大贵呢,反应过来后却有点不愿意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医院愿意退钱,但是……

这三十万还给了张友富,金龟婿可就没了。

这可是女儿的聘礼啊!

“友富,这……”

陈大贵转过头去,看向了那边的张友富。

张友富脸色阴晴不定的,陈家真有钱了?现在可咋整?

真撕破脸,然后要了这三十万走人?

虽然这是解气了,可以后怎么办?陈巧云这个小美人,以后自己再也没机会了。

不行!我张友富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深吸了一口气,张友富叹息了一声,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算了!叔叔,你们马上要买学区房,还差点钱是不是?这钱留着买房吧,以后有钱了再还。”

好计谋!

这话一说,反而让陈大贵心里过意不去了。

越发觉得老陈家欠人家张友富的,本来信誓旦旦保证,今天让女儿和死瘸子离婚,两人好上。结果,他家食言了,人家这友富也真是好脾气,对女儿死心塌地的,即便这样还愿意帮他们。

要不说,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呢?

“友富,你也别生气,巧云是钻了死胡同。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的劝她。”

“嗯!”

张友富点了点头,看着那边的陈巧云,笑了起来,“好啦,巧云!今天的事情我确实有点失态了。这样好不好?还有两天你的生日就到了,到时候我好好的给你庆祝一下,当是赔礼道歉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送礼的?

要是张友富刚才撕破了脸,逼迫她家还钱还好了。但现在,人家都低声下气到这种地步了,再加上陈巧云还需要这份工作,一家人等着自己养呢。

她也觉得欠人家张友富的,点了点头,就同意了。

“很晚了!大家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说到这里,张友富坐上了宝马车,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在路过江浩身边时,还用一副最恶毒的眼神盯着他……

妈的!陈巧云这个小贱人,还有你们一家等着。

我张友富要是不整垮你们,我就不姓张!

陈巧云你嘚瑟什么?到时候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

张友富走了,陈大贵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江浩。

陈巧云挡在了他身前,护住了自己的瘸子老公,“爸,你要干什么?”

“陈巧云!你狠!你为了这个死瘸子,把我们一家人差点推到火坑……呵呵,你行!你真行啊!”

“……”

陈巧云听到亲爸这话,心头很不是滋味。

“死瘸子,你真不是个男人!躲在女人背后,我虽然不知道你玩了什么手段。但是……你给我记着,你这个窝囊废配不上我家巧云!张友富才是我陈家真正的女婿。哼!”

说完,他转过身去,气呼呼的进去陪张翠兰了。

江浩叹息了一声,这一家人真不好处理!

不过……今天的陈巧云,真的让他很感动。

“江浩,你脸上的伤还疼不疼?”看到爸爸走了,陈巧云回过头来望着江浩,还掏出一包纸给他擦了擦脸。

江浩看着近在咫尺,垫着脚尖的陈巧云,温柔的道:“我为了你,什么委屈都能忍!因为我知道,那跟你的委屈比起来不值一提。”

陈巧云一下僵在了哪里,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她脸蛋一下红了。赶紧转过头去,眼睛看到了一边,“你不要恨我爸……他……”

“我知道!他是你的爸,也是我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对了,我想问问你,你跟华老先生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这么帮我们家?”

“这……呵呵……”

江浩顿时笑了起来,“老头儿心高气傲,不愿意给人看病收诊金,饿饭的时候,我家给他饭吃。”

“啊?”

当时陈巧云一哆嗦,这么简单?简直不敢相信,那么厉害的华老先生会饿饭?

江浩当然说的是事实,不过不是全部。

华老头不缺饭吃,他只喜欢研究医术,三水公司能提供很多失传的医典,为他提供研究资金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药材,所以他成了三水公司的入幕之宾。

当然,江浩也没撒谎,因为就是他家在养着华老头的!

“好吧,所以这钱能退出来,是因为吴院长是华老先生的徒弟对么?”陈巧云有点失望。

“嗯!怎么了?你很失望啊?”江浩笑了笑。

“也不算是吧!能治好我妈,退回钱,我已经很满足了。”

“那我们进去看看妈吧!”

“还是别了,现在他俩都憋着一肚子气,看到你肯定不舒服。你先回家休息吧!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再通知你。”

“哦,好!”

说到这里,江浩走到马路边去拦了一辆出租车。

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

“江浩!”陈巧云突然喊了一声。

江浩扭过头去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谢谢你!”陈巧云回了句。

江浩淡淡一笑,“你我之间不用说谢!”

“嗯!”陈巧云难得对江浩露出了一个笑脸,然后转过身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江浩呢喃着,“巧云,我说过了……江家人有债必还,这三年你的委屈,我会用一生还给你的。”

说完,回过身来,江浩坐上了出租车。

“去哪儿?”

“宾阳大道!”

“好……”

司机一脚油门。

“叮铃铃,叮铃铃~”

很快,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来,接着江浩笑了。

“吴院长,这么晚了还有兴致打电话给我聊天啊?”

“江少爷您说笑了!主要是今天有几个不懂规矩的下属,刁难了您夫人,我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啊。”

“呵呵,我想巧云不会介意的。对了,我还得感谢你,今天让你少赚了三十多万,你不会怪我吧?”

“江少爷您这是什么话?我老师是你江家门人,是他冲着您的面子亲自来治病的。这笔钱,我们本来就不该要。”

“那就麻烦你照顾下我老丈母娘了。”

“您放心,我明天就让她转到特护病房。”

“用不着,普通病房就挺好!只是药物方面用最好的就行了。”江浩可对这老丈母娘没什么好感,用不着给她开绿色通道。

“是是是!”

“很晚了,就这样吧。”

“好的,您注意身体,早点休息。”

挂断了电话之后,江浩靠在车窗前,看着窗外不断飞驰而过的夜景。

想了想,他自言自语说了句,“两天后是巧云的生日,我该送点什么礼物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笑了!

第13章 江家人有债必还!

现场的陈大贵和张友富,如同遭遇了雷击一般,彻底僵住了。

“什么?巧云,你真是要气死你爸啊!”陈大贵简直是窝火得不行。

“爸!我说得很清楚,想离婚不可能!”

陈巧云面不改色,依然如此坚定。

张友富也是火冒三丈,“陈巧云!你疯了,这死瘸子哪里好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牺牲这么大,你当我是猴子耍?”

陈巧云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浩,深吸一口气,“虽然他真的很窝囊,还是个残疾人!但是……他是我老公,跟我一间屋子睡了三年,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好好好……你行!你够行!那既然这样,三十万你为什么还要接?你是不是觉得我好糊弄?”

张友富看这软得不行了,果断开始翻脸,要自己的钱了。

陈大贵也是头疼啊,生怕这金龟婿飞了,立马过去,“友富,你别生气,这事情是巧云一时糊涂。”

“我没有犯糊涂!爸,你自己看你的手机短信。”

“嗯?”

听到女儿这么一说,陈大贵拿起了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您建行的卡到账368000,余额498600。”

这下轮到陈大贵目瞪口呆了。

不是吧?开什么玩笑?

刚才那破纸条真能退钱啊?

“爸,你把钱一分不少的退给张友富,我们不欠他的。”陈巧云赶紧催促着。

可是陈大贵呢,反应过来后却有点不愿意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医院愿意退钱,但是……

这三十万还给了张友富,金龟婿可就没了。

这可是女儿的聘礼啊!

“友富,这……”

陈大贵转过头去,看向了那边的张友富。

张友富脸色阴晴不定的,陈家真有钱了?现在可咋整?

真撕破脸,然后要了这三十万走人?

虽然这是解气了,可以后怎么办?陈巧云这个小美人,以后自己再也没机会了。

不行!我张友富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深吸了一口气,张友富叹息了一声,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算了!叔叔,你们马上要买学区房,还差点钱是不是?这钱留着买房吧,以后有钱了再还。”

好计谋!

这话一说,反而让陈大贵心里过意不去了。

越发觉得老陈家欠人家张友富的,本来信誓旦旦保证,今天让女儿和死瘸子离婚,两人好上。结果,他家食言了,人家这友富也真是好脾气,对女儿死心塌地的,即便这样还愿意帮他们。

要不说,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呢?

“友富,你也别生气,巧云是钻了死胡同。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的劝她。”

“嗯!”

张友富点了点头,看着那边的陈巧云,笑了起来,“好啦,巧云!今天的事情我确实有点失态了。这样好不好?还有两天你的生日就到了,到时候我好好的给你庆祝一下,当是赔礼道歉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送礼的?

要是张友富刚才撕破了脸,逼迫她家还钱还好了。但现在,人家都低声下气到这种地步了,再加上陈巧云还需要这份工作,一家人等着自己养呢。

她也觉得欠人家张友富的,点了点头,就同意了。

“很晚了!大家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说到这里,张友富坐上了宝马车,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在路过江浩身边时,还用一副最恶毒的眼神盯着他……

妈的!陈巧云这个小贱人,还有你们一家等着。

我张友富要是不整垮你们,我就不姓张!

陈巧云你嘚瑟什么?到时候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

张友富走了,陈大贵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江浩。

陈巧云挡在了他身前,护住了自己的瘸子老公,“爸,你要干什么?”

“陈巧云!你狠!你为了这个死瘸子,把我们一家人差点推到火坑……呵呵,你行!你真行啊!”

“……”

陈巧云听到亲爸这话,心头很不是滋味。

“死瘸子,你真不是个男人!躲在女人背后,我虽然不知道你玩了什么手段。但是……你给我记着,你这个窝囊废配不上我家巧云!张友富才是我陈家真正的女婿。哼!”

说完,他转过身去,气呼呼的进去陪张翠兰了。

江浩叹息了一声,这一家人真不好处理!

不过……今天的陈巧云,真的让他很感动。

“江浩,你脸上的伤还疼不疼?”看到爸爸走了,陈巧云回过头来望着江浩,还掏出一包纸给他擦了擦脸。

江浩看着近在咫尺,垫着脚尖的陈巧云,温柔的道:“我为了你,什么委屈都能忍!因为我知道,那跟你的委屈比起来不值一提。”

陈巧云一下僵在了哪里,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她脸蛋一下红了。赶紧转过头去,眼睛看到了一边,“你不要恨我爸……他……”

“我知道!他是你的爸,也是我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对了,我想问问你,你跟华老先生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这么帮我们家?”

“这……呵呵……”

江浩顿时笑了起来,“老头儿心高气傲,不愿意给人看病收诊金,饿饭的时候,我家给他饭吃。”

“啊?”

当时陈巧云一哆嗦,这么简单?简直不敢相信,那么厉害的华老先生会饿饭?

江浩当然说的是事实,不过不是全部。

华老头不缺饭吃,他只喜欢研究医术,三水公司能提供很多失传的医典,为他提供研究资金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药材,所以他成了三水公司的入幕之宾。

当然,江浩也没撒谎,因为就是他家在养着华老头的!

“好吧,所以这钱能退出来,是因为吴院长是华老先生的徒弟对么?”陈巧云有点失望。

“嗯!怎么了?你很失望啊?”江浩笑了笑。

“也不算是吧!能治好我妈,退回钱,我已经很满足了。”

“那我们进去看看妈吧!”

“还是别了,现在他俩都憋着一肚子气,看到你肯定不舒服。你先回家休息吧!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再通知你。”

“哦,好!”

说到这里,江浩走到马路边去拦了一辆出租车。

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

“江浩!”陈巧云突然喊了一声。

江浩扭过头去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谢谢你!”陈巧云回了句。

江浩淡淡一笑,“你我之间不用说谢!”

“嗯!”陈巧云难得对江浩露出了一个笑脸,然后转过身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江浩呢喃着,“巧云,我说过了……江家人有债必还,这三年你的委屈,我会用一生还给你的。”

说完,回过身来,江浩坐上了出租车。

“去哪儿?”

“宾阳大道!”

“好……”

司机一脚油门。

“叮铃铃,叮铃铃~”

很快,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来,接着江浩笑了。

“吴院长,这么晚了还有兴致打电话给我聊天啊?”

“江少爷您说笑了!主要是今天有几个不懂规矩的下属,刁难了您夫人,我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啊。”

“呵呵,我想巧云不会介意的。对了,我还得感谢你,今天让你少赚了三十多万,你不会怪我吧?”

“江少爷您这是什么话?我老师是你江家门人,是他冲着您的面子亲自来治病的。这笔钱,我们本来就不该要。”

“那就麻烦你照顾下我老丈母娘了。”

“您放心,我明天就让她转到特护病房。”

“用不着,普通病房就挺好!只是药物方面用最好的就行了。”江浩可对这老丈母娘没什么好感,用不着给她开绿色通道。

“是是是!”

“很晚了,就这样吧。”

“好的,您注意身体,早点休息。”

挂断了电话之后,江浩靠在车窗前,看着窗外不断飞驰而过的夜景。

想了想,他自言自语说了句,“两天后是巧云的生日,我该送点什么礼物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笑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