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20:55:37

抢救室打开,张小凡走了进来,护士关上门,里面还有一位十分年轻的主治大夫,作为医院最年轻的海龟,李波觉得自己就是这方面的权威,现在自己都觉得没有抢救的必要了,但是现在居然有一位非班科之人进来,这把医院当成了实验室?

“没有行医资格我不能让你做任何伤害病人的事情,出去吧。”李波其实心情不好,自己也想救活这一位病人,他也知道这病人是何家很重要的一员,要是自己抢救过来了,那么距离升值就是一步之遥了。

“我给母猪治过病,试试看吧,反正你都放弃了,要是我没有办法,我出去也得死,你不让我试试,我恐怕也只能野蛮的过来了。”张小凡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仪器,现在的确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张小凡过来,给病人把把脉,心跳几乎都敢说不到了,现在通过现场的一些东西就知道这里已经很努力了。

“你会怎么样不管,但是这里是医院,需要有行医资格才能进来,护士,跟何老说,让这小子出去。”李波自然很不爽了,自己都毫无办法,这小子还能怎么样?

“李医生,何老让他进来的。”护士也毫无办法。

张小凡取下病人手里带上的一个镯子,这镯子是直接敲碎的,要不然刚刚她送进来的时候身上的配饰都要取下来的,这镯子没有人敢直接敲碎,一看就十分珍贵。

“美女姐姐,再次给病人注射强心剂。”张小凡微微一笑,这里四位护士,包括心内科的护士长都在这里,现在大家都看向李波。

“老子让你出去听不见吗?”李波直接冲了过来,张小凡直接一手拿着手术刀,一刀下来,那李波直勾勾的停下脚步。

“好,按照这小子吩咐来!这里可是全程录像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李波直接摔门就走,见李波走了,护士长才再次给病人尝试注射强心剂。

张小凡就站在病人面前,一直注意病人的情况,这病人年纪那么大了,但是保养十分的当,这应该都是倾城的功劳,现在居然诬陷是倾城的产品出现问题,这一家也是够冤枉人。

镯子虽然是好东西,但是有些镯子是碰不得的,特别是体弱多病之人,冥器也敢带?没有直接要了她的小命都不错了。

一切问题的根源就是在这个镯子上面,就是因为这镯子是不干净的东西,让一股晦气进入了这病人的身体,最终引发她身体各项反应。

“开始做心脏复苏。”张小凡并没有自己动手,直接吩咐这几个护士,大家再次忙活起来,按照张小凡的吩咐对于病人再次进行抢救。

门外,何老一家人已经把通道给围堵起来,李卫国来到苏西子面前,刚刚何家人还想动手,那何老一直看着抢救室,并没有说话了。

不过等了半个小时,何老终于还是走了过来:“苏女士,这事情要是闹大了,你肯定不值钱的,你们苏家可能不能在天都待了。”

这是威胁,何家的确能做得到,一位妇人冲了过来,扬起巴掌要打人:“你个恶心的女人,今天打死你!要不是你,奶奶能有今天!”

“打死她打死她!”

“何老,这样不好吧。”李卫国有点护不住了,现在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何家在天都这地位是真的难以动摇,就算自己,也显得有点吃力。

“她死不足惜!小李啊,你这样就不好了,跟不上组织脚步啊,你这是要跟罪人在一起啊,在天都,就要好好的看清形势。”何老眼里也是有着杀意,现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应该里面没有希望了。

“就算有罪,也应该法律来惩罚,这样真不好。”李卫国倒不是怕何老,就是自己调过来天都了,得罪他没有好果子吃而已。

“法律?我们何家就是法!你是觉得我们何家处理不了这事情?杀人偿命!既然我们和家人是因为倾城产品出现问题而死,这个女人就得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何老一说,他那些家属已经搬起座椅要冲过来砸人。

这样砸下去不要说一个弱女子了,就算是一位大汉也是非死即残啊,何家人已经点燃怒火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抢救室的大门打开,一位穿着病号服的老奶奶走了出来,还一直在揉着脑袋,看见何家一大帮人也是不解。

“老头子,你在这里做什么?这是女性美容店。”老奶奶都没有反应自己为何在这里,但是这些人都认识,都是何家人。

“何老对吧,你何家并不是法,你说了也不算,还有以后何家小心点,不然可能不会存在了。”张小凡取下口燥,自己在里面什么都听见了,何家是发?何家算什么东西?

就算自己不是张家大少,自己说一句话,何家也只能滚出天都?何老一愣,他也没有反应过来,人,人好了?

“小苏啊,你怎么了?怎么流血了?快去医院,你们美容店服务太好了,下周帮我预约一番啊,听说那面膜要上市了,也记得给我这个老太太留一点啊。”这一位老奶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状况。

“小子,你说话很狂妄,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我们何家等着。”何老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不可能怕张小凡一句威胁的。

张小凡只是笑笑,但是那眼神里面却显得有点不一样,张小凡走了过来,一手拉着苏西子就往外走,李卫国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小子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本事。

他居然不把何家放在眼里,要不是他狂妄,要不就是他本身就有这个能力,李卫国觉得第二个可能性比较高。

张小凡拿出电话拨打一个号码:“我需要何家从这个地球消失!”

对面沉默一番:“来燕京,不跟张家怄气了,这都是小要求。”对于燕京张家来说,这的确就是小要求,没有任何难度。

医院外面,张小凡摸摸口袋,但是空空如也,现在目光终于看向一边站着的苏西子:“拿点钱买包烟。”

“抽烟不好。”苏西子目光看向张小凡,并没有给钱的意思,张小凡也从来没有跟她开口要过钱,今天是意外。

“我没事,你别去惹何家。”苏西子又来了一句。

“你当我他吗的是瞎子呢,这没事?你要怎么样才算有事?死在地上才有事?何家的事情你别管,何家不从地球消失,我张小凡倒着写!”张小凡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动不动就开始冒粗口了。

“别处去工作了,我养你。”张小凡不想说脏话的,但是忍不住,这个妻子就是太容易被人欺负了,也太好欺负了,能不能有点事情能让她稍微愤怒一点?

车上,张小凡伸手过来,现在检查一番,虽然是外伤,但是让自己越看越恼火,现在要答应张家条件让何家消失了,何家那一位老头真一位他就是天呢。

在确定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之后张小凡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又接到苏美伊打来的电话,电话很明确,让自己去拿苏家那一款保健品的批文,拿不到她就让两个人离婚。

张小凡脸色有点阴晴不定,批文的事情简单,就自己跟李卫国的关系,加上他站在自己这一边,自己一句话的意思,但是现在苏美伊动不动就威胁让两个人离婚,张小凡是彻底怒了。

第十五章 何家就是法

抢救室打开,张小凡走了进来,护士关上门,里面还有一位十分年轻的主治大夫,作为医院最年轻的海龟,李波觉得自己就是这方面的权威,现在自己都觉得没有抢救的必要了,但是现在居然有一位非班科之人进来,这把医院当成了实验室?

“没有行医资格我不能让你做任何伤害病人的事情,出去吧。”李波其实心情不好,自己也想救活这一位病人,他也知道这病人是何家很重要的一员,要是自己抢救过来了,那么距离升值就是一步之遥了。

“我给母猪治过病,试试看吧,反正你都放弃了,要是我没有办法,我出去也得死,你不让我试试,我恐怕也只能野蛮的过来了。”张小凡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仪器,现在的确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张小凡过来,给病人把把脉,心跳几乎都敢说不到了,现在通过现场的一些东西就知道这里已经很努力了。

“你会怎么样不管,但是这里是医院,需要有行医资格才能进来,护士,跟何老说,让这小子出去。”李波自然很不爽了,自己都毫无办法,这小子还能怎么样?

“李医生,何老让他进来的。”护士也毫无办法。

张小凡取下病人手里带上的一个镯子,这镯子是直接敲碎的,要不然刚刚她送进来的时候身上的配饰都要取下来的,这镯子没有人敢直接敲碎,一看就十分珍贵。

“美女姐姐,再次给病人注射强心剂。”张小凡微微一笑,这里四位护士,包括心内科的护士长都在这里,现在大家都看向李波。

“老子让你出去听不见吗?”李波直接冲了过来,张小凡直接一手拿着手术刀,一刀下来,那李波直勾勾的停下脚步。

“好,按照这小子吩咐来!这里可是全程录像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李波直接摔门就走,见李波走了,护士长才再次给病人尝试注射强心剂。

张小凡就站在病人面前,一直注意病人的情况,这病人年纪那么大了,但是保养十分的当,这应该都是倾城的功劳,现在居然诬陷是倾城的产品出现问题,这一家也是够冤枉人。

镯子虽然是好东西,但是有些镯子是碰不得的,特别是体弱多病之人,冥器也敢带?没有直接要了她的小命都不错了。

一切问题的根源就是在这个镯子上面,就是因为这镯子是不干净的东西,让一股晦气进入了这病人的身体,最终引发她身体各项反应。

“开始做心脏复苏。”张小凡并没有自己动手,直接吩咐这几个护士,大家再次忙活起来,按照张小凡的吩咐对于病人再次进行抢救。

门外,何老一家人已经把通道给围堵起来,李卫国来到苏西子面前,刚刚何家人还想动手,那何老一直看着抢救室,并没有说话了。

不过等了半个小时,何老终于还是走了过来:“苏女士,这事情要是闹大了,你肯定不值钱的,你们苏家可能不能在天都待了。”

这是威胁,何家的确能做得到,一位妇人冲了过来,扬起巴掌要打人:“你个恶心的女人,今天打死你!要不是你,奶奶能有今天!”

“打死她打死她!”

“何老,这样不好吧。”李卫国有点护不住了,现在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何家在天都这地位是真的难以动摇,就算自己,也显得有点吃力。

“她死不足惜!小李啊,你这样就不好了,跟不上组织脚步啊,你这是要跟罪人在一起啊,在天都,就要好好的看清形势。”何老眼里也是有着杀意,现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应该里面没有希望了。

“就算有罪,也应该法律来惩罚,这样真不好。”李卫国倒不是怕何老,就是自己调过来天都了,得罪他没有好果子吃而已。

“法律?我们何家就是法!你是觉得我们何家处理不了这事情?杀人偿命!既然我们和家人是因为倾城产品出现问题而死,这个女人就得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何老一说,他那些家属已经搬起座椅要冲过来砸人。

这样砸下去不要说一个弱女子了,就算是一位大汉也是非死即残啊,何家人已经点燃怒火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抢救室的大门打开,一位穿着病号服的老奶奶走了出来,还一直在揉着脑袋,看见何家一大帮人也是不解。

“老头子,你在这里做什么?这是女性美容店。”老奶奶都没有反应自己为何在这里,但是这些人都认识,都是何家人。

“何老对吧,你何家并不是法,你说了也不算,还有以后何家小心点,不然可能不会存在了。”张小凡取下口燥,自己在里面什么都听见了,何家是发?何家算什么东西?

就算自己不是张家大少,自己说一句话,何家也只能滚出天都?何老一愣,他也没有反应过来,人,人好了?

“小苏啊,你怎么了?怎么流血了?快去医院,你们美容店服务太好了,下周帮我预约一番啊,听说那面膜要上市了,也记得给我这个老太太留一点啊。”这一位老奶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状况。

“小子,你说话很狂妄,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我们何家等着。”何老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不可能怕张小凡一句威胁的。

张小凡只是笑笑,但是那眼神里面却显得有点不一样,张小凡走了过来,一手拉着苏西子就往外走,李卫国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小子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本事。

他居然不把何家放在眼里,要不是他狂妄,要不就是他本身就有这个能力,李卫国觉得第二个可能性比较高。

张小凡拿出电话拨打一个号码:“我需要何家从这个地球消失!”

对面沉默一番:“来燕京,不跟张家怄气了,这都是小要求。”对于燕京张家来说,这的确就是小要求,没有任何难度。

医院外面,张小凡摸摸口袋,但是空空如也,现在目光终于看向一边站着的苏西子:“拿点钱买包烟。”

“抽烟不好。”苏西子目光看向张小凡,并没有给钱的意思,张小凡也从来没有跟她开口要过钱,今天是意外。

“我没事,你别去惹何家。”苏西子又来了一句。

“你当我他吗的是瞎子呢,这没事?你要怎么样才算有事?死在地上才有事?何家的事情你别管,何家不从地球消失,我张小凡倒着写!”张小凡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动不动就开始冒粗口了。

“别处去工作了,我养你。”张小凡不想说脏话的,但是忍不住,这个妻子就是太容易被人欺负了,也太好欺负了,能不能有点事情能让她稍微愤怒一点?

车上,张小凡伸手过来,现在检查一番,虽然是外伤,但是让自己越看越恼火,现在要答应张家条件让何家消失了,何家那一位老头真一位他就是天呢。

在确定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之后张小凡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又接到苏美伊打来的电话,电话很明确,让自己去拿苏家那一款保健品的批文,拿不到她就让两个人离婚。

张小凡脸色有点阴晴不定,批文的事情简单,就自己跟李卫国的关系,加上他站在自己这一边,自己一句话的意思,但是现在苏美伊动不动就威胁让两个人离婚,张小凡是彻底怒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