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1 21:22:01

叶风微怔,然后才进入灵雨塔中。

在进入灵雨塔后,他手里的灵雨牌就消失了,这代表他这灵雨牌是一次性的,而不像何焰则可以长久拥有。

叶风刚入灵雨塔,就是一呆。

在外面已经能看的出灵雨塔的高大雄伟,来到里面更觉得灵雨塔宽阔,三十间小屋绕灵雨塔中心而建。

每一间小屋看起来并不狭窄,依靠塔壁之地则有一个楼梯,楼梯九曲,通向灵雨塔最高处。

不过,每一层之间的楼梯都被光芒屏障相隔开,进入灵雨塔前,被分到第几层,就是第几层,无法依靠蛮力闯上去。

叶风深吸一口气。

肉眼可见的一道白气顺着他的口鼻进入他的身体,他看到白气之中有一粒粒光芒,光芒还很淡,但也足够叶风面露惊喜了。

在灵雨塔外,他亦可以吸来这一道白气,可白气要比刚才的白气淡薄不少,而且没有灵光。

他望向三十间小屋。

小屋封闭,可还是能感觉得到小屋中的灵气还要比这灵雨塔中浓厚。

三十间小屋光芒全盛。

这意味满员。

叶风也不知哪一间是赵方的。

他登上楼梯,来到了灵光屏障前,略微停顿了一下,叶风直接穿过,没有一点阻碍。

而叶风在穿过的时候,感觉掌心微微一热,他抬起手掌来一看,只见掌心位置一个塔的印记正消散。

“这塔的印记是什么时候印在我掌心的。”

“是了,应该是我进塔的时候。”

叶风想到。

随即灵雨塔第二层的灵气浓厚程度就令他又稍稍吃惊,观察着深吸一口气中的白气的灵光,要比第一层的时候多一倍。

第二层依然有三十间小屋。

只有一间小屋光芒暗淡,其余小屋都是光芒全盛。

走近他才看清楚,小屋的门也是由灵光屏障所成,这屏障和楼梯之间上的一样。

叶风走进去,没有阻碍。

手心又是微微一热,印记消散。

小屋陈设简单,而且封闭,这样的小屋理应是沉闷的,但走进来,就觉得扑面一股清凉之风。

仿佛他不是在封闭的房间里,而是在开阔的山野之地,还站在风口前。

叶风神色一震,神清气爽。

此地的空气中就飘着一粒粒灵光,不需要深呼吸,此地的灵气就可以肉眼可见。

“就在这里突破封灵到后期吧。”

这是叶风的目标,希望当离开的时候,他可以实现。

四十天,叶风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直到灵雨塔给他带来排斥的时候,叶风才恋恋不舍的走出来。

在路过灵雨塔看守长老的时候,叶风对这位长老微微欠身,后者似乎没有看到叶风,但叶风却知道,自己能在里面待四十天,有这位长老的帮助。

叶风下了山,想起了何焰入塔前的话,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前往第五峰闻武峰。

何焰是第五峰可排入前五的天才,其实力已经是灵桥境界,是辰阳门当然不让的中坚力量。

想要见何焰的难度不亚于去药峰见玄阶顶级的炼丹师,不过何焰似乎交代过,叶风一路通行。

叶风见到了何焰,认真感谢。

“不错,修为突破了一个境界。”何焰话这样说,可目中有一丝的失望和遗憾。

叶风在灵雨塔四十天只从封灵前期突破封灵中期,并未达成刚开始的目标。

失去灵骨的他,武道天赋并不高,便是得到了青帝传承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如果是何焰这种具有灵骨的天才,在灵雨塔中的四十天,是绝对能轻松突破到封灵后期境界。

叶风就算没有看到何焰目中的失望,可也能从话中听了出来,他的心里倒不苦涩。

虽然他的修为突破缓慢,可是血龙变第一变已经圆满,他现在的肉身大约能勉强和刚筑基的武者一战。

武者筑基,筑造根基,武者的骨头和血肉都会进行一个蜕变,筑基武者能轻松碾压封灵境界,两者的差距十分的大,而叶风能依靠血龙变,在肉身上和筑基武者勉强相及,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对血龙变产生贪婪之心的。

血龙第一变已圆满,第二变也不再遥远,一旦叶风踏入血龙第二变,和筑基武者交手不是奢望,甚至可做到横击筑基武者。

在灵雨塔里,叶风又修炼了一门秘术,这秘术可提升武者的速度,叫做腾鹏之术。

此术以燃烧体内灵气而使武者的速度暴涨,此术有三层,修炼到最后一层,真若能化鹏,能在空中短暂的飞行,飞行这可是灵桥境界才可以做到的。

虽然只是短暂,但也了不得。

由于是秘术并非武技,如这腾鹏之术基本就可算是逃命之术,因为激活它是以燃烧灵气为代价的,灵气一旦被燃烧完毕后,整个人都会变得虚弱。

而灵气燃烧对武者的身体也是有一定损伤的,所以此秘术不是身法,更确切的说是保命之术。

叶风由其看重。

修炼腾鹏之术这样的保命秘术,他也是为了离开辰阳门出外历练准备的。

虽然未突破封灵后期,不过叶风对这次的修炼还是很满意的,可以说,他现在已经不惧普通筑基武者,就算打不过,也能跑的掉。

何焰没有在叶风的修炼上多做口舌,而是开门见山般说道:“药殿有一个长老有意和你相谈。”

叶风暗道一声来了。

在将冰灵丹交给何焰的时候,叶风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何焰想炼出冰灵丹,一定会和药殿接触,而药殿怎么会不懂得冰灵丹得价值以及怀疑他呢。

“是因为冰灵丹。”

叶风说道:“冰灵丹我已交给师兄你,不知道药殿长老找我有什么事。”

一个冰灵丹方在青帝的传承中根本不算什么,这样的丹方还有不少,然而叶风不在乎,何焰却不会这么想。

“一个吞剑古兽的角的价值不及冰灵丹的二十分之一,更别说是冰灵丹方了。”

何焰闻言摇头道:“一颗冰灵丹已经救了我的命,我何焰没有那么贪心,这冰灵丹方还是你叶风的,药殿的长老想要从你手里买走冰灵丹方。”

于是,何焰就和叶风来到了药峰,再来药峰,有一道目光一直跟随着叶风,目光怨毒。

叶风微微侧目,就看到了一个药童正盯着他,被发现了也依然是肆无忌惮。

这药童正是他之前一脚踩在脸上之人。

叶风很快就来到了药殿,而要见他的玄阶长老此时正在一个丹堂中炼丹。

由药童接引他们二人来到丹堂。

丹堂之中一道道红色的气流乱飞,站在丹堂外就觉得里面像是有一头野兽在咆哮。

叶风心惊。

这位玄阶炼丹师至少是顶级炼丹师吧,炼丹就有这样大的气势还真是。

丹堂中红色罡气乱飞,叶风站在堂口没有进去,这罡气便是筑基武者都要棘手,依靠血龙变,他倒是可以不惧,不过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

何焰也总不可能带他来这里来见人,就因为这里的罡气,而让他在这里等待吧。

“走。”

何焰说。

他一步踏入进去,激荡而来的红色罡气就被其逼的退后,随着何焰继续向前,罡气和何焰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保持在三丈的范围。

叶风和何焰在一起,自然是没有受到罡气的任何影响。

灵桥境界的强大他第一次领略,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进入其中,罡气更猛,红色的气流宛如是剑流一样穿梭,便是筑基武者在这里,稍有不慎也会重伤。

罡气和红色气流最猛的地方就是丹堂之中,一个红色的四耳丹鼎映入叶风的眼帘中,丹鼎不只是红色,还被火焰烧的通红,显露一条条纹路,而丹鼎之壁近乎透明。

只是看了一眼这丹鼎,叶风就觉得这尊丹鼎的品质和等级应该不差于自己的那尊。

在丹鼎之中有一个拳头大的事物翻滚,红色的气流正是从其中散发出来的。

“丹气。”

叶风眼神微亮。

他这时才认出在丹堂里乱窜的红色气流是什么,原来是玄阶丹药的丹气。

玄阶丹药会伴生有丹气,丹气也是玄阶丹药以上的丹药的特征,不过这个特征只是在炼玄阶丹药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他时候的丹气内敛入丹药中,只有炼丹师才可以激发其中的丹气。

想到丹气,叶风就想到了有关炼丹师的事情。

炼丹师虽然也是武者,但一般不修炼厉害的武技,而基本修炼的都是能让灵气持久的温和性质的功法,所以炼丹师的武力在世界上是最低的,也是被人忽视的。

但是不要以为炼丹师就没有厉害手段,这丹药中的丹气便是炼丹师的最强手段。

就拿眼前的这颗丹药来说,当它丹成后,它是武者眼中的丹药,却也是炼丹师手里的兵刃。

炼丹师激发此丹的丹气后,丹气一旦引爆,灵桥境界之下没有人可以抵挡住。

丹气就是炼丹师行走世间的最强实力。

这丹鼎中的拳头大的事物,叶风也是炼丹师,如何认不出,这正是丹药成丹前的样子。

叶风目光落在丹鼎前。

一个身穿红色衣袍的炼丹师正舞动着手,挥洒着汗水,目不转睛的看着丹鼎。

就在这时,叶风瞳孔一阵紧缩,脚步后撤三步!

第二十一章功成

叶风微怔,然后才进入灵雨塔中。

在进入灵雨塔后,他手里的灵雨牌就消失了,这代表他这灵雨牌是一次性的,而不像何焰则可以长久拥有。

叶风刚入灵雨塔,就是一呆。

在外面已经能看的出灵雨塔的高大雄伟,来到里面更觉得灵雨塔宽阔,三十间小屋绕灵雨塔中心而建。

每一间小屋看起来并不狭窄,依靠塔壁之地则有一个楼梯,楼梯九曲,通向灵雨塔最高处。

不过,每一层之间的楼梯都被光芒屏障相隔开,进入灵雨塔前,被分到第几层,就是第几层,无法依靠蛮力闯上去。

叶风深吸一口气。

肉眼可见的一道白气顺着他的口鼻进入他的身体,他看到白气之中有一粒粒光芒,光芒还很淡,但也足够叶风面露惊喜了。

在灵雨塔外,他亦可以吸来这一道白气,可白气要比刚才的白气淡薄不少,而且没有灵光。

他望向三十间小屋。

小屋封闭,可还是能感觉得到小屋中的灵气还要比这灵雨塔中浓厚。

三十间小屋光芒全盛。

这意味满员。

叶风也不知哪一间是赵方的。

他登上楼梯,来到了灵光屏障前,略微停顿了一下,叶风直接穿过,没有一点阻碍。

而叶风在穿过的时候,感觉掌心微微一热,他抬起手掌来一看,只见掌心位置一个塔的印记正消散。

“这塔的印记是什么时候印在我掌心的。”

“是了,应该是我进塔的时候。”

叶风想到。

随即灵雨塔第二层的灵气浓厚程度就令他又稍稍吃惊,观察着深吸一口气中的白气的灵光,要比第一层的时候多一倍。

第二层依然有三十间小屋。

只有一间小屋光芒暗淡,其余小屋都是光芒全盛。

走近他才看清楚,小屋的门也是由灵光屏障所成,这屏障和楼梯之间上的一样。

叶风走进去,没有阻碍。

手心又是微微一热,印记消散。

小屋陈设简单,而且封闭,这样的小屋理应是沉闷的,但走进来,就觉得扑面一股清凉之风。

仿佛他不是在封闭的房间里,而是在开阔的山野之地,还站在风口前。

叶风神色一震,神清气爽。

此地的空气中就飘着一粒粒灵光,不需要深呼吸,此地的灵气就可以肉眼可见。

“就在这里突破封灵到后期吧。”

这是叶风的目标,希望当离开的时候,他可以实现。

四十天,叶风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直到灵雨塔给他带来排斥的时候,叶风才恋恋不舍的走出来。

在路过灵雨塔看守长老的时候,叶风对这位长老微微欠身,后者似乎没有看到叶风,但叶风却知道,自己能在里面待四十天,有这位长老的帮助。

叶风下了山,想起了何焰入塔前的话,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前往第五峰闻武峰。

何焰是第五峰可排入前五的天才,其实力已经是灵桥境界,是辰阳门当然不让的中坚力量。

想要见何焰的难度不亚于去药峰见玄阶顶级的炼丹师,不过何焰似乎交代过,叶风一路通行。

叶风见到了何焰,认真感谢。

“不错,修为突破了一个境界。”何焰话这样说,可目中有一丝的失望和遗憾。

叶风在灵雨塔四十天只从封灵前期突破封灵中期,并未达成刚开始的目标。

失去灵骨的他,武道天赋并不高,便是得到了青帝传承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如果是何焰这种具有灵骨的天才,在灵雨塔中的四十天,是绝对能轻松突破到封灵后期境界。

叶风就算没有看到何焰目中的失望,可也能从话中听了出来,他的心里倒不苦涩。

虽然他的修为突破缓慢,可是血龙变第一变已经圆满,他现在的肉身大约能勉强和刚筑基的武者一战。

武者筑基,筑造根基,武者的骨头和血肉都会进行一个蜕变,筑基武者能轻松碾压封灵境界,两者的差距十分的大,而叶风能依靠血龙变,在肉身上和筑基武者勉强相及,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对血龙变产生贪婪之心的。

血龙第一变已圆满,第二变也不再遥远,一旦叶风踏入血龙第二变,和筑基武者交手不是奢望,甚至可做到横击筑基武者。

在灵雨塔里,叶风又修炼了一门秘术,这秘术可提升武者的速度,叫做腾鹏之术。

此术以燃烧体内灵气而使武者的速度暴涨,此术有三层,修炼到最后一层,真若能化鹏,能在空中短暂的飞行,飞行这可是灵桥境界才可以做到的。

虽然只是短暂,但也了不得。

由于是秘术并非武技,如这腾鹏之术基本就可算是逃命之术,因为激活它是以燃烧灵气为代价的,灵气一旦被燃烧完毕后,整个人都会变得虚弱。

而灵气燃烧对武者的身体也是有一定损伤的,所以此秘术不是身法,更确切的说是保命之术。

叶风由其看重。

修炼腾鹏之术这样的保命秘术,他也是为了离开辰阳门出外历练准备的。

虽然未突破封灵后期,不过叶风对这次的修炼还是很满意的,可以说,他现在已经不惧普通筑基武者,就算打不过,也能跑的掉。

何焰没有在叶风的修炼上多做口舌,而是开门见山般说道:“药殿有一个长老有意和你相谈。”

叶风暗道一声来了。

在将冰灵丹交给何焰的时候,叶风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何焰想炼出冰灵丹,一定会和药殿接触,而药殿怎么会不懂得冰灵丹得价值以及怀疑他呢。

“是因为冰灵丹。”

叶风说道:“冰灵丹我已交给师兄你,不知道药殿长老找我有什么事。”

一个冰灵丹方在青帝的传承中根本不算什么,这样的丹方还有不少,然而叶风不在乎,何焰却不会这么想。

“一个吞剑古兽的角的价值不及冰灵丹的二十分之一,更别说是冰灵丹方了。”

何焰闻言摇头道:“一颗冰灵丹已经救了我的命,我何焰没有那么贪心,这冰灵丹方还是你叶风的,药殿的长老想要从你手里买走冰灵丹方。”

于是,何焰就和叶风来到了药峰,再来药峰,有一道目光一直跟随着叶风,目光怨毒。

叶风微微侧目,就看到了一个药童正盯着他,被发现了也依然是肆无忌惮。

这药童正是他之前一脚踩在脸上之人。

叶风很快就来到了药殿,而要见他的玄阶长老此时正在一个丹堂中炼丹。

由药童接引他们二人来到丹堂。

丹堂之中一道道红色的气流乱飞,站在丹堂外就觉得里面像是有一头野兽在咆哮。

叶风心惊。

这位玄阶炼丹师至少是顶级炼丹师吧,炼丹就有这样大的气势还真是。

丹堂中红色罡气乱飞,叶风站在堂口没有进去,这罡气便是筑基武者都要棘手,依靠血龙变,他倒是可以不惧,不过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

何焰也总不可能带他来这里来见人,就因为这里的罡气,而让他在这里等待吧。

“走。”

何焰说。

他一步踏入进去,激荡而来的红色罡气就被其逼的退后,随着何焰继续向前,罡气和何焰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保持在三丈的范围。

叶风和何焰在一起,自然是没有受到罡气的任何影响。

灵桥境界的强大他第一次领略,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进入其中,罡气更猛,红色的气流宛如是剑流一样穿梭,便是筑基武者在这里,稍有不慎也会重伤。

罡气和红色气流最猛的地方就是丹堂之中,一个红色的四耳丹鼎映入叶风的眼帘中,丹鼎不只是红色,还被火焰烧的通红,显露一条条纹路,而丹鼎之壁近乎透明。

只是看了一眼这丹鼎,叶风就觉得这尊丹鼎的品质和等级应该不差于自己的那尊。

在丹鼎之中有一个拳头大的事物翻滚,红色的气流正是从其中散发出来的。

“丹气。”

叶风眼神微亮。

他这时才认出在丹堂里乱窜的红色气流是什么,原来是玄阶丹药的丹气。

玄阶丹药会伴生有丹气,丹气也是玄阶丹药以上的丹药的特征,不过这个特征只是在炼玄阶丹药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他时候的丹气内敛入丹药中,只有炼丹师才可以激发其中的丹气。

想到丹气,叶风就想到了有关炼丹师的事情。

炼丹师虽然也是武者,但一般不修炼厉害的武技,而基本修炼的都是能让灵气持久的温和性质的功法,所以炼丹师的武力在世界上是最低的,也是被人忽视的。

但是不要以为炼丹师就没有厉害手段,这丹药中的丹气便是炼丹师的最强手段。

就拿眼前的这颗丹药来说,当它丹成后,它是武者眼中的丹药,却也是炼丹师手里的兵刃。

炼丹师激发此丹的丹气后,丹气一旦引爆,灵桥境界之下没有人可以抵挡住。

丹气就是炼丹师行走世间的最强实力。

这丹鼎中的拳头大的事物,叶风也是炼丹师,如何认不出,这正是丹药成丹前的样子。

叶风目光落在丹鼎前。

一个身穿红色衣袍的炼丹师正舞动着手,挥洒着汗水,目不转睛的看着丹鼎。

就在这时,叶风瞳孔一阵紧缩,脚步后撤三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