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0:50:57

金碧辉煌夜总会门口。

梦然带着朱小光走了过来,想到刚才的场景,心中就很畏惧。

小光居然要掐死她,太吓人了。

“我可是人送外号dj美羊羊,夜店无敌美少女,你还不懂的怜香惜玉。”

梦然埋怨了起来。

朱小光抬头看着眼前夜总会,心想真的是奢侈啊,牌匾都镀金的。

出入的还都是打扮非常漂亮的小姐姐。

这种奢靡之地,必然有灾祸发生。

他跟阿爷学过堪舆术,稍微懂一点门道。

这里的气氛让他非常不舒服。

今晚,必将有大事发生!

踏进夜总会,狂暴的音乐,差点震裂耳膜。

朱小光眯着眼,扫过现场,开始找人。

忽然,他一脸怪异,萧若灵怎么在这里。

梦然走到一个经理跟前,对方递给她一根烟,两人聊了起来。

“今晚萧家包场,别给我闹事啊。”

经理说。

梦然惊叹,有钱土豪就是好,这一晚上得消费几百万吧。

“跟你来的小子,新男朋友?”

经理打量朱小光一眼,心中轻视,一看这穿着打扮就是刚从村里出来的土鳖。

梦然嘻嘻一笑,转身回来,拉着朱小光来到二楼,低声对他说:“文文姐在陪郭少喝酒,你别惹事啊。”

她指了指角落的卡座。

此时,卓文文穿着黑色吊带长裙,浓妆艳抹的在陪富二代喝酒。

朱小光立刻挥挥手,喊了一声:“文文姐。”

卓文文抬起头,脸色惊愕:“小光,怎么是你。”

旁边的富二代郭少,用力搂住卓文文的肩膀,冷着脸问:“文文,这人谁啊,情人?”

卓文文歉意一笑,连忙起身走了过来。

“小光,你来这里干嘛。”

卓文文有一些无奈,早上的时候不打招呼就走了,干嘛还回来。

朱小光咧嘴笑了:“我早上去挣钱了,你是我下山以来遇到的第二个朋友,我不帮你帮谁。”

“这卡你拿着,赶紧给你爷爷治病。”

他把从水诗函家治病拿到的卡,塞到卓文文手里面。

里面有三十万。

听到这话,卓文文顿时怔住。

两人认识不到一天时间,这傻小子就真的给她弄来钱了?

这孩子也太老实了把。

她不相信这卡里面会有三十万。

肯定是在在骗自己。

卓文文心思烦躁,她只是一个骗子,没理由接受这个恩惠。

“钱拿走,我不要。”

卓文文把卡还给朱小光,面色冰冷的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想追我,城里至少得有车有房,年薪百万。”

“赶紧拿着你的钱走,以后我不想在见到你。”

她用力推开朱小光,转身回到卡座,继续陪富二代喝酒。

喝一晚上能赚几千,她早晚可以凑到三十万的。

朱小光有点无语,不知道文文姐为什么不要他的钱。

“这是啥。”

梦然抢走他手里的卡,笑嘻嘻把玩起来:“这里面有两千没,借给我,我买苹果手机去。”

朱小光叹气:“你拿走把,里面有三十万。”

梦然一脸震惊:“蒙我的把,你能有三十万存款?”

三十万,都能在城里付首付了。

朱小光一脸无奈的点点头。

梦然顿时眉欢眼笑的说:“没看出来啊,你还有点本钱呢。”

“这样吧,我在出一千块钱,咱俩合伙买房子,我们俩一起住。”

她太想有个家了,哪怕跟别的男人合租也可以。

朱小光正欲说话,耳朵听到吵杂的声音。

扭头一看,卓文文被富二代灌酒了,还扇了她一巴掌。

见状,朱小光立刻走过去,直接踹了富二代一脚。

卓文文看傻了,朱小光是疯了吗,居然把郭少给打了。

这还了得?

夜场经理身子一哆嗦,郭少身份尊贵,岂是你一个农村土鳖可以打的。

他双目泛红,吼道:“土鳖,马上给郭少道歉!”

卓文文心中也慌了。

郭少可是房地产老板的儿子,老爹更是商界大亨。

惹恼这种人,以后别想在青庐市混下去了。

“郭少你千万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朋友他太冲动了。”

“我自罚三瓶。”

卓文文焦急说着,连续喝了三瓶啤酒下肚。

郭少怒笑,直接拽住她头发,森然的说:“你以为喝了酒就没事了,老子今天就要卸了这土鳖的腿!”

他挥手就去扇她耳光。

砰!

朱小光一脚把郭少踢飞了出去,砸在另外一个卡座上。

卓文文倒吸冷气,完了。

这下真的完了。

把郭少打伤,她只能逃离这座城市了。

夜场经理吓的浑身颤栗,这不长眼的东西是活够了吗,郭少都敢踹。

他不由的看向梦然,这是从哪里找来的蠢货,这么不长眼!

郭少爬起来,目眦尽裂:“小杂种,你敢踹我,爷爷让你走不出这个夜总会!”

话音刚落,楼梯下上来七八个人。

见状,卓文文心急如焚,急忙推着朱小光离开。

经理急的跟狗一样哈腰道歉:“对不起郭少,对不起,我马上赶走这小子,他……”

砰的一声,郭少用酒瓶砸在他脑袋上,吼道:“你个废物给我闭嘴,跪下等死!”

经理扑通跪在地上,身子不停颤抖。

他只是一个夜场经理,根本得罪不起郭少这种富二代。

此时,他心中恨死梦然了。

这贱女人,居然带来了一个不长眼的东西进来。

“给我弄死他们!”

郭少眦目欲裂道。

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挥着强壮的拳头砸下来。

朱小光主动往前跨出一步,迅速出拳。

拳速很快,带着残影击中两人肚子。

这两个壮汉脸色惨白的跪在了地上。

“好厉害。”

梦然眼睛闪光。

这山上下来的就是不一样,这么能打。

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盖世英雄。

“完犊子了。”

卓文文心中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这朱小光真的太不懂事了,郭少也敢动,她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到了明天早上,他俩就要浮尸在黄河了。

心情顿时沉入谷底。

经理大声咆哮:“土鳖你找死,赶紧自扇耳光给郭少道歉,你他妈的死定了小畜生。”

话刚骂完,朱小光一巴掌把经理扇飞了。

随后,朱小光伸手掐住郭少脖子,一百多斤的身子被他单手提起来。

“我要杀了你,你欺负文文姐。”

朱小光眼中带着狠辣,手指用力。

郭少心底发毛,感觉死亡找他头上了。

突然,有酒瓶飞来,朱小光手指一弹,震碎酒瓶。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身影冲过来。

拳头攻击朱小光太阳穴。

朱小光眼眸闪过冷光,抬手,挥掌,把人震退。

男子脚下蹬蹬后退两步。

而朱小光,纹丝不动。

好厉害!

连阳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他可是退役的特战兵,曾经还当过教官。

一个打二十个人都不是问题。

但这土鳖,居然能跟他对拼一拳不落下风。

“放了郭少,不然你跟你的朋友,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连阳冷冽说道。

欺负了郭少,没人可以活着走出去。

朱小光轻蔑一笑。

他眼中根本没有法的存在,无论任何人欺负自己朋友,必须死!

这是阿爷教他的。

卓文文快吓死了,她焦急说:“你赶紧把人放下,你不要害我啊。”

朱小光犹豫一下,手指松开了郭少的脖子。

连阳立刻把郭少抢走。

“郭少,你没事把。”

“杀,给我杀了他们!”

郭少眦目欲裂道:“谁杀死这个土鳖,我给他二十万!”

高额赏金一出,周围的人眼冒凶光,开始蠢蠢欲动。

“文文姐,梦然,你俩站我身后。”

朱小光踏前一步,身上气息爆发,冷冽目光扫过这些人的脸。

“想伤我朱小光朋友,先问一下我的拳头同不同意!”

龙怒惊天!

连阳目光凝重,心中忌惮。

他自知这小子不简单,但郭少命令也要听。

因为他只是郭少养的一条狗。

“上。”

四周保镖,步步逼近,作势就要动手。

“我看哪个敢动他!”

冷漠之声传来,人群分开。

萧若灵带着人走上二楼。

“哪个敢动我萧若灵朋友,就是与我萧家为敌!”

“我萧家与他不死不休!”

第十章 为朋友出头

金碧辉煌夜总会门口。

梦然带着朱小光走了过来,想到刚才的场景,心中就很畏惧。

小光居然要掐死她,太吓人了。

“我可是人送外号dj美羊羊,夜店无敌美少女,你还不懂的怜香惜玉。”

梦然埋怨了起来。

朱小光抬头看着眼前夜总会,心想真的是奢侈啊,牌匾都镀金的。

出入的还都是打扮非常漂亮的小姐姐。

这种奢靡之地,必然有灾祸发生。

他跟阿爷学过堪舆术,稍微懂一点门道。

这里的气氛让他非常不舒服。

今晚,必将有大事发生!

踏进夜总会,狂暴的音乐,差点震裂耳膜。

朱小光眯着眼,扫过现场,开始找人。

忽然,他一脸怪异,萧若灵怎么在这里。

梦然走到一个经理跟前,对方递给她一根烟,两人聊了起来。

“今晚萧家包场,别给我闹事啊。”

经理说。

梦然惊叹,有钱土豪就是好,这一晚上得消费几百万吧。

“跟你来的小子,新男朋友?”

经理打量朱小光一眼,心中轻视,一看这穿着打扮就是刚从村里出来的土鳖。

梦然嘻嘻一笑,转身回来,拉着朱小光来到二楼,低声对他说:“文文姐在陪郭少喝酒,你别惹事啊。”

她指了指角落的卡座。

此时,卓文文穿着黑色吊带长裙,浓妆艳抹的在陪富二代喝酒。

朱小光立刻挥挥手,喊了一声:“文文姐。”

卓文文抬起头,脸色惊愕:“小光,怎么是你。”

旁边的富二代郭少,用力搂住卓文文的肩膀,冷着脸问:“文文,这人谁啊,情人?”

卓文文歉意一笑,连忙起身走了过来。

“小光,你来这里干嘛。”

卓文文有一些无奈,早上的时候不打招呼就走了,干嘛还回来。

朱小光咧嘴笑了:“我早上去挣钱了,你是我下山以来遇到的第二个朋友,我不帮你帮谁。”

“这卡你拿着,赶紧给你爷爷治病。”

他把从水诗函家治病拿到的卡,塞到卓文文手里面。

里面有三十万。

听到这话,卓文文顿时怔住。

两人认识不到一天时间,这傻小子就真的给她弄来钱了?

这孩子也太老实了把。

她不相信这卡里面会有三十万。

肯定是在在骗自己。

卓文文心思烦躁,她只是一个骗子,没理由接受这个恩惠。

“钱拿走,我不要。”

卓文文把卡还给朱小光,面色冰冷的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想追我,城里至少得有车有房,年薪百万。”

“赶紧拿着你的钱走,以后我不想在见到你。”

她用力推开朱小光,转身回到卡座,继续陪富二代喝酒。

喝一晚上能赚几千,她早晚可以凑到三十万的。

朱小光有点无语,不知道文文姐为什么不要他的钱。

“这是啥。”

梦然抢走他手里的卡,笑嘻嘻把玩起来:“这里面有两千没,借给我,我买苹果手机去。”

朱小光叹气:“你拿走把,里面有三十万。”

梦然一脸震惊:“蒙我的把,你能有三十万存款?”

三十万,都能在城里付首付了。

朱小光一脸无奈的点点头。

梦然顿时眉欢眼笑的说:“没看出来啊,你还有点本钱呢。”

“这样吧,我在出一千块钱,咱俩合伙买房子,我们俩一起住。”

她太想有个家了,哪怕跟别的男人合租也可以。

朱小光正欲说话,耳朵听到吵杂的声音。

扭头一看,卓文文被富二代灌酒了,还扇了她一巴掌。

见状,朱小光立刻走过去,直接踹了富二代一脚。

卓文文看傻了,朱小光是疯了吗,居然把郭少给打了。

这还了得?

夜场经理身子一哆嗦,郭少身份尊贵,岂是你一个农村土鳖可以打的。

他双目泛红,吼道:“土鳖,马上给郭少道歉!”

卓文文心中也慌了。

郭少可是房地产老板的儿子,老爹更是商界大亨。

惹恼这种人,以后别想在青庐市混下去了。

“郭少你千万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朋友他太冲动了。”

“我自罚三瓶。”

卓文文焦急说着,连续喝了三瓶啤酒下肚。

郭少怒笑,直接拽住她头发,森然的说:“你以为喝了酒就没事了,老子今天就要卸了这土鳖的腿!”

他挥手就去扇她耳光。

砰!

朱小光一脚把郭少踢飞了出去,砸在另外一个卡座上。

卓文文倒吸冷气,完了。

这下真的完了。

把郭少打伤,她只能逃离这座城市了。

夜场经理吓的浑身颤栗,这不长眼的东西是活够了吗,郭少都敢踹。

他不由的看向梦然,这是从哪里找来的蠢货,这么不长眼!

郭少爬起来,目眦尽裂:“小杂种,你敢踹我,爷爷让你走不出这个夜总会!”

话音刚落,楼梯下上来七八个人。

见状,卓文文心急如焚,急忙推着朱小光离开。

经理急的跟狗一样哈腰道歉:“对不起郭少,对不起,我马上赶走这小子,他……”

砰的一声,郭少用酒瓶砸在他脑袋上,吼道:“你个废物给我闭嘴,跪下等死!”

经理扑通跪在地上,身子不停颤抖。

他只是一个夜场经理,根本得罪不起郭少这种富二代。

此时,他心中恨死梦然了。

这贱女人,居然带来了一个不长眼的东西进来。

“给我弄死他们!”

郭少眦目欲裂道。

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挥着强壮的拳头砸下来。

朱小光主动往前跨出一步,迅速出拳。

拳速很快,带着残影击中两人肚子。

这两个壮汉脸色惨白的跪在了地上。

“好厉害。”

梦然眼睛闪光。

这山上下来的就是不一样,这么能打。

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盖世英雄。

“完犊子了。”

卓文文心中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这朱小光真的太不懂事了,郭少也敢动,她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到了明天早上,他俩就要浮尸在黄河了。

心情顿时沉入谷底。

经理大声咆哮:“土鳖你找死,赶紧自扇耳光给郭少道歉,你他妈的死定了小畜生。”

话刚骂完,朱小光一巴掌把经理扇飞了。

随后,朱小光伸手掐住郭少脖子,一百多斤的身子被他单手提起来。

“我要杀了你,你欺负文文姐。”

朱小光眼中带着狠辣,手指用力。

郭少心底发毛,感觉死亡找他头上了。

突然,有酒瓶飞来,朱小光手指一弹,震碎酒瓶。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身影冲过来。

拳头攻击朱小光太阳穴。

朱小光眼眸闪过冷光,抬手,挥掌,把人震退。

男子脚下蹬蹬后退两步。

而朱小光,纹丝不动。

好厉害!

连阳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他可是退役的特战兵,曾经还当过教官。

一个打二十个人都不是问题。

但这土鳖,居然能跟他对拼一拳不落下风。

“放了郭少,不然你跟你的朋友,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连阳冷冽说道。

欺负了郭少,没人可以活着走出去。

朱小光轻蔑一笑。

他眼中根本没有法的存在,无论任何人欺负自己朋友,必须死!

这是阿爷教他的。

卓文文快吓死了,她焦急说:“你赶紧把人放下,你不要害我啊。”

朱小光犹豫一下,手指松开了郭少的脖子。

连阳立刻把郭少抢走。

“郭少,你没事把。”

“杀,给我杀了他们!”

郭少眦目欲裂道:“谁杀死这个土鳖,我给他二十万!”

高额赏金一出,周围的人眼冒凶光,开始蠢蠢欲动。

“文文姐,梦然,你俩站我身后。”

朱小光踏前一步,身上气息爆发,冷冽目光扫过这些人的脸。

“想伤我朱小光朋友,先问一下我的拳头同不同意!”

龙怒惊天!

连阳目光凝重,心中忌惮。

他自知这小子不简单,但郭少命令也要听。

因为他只是郭少养的一条狗。

“上。”

四周保镖,步步逼近,作势就要动手。

“我看哪个敢动他!”

冷漠之声传来,人群分开。

萧若灵带着人走上二楼。

“哪个敢动我萧若灵朋友,就是与我萧家为敌!”

“我萧家与他不死不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