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7 11:42:40

“我觉得董事长肯定会答应的!”有人急着发表自己的意见,连忙道。

“为什么?”

“为什么,就这些豪车还不够吗?嫁入豪门可是我们每个女人的终极梦想啊!”这人一脸憧憬道。

“这可不一定,要我说啊……”

“你们在做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这不大不小的办公室里响起,众人抬头一看瞬间便低下了头,气氛也变得沉默起来。

因为这说话的人赫然便是她们公司的董事长江玉燕。

“若再有下次,在工作时间叙述这些与公司无关的事就不要怪我赶人了!”江玉燕脸色冷漠道,话落她便看也不看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江玉燕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即扶额,每当眼角余光看到楼下那一圈圈大红的玫瑰时她就感觉内心中说不出的生气。

“哎呦,我的江大总裁,您这是怎么了?”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何文丽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江玉燕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不舒服!”江玉燕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不待何文丽说些什么她问道:“对了,你见到王小群了吗,怎么这两天都没见她来上班啊?”

“王小群?”听江玉燕这么问,何文丽脸色不由闪过一丝冷笑,对于王小群她是打心眼儿里的讨厌,一个穷屌丝还整天想着要吃天鹅肉。

当然,更重要的是王小群知道自己的秘密,这是她不能容忍的,这么想着她不由装作一脸惊讶道:“啊,什么,王小群那家伙两天都没来上班了吗,真是太大胆了,总裁,我建议把王小群给开除了以儆效尤,不然谈何服众!”

“开除吗,这就算了吧,我倒是觉得他可能遇到什么事了吧?”江玉燕回想起今天早上的情况,她的妹妹江玉萌一回到家便一反常态的向她打听有关王小群的事。

那种热切的样子,甚至让她误以为萌萌是不是又想出什么点子来针对王小群了,毕竟她这个妹妹不喜欢王小群他还是清楚的。

“总裁啊,我看您就是太大度了,那王小群何德何能值得您这样对他!”何文丽眼见自己的计划要泡汤不由道。

“行了,你先去干你的工作吧,另外让公司的保安出去把外面那些人都赶走!”江玉燕叹了口气道,然而还未等她这句话说完,办公室的门便再次被打开了。

只是这回进来的却是一个何文丽从来没有见过的人,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青年,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脸上挂着一抹和煦的笑容,正款款的向着这边走来。

“王法,你来干什么!”却是江玉燕一看到这男人脸上立刻便冷了下来,她一件冷漠道。

“我来这里当然是来看你的!”面对江玉燕冷漠的表情王法却是面色不变,随即将那手中的玫瑰放在桌子上看着江玉燕道。

“总裁,我就先出去了!”此刻的何文丽瞬间便意识到这位看起来不一般的小帅哥应该是来找江玉燕的,她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悦,毕竟刚刚王法的登场实在是一把抓住了她这位三十岁的老女人的心,不过能做到总监这个位置证明何文丽还是很有颜色的,所以她立刻道。

“嗯!”江玉燕摆了摆手何文丽便离开了,她这才一脸冷漠的看向王法。

“王法,你今天摆这么大的阵仗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向你求婚啊!”王法笑道,说出的话却是瞬间让江玉燕面色一变。

“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不可能吗,可是貌似伯父伯母很喜欢我,来的时候,他们还说让我们找个时间好好相处!”王法看向江玉燕的目光中充满了占有欲,实际上在第一次见到江玉燕时他便将其视为自己的禁脔,不容许任何男人靠近她。

所以这才会造成天河化妆品有限公司大部分都是女人的原因,如果有男人在这里也是早就被王法施展手段给弄走了,如此看来,不得不说王小群能安然无恙到现在还真是他的运气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可能是王法从来没有把王小群那个穷屌丝放在眼里的原因。

“你对我父母出手?”听王法这么说,江玉燕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玉燕别这么说嘛,你知道的我对你的感情!”王法突然靠近江玉燕,接着伸出手便想抓住她的收却是猛然被江玉燕给一把打掉了。

“王法,你真让我恶心!”

“呵呵,恶心吗?”王法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即冷笑道:“江玉燕,你也别给我装什么圣洁,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天天和你公司的那个叫什么王小群的走的很近!”

“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你今天如果不答应我,我马上就派人把那个狗杂种的腿给打断拿去喂狗!”

“你敢!”听王法这么说,江玉燕下意识的道,然而在说完这句话够她却是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是中了王法的圈套了。

“好啊……好啊,江玉燕你个臭婊子,我只是试探你两句没想到你和那个狗杂种还真有关系!”王法脸上和煦的笑容早已消失,随之出现的是阴沉到极致的怒火出现在那张脸上。

“王法,我和谁有关系和你没关系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玉燕也不在掩饰自己的态度,对于王法她是打心底里的厌恶。

奈何王法所在的王家也是这湖州的一线家族王家,其势力远远要强于她们江家。

所以没办法,江玉燕只能一直躲着王法,只是它想不到这次王法的态度竟然鬼这么额强硬,竟然直接带着人找上门来想要胁迫她。

“没关系,好一个没关系……”王法正想说些什么口袋里的电话却是猛然响起,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随即接通了电话。

顿时话筒那头便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大少爷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王法不耐烦道。

“是这样的……”

“什么,我二弟没了!”待话筒那头的人说完,王法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即他也不待江玉燕说些什么,直接从办公室冲了出去。

见此,江玉燕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总算是一件好事,这么想着江玉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彻底瘫倒在座椅上。

却说此刻的王小群刚刚来到天河化妆品有限公司额门口,他刚从吕新柔的车上下来赫然便被刚从楼上下来的何文丽给注意到了。

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何文丽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随即看着王小群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的王大少爷吗!”

在看向王小群的同时何文丽也不忘把目光放到吕新柔开的那辆宝马车上,在看到吕新柔时她的脸上更是闪过一丝不屑,当然,这些不屑都是针对王小群的。

“呵呵!”面对何文丽的嘲讽王小群却是毫不在乎,他直接略过他向着往常自己工作的地方走去。

却不想他这种态度瞬间便让何文丽爆发了,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在地板上响起,何文丽一脸愤怒的拦住王小群的去路。

“王小群,你两天没有来上班,作为公司的总监我完全有权利把你黑开除你信不信!”何文丽趾高气扬道。

她当然没想过要开除王小群,虽然她心里也有这个想法,但她明白江玉燕却是向着王小群的,她自然不会傻到和自家老板作对,不过吓一吓他还是可以的。

何文丽可是很清楚王小群就是一典型的屌丝,她只要这么说王小群绝对会跪在地方求她的,这么想着,她不由笑出了声。

然而,时间过去十来秒,待何文丽睁开眼睛却发现在她的面前早就没了王小群的身形,只有一些公司的员工正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

见此她的心中更是愤怒非常,“看什么看,还不给我工作去,信不信我连你们也开除了!”

“王小群啊王小群,我一定要把你从这里赶出去!”何文丽眼底闪过几丝阴厉,正巧这个时候王法刚刚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一幕的她心里不由多出了几分想法。

她直接向着王法走去,“这位先生不知道您如何称呼,我是这天河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总监,我叫何文丽!”说着何文丽还不忘对王法抛了几个媚眼。

对于王法,何文丽却是不认识,不过看刚刚他和江玉燕之间的那种氛围就能看出两者绝对不一般,这个时候她要是把王小群的事给抖露出现,那王小群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呵呵,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的王法还在气头上,毕竟他刚刚被江玉燕一阵狂怼,又是得知自己的二弟王华竟然死了,心情又会好到哪里去。

第二十六章 王法

“我觉得董事长肯定会答应的!”有人急着发表自己的意见,连忙道。

“为什么?”

“为什么,就这些豪车还不够吗?嫁入豪门可是我们每个女人的终极梦想啊!”这人一脸憧憬道。

“这可不一定,要我说啊……”

“你们在做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这不大不小的办公室里响起,众人抬头一看瞬间便低下了头,气氛也变得沉默起来。

因为这说话的人赫然便是她们公司的董事长江玉燕。

“若再有下次,在工作时间叙述这些与公司无关的事就不要怪我赶人了!”江玉燕脸色冷漠道,话落她便看也不看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江玉燕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即扶额,每当眼角余光看到楼下那一圈圈大红的玫瑰时她就感觉内心中说不出的生气。

“哎呦,我的江大总裁,您这是怎么了?”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何文丽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江玉燕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不舒服!”江玉燕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不待何文丽说些什么她问道:“对了,你见到王小群了吗,怎么这两天都没见她来上班啊?”

“王小群?”听江玉燕这么问,何文丽脸色不由闪过一丝冷笑,对于王小群她是打心眼儿里的讨厌,一个穷屌丝还整天想着要吃天鹅肉。

当然,更重要的是王小群知道自己的秘密,这是她不能容忍的,这么想着她不由装作一脸惊讶道:“啊,什么,王小群那家伙两天都没来上班了吗,真是太大胆了,总裁,我建议把王小群给开除了以儆效尤,不然谈何服众!”

“开除吗,这就算了吧,我倒是觉得他可能遇到什么事了吧?”江玉燕回想起今天早上的情况,她的妹妹江玉萌一回到家便一反常态的向她打听有关王小群的事。

那种热切的样子,甚至让她误以为萌萌是不是又想出什么点子来针对王小群了,毕竟她这个妹妹不喜欢王小群他还是清楚的。

“总裁啊,我看您就是太大度了,那王小群何德何能值得您这样对他!”何文丽眼见自己的计划要泡汤不由道。

“行了,你先去干你的工作吧,另外让公司的保安出去把外面那些人都赶走!”江玉燕叹了口气道,然而还未等她这句话说完,办公室的门便再次被打开了。

只是这回进来的却是一个何文丽从来没有见过的人,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青年,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脸上挂着一抹和煦的笑容,正款款的向着这边走来。

“王法,你来干什么!”却是江玉燕一看到这男人脸上立刻便冷了下来,她一件冷漠道。

“我来这里当然是来看你的!”面对江玉燕冷漠的表情王法却是面色不变,随即将那手中的玫瑰放在桌子上看着江玉燕道。

“总裁,我就先出去了!”此刻的何文丽瞬间便意识到这位看起来不一般的小帅哥应该是来找江玉燕的,她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悦,毕竟刚刚王法的登场实在是一把抓住了她这位三十岁的老女人的心,不过能做到总监这个位置证明何文丽还是很有颜色的,所以她立刻道。

“嗯!”江玉燕摆了摆手何文丽便离开了,她这才一脸冷漠的看向王法。

“王法,你今天摆这么大的阵仗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向你求婚啊!”王法笑道,说出的话却是瞬间让江玉燕面色一变。

“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不可能吗,可是貌似伯父伯母很喜欢我,来的时候,他们还说让我们找个时间好好相处!”王法看向江玉燕的目光中充满了占有欲,实际上在第一次见到江玉燕时他便将其视为自己的禁脔,不容许任何男人靠近她。

所以这才会造成天河化妆品有限公司大部分都是女人的原因,如果有男人在这里也是早就被王法施展手段给弄走了,如此看来,不得不说王小群能安然无恙到现在还真是他的运气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可能是王法从来没有把王小群那个穷屌丝放在眼里的原因。

“你对我父母出手?”听王法这么说,江玉燕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玉燕别这么说嘛,你知道的我对你的感情!”王法突然靠近江玉燕,接着伸出手便想抓住她的收却是猛然被江玉燕给一把打掉了。

“王法,你真让我恶心!”

“呵呵,恶心吗?”王法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即冷笑道:“江玉燕,你也别给我装什么圣洁,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天天和你公司的那个叫什么王小群的走的很近!”

“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你今天如果不答应我,我马上就派人把那个狗杂种的腿给打断拿去喂狗!”

“你敢!”听王法这么说,江玉燕下意识的道,然而在说完这句话够她却是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是中了王法的圈套了。

“好啊……好啊,江玉燕你个臭婊子,我只是试探你两句没想到你和那个狗杂种还真有关系!”王法脸上和煦的笑容早已消失,随之出现的是阴沉到极致的怒火出现在那张脸上。

“王法,我和谁有关系和你没关系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玉燕也不在掩饰自己的态度,对于王法她是打心底里的厌恶。

奈何王法所在的王家也是这湖州的一线家族王家,其势力远远要强于她们江家。

所以没办法,江玉燕只能一直躲着王法,只是它想不到这次王法的态度竟然鬼这么额强硬,竟然直接带着人找上门来想要胁迫她。

“没关系,好一个没关系……”王法正想说些什么口袋里的电话却是猛然响起,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随即接通了电话。

顿时话筒那头便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大少爷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王法不耐烦道。

“是这样的……”

“什么,我二弟没了!”待话筒那头的人说完,王法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即他也不待江玉燕说些什么,直接从办公室冲了出去。

见此,江玉燕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总算是一件好事,这么想着江玉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彻底瘫倒在座椅上。

却说此刻的王小群刚刚来到天河化妆品有限公司额门口,他刚从吕新柔的车上下来赫然便被刚从楼上下来的何文丽给注意到了。

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何文丽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随即看着王小群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的王大少爷吗!”

在看向王小群的同时何文丽也不忘把目光放到吕新柔开的那辆宝马车上,在看到吕新柔时她的脸上更是闪过一丝不屑,当然,这些不屑都是针对王小群的。

“呵呵!”面对何文丽的嘲讽王小群却是毫不在乎,他直接略过他向着往常自己工作的地方走去。

却不想他这种态度瞬间便让何文丽爆发了,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在地板上响起,何文丽一脸愤怒的拦住王小群的去路。

“王小群,你两天没有来上班,作为公司的总监我完全有权利把你黑开除你信不信!”何文丽趾高气扬道。

她当然没想过要开除王小群,虽然她心里也有这个想法,但她明白江玉燕却是向着王小群的,她自然不会傻到和自家老板作对,不过吓一吓他还是可以的。

何文丽可是很清楚王小群就是一典型的屌丝,她只要这么说王小群绝对会跪在地方求她的,这么想着,她不由笑出了声。

然而,时间过去十来秒,待何文丽睁开眼睛却发现在她的面前早就没了王小群的身形,只有一些公司的员工正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

见此她的心中更是愤怒非常,“看什么看,还不给我工作去,信不信我连你们也开除了!”

“王小群啊王小群,我一定要把你从这里赶出去!”何文丽眼底闪过几丝阴厉,正巧这个时候王法刚刚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一幕的她心里不由多出了几分想法。

她直接向着王法走去,“这位先生不知道您如何称呼,我是这天河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总监,我叫何文丽!”说着何文丽还不忘对王法抛了几个媚眼。

对于王法,何文丽却是不认识,不过看刚刚他和江玉燕之间的那种氛围就能看出两者绝对不一般,这个时候她要是把王小群的事给抖露出现,那王小群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呵呵,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的王法还在气头上,毕竟他刚刚被江玉燕一阵狂怼,又是得知自己的二弟王华竟然死了,心情又会好到哪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