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9:19:50

听见苗婉嫣嚎啕大哭,陈乐生眉头皱了起来,满脸的不爽。

他心中直骂,这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是故意的吧?

吃饭的时候打电话哭,太影响人的心情了。

“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我挂了!”陈乐生对面坐着的李碧云和陈乐柔,都满脸好奇的看着陈乐生,不知道电话那头到底是谁。

但她们从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判断出,对方应该是个女的。

陈乐柔顿时八卦了起来,端着饭碗就跑了过来,问道:“谁呀?”

“一个丑女人!”陈乐生很直接的说道。

而电话这头,听到陈乐生那边传来了女生的声音,她顿时愣住了,随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带出来的结婚证,觉得无比讽刺。

原来,他讨厌我,是因为有其他喜欢的女人了。

原来,我本就是无依无靠的人。

“对不起,打扰你了。”苗婉嫣说了一句,快速挂了电话,蹲在街边,哭的梨花带雨的。

陈乐生撇嘴,更加不满了,以为苗婉嫣打电话过来找事儿的。

“神经病!”将手机丢在一边充电,然后继续吃饭。

当天晚上,苗婉嫣就绝望的发现,自己所有的银行卡,全部被冻结了,打电话询问银行那边,对方态度十分恶劣。

最后没有办法,苗婉嫣在附近的公园挨到了早晨。

幸好是南方的秋天,不然的话,一晚上估计也得冻个半死。

学校那边是没办法回去了,毕竟寝室已经被退掉了,婚房也被托管了,现在她身无分文,根本就没有地方可去。

想到自己的境遇,苗婉嫣眼眶又是一红。

为了吃饭,她也只能想办法找工作了。

连续几天的悠闲,让陈乐生每天都睡到下午才醒。

以前在山里的时候,往往是天没亮就被他师傅丢到了山沟沟里面,小时候面对各种野兽,长大了还要面对他师傅时不时的偷袭,几乎每天神经都是紧绷的。

有了陈乐生镇场子,李碧云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好了,在附近的菜市场,已经有了自己的菜摊了。

陈乐柔去上学了,家里只剩下陈乐生一个人无业游民。

正当他睡得香呢,听见房门被敲响,他顿时被吵醒了。

迷迷糊糊的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包腾。

“你怎么来了?”陈乐生满脸写着不高兴。

包腾冷汗直流,他也不想来啊,但是在他们友朋的总部,有一个人貌似和陈乐生有关系啊。

“前辈,您可否……结婚了?”包腾小心翼翼的问道。

“结婚?结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啊?”

嗯,陈乐生从来没有将苗婉嫣看作是真正的结婚对象。

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他嫌弃苗婉嫣长得丑,还是因为当时两个人去结婚登记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仪式感,就那么随随便便的领了结婚证了。

砰——

还不待包腾再问,陈乐生便关了门,打着哈欠回去了。

包腾愣了一下,赶紧给翁飞鸿那边打电话,将陈乐生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翁飞鸿。

得知了这些之后,翁飞鸿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妈的,外面坐着的那个女人,敢情和陈乐生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他想想都觉得后怕。

此时公司茶水间那位被他们恭恭敬敬伺候的女人,今天恰巧来应聘迎宾小姐。

说是迎宾小姐,其实就是陪客人把酒言欢的。

这种把戏,翁飞鸿不知道玩儿过多少次了。

翁飞鸿最近看中了川都市租赁房屋这一块儿了,尤其是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前来川都市打拼的年轻人特别多。

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就是其中最必要。

以他在川都市的地位,说了他的名字,就能搞定那些商户,再将那些商户的房子改造一下,又是一笔客观的收入。

本来,他今天约了好几个做这方面的老板来谈合作了,恰巧临时招聘到了外面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很是不上道,听说是赔老总把酒言欢,竟然当场说不干了。

翁飞鸿是什么人呢,能任由她说不干就不干。

尤其是,外面的那女生,长的极漂亮,客人眼睛都看直了,怎么可能让她走。

在拉扯的过程中,撕破了女生的包,掉出了两章结婚证,顺手打开看了一眼,翁飞鸿魂儿差点下掉了。

因为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名字,一个是苗婉嫣,另外一个是陈乐生。

他当时就差点跪了,怎么随便招聘一个陪客户的女生,还能遇到陈乐生这尊佛啊。

不得已,他赶紧将苗婉嫣请到了公司总部,好吃好喝招待着,让包腾去找陈乐生过来。

惹不起啊!

谁曾想,折腾了这么久,竟然是个假的。

翁飞鸿顿时火了,骂道:“给老子将那女人的水果盘撤了,他妈的,敢吓唬老子!”

下面的人,立刻冲了过去,将东西撤了回来,并且直接堵在了门口。

随后,翁飞鸿过来了,将结婚证啪的一声,砸在了苗婉嫣的面前。

“这是你的结婚证?”

苗婉嫣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从头到尾都小心翼翼的。

翁飞鸿,整个川都市稍微有头有脸的人,谁不认识他啊。

“是,是啊!”苗婉嫣一个女生,哪里敢撒谎啊。

翁飞鸿气急败坏的将结婚证打开,指着上面明显不愿意拍照的陈乐生问道:“他是你老公?”

苗婉嫣刚想点头,却突然想到了陈乐生的性格,心中顿时起了疑惑。

难道那个死土鳖惹到了翁飞鸿?

那我现在落在他的手里,岂不是死定了?

现在我要是出事了,没有人会来救我呀!

想到这里,苗婉嫣连连摇头,矢口否认道:“不是,他不是我老公,这是假的!”

“果然是这样!”翁飞鸿握紧了拳头,狰狞道:“坏老子的事情,你找死啊!”

“啊!”苗婉嫣吓得一下子从凳子上翻了下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苗婉嫣长的这么漂亮,翁飞鸿咽了一口口水,道:“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成我老子的女人,二,赔偿老子五十万,不然的话,老子就将你卖了!”

苗婉嫣顿时花容失色,连连摇头:“我结婚了,我有老公!”

“那又怎样,离婚,他不同意的话,老子就做了他,有意见?”翁飞鸿十分霸道的说道。

刚想进一步逼迫,他的手机又响了。

“喂……什么?是他老婆?怎么回事儿啊?”电话那头,是包腾。

挂了电话之后,翁飞鸿手脚发软。

操,你他妈是个啥呀?

自己有老婆这事儿,都能忘了?

他原本狰狞的脸庞,立刻堆上了和煦的笑容,一脚踹在了旁边怒目而视的那些人身上,骂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扶起来?”

下面的人都傻眼了,心说,这是个什么情况啊,怎么一会儿一个变化啊。

苗婉嫣在惶恐中被扶起来之后,翁飞鸿赶紧谄媚道:“姑娘,不好意思,我刚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我这个人天生就爱开玩笑,吓到你了吧?对不起啊!”

这态度变化的,让苗婉嫣都不敢相信。

她哪里敢和翁飞鸿计较啊。

而另一头,包腾也是一头冷汗。

陈乐生回去躺下五六秒钟之后,猛然想起来,自己是结了婚的,那个丑女人不就是自己老婆吗?

想到做人要诚实,于是他不情愿的爬起来,走到门口,告知了包腾一声。

这才搞得翁飞鸿那边差点吓死啊。

此时,包腾已经将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了,陈乐生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你是说,翁飞鸿那个老王八蛋,竟然喊我老婆去陪别的男人?”

不喜欢苗婉嫣归不喜欢,结了婚了,就是他的女人,没有离婚之前,陪别的男人,那不就是代表头顶绿油油的吗?

陈乐生怎么可能忍得了?

他顿时就火了!

第二十三章 你老婆在我这儿

听见苗婉嫣嚎啕大哭,陈乐生眉头皱了起来,满脸的不爽。

他心中直骂,这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是故意的吧?

吃饭的时候打电话哭,太影响人的心情了。

“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我挂了!”陈乐生对面坐着的李碧云和陈乐柔,都满脸好奇的看着陈乐生,不知道电话那头到底是谁。

但她们从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判断出,对方应该是个女的。

陈乐柔顿时八卦了起来,端着饭碗就跑了过来,问道:“谁呀?”

“一个丑女人!”陈乐生很直接的说道。

而电话这头,听到陈乐生那边传来了女生的声音,她顿时愣住了,随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带出来的结婚证,觉得无比讽刺。

原来,他讨厌我,是因为有其他喜欢的女人了。

原来,我本就是无依无靠的人。

“对不起,打扰你了。”苗婉嫣说了一句,快速挂了电话,蹲在街边,哭的梨花带雨的。

陈乐生撇嘴,更加不满了,以为苗婉嫣打电话过来找事儿的。

“神经病!”将手机丢在一边充电,然后继续吃饭。

当天晚上,苗婉嫣就绝望的发现,自己所有的银行卡,全部被冻结了,打电话询问银行那边,对方态度十分恶劣。

最后没有办法,苗婉嫣在附近的公园挨到了早晨。

幸好是南方的秋天,不然的话,一晚上估计也得冻个半死。

学校那边是没办法回去了,毕竟寝室已经被退掉了,婚房也被托管了,现在她身无分文,根本就没有地方可去。

想到自己的境遇,苗婉嫣眼眶又是一红。

为了吃饭,她也只能想办法找工作了。

连续几天的悠闲,让陈乐生每天都睡到下午才醒。

以前在山里的时候,往往是天没亮就被他师傅丢到了山沟沟里面,小时候面对各种野兽,长大了还要面对他师傅时不时的偷袭,几乎每天神经都是紧绷的。

有了陈乐生镇场子,李碧云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好了,在附近的菜市场,已经有了自己的菜摊了。

陈乐柔去上学了,家里只剩下陈乐生一个人无业游民。

正当他睡得香呢,听见房门被敲响,他顿时被吵醒了。

迷迷糊糊的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包腾。

“你怎么来了?”陈乐生满脸写着不高兴。

包腾冷汗直流,他也不想来啊,但是在他们友朋的总部,有一个人貌似和陈乐生有关系啊。

“前辈,您可否……结婚了?”包腾小心翼翼的问道。

“结婚?结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啊?”

嗯,陈乐生从来没有将苗婉嫣看作是真正的结婚对象。

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他嫌弃苗婉嫣长得丑,还是因为当时两个人去结婚登记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仪式感,就那么随随便便的领了结婚证了。

砰——

还不待包腾再问,陈乐生便关了门,打着哈欠回去了。

包腾愣了一下,赶紧给翁飞鸿那边打电话,将陈乐生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翁飞鸿。

得知了这些之后,翁飞鸿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妈的,外面坐着的那个女人,敢情和陈乐生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他想想都觉得后怕。

此时公司茶水间那位被他们恭恭敬敬伺候的女人,今天恰巧来应聘迎宾小姐。

说是迎宾小姐,其实就是陪客人把酒言欢的。

这种把戏,翁飞鸿不知道玩儿过多少次了。

翁飞鸿最近看中了川都市租赁房屋这一块儿了,尤其是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前来川都市打拼的年轻人特别多。

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就是其中最必要。

以他在川都市的地位,说了他的名字,就能搞定那些商户,再将那些商户的房子改造一下,又是一笔客观的收入。

本来,他今天约了好几个做这方面的老板来谈合作了,恰巧临时招聘到了外面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很是不上道,听说是赔老总把酒言欢,竟然当场说不干了。

翁飞鸿是什么人呢,能任由她说不干就不干。

尤其是,外面的那女生,长的极漂亮,客人眼睛都看直了,怎么可能让她走。

在拉扯的过程中,撕破了女生的包,掉出了两章结婚证,顺手打开看了一眼,翁飞鸿魂儿差点下掉了。

因为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名字,一个是苗婉嫣,另外一个是陈乐生。

他当时就差点跪了,怎么随便招聘一个陪客户的女生,还能遇到陈乐生这尊佛啊。

不得已,他赶紧将苗婉嫣请到了公司总部,好吃好喝招待着,让包腾去找陈乐生过来。

惹不起啊!

谁曾想,折腾了这么久,竟然是个假的。

翁飞鸿顿时火了,骂道:“给老子将那女人的水果盘撤了,他妈的,敢吓唬老子!”

下面的人,立刻冲了过去,将东西撤了回来,并且直接堵在了门口。

随后,翁飞鸿过来了,将结婚证啪的一声,砸在了苗婉嫣的面前。

“这是你的结婚证?”

苗婉嫣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从头到尾都小心翼翼的。

翁飞鸿,整个川都市稍微有头有脸的人,谁不认识他啊。

“是,是啊!”苗婉嫣一个女生,哪里敢撒谎啊。

翁飞鸿气急败坏的将结婚证打开,指着上面明显不愿意拍照的陈乐生问道:“他是你老公?”

苗婉嫣刚想点头,却突然想到了陈乐生的性格,心中顿时起了疑惑。

难道那个死土鳖惹到了翁飞鸿?

那我现在落在他的手里,岂不是死定了?

现在我要是出事了,没有人会来救我呀!

想到这里,苗婉嫣连连摇头,矢口否认道:“不是,他不是我老公,这是假的!”

“果然是这样!”翁飞鸿握紧了拳头,狰狞道:“坏老子的事情,你找死啊!”

“啊!”苗婉嫣吓得一下子从凳子上翻了下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苗婉嫣长的这么漂亮,翁飞鸿咽了一口口水,道:“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成我老子的女人,二,赔偿老子五十万,不然的话,老子就将你卖了!”

苗婉嫣顿时花容失色,连连摇头:“我结婚了,我有老公!”

“那又怎样,离婚,他不同意的话,老子就做了他,有意见?”翁飞鸿十分霸道的说道。

刚想进一步逼迫,他的手机又响了。

“喂……什么?是他老婆?怎么回事儿啊?”电话那头,是包腾。

挂了电话之后,翁飞鸿手脚发软。

操,你他妈是个啥呀?

自己有老婆这事儿,都能忘了?

他原本狰狞的脸庞,立刻堆上了和煦的笑容,一脚踹在了旁边怒目而视的那些人身上,骂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扶起来?”

下面的人都傻眼了,心说,这是个什么情况啊,怎么一会儿一个变化啊。

苗婉嫣在惶恐中被扶起来之后,翁飞鸿赶紧谄媚道:“姑娘,不好意思,我刚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我这个人天生就爱开玩笑,吓到你了吧?对不起啊!”

这态度变化的,让苗婉嫣都不敢相信。

她哪里敢和翁飞鸿计较啊。

而另一头,包腾也是一头冷汗。

陈乐生回去躺下五六秒钟之后,猛然想起来,自己是结了婚的,那个丑女人不就是自己老婆吗?

想到做人要诚实,于是他不情愿的爬起来,走到门口,告知了包腾一声。

这才搞得翁飞鸿那边差点吓死啊。

此时,包腾已经将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了,陈乐生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你是说,翁飞鸿那个老王八蛋,竟然喊我老婆去陪别的男人?”

不喜欢苗婉嫣归不喜欢,结了婚了,就是他的女人,没有离婚之前,陪别的男人,那不就是代表头顶绿油油的吗?

陈乐生怎么可能忍得了?

他顿时就火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