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9:32:31

“这个泼妇是李先生丈母娘?”张申元吃惊了,也意外。

他还以为李子扬没结婚,甚至还打算给李子扬介绍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呢。

现在看来不用了。

“额,是的,”李子扬尴尬。

“那既然你李先生丈母娘,那我刚才失言了,我们过去看看,反正是李先生丈母娘,那么她手上的戒指项链,她的回收价想要多少,我给她多少就行了。”张申元说道。

这点钱他作为大老板,当然不在乎了。

“恩……等等,”

李子扬点头之后,但是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吴秋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早就通过面相知道她做了小三,还被骗钱骗色的事。

所以现在过去,李子扬尴尬,吴秋月也会尴尬。

那么造成的后果,肯定回去之后,对李子扬更加坏。

“李先生,你这是?”张申元下意识问。

“我就不过去了,你跟你员工说一下好了。”李子扬只能这么说。

“也行,”

张申元立马对店经理招手。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李子扬这么说了,张申元当然没意见了,本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让李子扬解决他的问题呢!

经理走过来,“张总……”

“那位女士,是我兄弟的丈母娘,你亲自去接待一下,记得收购价高一点,”张申元吩咐。

经理微微错愕,李子扬也诧异,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兄弟了?

经理重新看了李子扬几眼,果然人不可貌相了,是张申元兄弟,那么也是有钱人。

“好的,我这就去接待!”经理立马点头。

张申元摆手,“去吧……那李先生去我办公室好了,”

“恩,”

李子扬犹豫了一下,对经理说,“这样,麻烦你对她说,你认识鼎新公司的经理夏子月,所以能够给她价格高一点。”

不这样说,吴秋月可能会多想。

“好的,”经理点头去接待。

李子扬跟着张申元去办公司,帮他解决男人大事。

营业员被吴秋月的无理取闹搞无奈了,又不是在这里买的,再说了,收购价也不是直接按照金价收购啊。

她只能叫经理,“那您稍等!”

“还等什么?你们店又不大,随便叫一声你们经理就听得到啊!装模作样!”吴秋月不耐烦的说道。

营业员无奈的时候,经理微笑走过来了,“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

“你就是经理是吧?我要投诉她!刚才欺负我不懂就乱压价!明明现在金价两百六了,她给的收购价居然两百都不到,这都黑成什么样了?你是经理,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吴秋月冷哼。

营业员一脸无奈。

经理心中吃惊,怎么李子扬看上去温文尔雅的,认识的人居然脾气这么大?

他只能微笑,不想解释这个,因为根本解释不通,所以立马装出认出人的样子了,“阿姨,是您啊?”

“你认识我?”吴秋月一愣。

“我认识鼎新公司的夏子月啊,”

“你认识我女儿?”吴秋月诧异。

“恩,我认识,您要卖这个是吧?您放心,绝对高于市场价!!”经理松口气。

夏子月他不认识,不过有这样的妈妈,那么做女儿的,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恩,这还差不多,”吴秋月一下子觉得有面子了。

高于市场价,那么她这个戒指,镯子,还有项链,卖个两万没问题,可以让她先补补窟窿了。

吴秋月白了刚才接待的营业员一眼,“看吧,差点被你黑了,还好我女儿认识的人多!你丫,和我女儿比,差远了!”

营业员更加无奈,甚至有点委屈。

自己经理真认识?毕竟鼎新公司的可是装修公司啊,两个都不搭杠的。

经理听得无语了,微笑道,“那阿姨,给您算三百一克的收购价好吗?”

“三百一克?”吴秋月惊喜,要知道现在的金价就两百六七啊!

居然高出了三十了!

果然自己女儿夏子月本事大了,认识能够做这种主的经理。

连营业员都震惊!

“对,如果阿姨愿意,那么我现在帮您看看有多少克,”

“愿意,当然愿意。”吴秋月恨不得把身上全部的东西都卖了,只是全部都卖,夏子月会发现的。

她将要卖的给经理,迫不及待。

经理立马放称上,三分钟之后,吴秋月美滋滋的拿着两万一的现金,她得去还信用卡了。

“那好,我先走了,下次我再过来,你可还得继续高市场价三十收购啊!”吴秋月叮嘱。

“您放心!”经理微笑说道。

吴秋月满意的出去了。

“经理,你真认识什么夏子月?”营业员一脸错愕的问。

“我哪里认识?”经理摇头,“刚才张总兄弟亲自说的,”

“张总兄弟?谁啊?”营业员吃惊,也恍然,原来如此,难怪收购价那么高了。

“听张总刚才好像叫李先生,”经理想了想说道。

“李先生?那这个李先生真厉害,居然能够让张总让你远高市场价来收购了,”营业员眼光硕硕。

“是啊,关键是还看着很年轻呢!”经理一脸感叹。

张申元快四十了,居然和二十多岁的李子扬称兄道弟的,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年轻?多年轻?”

“二十出头,看着干干净净的。”

“那么年轻呀?你说的这个李先生有女朋友不?”营业员小声问道。

“应该没有,咯,他还在张总办公室呢!”

“真的啊,那我等会认识认识好了,”营业员挺了挺胸口,一脸期待。

……

“李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张申元一脸惊喜。

李子扬点头,“恩,你的问题,其实不算太大,在面相上看,耳为肾之官,换句话说,耳垂丰厚,白净,颜色自然的耳朵,肾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对应你的命宫,则是需要食补,还有中医的针灸!”

“那李先生,您会针灸吗?”张申元都激动了。

“我本来不会,不过你面相上已经显示出来了,应该刺身体哪个部位,力度,还有深浅,我按照这个指示来做就行了,只是现在差针灸用的银针!”李子扬说道。

一切治疗方法,张申元的面相上都显示得一清二楚,李子扬就算不会,也可以做到。

“那我现在就找人去买一套银针过来,”张申元真是迫不及待了。

“等等,现在还用不着,你身体太虚了,需要食补一下,等过身体好了一点之后,我再给你针灸!”李子扬说道。

要循序渐进才行,这银针还是李子扬自己买好了,毕竟以后用到的地方肯定会很多的。

“好,好,我听李先生的,”张申元急忙点头,“那我需要吃什么?”

李子扬看到桌子上有纸笔,所以直接写了出来,肾与黑色有关,黑芝麻之类的都可以多吃,这个食补要坚持。

“好,我一定要按照李先生说的去吃,”张申元激动的将纸收起来了。

“那,我没事我先回去了,”李子扬说道。

张申元立马拿出一张卡想要感谢,李子扬立马婉拒,“已经够了。”

张申元看李子扬态度坚决,他也不好强迫了。

不过既然李子扬在刚才提到了鼎新公司的夏子月,那么他和鼎新公司的老板认识,打个电话提提夏子月也是一样的。

“那好吧!我送你!”张申元说道。

“额,不用,你还是现在让人去准备好了,”李子扬微笑。

张申元真等不及了,尴尬一笑的说好。

李子扬从张申元办公司出来了,张申元送到了门口,李子扬婉拒了,直接出来。

那个营业员看到了干净的李子扬,她吃惊,自己老板居然对这个人这么客气?

真是年轻有为啊!

她急忙过去,想和李子扬认识。

不过李子扬接到了一个电话,拿出手机接听,看到了朝他走过来的营业员,他礼貌性的微微一笑。

营业员脸红了,很纯洁的笑容啊!

两人擦肩而过。

“张总,你说你已经和那个人约好了?”李子扬问道,打电话过来的是张倩。

“对,已经约好了,后天晚上,在黑桃酒楼,我定了位置,你陪我一起去,”

“好,对了,张总……”李子扬点头,这个黑桃酒楼他知道,市里面最好的酒楼了,选择这种地方,正好合适。

李子扬想继续说话。

可是他刚从里面走出来,往停车的那边走,就听到了一个吃惊的声音,“李子扬,你怎么在这里??”

语气带着非常不友好的质疑。

李子扬接着电话,下意识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居然是吴秋月!

第十八章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泼妇是李先生丈母娘?”张申元吃惊了,也意外。

他还以为李子扬没结婚,甚至还打算给李子扬介绍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呢。

现在看来不用了。

“额,是的,”李子扬尴尬。

“那既然你李先生丈母娘,那我刚才失言了,我们过去看看,反正是李先生丈母娘,那么她手上的戒指项链,她的回收价想要多少,我给她多少就行了。”张申元说道。

这点钱他作为大老板,当然不在乎了。

“恩……等等,”

李子扬点头之后,但是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吴秋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早就通过面相知道她做了小三,还被骗钱骗色的事。

所以现在过去,李子扬尴尬,吴秋月也会尴尬。

那么造成的后果,肯定回去之后,对李子扬更加坏。

“李先生,你这是?”张申元下意识问。

“我就不过去了,你跟你员工说一下好了。”李子扬只能这么说。

“也行,”

张申元立马对店经理招手。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李子扬这么说了,张申元当然没意见了,本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让李子扬解决他的问题呢!

经理走过来,“张总……”

“那位女士,是我兄弟的丈母娘,你亲自去接待一下,记得收购价高一点,”张申元吩咐。

经理微微错愕,李子扬也诧异,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兄弟了?

经理重新看了李子扬几眼,果然人不可貌相了,是张申元兄弟,那么也是有钱人。

“好的,我这就去接待!”经理立马点头。

张申元摆手,“去吧……那李先生去我办公室好了,”

“恩,”

李子扬犹豫了一下,对经理说,“这样,麻烦你对她说,你认识鼎新公司的经理夏子月,所以能够给她价格高一点。”

不这样说,吴秋月可能会多想。

“好的,”经理点头去接待。

李子扬跟着张申元去办公司,帮他解决男人大事。

营业员被吴秋月的无理取闹搞无奈了,又不是在这里买的,再说了,收购价也不是直接按照金价收购啊。

她只能叫经理,“那您稍等!”

“还等什么?你们店又不大,随便叫一声你们经理就听得到啊!装模作样!”吴秋月不耐烦的说道。

营业员无奈的时候,经理微笑走过来了,“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

“你就是经理是吧?我要投诉她!刚才欺负我不懂就乱压价!明明现在金价两百六了,她给的收购价居然两百都不到,这都黑成什么样了?你是经理,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吴秋月冷哼。

营业员一脸无奈。

经理心中吃惊,怎么李子扬看上去温文尔雅的,认识的人居然脾气这么大?

他只能微笑,不想解释这个,因为根本解释不通,所以立马装出认出人的样子了,“阿姨,是您啊?”

“你认识我?”吴秋月一愣。

“我认识鼎新公司的夏子月啊,”

“你认识我女儿?”吴秋月诧异。

“恩,我认识,您要卖这个是吧?您放心,绝对高于市场价!!”经理松口气。

夏子月他不认识,不过有这样的妈妈,那么做女儿的,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恩,这还差不多,”吴秋月一下子觉得有面子了。

高于市场价,那么她这个戒指,镯子,还有项链,卖个两万没问题,可以让她先补补窟窿了。

吴秋月白了刚才接待的营业员一眼,“看吧,差点被你黑了,还好我女儿认识的人多!你丫,和我女儿比,差远了!”

营业员更加无奈,甚至有点委屈。

自己经理真认识?毕竟鼎新公司的可是装修公司啊,两个都不搭杠的。

经理听得无语了,微笑道,“那阿姨,给您算三百一克的收购价好吗?”

“三百一克?”吴秋月惊喜,要知道现在的金价就两百六七啊!

居然高出了三十了!

果然自己女儿夏子月本事大了,认识能够做这种主的经理。

连营业员都震惊!

“对,如果阿姨愿意,那么我现在帮您看看有多少克,”

“愿意,当然愿意。”吴秋月恨不得把身上全部的东西都卖了,只是全部都卖,夏子月会发现的。

她将要卖的给经理,迫不及待。

经理立马放称上,三分钟之后,吴秋月美滋滋的拿着两万一的现金,她得去还信用卡了。

“那好,我先走了,下次我再过来,你可还得继续高市场价三十收购啊!”吴秋月叮嘱。

“您放心!”经理微笑说道。

吴秋月满意的出去了。

“经理,你真认识什么夏子月?”营业员一脸错愕的问。

“我哪里认识?”经理摇头,“刚才张总兄弟亲自说的,”

“张总兄弟?谁啊?”营业员吃惊,也恍然,原来如此,难怪收购价那么高了。

“听张总刚才好像叫李先生,”经理想了想说道。

“李先生?那这个李先生真厉害,居然能够让张总让你远高市场价来收购了,”营业员眼光硕硕。

“是啊,关键是还看着很年轻呢!”经理一脸感叹。

张申元快四十了,居然和二十多岁的李子扬称兄道弟的,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年轻?多年轻?”

“二十出头,看着干干净净的。”

“那么年轻呀?你说的这个李先生有女朋友不?”营业员小声问道。

“应该没有,咯,他还在张总办公室呢!”

“真的啊,那我等会认识认识好了,”营业员挺了挺胸口,一脸期待。

……

“李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张申元一脸惊喜。

李子扬点头,“恩,你的问题,其实不算太大,在面相上看,耳为肾之官,换句话说,耳垂丰厚,白净,颜色自然的耳朵,肾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对应你的命宫,则是需要食补,还有中医的针灸!”

“那李先生,您会针灸吗?”张申元都激动了。

“我本来不会,不过你面相上已经显示出来了,应该刺身体哪个部位,力度,还有深浅,我按照这个指示来做就行了,只是现在差针灸用的银针!”李子扬说道。

一切治疗方法,张申元的面相上都显示得一清二楚,李子扬就算不会,也可以做到。

“那我现在就找人去买一套银针过来,”张申元真是迫不及待了。

“等等,现在还用不着,你身体太虚了,需要食补一下,等过身体好了一点之后,我再给你针灸!”李子扬说道。

要循序渐进才行,这银针还是李子扬自己买好了,毕竟以后用到的地方肯定会很多的。

“好,好,我听李先生的,”张申元急忙点头,“那我需要吃什么?”

李子扬看到桌子上有纸笔,所以直接写了出来,肾与黑色有关,黑芝麻之类的都可以多吃,这个食补要坚持。

“好,我一定要按照李先生说的去吃,”张申元激动的将纸收起来了。

“那,我没事我先回去了,”李子扬说道。

张申元立马拿出一张卡想要感谢,李子扬立马婉拒,“已经够了。”

张申元看李子扬态度坚决,他也不好强迫了。

不过既然李子扬在刚才提到了鼎新公司的夏子月,那么他和鼎新公司的老板认识,打个电话提提夏子月也是一样的。

“那好吧!我送你!”张申元说道。

“额,不用,你还是现在让人去准备好了,”李子扬微笑。

张申元真等不及了,尴尬一笑的说好。

李子扬从张申元办公司出来了,张申元送到了门口,李子扬婉拒了,直接出来。

那个营业员看到了干净的李子扬,她吃惊,自己老板居然对这个人这么客气?

真是年轻有为啊!

她急忙过去,想和李子扬认识。

不过李子扬接到了一个电话,拿出手机接听,看到了朝他走过来的营业员,他礼貌性的微微一笑。

营业员脸红了,很纯洁的笑容啊!

两人擦肩而过。

“张总,你说你已经和那个人约好了?”李子扬问道,打电话过来的是张倩。

“对,已经约好了,后天晚上,在黑桃酒楼,我定了位置,你陪我一起去,”

“好,对了,张总……”李子扬点头,这个黑桃酒楼他知道,市里面最好的酒楼了,选择这种地方,正好合适。

李子扬想继续说话。

可是他刚从里面走出来,往停车的那边走,就听到了一个吃惊的声音,“李子扬,你怎么在这里??”

语气带着非常不友好的质疑。

李子扬接着电话,下意识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居然是吴秋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