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1 10:36:12

说着我拿出手机给他们拍了照片,经过面部识别分析显示是黑帮成员。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为首的一个西装男拿出枪对着我说:“是你接了保全的任务吧!”

“是我怎样?”我笑道:“你们这些败类,我只是为国家的社会主义做贡献而已。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爱国精神的,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吧。”西装男道。

“凭什么?就凭你手里的枪吗?我说:”你开枪试试。“

只听”砰“的一声,本该射向我大腿的子弹此时静静的定在空中。

”什么情况?“西装男惊恐的问道。然后用手去摸子弹,却摸到一堵透明的墙。几个西装男开始慌了,问我:”你使了什么妖法?“

”什么什么妖法,一群LOW逼“我笑道:”这是科学的力量!“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问:”乖乖的说出来。“

我没有让王凡和赵吏出来,我怕黑帮的人找他俩家人的麻烦,我就无所谓了,光棍一个。

”不知道!“西装男很硬气的说。

”那你们就留在这等死吧!“我吓唬他们说:“等下我会释放毒气,让你们慢慢全身溃烂而死。”我现在还没有胆子杀人,毕竟现在还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我们真不知道,上面派我们来这里抓你回去,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西装男惊恐的说。

“那你们就去死吧!“说着我就把汽化麻醉剂打开。电子监狱可以阻挡实体的外力,但是气体的话没办法隔绝。然后他们就全部晕倒。

我招呼王凡和赵吏下来把这群西装男捆起来,回收了电子监狱。然后挂牌,把海南的房子以低于市场价的五层迅速卖掉,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快就办完过户手续,忙完这些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麻醉剂的药效很厉害,到现在还没有醒,把这几人塞到他们的车上,然后开到海边,找到树丛把他们放下,把他们身上的手机钱包全部拿走。顺便在衣服上放了监听器。然后把车以极低的价格转手卖掉。别说,这车子还挺值钱呢,卖掉两辆车的钱正好补上卖房子的亏空。

不过可以,不能在这边呆了,于是我们三人赶快召回战机,返回基地。回到基地司令室,打开大屏幕,调出监听器位置的画面,画面上几个人已经醒来,互相挣扎着解开绳索。

解开绳索摸着全身上下道:“草!这个屌毛把我们身上的钱都拿走了,手机也没有,怎么办老大?”

“真是废物,回去肯定受罚,不过那个透明的墙是怎么回事,有人知道吗?”为首的西装男讲。

“咱们还是赶快联系龙哥吧,这小子太邪门了。”

听到这我想龙哥应该是他们的老大,然后继续跟踪画面。

几个西装男抢了个手机,打了一个号码:“龙哥,任务失败,让那小子跑了。”

“废物!简直是废物!”电话里传来咆哮声:“怎么会让人跑了?男的女的?”

“一个男的,不过邪门的很。西装男说:“不知道那小子有什么妖法,就好像小说里的结界一样把我们困住,然后就跑了。”

“行了,你们回来吧,还指望有什么好消息呢,真是晦气!”电话里说。

然后这几个西装男又抢了辆车,一路上没什么好话,然后看到他们在一个建筑物停下走进去。定位查一下,是万宁的一个叫广寒宫的一个娱乐场所,然后王凡立刻黑进广寒宫的网络,获取监控权限。看到这几个西装男走进电梯,到了顶层。出电梯后走进一个房门看起来很高级的房间,不过这个房间里没有监控,只能靠监听器听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一个陌生的男音。

“那家伙好像知道我们要来,招呼我们坐下,去倒水的时候突然翻脸,还把我们几个困在好像小说里结界的地方。西装男说:”我向他开枪,子弹停在半空,我用手一摸,发现是一堵透明的墙,然后我们就晕倒了。“

”醒来发现手机钱包都没有了,车子也不知道弄哪去了“另一个人讲道。

回去查一查那栋别墅户主,真是一群废物”陌生男讲道。

听到这,我笑了。别墅已经托人卖掉,用的也是虚假信息,要不然怎么能便宜五层呢,呵呵。我可不想沾上这些是非,既然什么都查不到,就不去管它了。

然后打开任务平台,看了下任务。突然想起来,在海南的时候就是打开任务平台,没过多久就被人追上门来,仔细一想,忘记隐藏IP了,真是太大意了,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赶紧退出任务平台。

同一时刻在黑帮,“显示对方的IP最后是在海外,然后就消失了。”黑客对龙哥讲。

“海外?这个混蛋出国就不好找了。”龙哥讲道:“继续追踪。”

这边我扫掉尾巴之后,重新登上任务平台,看了下发布的任务,都是些暗杀类的,和我这种弱鸡搭不上边。感觉有点饿了,就起身准备去吃点东西,坐的腿都有点麻了。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我们仨现在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劲了,就算是有一些黑科技设备的加持,但是本身的体力太差在关键时刻是致命的弱点。

我就拉着王凡和赵吏去了训练室,里面有药剂,注射到身体里再配合VR模拟训练可以迅速提升身体素质。于是我们仨注射药剂之后便开始VR训练,反正在里面不会死,就进行了各种设计、近身格斗,闭气以及冷兵器的使用。在里面呆了一个多月,有所小成便退出虚拟训练。在现实中才过去一个小时,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是实打实的。药剂发挥增肌的作用再配合虚拟训练大脑对身体各项机能的提升,我感觉现在应该能算是入门级的雇佣兵了吧,现在缺少的是实战经验。

于是重新打开任务平台,看到还是一些打打杀杀的任务,内心实在是抵触,没办法接这些任务。

就在是听到手机发来提示:在南极检测到有强烈的放射源,正在慢慢扩散。

南极居然有放射源?我查了一下电脑,并没有关于南极有放射源的新闻,只有前两天有个大冰山掉到水里引起小动荡。不过在基地的资料库里查到二战时期,锝国在南极建立了一个秘密军事基地,里面存放大量超越当时科技的武器,其中就有一个可以释放大量的放射物,名为’死亡之钟‘。

死亡之钟内部装置拥有两个反向旋转圆柱体。外部为厚铅包裹,其旋转时利用磁共振放电原理产生电磁波抵消地球磁场,产生巨大的旋转推力,同时其旋转停止时将会在范围大致200米范围内放射出大量有害射线,致使范围内动植物肌肉组织慢慢溃烂成黑色粘质液体继而死亡。

根据基地资料库显示,这个死亡钟是在史前文明科技巅峰的中期发明的武器,因为其污染太厉害而被禁止使用。不知为何出现在二战时期的锝国的南极基地里。

看到这,本来不想去的,又不是任务,也没有钱拿,就算弄到那些武器,我也用不到,也没办法出手,真是难搞。

手机又发来提示:在两周之后放射物将会污染到南极冰山,60%的可能会导致区域内物种灭绝。

妈蛋,看到这不得不去了。毕竟我现在是基地最高领导者,舍我其谁呢?要是我这边通知国家,让他们出手,我就省事了。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是上一轮文明科技的作品,我不知道以现在的科技手段能不能抵挡住放射物,又不能与其他国家联手,毕竟还有许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武器,要是被其他国家发现那就白忙活了。

思来想去,我们三决定还是与国家联手吧,发现的武器让国家回收,我们只要控制放射源,然后拿钱走人就可以了。

说干就干,王凡用基地智能电脑友好的“访问”了国家武器研究所,发了一条简讯:南极发现二战的秘密军事基地,里面有许多锝国在二战使用的武器,给我转账500万,就把地点告诉你,不要问我是谁,叫我雷锋就可以。

然后留了系统的虚拟号码,果然过了几分钟就收到来电:“请问你们是哪个机构的,怎么会破解我们的内网?”

“我们是谁不重要,至于破解你们的内网也属迫不得已。”我说:“南极基地里有许多二战时期的重型武器,所以请求政府出面把武器回收,我就赚个消息钱。”

“你们是从哪获取的消息?可靠吗?”对方问。

“当然可靠,至于消息来源就不便透漏了。”说着我把基地资料库里查到关于南极基地的信息整理一下,确保没有不该出现的东西,给对方发了过去。“这是一些资料,应该可以证实消息的可靠性。”

“请等一下,稍后回复对方说。

”好的“说完结束通话,王凡留在基地接应,我和赵吏就准备装备,乘着战机飞往目标地。

第七章 南极秘密基地

说着我拿出手机给他们拍了照片,经过面部识别分析显示是黑帮成员。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为首的一个西装男拿出枪对着我说:“是你接了保全的任务吧!”

“是我怎样?”我笑道:“你们这些败类,我只是为国家的社会主义做贡献而已。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爱国精神的,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吧。”西装男道。

“凭什么?就凭你手里的枪吗?我说:”你开枪试试。“

只听”砰“的一声,本该射向我大腿的子弹此时静静的定在空中。

”什么情况?“西装男惊恐的问道。然后用手去摸子弹,却摸到一堵透明的墙。几个西装男开始慌了,问我:”你使了什么妖法?“

”什么什么妖法,一群LOW逼“我笑道:”这是科学的力量!“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问:”乖乖的说出来。“

我没有让王凡和赵吏出来,我怕黑帮的人找他俩家人的麻烦,我就无所谓了,光棍一个。

”不知道!“西装男很硬气的说。

”那你们就留在这等死吧!“我吓唬他们说:“等下我会释放毒气,让你们慢慢全身溃烂而死。”我现在还没有胆子杀人,毕竟现在还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我们真不知道,上面派我们来这里抓你回去,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西装男惊恐的说。

“那你们就去死吧!“说着我就把汽化麻醉剂打开。电子监狱可以阻挡实体的外力,但是气体的话没办法隔绝。然后他们就全部晕倒。

我招呼王凡和赵吏下来把这群西装男捆起来,回收了电子监狱。然后挂牌,把海南的房子以低于市场价的五层迅速卖掉,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快就办完过户手续,忙完这些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麻醉剂的药效很厉害,到现在还没有醒,把这几人塞到他们的车上,然后开到海边,找到树丛把他们放下,把他们身上的手机钱包全部拿走。顺便在衣服上放了监听器。然后把车以极低的价格转手卖掉。别说,这车子还挺值钱呢,卖掉两辆车的钱正好补上卖房子的亏空。

不过可以,不能在这边呆了,于是我们三人赶快召回战机,返回基地。回到基地司令室,打开大屏幕,调出监听器位置的画面,画面上几个人已经醒来,互相挣扎着解开绳索。

解开绳索摸着全身上下道:“草!这个屌毛把我们身上的钱都拿走了,手机也没有,怎么办老大?”

“真是废物,回去肯定受罚,不过那个透明的墙是怎么回事,有人知道吗?”为首的西装男讲。

“咱们还是赶快联系龙哥吧,这小子太邪门了。”

听到这我想龙哥应该是他们的老大,然后继续跟踪画面。

几个西装男抢了个手机,打了一个号码:“龙哥,任务失败,让那小子跑了。”

“废物!简直是废物!”电话里传来咆哮声:“怎么会让人跑了?男的女的?”

“一个男的,不过邪门的很。西装男说:“不知道那小子有什么妖法,就好像小说里的结界一样把我们困住,然后就跑了。”

“行了,你们回来吧,还指望有什么好消息呢,真是晦气!”电话里说。

然后这几个西装男又抢了辆车,一路上没什么好话,然后看到他们在一个建筑物停下走进去。定位查一下,是万宁的一个叫广寒宫的一个娱乐场所,然后王凡立刻黑进广寒宫的网络,获取监控权限。看到这几个西装男走进电梯,到了顶层。出电梯后走进一个房门看起来很高级的房间,不过这个房间里没有监控,只能靠监听器听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一个陌生的男音。

“那家伙好像知道我们要来,招呼我们坐下,去倒水的时候突然翻脸,还把我们几个困在好像小说里结界的地方。西装男说:”我向他开枪,子弹停在半空,我用手一摸,发现是一堵透明的墙,然后我们就晕倒了。“

”醒来发现手机钱包都没有了,车子也不知道弄哪去了“另一个人讲道。

回去查一查那栋别墅户主,真是一群废物”陌生男讲道。

听到这,我笑了。别墅已经托人卖掉,用的也是虚假信息,要不然怎么能便宜五层呢,呵呵。我可不想沾上这些是非,既然什么都查不到,就不去管它了。

然后打开任务平台,看了下任务。突然想起来,在海南的时候就是打开任务平台,没过多久就被人追上门来,仔细一想,忘记隐藏IP了,真是太大意了,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赶紧退出任务平台。

同一时刻在黑帮,“显示对方的IP最后是在海外,然后就消失了。”黑客对龙哥讲。

“海外?这个混蛋出国就不好找了。”龙哥讲道:“继续追踪。”

这边我扫掉尾巴之后,重新登上任务平台,看了下发布的任务,都是些暗杀类的,和我这种弱鸡搭不上边。感觉有点饿了,就起身准备去吃点东西,坐的腿都有点麻了。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我们仨现在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劲了,就算是有一些黑科技设备的加持,但是本身的体力太差在关键时刻是致命的弱点。

我就拉着王凡和赵吏去了训练室,里面有药剂,注射到身体里再配合VR模拟训练可以迅速提升身体素质。于是我们仨注射药剂之后便开始VR训练,反正在里面不会死,就进行了各种设计、近身格斗,闭气以及冷兵器的使用。在里面呆了一个多月,有所小成便退出虚拟训练。在现实中才过去一个小时,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是实打实的。药剂发挥增肌的作用再配合虚拟训练大脑对身体各项机能的提升,我感觉现在应该能算是入门级的雇佣兵了吧,现在缺少的是实战经验。

于是重新打开任务平台,看到还是一些打打杀杀的任务,内心实在是抵触,没办法接这些任务。

就在是听到手机发来提示:在南极检测到有强烈的放射源,正在慢慢扩散。

南极居然有放射源?我查了一下电脑,并没有关于南极有放射源的新闻,只有前两天有个大冰山掉到水里引起小动荡。不过在基地的资料库里查到二战时期,锝国在南极建立了一个秘密军事基地,里面存放大量超越当时科技的武器,其中就有一个可以释放大量的放射物,名为’死亡之钟‘。

死亡之钟内部装置拥有两个反向旋转圆柱体。外部为厚铅包裹,其旋转时利用磁共振放电原理产生电磁波抵消地球磁场,产生巨大的旋转推力,同时其旋转停止时将会在范围大致200米范围内放射出大量有害射线,致使范围内动植物肌肉组织慢慢溃烂成黑色粘质液体继而死亡。

根据基地资料库显示,这个死亡钟是在史前文明科技巅峰的中期发明的武器,因为其污染太厉害而被禁止使用。不知为何出现在二战时期的锝国的南极基地里。

看到这,本来不想去的,又不是任务,也没有钱拿,就算弄到那些武器,我也用不到,也没办法出手,真是难搞。

手机又发来提示:在两周之后放射物将会污染到南极冰山,60%的可能会导致区域内物种灭绝。

妈蛋,看到这不得不去了。毕竟我现在是基地最高领导者,舍我其谁呢?要是我这边通知国家,让他们出手,我就省事了。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是上一轮文明科技的作品,我不知道以现在的科技手段能不能抵挡住放射物,又不能与其他国家联手,毕竟还有许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武器,要是被其他国家发现那就白忙活了。

思来想去,我们三决定还是与国家联手吧,发现的武器让国家回收,我们只要控制放射源,然后拿钱走人就可以了。

说干就干,王凡用基地智能电脑友好的“访问”了国家武器研究所,发了一条简讯:南极发现二战的秘密军事基地,里面有许多锝国在二战使用的武器,给我转账500万,就把地点告诉你,不要问我是谁,叫我雷锋就可以。

然后留了系统的虚拟号码,果然过了几分钟就收到来电:“请问你们是哪个机构的,怎么会破解我们的内网?”

“我们是谁不重要,至于破解你们的内网也属迫不得已。”我说:“南极基地里有许多二战时期的重型武器,所以请求政府出面把武器回收,我就赚个消息钱。”

“你们是从哪获取的消息?可靠吗?”对方问。

“当然可靠,至于消息来源就不便透漏了。”说着我把基地资料库里查到关于南极基地的信息整理一下,确保没有不该出现的东西,给对方发了过去。“这是一些资料,应该可以证实消息的可靠性。”

“请等一下,稍后回复对方说。

”好的“说完结束通话,王凡留在基地接应,我和赵吏就准备装备,乘着战机飞往目标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