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 23:53:32

一路上,车子里都是沉默的状态。

公主的反应一直很平静,冷若璇只听公主的话,两人倒不像是被绑架的,而是被几人带出来旅游的。

“喂,你叫什么名字?”车上只有何烛渊问公主的声音。

公主摇摇头,美丽的脸庞依旧波澜不惊,就像是一个好看的人偶一样。

“哎,多漂亮的一个女的,可惜是个哑巴。”何烛渊冷笑道,却遭来了冷若璇的瞪眼,感觉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和何烛渊拼命。

叶尘和何烛渊一人架着一个坐在宽大的后排,虽然座椅很长,但四个人也赶紧有点捉襟见肘。

“什么是名字?”公主歪着头问何烛渊。

“就是平时怎么叫你的?”

“哦,那我叫公主……或者说……公主殿下?”公主像是思索着的表情回答。

“哪有人自称公主的。”何烛渊又问冷若璇,“她到底叫什么名字?”

“哼,愚蠢的人类也敢询问公主殿下的名字?”

看来名字是暂时问不出了,但这也不是重点,主要是何烛渊觉得气氛太压抑了,他个人的性格倒是挺忧郁的,但他不希望别人也学他忧郁。

而且,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只要知道她是虚灵,那就是人类的敌人,这是毋容置疑的。

哪怕到现在,何烛渊也从未没想过把这个看上去美的不像话的家伙看做人类。

“我们把你劫持走了,他们肯定已经乱了阵脚了吧?没想到吧,我们还能把公主给搞过来。”何烛渊得意的笑道。

“不会,他们不会乱了阵脚的,他们只会加快侵.略的步伐,早点让十八道虚灵烛的控制范围扩大到全球,到那时候,就是人类的灭亡时刻。”

冷若璇在一旁冷酷的说道。

“可惜,你们遇到了我们,我们就是虚灵的天敌。”任褚在一旁冷笑道。

“靠赌才能险胜的家伙,是我们虚灵的对手?”冷若璇嗤之以鼻。

任褚无话可说,确实,目前为止几人打的胜仗全都是靠赌,而且是豪.赌,拿命的赌.博,这也是任褚敬佩何烛渊的原因,他身上担负着几人的性命,却还是能敢于拼搏,也许在这样的末曰里,就是需要他这样的敢于打破常规的人。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乞丐呵呵笑道。

冷若璇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你叫何烛渊是吗?”公主说话了,如星河般灿烂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何烛渊。

这一次,不再是用心灵感应,而是真正的动了嘴唇,粉嫩的薄唇倾吐出动听悦耳的嗓音,使人听的沁人心脾。

所有人都吃惊的回头望向了公主,这也是劫持了以来,公主的第一次说话,冷若璇在一旁甚至张大了嘴巴。

哪怕她已经跟随了公主了十几年了,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公主的声音,竟然还是为了一个人类……

何烛渊点点头,有种不好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公主直直的盯着何烛渊的脸庞,然后直视了他的眼睛,“为什么那个女人为了你会做到那种地步。”

“什么意思?”何烛渊咬紧了牙,心中那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什么女人?”

“虚灵烛在那个机场降临的时候……”她缓缓开口。

所有人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我只是疑惑,为什么那个女人会在疯狂逃窜的人群里,逆流而上,她难道就不怕吗?就算明知道会死亡,但她还是一直在往前走。”

“为什么?”她盯着何烛渊的眼睛询问。

在虚灵烛降临的时候,虚灵是有专门的监视器监控地面,坐在床上的公主和冷若璇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一幕。

在所有人都慌乱逃跑的机场,有一个瘦弱的身影挤过重重人海,她的面容是那样消瘦,在拥挤的人群中被挤的浑身淤紫,但她却死死的护着手中的盒子。

那眼神,是看一辈子都不会忘怀的眼神。

她就这么匆忙的逆着人群,巡视着来来往往的人,哪怕看漏一眼都可能会要了她的命似的,她的眼睛死死的锁在人群中,却又不知所措。

她也是普通人,她也害怕死亡,但在死亡之前,有比死亡更恐惧的东西。

她的眼眸暗淡无光,却又充满了对希望的渴求,好像……深渊里的一根蜡烛。

她好像已经累了,所有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她认为已经找不到她要找的人了。

她安静的坐了下来,打开了盒子,上面一层是巧克力夹心的奶油蛋糕,但已经被多次的跌跌撞撞已经有些邋遢了。

她缓缓的从包里拿出蜡烛,数好了十九根,然后轻轻插在蛋糕上,有人注意到了她,拼命的叫她感觉跑。

她摇了摇头,红唇轻启,天籁般的歌声回荡在偌大的机场之中。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HAPPYBIRTHDAYTOYOU

HAPPYBIRTHDAYTOYOU

HAPPYBIRTHDAYTOYOU

HAPPYBIRTHDAYTOYOU

所剩无几的人呆呆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她,防空警报的响声,人们的呼救声,慌忙的逃窜声在这一刻被消融,只剩那个女人动听无比的歌声。

直到尾声落定,曲终人散,两行清泪才从她的两颊落下。

“小渊,生日快乐……”

眼泪随着虚灵烛的降临,最后谱写了一章生命的史诗。

让我们记住那个女人的名字,她叫,母亲。

……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应该是欣喜的,但应该也是痛苦的。

痛苦因为她不得不面对死亡,但欣喜,是因为她在机场没有找到她的儿子。

“妈妈,我的名字为什么要叫烛渊啊?好特别啊!”可爱的小男孩躺在母亲的怀里撒娇。

“因为啊,你爸爸在你出生前就去世了,我的生活在当时就是一片深渊,深不见底,黑暗永夜,但……直到你出生,那如同烛光一样的眼睛,照亮了我的深渊,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所以,你的名字叫,何烛渊。”

这让她想起书上的一段话:

“心里有很多苦的人,需要多少甜才能把它填满?”

“一丝甜就可以。”

而对于她来说,“多少光才能把黑暗的深渊照亮?”

“一根烛光就可以。”

……

不知何时,何烛渊的双手又再次的握紧,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

他看向公主那没有一丝污浊的眼瞳,“为什么你能用这么无所谓的语气说出这么残酷的事实?”

“我不知道,我只是疑惑。”公主说,自己也开始低下头来,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何烛渊点点头:“我来告诉你吧,因为,她是母亲。”

公主点点头,“我也有母亲,但没见过那样的母亲。”

“因为你们虚灵没有感情。”何烛渊松开了手,“你们践踏生命,草菅人命,怎么可能会理解一个母亲的感情?”

“我想了解!”公主死死的盯着何烛渊的眼睛,她也是才发现,何烛渊的眼睛十分的明亮,就像是微弱的烛光,渺小但又顽强。

“你不会懂的,就像我也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发动战.争,为什么要图害生灵,为什么要随意杀戮。”

“图害生灵?那不是我们的目的。”公主又歪了头说了句。

“那你们杀的人又算什么?你们……就是恶魔。”

“不!我们不是恶魔。”公主的情绪显然有了一丝的波动,“你们人类才是恶魔!”

何烛渊听到后冷笑了一声,刚想反驳,却又听到公主的下一句。

“我们虚灵只杀人类,但你们人类会杀其他生物,包括人类!”

第9章 母亲

一路上,车子里都是沉默的状态。

公主的反应一直很平静,冷若璇只听公主的话,两人倒不像是被绑架的,而是被几人带出来旅游的。

“喂,你叫什么名字?”车上只有何烛渊问公主的声音。

公主摇摇头,美丽的脸庞依旧波澜不惊,就像是一个好看的人偶一样。

“哎,多漂亮的一个女的,可惜是个哑巴。”何烛渊冷笑道,却遭来了冷若璇的瞪眼,感觉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和何烛渊拼命。

叶尘和何烛渊一人架着一个坐在宽大的后排,虽然座椅很长,但四个人也赶紧有点捉襟见肘。

“什么是名字?”公主歪着头问何烛渊。

“就是平时怎么叫你的?”

“哦,那我叫公主……或者说……公主殿下?”公主像是思索着的表情回答。

“哪有人自称公主的。”何烛渊又问冷若璇,“她到底叫什么名字?”

“哼,愚蠢的人类也敢询问公主殿下的名字?”

看来名字是暂时问不出了,但这也不是重点,主要是何烛渊觉得气氛太压抑了,他个人的性格倒是挺忧郁的,但他不希望别人也学他忧郁。

而且,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只要知道她是虚灵,那就是人类的敌人,这是毋容置疑的。

哪怕到现在,何烛渊也从未没想过把这个看上去美的不像话的家伙看做人类。

“我们把你劫持走了,他们肯定已经乱了阵脚了吧?没想到吧,我们还能把公主给搞过来。”何烛渊得意的笑道。

“不会,他们不会乱了阵脚的,他们只会加快侵.略的步伐,早点让十八道虚灵烛的控制范围扩大到全球,到那时候,就是人类的灭亡时刻。”

冷若璇在一旁冷酷的说道。

“可惜,你们遇到了我们,我们就是虚灵的天敌。”任褚在一旁冷笑道。

“靠赌才能险胜的家伙,是我们虚灵的对手?”冷若璇嗤之以鼻。

任褚无话可说,确实,目前为止几人打的胜仗全都是靠赌,而且是豪.赌,拿命的赌.博,这也是任褚敬佩何烛渊的原因,他身上担负着几人的性命,却还是能敢于拼搏,也许在这样的末曰里,就是需要他这样的敢于打破常规的人。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乞丐呵呵笑道。

冷若璇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你叫何烛渊是吗?”公主说话了,如星河般灿烂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何烛渊。

这一次,不再是用心灵感应,而是真正的动了嘴唇,粉嫩的薄唇倾吐出动听悦耳的嗓音,使人听的沁人心脾。

所有人都吃惊的回头望向了公主,这也是劫持了以来,公主的第一次说话,冷若璇在一旁甚至张大了嘴巴。

哪怕她已经跟随了公主了十几年了,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公主的声音,竟然还是为了一个人类……

何烛渊点点头,有种不好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公主直直的盯着何烛渊的脸庞,然后直视了他的眼睛,“为什么那个女人为了你会做到那种地步。”

“什么意思?”何烛渊咬紧了牙,心中那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什么女人?”

“虚灵烛在那个机场降临的时候……”她缓缓开口。

所有人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我只是疑惑,为什么那个女人会在疯狂逃窜的人群里,逆流而上,她难道就不怕吗?就算明知道会死亡,但她还是一直在往前走。”

“为什么?”她盯着何烛渊的眼睛询问。

在虚灵烛降临的时候,虚灵是有专门的监视器监控地面,坐在床上的公主和冷若璇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一幕。

在所有人都慌乱逃跑的机场,有一个瘦弱的身影挤过重重人海,她的面容是那样消瘦,在拥挤的人群中被挤的浑身淤紫,但她却死死的护着手中的盒子。

那眼神,是看一辈子都不会忘怀的眼神。

她就这么匆忙的逆着人群,巡视着来来往往的人,哪怕看漏一眼都可能会要了她的命似的,她的眼睛死死的锁在人群中,却又不知所措。

她也是普通人,她也害怕死亡,但在死亡之前,有比死亡更恐惧的东西。

她的眼眸暗淡无光,却又充满了对希望的渴求,好像……深渊里的一根蜡烛。

她好像已经累了,所有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她认为已经找不到她要找的人了。

她安静的坐了下来,打开了盒子,上面一层是巧克力夹心的奶油蛋糕,但已经被多次的跌跌撞撞已经有些邋遢了。

她缓缓的从包里拿出蜡烛,数好了十九根,然后轻轻插在蛋糕上,有人注意到了她,拼命的叫她感觉跑。

她摇了摇头,红唇轻启,天籁般的歌声回荡在偌大的机场之中。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HAPPYBIRTHDAYTOYOU

HAPPYBIRTHDAYTOYOU

HAPPYBIRTHDAYTOYOU

HAPPYBIRTHDAYTOYOU

所剩无几的人呆呆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她,防空警报的响声,人们的呼救声,慌忙的逃窜声在这一刻被消融,只剩那个女人动听无比的歌声。

直到尾声落定,曲终人散,两行清泪才从她的两颊落下。

“小渊,生日快乐……”

眼泪随着虚灵烛的降临,最后谱写了一章生命的史诗。

让我们记住那个女人的名字,她叫,母亲。

……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应该是欣喜的,但应该也是痛苦的。

痛苦因为她不得不面对死亡,但欣喜,是因为她在机场没有找到她的儿子。

“妈妈,我的名字为什么要叫烛渊啊?好特别啊!”可爱的小男孩躺在母亲的怀里撒娇。

“因为啊,你爸爸在你出生前就去世了,我的生活在当时就是一片深渊,深不见底,黑暗永夜,但……直到你出生,那如同烛光一样的眼睛,照亮了我的深渊,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所以,你的名字叫,何烛渊。”

这让她想起书上的一段话:

“心里有很多苦的人,需要多少甜才能把它填满?”

“一丝甜就可以。”

而对于她来说,“多少光才能把黑暗的深渊照亮?”

“一根烛光就可以。”

……

不知何时,何烛渊的双手又再次的握紧,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

他看向公主那没有一丝污浊的眼瞳,“为什么你能用这么无所谓的语气说出这么残酷的事实?”

“我不知道,我只是疑惑。”公主说,自己也开始低下头来,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何烛渊点点头:“我来告诉你吧,因为,她是母亲。”

公主点点头,“我也有母亲,但没见过那样的母亲。”

“因为你们虚灵没有感情。”何烛渊松开了手,“你们践踏生命,草菅人命,怎么可能会理解一个母亲的感情?”

“我想了解!”公主死死的盯着何烛渊的眼睛,她也是才发现,何烛渊的眼睛十分的明亮,就像是微弱的烛光,渺小但又顽强。

“你不会懂的,就像我也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发动战.争,为什么要图害生灵,为什么要随意杀戮。”

“图害生灵?那不是我们的目的。”公主又歪了头说了句。

“那你们杀的人又算什么?你们……就是恶魔。”

“不!我们不是恶魔。”公主的情绪显然有了一丝的波动,“你们人类才是恶魔!”

何烛渊听到后冷笑了一声,刚想反驳,却又听到公主的下一句。

“我们虚灵只杀人类,但你们人类会杀其他生物,包括人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