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7 11:53:09

未婚夫?

刘飞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曹泽向自己说起过他向顾欣求婚的事。

刘飞本以为曹泽被郭东升打残之后不会再找顾欣,却没想到这曹泽居然还敢找。

“好你个曹泽,还敢垂涎我的女人,我以前不方便对付你,现在可别怪我!”

刘飞立即给郭东升打了个电话。

郭东升立即从一女人身上起来,拿过电话来:“老大,我正在玩女人呢,有何吩咐?”

“一天之内,我要让曹泽破产,让他这辈子也不敢垂涎你嫂子!”

刘飞说后就挂了电话。

而这时候,曹泽正躺在病床上呜呼哎哟着,他也没想到自己怎么就被郭少给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一顿。

但曹泽也不敢问,等他回过神来后先想到的是给顾欣打电话,他知道顾欣是个善良的人,所以他认为自己正好可以趁此利用自己被打的机会拉近和顾欣的距离。

顾欣见到曹泽被打得满脸是伤后也的确很关心:“曹泽,你这是被谁打的。”

“除了刘飞还有谁,他骂我抢了他的女人!说他才是你的真爱!哎哟!”

曹泽说着就惨叫起来,虽然真正打他的是郭东升,但他也不敢去怪郭东升,在顾欣来之前,他就想到了这个主意,即向刘飞身上泼脏水。

曹泽了解顾欣的性格,所以他相信顾欣知道是刘飞打的自己后肯定会厌恶刘飞。

“这个刘飞!真是越发的不讲理!什么他的女人,我女儿想嫁给谁还要他说了算吗?!”

岳母张莲先说了一句,然后颇为关切地问着曹泽:“贤婿啊!你伤的重不重啊?婚期还能如约举行吗?”

曹泽忙道:“阿姨放心,我就是坐轮椅也要和顾欣完成婚礼。”

顾欣一开始没有说话,如今见曹泽这样说才道:“曹泽,你好好养伤,结婚的事不急着在这一时。”

曹泽点了点头,心里十分满意,他知道因为自己刚才的一番中伤刘飞的话,让顾欣开始对刘飞丧失了好感,不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和自己结婚的事。

顾欣知道自己对曹泽没有感觉,但她知道曹泽喜欢自己,而且自己也因为救自己妹妹顾雪而答应了曹泽,如今曹泽又被刘飞打了,她也就不好再悔婚。

毕竟她已经悔过一次了,她已经对不起刘飞,不能再对不起曹泽。

曹泽趁机又道:“对了,顾欣,顾雪的病怎么样了,我现在就叫秘书给你打一百万,你好给顾雪打手术费。”

“谢谢你,曹泽!”

顾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表示感谢。

“以后你就是我妻子了,说什么感谢的话”,曹泽笑说道。

“手术费不用了,我已经替顾欣交了!”

刘飞这时候走了进来。

张莲与顾欣都看向了刘飞。

张莲露出了一脸厌恶之色:“刘飞,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谁让你来的!”

顾欣则痴痴地看了刘飞一眼,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曹泽则冷笑了笑,一脸鄙夷地看着刘飞:“我没听错吧,刘飞,你会替顾欣交了她妹妹顾雪的手术费?”

“曹泽说的没错,刘飞你怎么可能有钱给我女儿交手术费!我们不欢迎你,你立即给我滚出去!”

张莲也呵斥起来。

顾欣看着曹泽被刘飞打了的样子,也咬牙说道:“刘飞,你走吧!我希望你还能有理智。”

刘飞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却介意顾欣怎么看自己,便问道:“顾欣,你也不相信我能帮你吗?”

“帮她?你怎么帮,你连买袜子的钱都要顾欣给,你哪里有钱帮忙缴手术费!”

张莲怒吼了起来。

刘飞瞪了张莲一眼,没有和她计较,毕竟她是顾欣的母亲。

刘飞依旧只看着顾欣,说道:“顾欣,只有我能帮你!我们不是说过吗,有困难一起度过。”

顾欣不由得蹲在地上抱起了脑袋,吼道:“刘飞!可以放过我吗?!”

刘飞愣了一下,不由得微微一笑,只好把收据单拿了出来:“看看吧,我不是真的要缠着你,而是真的在帮你!我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贫困!”

张莲看见了刘飞手上收据单的数字,颇为讶然:“你真付了手术费?你哪里来的钱?!”

顾欣也抬起了头,看了刘飞手上的收据单一眼:“刘飞,你哪里来的钱?”

“管朋友借的”。

刘飞说的是实话,这钱是郭东升的,自然算是他借的,虽然郭东升不敢找他还。

“原来是借的,我还以为是你自己挣的,我就说,以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挣得到一百万,怎么现在借一百万出来,然后想娶了顾欣,好让顾欣帮着你还?”

张莲冷嘲热讽起来。

“刘飞,你哪里来的朋友,能借给你一百万,你不会是去地下银行借的高利贷吧,那可是违法的买卖,而且那些地下银行的人可都是些不择手段的,你要是还不上,断胳膊断腿算轻的。”

曹泽说着就冷冷一笑,然后又在顾欣面前故作善良道:“顾欣已经是我的未婚妻,帮顾欣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直接从我这里拿走一百万,你交的手术费算是我给的,然后这事你就不用管了,赶紧把钱还了,免得因为救顾雪,害得你被人弄死。”

顾欣本来有些感动,感动刘欣会为了自己努力凑集到一百万。

但如今听曹泽这么一说,顾欣也担心刘飞是借的高利贷,忙道:“刘飞,曹泽说的对,你把钱还了吧。”

“我没有借高利贷,这是零利息,我一极好的兄弟借给我的。”

刘飞说道。

“敢问,是哪位兄弟?”曹泽笑问了一句。

“无可奉告!”

刘飞回道,他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和郭东升的关系,不然就会惊动自己的家人。

曹泽大笑起来:“哈哈哈!刘飞,你可真会撒谎!你要是真有肯拿出一百万免息借给你的兄弟,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分明是在扯谎!别说你不可能免息借到一百万,就算你真免息借到了一百万!你也别想和顾欣重归于好,我不会允许我女儿和你一起背负这么高的债务!”

张莲也说了一句。

顾欣不忍伤害刘飞,只说道:“刘飞,听曹泽的,你去把钱还了,你没必要为了我这么做!”

“顾欣,请你相信我,我不可能去借什么高利贷的!以后这钱,我也不会让你来还!区区一百万,接下来,我一个月就能还上的。”

刘飞说道。

张莲嗤笑了起来:“你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连曹泽都打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刘飞看了曹泽一眼:“我何时打你的?”

曹泽有些心虚地没敢看刘飞,只对张莲说道:“阿姨,这事就别提了,我理解刘飞当时的心情,这事我不怪他!”

“有什么不能怪的,打人就该进监狱!坐牢!”

张莲有意讨好自己这个有钱的未来女婿,因而对刘飞大声叱喝了起来。

刘飞则看向了曹泽,冷冷一笑:“曹泽,是谁打的你,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曹泽有些心虚,暗想难道这家伙知道我是被郭少的人打的?应该不会吧,这家伙连郭氏庄园都进不去。

“够了!刘飞!你打了人家曹泽不承认不道歉,而曹泽不但选择了原谅你还愿意帮你偿还一百万贷款,你还要人家怎样,他是要和我结婚,可是我答应他的,不是他逼我的,你要怪就怪我,要打就打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个懦夫一样!”

顾欣忍不住骂了起来,旋即哭了起来。

“我没有打他!”

刘飞回了一句。

顾欣很是失望地看了刘飞一眼。

而曹泽见顾欣对刘飞一脸失望,心里非常的得意。

不过,这时候,顾欣的电话响了。

“什么,妹妹的病情又加重了,好,我马上过来!”

顾欣说后就转身对张莲说道:“妈,妹妹的病情又加重了,我得立即赶去医院!”

说着,顾欣又看向曹泽:“曹泽,你好好养伤。”

然后,顾欣才看了刘飞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而去。

刘飞心想顾雪病情发作应该是灵气用完的缘故,需要自己重新加注灵气,也就忙跟了过来:“顾欣,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曹泽见此忙也打了个电话:“立即上来,扶我去顾雪所在的医院!”

他并不希望看见刘飞和顾欣单独待在一起。

“你走开!”

顾欣现在很讨厌刘飞,因而见刘飞跟来,便朝刘飞吼了一句。

刘飞愣了片刻,待回过神来时,顾欣与张莲一句上车走了。

一到医院。

顾欣就先跑了进来:“曾医生,我妹妹怎么了。”

然而走出来的却是黄主任。

黄主任说道:“你妹妹现在的主治医师是我了,不知道你可否能联系到一位叫刘飞的先生?因为你妹妹的病情现在只有他才能控制!控制好后才能立即手术,不能再拖了!”

“刘飞?居然跟那废物一个名字!”张莲说了一句。

而顾欣也忙道:“不好意思,黄主任,我,我们并不认识什么叫刘飞的医生。”

“我来了!”

刘飞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了顾欣面前。

第五章 只有刘飞可以控制

未婚夫?

刘飞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曹泽向自己说起过他向顾欣求婚的事。

刘飞本以为曹泽被郭东升打残之后不会再找顾欣,却没想到这曹泽居然还敢找。

“好你个曹泽,还敢垂涎我的女人,我以前不方便对付你,现在可别怪我!”

刘飞立即给郭东升打了个电话。

郭东升立即从一女人身上起来,拿过电话来:“老大,我正在玩女人呢,有何吩咐?”

“一天之内,我要让曹泽破产,让他这辈子也不敢垂涎你嫂子!”

刘飞说后就挂了电话。

而这时候,曹泽正躺在病床上呜呼哎哟着,他也没想到自己怎么就被郭少给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一顿。

但曹泽也不敢问,等他回过神来后先想到的是给顾欣打电话,他知道顾欣是个善良的人,所以他认为自己正好可以趁此利用自己被打的机会拉近和顾欣的距离。

顾欣见到曹泽被打得满脸是伤后也的确很关心:“曹泽,你这是被谁打的。”

“除了刘飞还有谁,他骂我抢了他的女人!说他才是你的真爱!哎哟!”

曹泽说着就惨叫起来,虽然真正打他的是郭东升,但他也不敢去怪郭东升,在顾欣来之前,他就想到了这个主意,即向刘飞身上泼脏水。

曹泽了解顾欣的性格,所以他相信顾欣知道是刘飞打的自己后肯定会厌恶刘飞。

“这个刘飞!真是越发的不讲理!什么他的女人,我女儿想嫁给谁还要他说了算吗?!”

岳母张莲先说了一句,然后颇为关切地问着曹泽:“贤婿啊!你伤的重不重啊?婚期还能如约举行吗?”

曹泽忙道:“阿姨放心,我就是坐轮椅也要和顾欣完成婚礼。”

顾欣一开始没有说话,如今见曹泽这样说才道:“曹泽,你好好养伤,结婚的事不急着在这一时。”

曹泽点了点头,心里十分满意,他知道因为自己刚才的一番中伤刘飞的话,让顾欣开始对刘飞丧失了好感,不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和自己结婚的事。

顾欣知道自己对曹泽没有感觉,但她知道曹泽喜欢自己,而且自己也因为救自己妹妹顾雪而答应了曹泽,如今曹泽又被刘飞打了,她也就不好再悔婚。

毕竟她已经悔过一次了,她已经对不起刘飞,不能再对不起曹泽。

曹泽趁机又道:“对了,顾欣,顾雪的病怎么样了,我现在就叫秘书给你打一百万,你好给顾雪打手术费。”

“谢谢你,曹泽!”

顾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表示感谢。

“以后你就是我妻子了,说什么感谢的话”,曹泽笑说道。

“手术费不用了,我已经替顾欣交了!”

刘飞这时候走了进来。

张莲与顾欣都看向了刘飞。

张莲露出了一脸厌恶之色:“刘飞,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谁让你来的!”

顾欣则痴痴地看了刘飞一眼,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曹泽则冷笑了笑,一脸鄙夷地看着刘飞:“我没听错吧,刘飞,你会替顾欣交了她妹妹顾雪的手术费?”

“曹泽说的没错,刘飞你怎么可能有钱给我女儿交手术费!我们不欢迎你,你立即给我滚出去!”

张莲也呵斥起来。

顾欣看着曹泽被刘飞打了的样子,也咬牙说道:“刘飞,你走吧!我希望你还能有理智。”

刘飞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却介意顾欣怎么看自己,便问道:“顾欣,你也不相信我能帮你吗?”

“帮她?你怎么帮,你连买袜子的钱都要顾欣给,你哪里有钱帮忙缴手术费!”

张莲怒吼了起来。

刘飞瞪了张莲一眼,没有和她计较,毕竟她是顾欣的母亲。

刘飞依旧只看着顾欣,说道:“顾欣,只有我能帮你!我们不是说过吗,有困难一起度过。”

顾欣不由得蹲在地上抱起了脑袋,吼道:“刘飞!可以放过我吗?!”

刘飞愣了一下,不由得微微一笑,只好把收据单拿了出来:“看看吧,我不是真的要缠着你,而是真的在帮你!我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贫困!”

张莲看见了刘飞手上收据单的数字,颇为讶然:“你真付了手术费?你哪里来的钱?!”

顾欣也抬起了头,看了刘飞手上的收据单一眼:“刘飞,你哪里来的钱?”

“管朋友借的”。

刘飞说的是实话,这钱是郭东升的,自然算是他借的,虽然郭东升不敢找他还。

“原来是借的,我还以为是你自己挣的,我就说,以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挣得到一百万,怎么现在借一百万出来,然后想娶了顾欣,好让顾欣帮着你还?”

张莲冷嘲热讽起来。

“刘飞,你哪里来的朋友,能借给你一百万,你不会是去地下银行借的高利贷吧,那可是违法的买卖,而且那些地下银行的人可都是些不择手段的,你要是还不上,断胳膊断腿算轻的。”

曹泽说着就冷冷一笑,然后又在顾欣面前故作善良道:“顾欣已经是我的未婚妻,帮顾欣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直接从我这里拿走一百万,你交的手术费算是我给的,然后这事你就不用管了,赶紧把钱还了,免得因为救顾雪,害得你被人弄死。”

顾欣本来有些感动,感动刘欣会为了自己努力凑集到一百万。

但如今听曹泽这么一说,顾欣也担心刘飞是借的高利贷,忙道:“刘飞,曹泽说的对,你把钱还了吧。”

“我没有借高利贷,这是零利息,我一极好的兄弟借给我的。”

刘飞说道。

“敢问,是哪位兄弟?”曹泽笑问了一句。

“无可奉告!”

刘飞回道,他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和郭东升的关系,不然就会惊动自己的家人。

曹泽大笑起来:“哈哈哈!刘飞,你可真会撒谎!你要是真有肯拿出一百万免息借给你的兄弟,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分明是在扯谎!别说你不可能免息借到一百万,就算你真免息借到了一百万!你也别想和顾欣重归于好,我不会允许我女儿和你一起背负这么高的债务!”

张莲也说了一句。

顾欣不忍伤害刘飞,只说道:“刘飞,听曹泽的,你去把钱还了,你没必要为了我这么做!”

“顾欣,请你相信我,我不可能去借什么高利贷的!以后这钱,我也不会让你来还!区区一百万,接下来,我一个月就能还上的。”

刘飞说道。

张莲嗤笑了起来:“你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连曹泽都打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刘飞看了曹泽一眼:“我何时打你的?”

曹泽有些心虚地没敢看刘飞,只对张莲说道:“阿姨,这事就别提了,我理解刘飞当时的心情,这事我不怪他!”

“有什么不能怪的,打人就该进监狱!坐牢!”

张莲有意讨好自己这个有钱的未来女婿,因而对刘飞大声叱喝了起来。

刘飞则看向了曹泽,冷冷一笑:“曹泽,是谁打的你,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曹泽有些心虚,暗想难道这家伙知道我是被郭少的人打的?应该不会吧,这家伙连郭氏庄园都进不去。

“够了!刘飞!你打了人家曹泽不承认不道歉,而曹泽不但选择了原谅你还愿意帮你偿还一百万贷款,你还要人家怎样,他是要和我结婚,可是我答应他的,不是他逼我的,你要怪就怪我,要打就打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个懦夫一样!”

顾欣忍不住骂了起来,旋即哭了起来。

“我没有打他!”

刘飞回了一句。

顾欣很是失望地看了刘飞一眼。

而曹泽见顾欣对刘飞一脸失望,心里非常的得意。

不过,这时候,顾欣的电话响了。

“什么,妹妹的病情又加重了,好,我马上过来!”

顾欣说后就转身对张莲说道:“妈,妹妹的病情又加重了,我得立即赶去医院!”

说着,顾欣又看向曹泽:“曹泽,你好好养伤。”

然后,顾欣才看了刘飞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而去。

刘飞心想顾雪病情发作应该是灵气用完的缘故,需要自己重新加注灵气,也就忙跟了过来:“顾欣,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曹泽见此忙也打了个电话:“立即上来,扶我去顾雪所在的医院!”

他并不希望看见刘飞和顾欣单独待在一起。

“你走开!”

顾欣现在很讨厌刘飞,因而见刘飞跟来,便朝刘飞吼了一句。

刘飞愣了片刻,待回过神来时,顾欣与张莲一句上车走了。

一到医院。

顾欣就先跑了进来:“曾医生,我妹妹怎么了。”

然而走出来的却是黄主任。

黄主任说道:“你妹妹现在的主治医师是我了,不知道你可否能联系到一位叫刘飞的先生?因为你妹妹的病情现在只有他才能控制!控制好后才能立即手术,不能再拖了!”

“刘飞?居然跟那废物一个名字!”张莲说了一句。

而顾欣也忙道:“不好意思,黄主任,我,我们并不认识什么叫刘飞的医生。”

“我来了!”

刘飞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了顾欣面前。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