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4:54:59

“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了!”

“查理先生可是郭少的贵客,极为尊贵的人,这家伙居然敢把酒水泼到查理先生脸上!”

“天啊,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这家伙绝对惨了!”

因刘飞把酒水泼到查理脸上。

大厅里的人皆站得离刘飞远远的,生怕被刘飞连累上。

顾欣也是满脸惊骇,她也没想到刘飞会为了自己直接往这外国人脸上泼酒水。

但眼前这个老外明显不是简单的人物,刘飞会不会因此有危险,顾欣心想自己要不要道歉?

梁梦此时也愤怒极了。

“你是不是疯了,查理先生可是国际友人,你这样做不但没素质而且是在犯罪!”

梁梦朝刘飞怒吼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是冷冷一笑。

顾欣见此也不得不最终下定决心,忙道:“不好意思,我老公只是一时激愤,我替他向你们道歉。”

查理此时也愤怒极了。

十分愤怒。

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东方人对自己这么粗暴。

查理揩干净了水珠,指着刘飞,咬牙切齿起来:“我要他跪下,立刻跪下!”

“听见了吗,给老子跪下!”

这查理怒吼了起来。

刘飞只是淡淡一笑。

而这时候。

郭东升走了来。

在场的人一看见郭东升出现就自动地让开一条路来。

“郭少来了,这下这家伙肯定惨了!”

“查理可是郭少的重要合作伙伴,如今这家伙惹了查理,郭少肯定要把这家伙大卸八块,也许就不是下跪道歉那么简单了!”

“哈哈哈,郭少又要当着众人的面让这些屌丝见血了!”

“郭少真是我等富有阶层的楷模啊!”

在场的人纷纷看向了刘飞,面带讥讽,但在看向郭东升时则是面带谄媚的笑容。

“你特么给老子跪下!伐克!”

查理再次怒吼了一句。

但查理一见郭东升出现,还是规矩地站到了一边,指着刘飞说道:“郭少,这个农民工是如何进来的,特么居然还敢羞辱我!我要他立即给我下跪道歉!”

郭东升则指着查理说道:“查理,你仔细想想,这事是不是你的不对,应该下跪道歉的是不是你!”

查理愣了片刻,顿时也明白了过来,郭少都这么说,说明眼前这个人自己惹不起。

扑通!

查理跪在了刘飞面前。

“对不起,这位先生,这位女士,我不该骚扰您们!我有罪!”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怎么回事?

郭少为何会帮这两人说话?

查理先生为何会跪下?

梁梦更是吓得要哭了,看向了刘飞,也跟着跪了下来,深怕自己被报复。

刘飞没有多说什么,只和顾欣往外面走去。

郭东升忙跟了过来,借故支开顾欣后,说道:“老大,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还敢在我的聚会上闹事,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对家主女人图谋不轨,未成事者,应该如何处置,你应该清楚。”

刘飞说道。

“知道,物理阉割!我一定照办!”

郭东升回道。

刘飞又问道:“宋东德的事处理的如何?”

“放心吧,老大,这家伙最近肯定焦虑得饭都吃不下了”。

郭东升笑后又问道:“我们整蛊宋东德的事,要不要让嫂子知道?”

“不用,你嫂子太善良了,她或许不愿意我们这样做。”

刘飞说后又道:“你派几个得力的保镖,暗中保护一下顾欣,我不希望她出现任何危险。”

“放心吧,老大,这个我一定安排好。”

郭东升回道。

……

聚会结束后。

查理心情自然是极度郁闷,他立即找到了一场娱乐会所。

“我要三个公主!”

查理对娱乐会所的老板说道。

娱乐会所的老板笑着说道:“可以,但是你得留下一件东西!这是郭少的吩咐!”

片刻后。

一声惨叫从这家娱乐会所传来。

同在娱乐会所的郭东升立即给了刘飞打了个电话:“老大,骚扰的嫂子的人已经被物理阉割!”

说后。

郭东升就挂了电话,对该会所的老板吩咐道:“把洋鞭丢了喂狗。”

……

宋东德只认为顾欣不过是范总看上的女人,所以没有想到自己触怒刘飞的可怕后果。

这一天。

宋东德亦如往常地来到了自己小三这里,可刚推开门,就看见一只残臂血淋淋地吊着门前。

宋东德当场吓得面色苍白,硬是没敢进自己小三的门,直接飞跑了出去,掉了一地的杜蕾斯。

宋东德刚情绪稳定,便接到电话,跟了自己二十年的技术团队骨干十五个高管全部辞职!

接着。

宋东德戕害诬陷同行的行为也被举报到了微博上,甚至包括他的一些不检点行为也被陆续曝光。

连认识宋东德的人都对他指指点点。

宋东德只得躲在家里,但没多久,家里突然着火,他倒是侥幸逃过一命,但也因此得了一病,住进了医院。

但就在医院,宋东德却见一名护士突然拔出匕首要刺杀他,吓得他当场拔针就跑。

除此之外。

宋东德又接到地方,自己公司的五位大股东相继撤资!

“宋总,您想想办法,现在大批不敢闹薪的工人都出现在公司门口闹薪了,而且一夜之间也不知道是谁请来了这么多媒体,您快想想办法呀!”

而且,祸不单行,宋东德的秘书又在电话里对他报告了工人闹薪的事。

当然。

宋东德自然不会猜到这事是跟刘飞有关。

他唯一想到的则是这事应该和郭少有关,因为现在,在东海市有这么大能量的只有郭少。

“宋总,如今可如何是好,难道公司要面临破产吗?”

宋东德的合伙人文牧不由得说道。

宋东德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得找一下范总了。”

没多久。

宋东德就打通了范总的电话。

“范总,惹了顾小姐是我的错,不知道我该如何做,您们才能放一马?”

宋东德问道。

电话里,范总回了话:

“条件一:公司改由郭氏控股,顾欣担任总裁,你做她副手!”

“条件二:明日顾欣来上班时,你要向她下跪道歉!”

宋东德自然十分难以接受:“范总,公司是我的,您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了!”

“你可以选择拒绝,我们想得到你的公司,有更狠的手段,你如果不愿意,我们会让你失去更多!”

范总回道。

“好,我愿意!”

宋东德知道自己胳膊拗不过大腿,但还是不由得问了一句:“但我想问问,为什么我得罪顾小姐就受到如此大的惩罚?”

“那你问郭少!”

范总说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次日。

顾欣很早就来到了公司。

虽然宋东德和徐雅差点夺走她签下的订单,甚至差点让她离开公司。

但让顾欣欣慰的是,最终宋东德还是承认了自己的成绩,又把自己签下的业务还给了自己,也没有辞退她。

所以,顾欣依旧把公司当成自己奋斗的家园。

不过,宋东德前后态度的反转却让顾欣认为这可能是因为陆尊帮的他。

所以,顾欣给陆尊发了个短信:“陆尊,谢谢你的帮助,但是我已经有了刘飞,所以,希望你只是把我当作朋友,而不是有其他想法。”

顾欣不知道自己这样发对不对。

但她只能这样做。

陆尊这样保护她让她很感动。

但她的确对陆尊已经没有爱情上的期待,她现在只想和刘飞好好的在一起。

顾欣在公司门口看见了宋东德。

而这时候。

宋东德直接朝顾欣跪了下来:“宋东德给顾总赔礼!”

顾欣有些惊愕:“宋总,您这是?”

宋东德忙站了起来:“顾总,你应该知道才是,我这是奉命行事,向你下跪道歉!”

顾欣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心道:“难道这也是陆尊安排的?我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他又这个能量吧?”

于是。

顾欣便点了点头:“那宋总,您为何喊我顾总。”

“因为您现在已经是公司总裁,您难道不知道吗,公司已经被收购了,我不再是控股人,控股人要求你担任总裁。”

宋东德说道。

顾欣不由得一皱眉,直接给陆尊通了电话:“陆尊,你何必这样,你这样让我如何还你的情!”

陆尊开始还有些不解,但想了想便猜到肯定顾欣误以为背后帮她的人是自己,他便干脆直接承认道:“只要我还爱你一天,我就为你遮风挡雨一天!顾欣!我爱你!”

顾欣直接挂了电话,她不敢再听。

……

下班后。

顾欣不得不找到刘飞:“刘飞,你应该知道我和你说过的陆尊吧?”

“知道,这家伙追求过你,怎么了?”刘飞问道。

“他一直在暗中照顾我!”

顾欣便被宋东德前后态度不一致以及自己突然成为总裁的事给刘飞说了。

刘飞听后笑了起来:“顾欣,这些都是我安排的!”

“你?”

顾欣看向了刘飞。

刘飞点了点头。

顾欣冷下脸来:“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何况,我亲自问了陆尊,他自己也承认了的。”

“你还在和陆尊保持联系?”

刘飞问道。

顾欣点了点头:“我觉得他还是我朋友。”

“和他断掉联系,他是个无耻小人,和曾权一样不要脸!”

刘飞直接说道。

“刘飞,你干嘛这样说他!他这么帮我们,也没来骚扰我们,你这样说显得太小器了!”顾欣有些愠怒地说道。

“顾欣,这些真不是陆尊做的!”刘飞说道。

“难道是你?你认为我会相信吗,你连工作都没有,如何能操控宋东德这些人,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刘飞!”

顾欣说了一下就跺脚咬唇道:“你不要吃醋了,好不好!”

“我没有吃醋,我说的事实,你会明白的。”

刘飞回道。

“刘飞,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顾欣说着就挣脱开了刘飞的手,直接回了家。

第十三章 宋东德倒霉了

“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了!”

“查理先生可是郭少的贵客,极为尊贵的人,这家伙居然敢把酒水泼到查理先生脸上!”

“天啊,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这家伙绝对惨了!”

因刘飞把酒水泼到查理脸上。

大厅里的人皆站得离刘飞远远的,生怕被刘飞连累上。

顾欣也是满脸惊骇,她也没想到刘飞会为了自己直接往这外国人脸上泼酒水。

但眼前这个老外明显不是简单的人物,刘飞会不会因此有危险,顾欣心想自己要不要道歉?

梁梦此时也愤怒极了。

“你是不是疯了,查理先生可是国际友人,你这样做不但没素质而且是在犯罪!”

梁梦朝刘飞怒吼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是冷冷一笑。

顾欣见此也不得不最终下定决心,忙道:“不好意思,我老公只是一时激愤,我替他向你们道歉。”

查理此时也愤怒极了。

十分愤怒。

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东方人对自己这么粗暴。

查理揩干净了水珠,指着刘飞,咬牙切齿起来:“我要他跪下,立刻跪下!”

“听见了吗,给老子跪下!”

这查理怒吼了起来。

刘飞只是淡淡一笑。

而这时候。

郭东升走了来。

在场的人一看见郭东升出现就自动地让开一条路来。

“郭少来了,这下这家伙肯定惨了!”

“查理可是郭少的重要合作伙伴,如今这家伙惹了查理,郭少肯定要把这家伙大卸八块,也许就不是下跪道歉那么简单了!”

“哈哈哈,郭少又要当着众人的面让这些屌丝见血了!”

“郭少真是我等富有阶层的楷模啊!”

在场的人纷纷看向了刘飞,面带讥讽,但在看向郭东升时则是面带谄媚的笑容。

“你特么给老子跪下!伐克!”

查理再次怒吼了一句。

但查理一见郭东升出现,还是规矩地站到了一边,指着刘飞说道:“郭少,这个农民工是如何进来的,特么居然还敢羞辱我!我要他立即给我下跪道歉!”

郭东升则指着查理说道:“查理,你仔细想想,这事是不是你的不对,应该下跪道歉的是不是你!”

查理愣了片刻,顿时也明白了过来,郭少都这么说,说明眼前这个人自己惹不起。

扑通!

查理跪在了刘飞面前。

“对不起,这位先生,这位女士,我不该骚扰您们!我有罪!”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怎么回事?

郭少为何会帮这两人说话?

查理先生为何会跪下?

梁梦更是吓得要哭了,看向了刘飞,也跟着跪了下来,深怕自己被报复。

刘飞没有多说什么,只和顾欣往外面走去。

郭东升忙跟了过来,借故支开顾欣后,说道:“老大,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还敢在我的聚会上闹事,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对家主女人图谋不轨,未成事者,应该如何处置,你应该清楚。”

刘飞说道。

“知道,物理阉割!我一定照办!”

郭东升回道。

刘飞又问道:“宋东德的事处理的如何?”

“放心吧,老大,这家伙最近肯定焦虑得饭都吃不下了”。

郭东升笑后又问道:“我们整蛊宋东德的事,要不要让嫂子知道?”

“不用,你嫂子太善良了,她或许不愿意我们这样做。”

刘飞说后又道:“你派几个得力的保镖,暗中保护一下顾欣,我不希望她出现任何危险。”

“放心吧,老大,这个我一定安排好。”

郭东升回道。

……

聚会结束后。

查理心情自然是极度郁闷,他立即找到了一场娱乐会所。

“我要三个公主!”

查理对娱乐会所的老板说道。

娱乐会所的老板笑着说道:“可以,但是你得留下一件东西!这是郭少的吩咐!”

片刻后。

一声惨叫从这家娱乐会所传来。

同在娱乐会所的郭东升立即给了刘飞打了个电话:“老大,骚扰的嫂子的人已经被物理阉割!”

说后。

郭东升就挂了电话,对该会所的老板吩咐道:“把洋鞭丢了喂狗。”

……

宋东德只认为顾欣不过是范总看上的女人,所以没有想到自己触怒刘飞的可怕后果。

这一天。

宋东德亦如往常地来到了自己小三这里,可刚推开门,就看见一只残臂血淋淋地吊着门前。

宋东德当场吓得面色苍白,硬是没敢进自己小三的门,直接飞跑了出去,掉了一地的杜蕾斯。

宋东德刚情绪稳定,便接到电话,跟了自己二十年的技术团队骨干十五个高管全部辞职!

接着。

宋东德戕害诬陷同行的行为也被举报到了微博上,甚至包括他的一些不检点行为也被陆续曝光。

连认识宋东德的人都对他指指点点。

宋东德只得躲在家里,但没多久,家里突然着火,他倒是侥幸逃过一命,但也因此得了一病,住进了医院。

但就在医院,宋东德却见一名护士突然拔出匕首要刺杀他,吓得他当场拔针就跑。

除此之外。

宋东德又接到地方,自己公司的五位大股东相继撤资!

“宋总,您想想办法,现在大批不敢闹薪的工人都出现在公司门口闹薪了,而且一夜之间也不知道是谁请来了这么多媒体,您快想想办法呀!”

而且,祸不单行,宋东德的秘书又在电话里对他报告了工人闹薪的事。

当然。

宋东德自然不会猜到这事是跟刘飞有关。

他唯一想到的则是这事应该和郭少有关,因为现在,在东海市有这么大能量的只有郭少。

“宋总,如今可如何是好,难道公司要面临破产吗?”

宋东德的合伙人文牧不由得说道。

宋东德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得找一下范总了。”

没多久。

宋东德就打通了范总的电话。

“范总,惹了顾小姐是我的错,不知道我该如何做,您们才能放一马?”

宋东德问道。

电话里,范总回了话:

“条件一:公司改由郭氏控股,顾欣担任总裁,你做她副手!”

“条件二:明日顾欣来上班时,你要向她下跪道歉!”

宋东德自然十分难以接受:“范总,公司是我的,您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了!”

“你可以选择拒绝,我们想得到你的公司,有更狠的手段,你如果不愿意,我们会让你失去更多!”

范总回道。

“好,我愿意!”

宋东德知道自己胳膊拗不过大腿,但还是不由得问了一句:“但我想问问,为什么我得罪顾小姐就受到如此大的惩罚?”

“那你问郭少!”

范总说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次日。

顾欣很早就来到了公司。

虽然宋东德和徐雅差点夺走她签下的订单,甚至差点让她离开公司。

但让顾欣欣慰的是,最终宋东德还是承认了自己的成绩,又把自己签下的业务还给了自己,也没有辞退她。

所以,顾欣依旧把公司当成自己奋斗的家园。

不过,宋东德前后态度的反转却让顾欣认为这可能是因为陆尊帮的他。

所以,顾欣给陆尊发了个短信:“陆尊,谢谢你的帮助,但是我已经有了刘飞,所以,希望你只是把我当作朋友,而不是有其他想法。”

顾欣不知道自己这样发对不对。

但她只能这样做。

陆尊这样保护她让她很感动。

但她的确对陆尊已经没有爱情上的期待,她现在只想和刘飞好好的在一起。

顾欣在公司门口看见了宋东德。

而这时候。

宋东德直接朝顾欣跪了下来:“宋东德给顾总赔礼!”

顾欣有些惊愕:“宋总,您这是?”

宋东德忙站了起来:“顾总,你应该知道才是,我这是奉命行事,向你下跪道歉!”

顾欣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心道:“难道这也是陆尊安排的?我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他又这个能量吧?”

于是。

顾欣便点了点头:“那宋总,您为何喊我顾总。”

“因为您现在已经是公司总裁,您难道不知道吗,公司已经被收购了,我不再是控股人,控股人要求你担任总裁。”

宋东德说道。

顾欣不由得一皱眉,直接给陆尊通了电话:“陆尊,你何必这样,你这样让我如何还你的情!”

陆尊开始还有些不解,但想了想便猜到肯定顾欣误以为背后帮她的人是自己,他便干脆直接承认道:“只要我还爱你一天,我就为你遮风挡雨一天!顾欣!我爱你!”

顾欣直接挂了电话,她不敢再听。

……

下班后。

顾欣不得不找到刘飞:“刘飞,你应该知道我和你说过的陆尊吧?”

“知道,这家伙追求过你,怎么了?”刘飞问道。

“他一直在暗中照顾我!”

顾欣便被宋东德前后态度不一致以及自己突然成为总裁的事给刘飞说了。

刘飞听后笑了起来:“顾欣,这些都是我安排的!”

“你?”

顾欣看向了刘飞。

刘飞点了点头。

顾欣冷下脸来:“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何况,我亲自问了陆尊,他自己也承认了的。”

“你还在和陆尊保持联系?”

刘飞问道。

顾欣点了点头:“我觉得他还是我朋友。”

“和他断掉联系,他是个无耻小人,和曾权一样不要脸!”

刘飞直接说道。

“刘飞,你干嘛这样说他!他这么帮我们,也没来骚扰我们,你这样说显得太小器了!”顾欣有些愠怒地说道。

“顾欣,这些真不是陆尊做的!”刘飞说道。

“难道是你?你认为我会相信吗,你连工作都没有,如何能操控宋东德这些人,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刘飞!”

顾欣说了一下就跺脚咬唇道:“你不要吃醋了,好不好!”

“我没有吃醋,我说的事实,你会明白的。”

刘飞回道。

“刘飞,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顾欣说着就挣脱开了刘飞的手,直接回了家。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