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14:43:23

方经理一声冷喝,目光狠狠瞪着王龙。

那公司的保安一听,也是冷笑一声:“呵呵,小子,你还有什么话说?跟我在这儿狡辩!”

“给我走!”

正说着,就有两个保安,上来拽着王龙的胳膊,想要赶他走。

王龙眉头一挑,目光一凝,淡淡的说道:“哦?方经理是吧,你确定?”

王龙将那张骆文华写的推荐信拿了回来,指着上面的字迹说道:“别人不认识骆董事长的字迹,你难道还不认识吗?恩?”

那方经理明显的眼神有些动了动,但她还是咬咬牙,直接说道:“没有的事!骆董事长现在在别处,根本不可能给别人推荐信,你一定是冒充的!”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赶出去,如果赶不走,给我打电话报警!”

方经理明显是有些慌了。

王龙挑眉看着这一切,心中冷笑一声,呵呵,有点意思。

“小子!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其中一名保安冷眼看着他,拿出了棍棒,抵在了他的腰部。

“快走!”

王龙淡淡一笑,身后一个侧身,根本就没有怎么闪躲,反手就夺了那人的棍棒,随后一掌轻轻的拍了过去。

“啊!”

那保安直接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王龙的手中拿着棍棒,面色淡然,十分轻松。

周围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暗道这个小子居然身手如此厉害?

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三下两下就将一个保安给打倒在地了。

这可真是牛逼啊!

而且他们连怎么做到的,都没有看清楚。

“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保安!保安!报警!快报警!”

“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一瞬间,众人都是站到了王龙的对立面了,带着一丝恐惧的看着王龙。

王龙的目光淡淡看着那个人事部经理,他微微一笑说道:“方经理,你在好好想想,究竟有没有收到骆文华董事长的指示?”

“别着急,慢慢想,我有的是时间。”

王龙的笑容风清云淡,带着强大的自信。

其他人想要从这笑容里摸索出点什么,却没有任何的头绪。

此时的方经理内心十分挣扎,这里面,的确是有猫腻的。

但具体是什么,她现在根本不敢直接说。

但是当她看见王龙的眼神时,那股冰冷的眼神看的她浑身发冷,甚至有点大哆嗦。

令人可怕的眼神啊!

一瞬间,这位方经理,连之后对方的报复都想好了。

“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当场联系一下,你们的骆董事长。”王龙淡淡一笑。

“你放屁!”

那个胖子愤怒的道:“骆董事长现在根本接不了电话,你在信口开河。”

“哦?”王龙眉头一挑,“你怎么确定,岭山监.狱现在接不了电话呢?”

“你……?”胖子一阵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龙。

暗道他是怎么知道骆文华董事长现在就在岭山监.狱呢,虽然骆文华当初进去了,但因为媒体将事情压了下来,现在很少人知道。

面前的这个小子,怎么会知道?

难道……?

胖子有些不敢往下想,目光看向了方经理。

“方经理,您看这……”

此时的方经理进退两难,电话是可以打进去的。

即使骆文华进了监.狱,但是待遇还是非常好的。

只要公司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骆文华可以接收到公司的电话。

现在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确认,就看方经理打不打了。

“怎么?方经理不敢打?”王龙双手把玩着棍棒,悠然的笑了笑。

斯斯!

又是这种令人冰冷的感觉啊!!

方经理顿时就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到了天灵盖,她深深的呼吸一口,随后看着王龙。

她的声音沙哑了片刻后说道:“没事,先不用报警,保安也散了吧。”

什么!?

大家都是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经理,怎么就算了呢?

这小子明显就是来诈骗的啊?

刚才还义愤填膺的方经理,怎么一说道打电话核实就怂了呢?

难道说骆董事长真的授权了这个小子做商务部经理吗?

大家看着王龙,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但那个胖子,还有被他打的那个保安,都是愤怒的盯着他。

“行了,都散了吧,事情我来处理,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要将事情闹大。”

方经理发话,大家也都是点点头,狐疑的离开了。

王龙幽幽的笑了笑,看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王,先生是吧。”方经理苦笑一声,“能否去办公室详谈一番?”

王龙淡淡一笑:“请。”

……………………

办公室内。

方经理先是给王龙泡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王龙的手中。

“王先生,刚才的事,是我对不起,请您不要怪罪。”

王龙幽幽的说:“这我就不太懂了,之前说我是骗子的是你,现在让我不要见怪的人也是你。”

“你们这七海远洋集团,可真是有意思啊。”

方经理苦笑一声:“王先生,我不得不这么说啊,现在我们七海远洋……哎,内忧外患,您现在搀和进来,实在是……”

王龙淡淡的看了一眼,接过了差别,他看着桌面上写着人事部经理:方菁。

“哦?你们集团现在内忧外患?”王龙询问道。

方菁无奈的说道:“是啊,因为去年董事长进去之后,这事王先生也应该知道,我们集团的业务量就少了很多。”

“而且现在分权实在是太严重了,董事会一致在申请重新推举新的董事长,但这事一致没有成功。”

“现在几位董事也闹的很严重,公司这边,要不是总经理在撑着,我估计现在早就要挎了啊。”

王龙心中一惊,当初在里面,还以为骆文华是跟他开玩笑的呢,现在看来,七海远洋的情况实在是有些糟糕啊。

方菁无奈的说:“我刚才不答应也是有所考虑的,因为现在很乱,商务部经理这个位置,竞争十分激烈,有好几个候选人,我们也不能直接就因为一封骆董事长的信就……”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王龙也是比较理解。

他点点头说道:“恩,我理解,我也可以不做这个什么商务部经理,先从底层开始做起比较好。”

没想到王龙这样一说,让方菁大吃一惊。

她显得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龙。

这个小子与董事长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当初在与董事长的电话中,骆文华说的十分清楚,甚至用上了“生死之交”,“拜把子兄弟”这样的词汇。

善于察言观色的方菁,自然就认为王龙和骆文华的关系十分不一般了。

毕竟骆文华以前是很少说这样的话的。

但是现在这个王龙明明与骆董有着这样的关系,却说可以从底层开始做起,这简直是让方菁十分意外了。

“真的吗?王先生真的可以从底层开始做起吗?这样一来,就可以堵住别人的嘴,而且您放心……”

方菁生怕王龙不同意,开出了优惠条件:“我们这里有十分完善的晋身渠道和条件,只要您完成业绩,可以直接晋升,甚至可以放低要求。连升几级都不是问题。”

王龙笑了笑,随意的摆摆手:“不用了,按照你们的来吧,我来七海远洋也是答应了骆文华的,就来看一看,无论什么职位都行。”

方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解决了一件大事。

她处理事情很快,直接思考了会,就安排了一下职位:商务部,业务员。

只要是负责七海远洋扩展新客户,开发新的业务渠道。

简单的说,跟销售员差不多。

王龙表示很满意,点点头:“行,那就这样吧。”

他潇洒的站起身,准备走人。

方菁深深的打量着他,犹豫不决的问道:“王先生,您当初也是跟骆董一样进了……”

“额,能以私人的身份,问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进去的吗?”

第5章:一丝凉意!

方经理一声冷喝,目光狠狠瞪着王龙。

那公司的保安一听,也是冷笑一声:“呵呵,小子,你还有什么话说?跟我在这儿狡辩!”

“给我走!”

正说着,就有两个保安,上来拽着王龙的胳膊,想要赶他走。

王龙眉头一挑,目光一凝,淡淡的说道:“哦?方经理是吧,你确定?”

王龙将那张骆文华写的推荐信拿了回来,指着上面的字迹说道:“别人不认识骆董事长的字迹,你难道还不认识吗?恩?”

那方经理明显的眼神有些动了动,但她还是咬咬牙,直接说道:“没有的事!骆董事长现在在别处,根本不可能给别人推荐信,你一定是冒充的!”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赶出去,如果赶不走,给我打电话报警!”

方经理明显是有些慌了。

王龙挑眉看着这一切,心中冷笑一声,呵呵,有点意思。

“小子!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其中一名保安冷眼看着他,拿出了棍棒,抵在了他的腰部。

“快走!”

王龙淡淡一笑,身后一个侧身,根本就没有怎么闪躲,反手就夺了那人的棍棒,随后一掌轻轻的拍了过去。

“啊!”

那保安直接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王龙的手中拿着棍棒,面色淡然,十分轻松。

周围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暗道这个小子居然身手如此厉害?

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三下两下就将一个保安给打倒在地了。

这可真是牛逼啊!

而且他们连怎么做到的,都没有看清楚。

“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保安!保安!报警!快报警!”

“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一瞬间,众人都是站到了王龙的对立面了,带着一丝恐惧的看着王龙。

王龙的目光淡淡看着那个人事部经理,他微微一笑说道:“方经理,你在好好想想,究竟有没有收到骆文华董事长的指示?”

“别着急,慢慢想,我有的是时间。”

王龙的笑容风清云淡,带着强大的自信。

其他人想要从这笑容里摸索出点什么,却没有任何的头绪。

此时的方经理内心十分挣扎,这里面,的确是有猫腻的。

但具体是什么,她现在根本不敢直接说。

但是当她看见王龙的眼神时,那股冰冷的眼神看的她浑身发冷,甚至有点大哆嗦。

令人可怕的眼神啊!

一瞬间,这位方经理,连之后对方的报复都想好了。

“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当场联系一下,你们的骆董事长。”王龙淡淡一笑。

“你放屁!”

那个胖子愤怒的道:“骆董事长现在根本接不了电话,你在信口开河。”

“哦?”王龙眉头一挑,“你怎么确定,岭山监.狱现在接不了电话呢?”

“你……?”胖子一阵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龙。

暗道他是怎么知道骆文华董事长现在就在岭山监.狱呢,虽然骆文华当初进去了,但因为媒体将事情压了下来,现在很少人知道。

面前的这个小子,怎么会知道?

难道……?

胖子有些不敢往下想,目光看向了方经理。

“方经理,您看这……”

此时的方经理进退两难,电话是可以打进去的。

即使骆文华进了监.狱,但是待遇还是非常好的。

只要公司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骆文华可以接收到公司的电话。

现在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确认,就看方经理打不打了。

“怎么?方经理不敢打?”王龙双手把玩着棍棒,悠然的笑了笑。

斯斯!

又是这种令人冰冷的感觉啊!!

方经理顿时就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到了天灵盖,她深深的呼吸一口,随后看着王龙。

她的声音沙哑了片刻后说道:“没事,先不用报警,保安也散了吧。”

什么!?

大家都是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经理,怎么就算了呢?

这小子明显就是来诈骗的啊?

刚才还义愤填膺的方经理,怎么一说道打电话核实就怂了呢?

难道说骆董事长真的授权了这个小子做商务部经理吗?

大家看着王龙,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但那个胖子,还有被他打的那个保安,都是愤怒的盯着他。

“行了,都散了吧,事情我来处理,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要将事情闹大。”

方经理发话,大家也都是点点头,狐疑的离开了。

王龙幽幽的笑了笑,看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王,先生是吧。”方经理苦笑一声,“能否去办公室详谈一番?”

王龙淡淡一笑:“请。”

……………………

办公室内。

方经理先是给王龙泡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王龙的手中。

“王先生,刚才的事,是我对不起,请您不要怪罪。”

王龙幽幽的说:“这我就不太懂了,之前说我是骗子的是你,现在让我不要见怪的人也是你。”

“你们这七海远洋集团,可真是有意思啊。”

方经理苦笑一声:“王先生,我不得不这么说啊,现在我们七海远洋……哎,内忧外患,您现在搀和进来,实在是……”

王龙淡淡的看了一眼,接过了差别,他看着桌面上写着人事部经理:方菁。

“哦?你们集团现在内忧外患?”王龙询问道。

方菁无奈的说道:“是啊,因为去年董事长进去之后,这事王先生也应该知道,我们集团的业务量就少了很多。”

“而且现在分权实在是太严重了,董事会一致在申请重新推举新的董事长,但这事一致没有成功。”

“现在几位董事也闹的很严重,公司这边,要不是总经理在撑着,我估计现在早就要挎了啊。”

王龙心中一惊,当初在里面,还以为骆文华是跟他开玩笑的呢,现在看来,七海远洋的情况实在是有些糟糕啊。

方菁无奈的说:“我刚才不答应也是有所考虑的,因为现在很乱,商务部经理这个位置,竞争十分激烈,有好几个候选人,我们也不能直接就因为一封骆董事长的信就……”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王龙也是比较理解。

他点点头说道:“恩,我理解,我也可以不做这个什么商务部经理,先从底层开始做起比较好。”

没想到王龙这样一说,让方菁大吃一惊。

她显得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龙。

这个小子与董事长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当初在与董事长的电话中,骆文华说的十分清楚,甚至用上了“生死之交”,“拜把子兄弟”这样的词汇。

善于察言观色的方菁,自然就认为王龙和骆文华的关系十分不一般了。

毕竟骆文华以前是很少说这样的话的。

但是现在这个王龙明明与骆董有着这样的关系,却说可以从底层开始做起,这简直是让方菁十分意外了。

“真的吗?王先生真的可以从底层开始做起吗?这样一来,就可以堵住别人的嘴,而且您放心……”

方菁生怕王龙不同意,开出了优惠条件:“我们这里有十分完善的晋身渠道和条件,只要您完成业绩,可以直接晋升,甚至可以放低要求。连升几级都不是问题。”

王龙笑了笑,随意的摆摆手:“不用了,按照你们的来吧,我来七海远洋也是答应了骆文华的,就来看一看,无论什么职位都行。”

方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解决了一件大事。

她处理事情很快,直接思考了会,就安排了一下职位:商务部,业务员。

只要是负责七海远洋扩展新客户,开发新的业务渠道。

简单的说,跟销售员差不多。

王龙表示很满意,点点头:“行,那就这样吧。”

他潇洒的站起身,准备走人。

方菁深深的打量着他,犹豫不决的问道:“王先生,您当初也是跟骆董一样进了……”

“额,能以私人的身份,问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进去的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