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15:11:25

不许坐?

王龙眉头一挑,笑了笑:“怎么?咱们公司对待新人的方式有些特别啊。”

那谢震冷笑一声,手指敲着桌面,趾高气昂的说道:“别人嘛,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你嘛,还是很不一样的,呵呵。”

“哦?我不一样在哪儿?王龙反问着道。

“呵呵,你自己心里清楚,给我站好了!重新自我介绍一遍!”谢震敲着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在场的众多同事都是发出讥笑声,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王龙。

王龙沉默了。

他双手叠放着,安稳的坐着,面色平静。

“快点啊。”谢震不耐烦的催促着。

同事们也是在指指点点,其中有人嘲讽的说着:“切,一个小白脸,靠不要脸的关系进了公司,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真是不害臊啊。”

“别人都不要脸了,还害臊什么?哈哈。”

“就是,就是,我看王龙这小子完全就是一个小白脸。”

他们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小声,几乎整个会议室都听得见。

王龙嘴角微微上扬,忽然他狠狠的一拍桌子,一只圆珠笔直勾勾的射向旁边那唧唧咋咋的同事。

“你说什么?!”王龙阴森的话语说道。

“噌!”

圆珠笔的笔尖刺向了那人的手腕,疼的他大叫起来。

“王龙!你干什么!!你找死啊!”

他愤怒的盯着王龙。

会议室的人也是被王龙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们惊慌失措后顿时就愤怒不已,直接指着王龙破口大骂。

“王龙!这里是公司,是我们商务部,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这种野蛮人待在我们公司,真是丢脸!”

“对!真的无耻,怎么还会有这种人啊!”

副组长谢震终于也是忍无可忍,狠狠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愤怒的吼道:“王龙!”

“给我滚出去!”

声音极大,就连外面的同事都听得到。

王龙淡淡的看了一眼,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是愤怒的看着他,好像是把他当做一名异类。

这种情况,他见的太多了。

王龙微微一笑,安稳的坐着,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丝毫都不在意。

谢震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愤怒的上前一把拽住王龙的衣领,似乎是想一拳打下去。

但又考虑到现在是在公司,而且会议室是有摄像头的。

他凑近王龙,狠狠的道:“给我滚出去!”

一声之下,其他同事也是让他滚出去。

王龙丝毫不为所动,他淡淡的目光看向了谢震,声音清冷无比,“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一句十分平淡的话语,但是却让谢震顿时惊在了那儿不敢动弹了。

他是真的不敢动了,那王龙的眼神,那眼睛,似乎不像是人类的眼睛啊。

散发出来的目光都是阴沉无比,他都觉得有这种眼神的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啊。

谢震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到了天灵盖!

深深的冷意啊!!

“斯斯!”

谢震打了一个寒碜,慢慢的松了手。

王龙收回了目光,敲着二郎腿,十分惬意的样子。

同事们都有些惊呆了,谢组长怎么了?

怎么忽然就不说话了?

谢震也觉得自己十分没面子,刚才那是怎么了?

忽然一下子就被吓住了,呵呵,肯定是这小子,这小子有问题啊。

此时,会议室的电话响起,也正好解了谢震的尴尬。

他狠狠瞪了一眼王龙,接起了电话,立刻变得十分恭敬。

“是的!好!组长,我马上组织人手!”

挂断电话后,谢震凝重的说道:“公司上个月谈了许久的大客户今天中有时间来参观。”

“记住,你们一定要给我打起精神来!展现全新的面貌!”

“这一单,要是砸了,我拿你们事问!”

“是!”

谢震又瞪了一眼王龙,咬牙切齿的说:“我待会再收拾你!”

因为现在有工作任务,所以谢震也就没有理会王龙了,众多同事们也是把他当做空气一般。

这也是让王龙很轻松了,随意翻翻报纸就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组长尹正源与副组长谢震两人,陪着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宋先生……这边请。”尹正源十分恭敬的伸出手,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

在他身后,副组长谢震则是陪笑着,连一句话都插不上。

中年男子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哼了一声说道:“恩,你们公司也就那样。”

“嘿嘿,宋先生,我们七海远洋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发展迅猛。”

“目前在市场上已经占据了百分之三,额,二十以上的份额了,宋先生,只要您和我们七海远洋合作,可以保证您旗下的货物远销海内外市场。”

中年男子鄙夷的看了一眼,也不理会他吹牛,继续在办公大厅里走着。

同事们则是都面带微笑,站起来欢迎中年男子的到来。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开始带头鼓起掌来,谢震也是在背后挥挥手,示意大家一起鼓掌。

哗啦啦的掌声,欢迎着中年男子,后者只是微微一笑,淡淡的道:“尹先生费心了。”

“哪里,哪里,宋先生的到来可谓是蓬荜生辉啊。”

不过就在宋先生继续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另一边的办公桌旁,一个年轻人,靠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翻看着报纸,根本就没有站起来,更别说是鼓掌了。

恩!?

这种不和谐的画面,居然出现了。

那组长尹正源顿时就勃然大怒,但又不能立马表现出来,他压低声音愤怒的对谢震说道:“怎么安排的!!那小子是谁?”

谢震也是气的不行,说道:“组长,这就是今天刚来的王龙啊,这小子跟……那个谁有关系的。”

尹正源也想起来了,顿时就愤怒的不行。

他刚想带着宋先生继续往别处看看,但是宋先生却是愣在了那儿,仔细的打量着王龙。

“他是……”

宋先生走了上去,询问着王龙的姓名。

恩!?

正在看报纸的王龙被人发现了,狐疑的看了一眼,这么多人都盯着他,但他并未有任何的动作,继续看他的报纸,连起来都没有站起来。

简直是太无礼了!!

“王龙!”谢震压低了声音斥责道,“你在干什么!在宋先生面前,谁叫你这么无礼!”

“赶紧给我道歉!”

王龙先是被无视,紧接着同事们的人都在为迎接宋先生做准备,也没有人理会他。

他自然是坐在这里了,他耸耸肩,看了一眼宋先生,并未说话。

“你……”谢震愤怒的斥责。

就在此时,那宋先生忽然又靠近了一些王龙,眼神带着一丝疑惑,“敢问这位先生叫……”

王龙淡淡的道:“王龙,有事?”

得到了准确的答案,宋先生显得十分激动,继续询问道:“江城人士?”

“恩。”

“祖籍江南襄县?”

“恩。”

王龙狐疑的看了一眼:“你咱知道的?”

周围的同事们,谢震,尹正源都是很奇怪,这宋先生怎么会对王龙这么感兴趣?

“咳咳,额,宋先生,我再带您去……”谢震正像说着,伸出去的手背宋先生打断。

宋先生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王龙,激动无比的说:“王先生的年龄是……”

“二十二。”

“敢问两年前,您是否在……岭山监.狱待过?”宋先生激动的问着。

此话一出,谢震,尹正源都是大吃一惊。

原来这小子以前坐过牢啊!!

“呵呵,我说怎么像个混混呢,原来是坐过牢啊!”

“小白脸还坐过牢,真的是人渣一个!”

谢震愤怒的道。

但是王龙的目光看着宋先生,淡淡的点点头:“是!”

话音刚落!!

“噗通!”

那中年男子满脸激动,朝着王龙直接跪了下来!

“东海宋氏,宋元溪之子,宋怒千!”

“代表家父,叩谢王龙先生的救命之恩!”

第10章:救命之恩!

不许坐?

王龙眉头一挑,笑了笑:“怎么?咱们公司对待新人的方式有些特别啊。”

那谢震冷笑一声,手指敲着桌面,趾高气昂的说道:“别人嘛,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你嘛,还是很不一样的,呵呵。”

“哦?我不一样在哪儿?王龙反问着道。

“呵呵,你自己心里清楚,给我站好了!重新自我介绍一遍!”谢震敲着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在场的众多同事都是发出讥笑声,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王龙。

王龙沉默了。

他双手叠放着,安稳的坐着,面色平静。

“快点啊。”谢震不耐烦的催促着。

同事们也是在指指点点,其中有人嘲讽的说着:“切,一个小白脸,靠不要脸的关系进了公司,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真是不害臊啊。”

“别人都不要脸了,还害臊什么?哈哈。”

“就是,就是,我看王龙这小子完全就是一个小白脸。”

他们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小声,几乎整个会议室都听得见。

王龙嘴角微微上扬,忽然他狠狠的一拍桌子,一只圆珠笔直勾勾的射向旁边那唧唧咋咋的同事。

“你说什么?!”王龙阴森的话语说道。

“噌!”

圆珠笔的笔尖刺向了那人的手腕,疼的他大叫起来。

“王龙!你干什么!!你找死啊!”

他愤怒的盯着王龙。

会议室的人也是被王龙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们惊慌失措后顿时就愤怒不已,直接指着王龙破口大骂。

“王龙!这里是公司,是我们商务部,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这种野蛮人待在我们公司,真是丢脸!”

“对!真的无耻,怎么还会有这种人啊!”

副组长谢震终于也是忍无可忍,狠狠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愤怒的吼道:“王龙!”

“给我滚出去!”

声音极大,就连外面的同事都听得到。

王龙淡淡的看了一眼,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是愤怒的看着他,好像是把他当做一名异类。

这种情况,他见的太多了。

王龙微微一笑,安稳的坐着,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丝毫都不在意。

谢震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愤怒的上前一把拽住王龙的衣领,似乎是想一拳打下去。

但又考虑到现在是在公司,而且会议室是有摄像头的。

他凑近王龙,狠狠的道:“给我滚出去!”

一声之下,其他同事也是让他滚出去。

王龙丝毫不为所动,他淡淡的目光看向了谢震,声音清冷无比,“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一句十分平淡的话语,但是却让谢震顿时惊在了那儿不敢动弹了。

他是真的不敢动了,那王龙的眼神,那眼睛,似乎不像是人类的眼睛啊。

散发出来的目光都是阴沉无比,他都觉得有这种眼神的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啊。

谢震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到了天灵盖!

深深的冷意啊!!

“斯斯!”

谢震打了一个寒碜,慢慢的松了手。

王龙收回了目光,敲着二郎腿,十分惬意的样子。

同事们都有些惊呆了,谢组长怎么了?

怎么忽然就不说话了?

谢震也觉得自己十分没面子,刚才那是怎么了?

忽然一下子就被吓住了,呵呵,肯定是这小子,这小子有问题啊。

此时,会议室的电话响起,也正好解了谢震的尴尬。

他狠狠瞪了一眼王龙,接起了电话,立刻变得十分恭敬。

“是的!好!组长,我马上组织人手!”

挂断电话后,谢震凝重的说道:“公司上个月谈了许久的大客户今天中有时间来参观。”

“记住,你们一定要给我打起精神来!展现全新的面貌!”

“这一单,要是砸了,我拿你们事问!”

“是!”

谢震又瞪了一眼王龙,咬牙切齿的说:“我待会再收拾你!”

因为现在有工作任务,所以谢震也就没有理会王龙了,众多同事们也是把他当做空气一般。

这也是让王龙很轻松了,随意翻翻报纸就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组长尹正源与副组长谢震两人,陪着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宋先生……这边请。”尹正源十分恭敬的伸出手,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

在他身后,副组长谢震则是陪笑着,连一句话都插不上。

中年男子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哼了一声说道:“恩,你们公司也就那样。”

“嘿嘿,宋先生,我们七海远洋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发展迅猛。”

“目前在市场上已经占据了百分之三,额,二十以上的份额了,宋先生,只要您和我们七海远洋合作,可以保证您旗下的货物远销海内外市场。”

中年男子鄙夷的看了一眼,也不理会他吹牛,继续在办公大厅里走着。

同事们则是都面带微笑,站起来欢迎中年男子的到来。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开始带头鼓起掌来,谢震也是在背后挥挥手,示意大家一起鼓掌。

哗啦啦的掌声,欢迎着中年男子,后者只是微微一笑,淡淡的道:“尹先生费心了。”

“哪里,哪里,宋先生的到来可谓是蓬荜生辉啊。”

不过就在宋先生继续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另一边的办公桌旁,一个年轻人,靠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翻看着报纸,根本就没有站起来,更别说是鼓掌了。

恩!?

这种不和谐的画面,居然出现了。

那组长尹正源顿时就勃然大怒,但又不能立马表现出来,他压低声音愤怒的对谢震说道:“怎么安排的!!那小子是谁?”

谢震也是气的不行,说道:“组长,这就是今天刚来的王龙啊,这小子跟……那个谁有关系的。”

尹正源也想起来了,顿时就愤怒的不行。

他刚想带着宋先生继续往别处看看,但是宋先生却是愣在了那儿,仔细的打量着王龙。

“他是……”

宋先生走了上去,询问着王龙的姓名。

恩!?

正在看报纸的王龙被人发现了,狐疑的看了一眼,这么多人都盯着他,但他并未有任何的动作,继续看他的报纸,连起来都没有站起来。

简直是太无礼了!!

“王龙!”谢震压低了声音斥责道,“你在干什么!在宋先生面前,谁叫你这么无礼!”

“赶紧给我道歉!”

王龙先是被无视,紧接着同事们的人都在为迎接宋先生做准备,也没有人理会他。

他自然是坐在这里了,他耸耸肩,看了一眼宋先生,并未说话。

“你……”谢震愤怒的斥责。

就在此时,那宋先生忽然又靠近了一些王龙,眼神带着一丝疑惑,“敢问这位先生叫……”

王龙淡淡的道:“王龙,有事?”

得到了准确的答案,宋先生显得十分激动,继续询问道:“江城人士?”

“恩。”

“祖籍江南襄县?”

“恩。”

王龙狐疑的看了一眼:“你咱知道的?”

周围的同事们,谢震,尹正源都是很奇怪,这宋先生怎么会对王龙这么感兴趣?

“咳咳,额,宋先生,我再带您去……”谢震正像说着,伸出去的手背宋先生打断。

宋先生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王龙,激动无比的说:“王先生的年龄是……”

“二十二。”

“敢问两年前,您是否在……岭山监.狱待过?”宋先生激动的问着。

此话一出,谢震,尹正源都是大吃一惊。

原来这小子以前坐过牢啊!!

“呵呵,我说怎么像个混混呢,原来是坐过牢啊!”

“小白脸还坐过牢,真的是人渣一个!”

谢震愤怒的道。

但是王龙的目光看着宋先生,淡淡的点点头:“是!”

话音刚落!!

“噗通!”

那中年男子满脸激动,朝着王龙直接跪了下来!

“东海宋氏,宋元溪之子,宋怒千!”

“代表家父,叩谢王龙先生的救命之恩!”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