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18:41:40

“你自己就会,你自己就会……”

郑老头一直将这句话念叨着,直到神经兮兮的。

王龙再次皱眉,他收回了拳头,阿布也是站了起来,恭敬的对王龙鞠躬一次。

王龙愣了愣,暗道这壮汉有点讲究。

“不可能啊!”

郑老头忽然转过头,狠狠的道:“这身法全天下我只认识一个人会!而且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你是怎么会的!?”

王龙实在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能摇摇头。

郑老头的忽然暴走,也让他的儿子有些愣住了,赶紧搀扶着自己老爹。

“阿爸,阿爸,你怎么样了?”

郑老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深深的呼吸着,随后仔细的盯着王龙,一字一顿的询问着:“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当王龙正想回答的时候……

“我叫王……”

忽然!

“砰!”

一声巨大的轰响,让整个船舱颤抖起来。

仿佛是地震一般,王龙,郑老头,阿布三个人都是站都站不稳,瞬间人仰马翻!

卧槽!!

这是怎么回事!?

王龙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是地震了或者被炮弹击中了,这种感觉太令人撕裂了。

但郑老头还是十分有经验,他大声的喊道:“抓紧了!!”

“撞船了!!”

王龙十分惊讶,撞船?!

此时的大兴渔场,从江远处驶来了一艘巨大的渔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商量,瞬间撞了上去。

“轰!”

巨大的轰鸣声产生惊涛骇浪,冲天的江水倒灌进了大兴号渔船!

王龙掉进江里的那一刻,瞬间就抓起了漂浮物,郑老头和阿布倒是十分熟练的在水中行动。

“上岸!!”

郑老头吼着。

王龙一脸懵逼啊。

这是怎么了?

怎么还有袭击?

这个郑老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真的是太牛逼了啊!

王龙在心里吐槽着,直接想快点逃离这里。

但是……

身后又是一阵阵的呼啸破空声音。

“躲避!”

郑老头大喊着。

那是……

以王龙的眼光,第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水箭,就是那种专门在水里对付大型海鱼的水箭。

这种东西怎么会用在他们身上?

这是谋杀啊!!

王龙深深的看着郑老头,他拼命的躲闪,和郑老头,阿布三个人一起冲向了岸边。

“往里面跑!”郑老头大声的喊着。

王龙也跟了上去,但是岸上,只有一排瓦屋,是郑老头盖起来当仓库用的。

身后,再无退路。

糟糕了!

阿布也是心有余悸的问道:“阿爸,这些……是什么人啊?”

郑老头紧握着拳头,狠狠的道:“你看这些船……都是陈家的船!”

陈家?

王龙微微一愣。

“哪个陈家?”他问道。

“呵呵,还能有哪个陈家?自然是征途集团的那个陈家!”

轰!!

王龙脑海里瞬间响起了什么。

征途集团!

陈家!

陈硕华的公司!

他再次望过去,只见在那艘巨大的渔船上果然写着:征途集团四个大字!

“陈家!!”

陈硕华!

王龙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他深深的呼吸一口,冷冷的道:“抱歉了,郑老板,今天是我连累你了。”

“这陈家,是冲着我来了!”

王龙站了起来,准备迎上去,一探究竟。

但是郑老头却是摇摇头,说道:“陈家是冲老夫来的。”

“小子,你运气不太好,可能要跟我们一样命丧当场了。”

恩!?

王龙又愣了愣,反问道:“郑老板,您跟陈家有仇?”

“呵呵,仇!”他站了起来,怒吼道,“世世代代的仇!抽筋扒骨的仇!挫骨扬灰的仇!”

“来啊!!陈硕华!你他妈的来杀我啊!!”

“多少年了!你想杀我多少年了!”

“杀了我,那个秘密永远就没有人知道了是吧!”

“呵呵!陈硕华!你这个懦夫!”

回应他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水箭,郑老头来回不停的翻滚,躲闪,但还是中了几箭。

“阿爸!”阿布焦急的喊着,急忙冲了出去。

“哎?”王龙想阻拦都阻拦不了。

王龙咬咬牙,也是冲了出去。

用厚重的木板挡住郑老头,大声喊道:“先离开这里!”

郑老板深深的看了一眼王龙,没有说话,也是向后撤退。

但是他们刚刚离开瓦屋,眼前站了两个人。

一黑一白,活脱脱的两个黑白双煞。

郑老板停下了脚步,面色也变得从容很多。

“呵呵,陈硕华真舍得本钱啊,连杀手榜第十三的黑白双煞都请的来,真是下了血本了。”

一黑一白的两名男子,黑的叫黑镜,目光嗜血,白的叫白烟,妖娆无比。

他们两人带着凄冷的微笑,挡在前面,身后渔船上的水箭还在靠近。

退无可退。

王龙仅凭借着感觉就知道面前的这两人实力非凡,不能硬拼。

那郑老头也是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要的是我的脑袋,与这两个娃娃无关,让他们先走。”

白烟妖娆的一笑,说道:“嘿嘿,当然可以,我们杀人是算钱的,这两个小娃娃杀他们没有任何价值,你的脑袋是一千万,相当值钱呢。”

郑老头冷冷的道:“一千万,呵呵。”

“你想取一千万,可得有那个本事啊。”

此时阿布怒吼着朝着黑白双煞杀了过去:“敢动我阿爸,我杀了你们!”

但是阿布的一拳,在这两位顶级杀手眼中,不值一提。

“砰!”

黑镜轻轻松松的就将阿布打倒在地,一脚踢了回来。

“阿布!站住!”郑老头冷喝一声,自己一个人走上前去。

他扔下了弓箭,拿出了一把短刀,或者说是匕首。

目光清冷且宁静。

黑镜淡淡一笑:“我劝你放弃挣扎吧。”

“哼!”

郑老头最后的倔强,挥刀而去。

随后一声怒吼:“小子!带我儿子走!”

他是对王龙说的。

王龙此时也拉着阿布,心情十分复杂。

他的眼神有些犹豫不决,紧握着拳头,盯着那三人的对战。

郑老头,的确是习武之人。

而且身手高强,武道修为十分深厚。

与黑白双煞的对战打的热火朝天。

招式绚烂无比,移形换影,拳影交加。

刚开始,郑老头凭借着一股气息占据上风。

但随后黑白双煞开始以车轮战对战郑老头,后者很快就顶不住了。

他在苦苦支撑着,越打速度越慢,越来越在崩溃的边缘!

“噗嗤!”

白烟的一把匕首深深的刺入了郑老头的腹部时,双方都停止了动作。

“阿爸!”

阿布大吼着,想要冲进去,但是一道气息打了过来,将阿布打的有些昏迷。

“走!!!!”

郑老头低吼一声。

他看着王龙的眼神,有些哀求。

哎……

王龙叹息一声,搀扶起阿布,想要把他带走。

黑白双煞冷笑一声:“你不用担心,我们是很将信誉的,说不杀谁就不杀谁。”

“但是你……乖乖的将性命交出来吧。嘿嘿。”

郑老头又一次中刀,他单膝跪地,口吐鲜血。

他仰天大吼,十分的不甘心!!!

“素素啊,大年啊,你们的仇!我郑坤报不了啊!!”

“来世!”

“我郑坤,再还你们的恩!”

郑老头吼完,看着黑白双煞,视死如归,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

王龙停下了脚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有些佝偻的老头。

郑坤!!

素素!

大年!

一段段记忆像放电影一样的闪过!

“住手!!!”

王龙怒吼着!

就在黑镜一刀刺入郑坤咽喉的瞬间,王龙冲了过来,一脚踢了过去。

“砰!”

势大力沉!

打飞了尖刀。

“小子……你找死?!”白烟冷冷的道!

那郑老头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龙。

王龙脚步一踏,目光清冷,一道强悍无比的气息冲天而去!

“噌!”

黑白双煞,脸色大变!!!

他们急忙后退,凝重的道:“小子,你到底是谁!”

王龙搀扶着浑身重伤的郑老头,说道:“王家,王大年,秦素素之子,王龙!”

郑老头双眼瞪的浑圆无比!

第18章:黑白双煞!

“你自己就会,你自己就会……”

郑老头一直将这句话念叨着,直到神经兮兮的。

王龙再次皱眉,他收回了拳头,阿布也是站了起来,恭敬的对王龙鞠躬一次。

王龙愣了愣,暗道这壮汉有点讲究。

“不可能啊!”

郑老头忽然转过头,狠狠的道:“这身法全天下我只认识一个人会!而且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你是怎么会的!?”

王龙实在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能摇摇头。

郑老头的忽然暴走,也让他的儿子有些愣住了,赶紧搀扶着自己老爹。

“阿爸,阿爸,你怎么样了?”

郑老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深深的呼吸着,随后仔细的盯着王龙,一字一顿的询问着:“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当王龙正想回答的时候……

“我叫王……”

忽然!

“砰!”

一声巨大的轰响,让整个船舱颤抖起来。

仿佛是地震一般,王龙,郑老头,阿布三个人都是站都站不稳,瞬间人仰马翻!

卧槽!!

这是怎么回事!?

王龙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是地震了或者被炮弹击中了,这种感觉太令人撕裂了。

但郑老头还是十分有经验,他大声的喊道:“抓紧了!!”

“撞船了!!”

王龙十分惊讶,撞船?!

此时的大兴渔场,从江远处驶来了一艘巨大的渔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商量,瞬间撞了上去。

“轰!”

巨大的轰鸣声产生惊涛骇浪,冲天的江水倒灌进了大兴号渔船!

王龙掉进江里的那一刻,瞬间就抓起了漂浮物,郑老头和阿布倒是十分熟练的在水中行动。

“上岸!!”

郑老头吼着。

王龙一脸懵逼啊。

这是怎么了?

怎么还有袭击?

这个郑老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真的是太牛逼了啊!

王龙在心里吐槽着,直接想快点逃离这里。

但是……

身后又是一阵阵的呼啸破空声音。

“躲避!”

郑老头大喊着。

那是……

以王龙的眼光,第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水箭,就是那种专门在水里对付大型海鱼的水箭。

这种东西怎么会用在他们身上?

这是谋杀啊!!

王龙深深的看着郑老头,他拼命的躲闪,和郑老头,阿布三个人一起冲向了岸边。

“往里面跑!”郑老头大声的喊着。

王龙也跟了上去,但是岸上,只有一排瓦屋,是郑老头盖起来当仓库用的。

身后,再无退路。

糟糕了!

阿布也是心有余悸的问道:“阿爸,这些……是什么人啊?”

郑老头紧握着拳头,狠狠的道:“你看这些船……都是陈家的船!”

陈家?

王龙微微一愣。

“哪个陈家?”他问道。

“呵呵,还能有哪个陈家?自然是征途集团的那个陈家!”

轰!!

王龙脑海里瞬间响起了什么。

征途集团!

陈家!

陈硕华的公司!

他再次望过去,只见在那艘巨大的渔船上果然写着:征途集团四个大字!

“陈家!!”

陈硕华!

王龙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他深深的呼吸一口,冷冷的道:“抱歉了,郑老板,今天是我连累你了。”

“这陈家,是冲着我来了!”

王龙站了起来,准备迎上去,一探究竟。

但是郑老头却是摇摇头,说道:“陈家是冲老夫来的。”

“小子,你运气不太好,可能要跟我们一样命丧当场了。”

恩!?

王龙又愣了愣,反问道:“郑老板,您跟陈家有仇?”

“呵呵,仇!”他站了起来,怒吼道,“世世代代的仇!抽筋扒骨的仇!挫骨扬灰的仇!”

“来啊!!陈硕华!你他妈的来杀我啊!!”

“多少年了!你想杀我多少年了!”

“杀了我,那个秘密永远就没有人知道了是吧!”

“呵呵!陈硕华!你这个懦夫!”

回应他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水箭,郑老头来回不停的翻滚,躲闪,但还是中了几箭。

“阿爸!”阿布焦急的喊着,急忙冲了出去。

“哎?”王龙想阻拦都阻拦不了。

王龙咬咬牙,也是冲了出去。

用厚重的木板挡住郑老头,大声喊道:“先离开这里!”

郑老板深深的看了一眼王龙,没有说话,也是向后撤退。

但是他们刚刚离开瓦屋,眼前站了两个人。

一黑一白,活脱脱的两个黑白双煞。

郑老板停下了脚步,面色也变得从容很多。

“呵呵,陈硕华真舍得本钱啊,连杀手榜第十三的黑白双煞都请的来,真是下了血本了。”

一黑一白的两名男子,黑的叫黑镜,目光嗜血,白的叫白烟,妖娆无比。

他们两人带着凄冷的微笑,挡在前面,身后渔船上的水箭还在靠近。

退无可退。

王龙仅凭借着感觉就知道面前的这两人实力非凡,不能硬拼。

那郑老头也是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要的是我的脑袋,与这两个娃娃无关,让他们先走。”

白烟妖娆的一笑,说道:“嘿嘿,当然可以,我们杀人是算钱的,这两个小娃娃杀他们没有任何价值,你的脑袋是一千万,相当值钱呢。”

郑老头冷冷的道:“一千万,呵呵。”

“你想取一千万,可得有那个本事啊。”

此时阿布怒吼着朝着黑白双煞杀了过去:“敢动我阿爸,我杀了你们!”

但是阿布的一拳,在这两位顶级杀手眼中,不值一提。

“砰!”

黑镜轻轻松松的就将阿布打倒在地,一脚踢了回来。

“阿布!站住!”郑老头冷喝一声,自己一个人走上前去。

他扔下了弓箭,拿出了一把短刀,或者说是匕首。

目光清冷且宁静。

黑镜淡淡一笑:“我劝你放弃挣扎吧。”

“哼!”

郑老头最后的倔强,挥刀而去。

随后一声怒吼:“小子!带我儿子走!”

他是对王龙说的。

王龙此时也拉着阿布,心情十分复杂。

他的眼神有些犹豫不决,紧握着拳头,盯着那三人的对战。

郑老头,的确是习武之人。

而且身手高强,武道修为十分深厚。

与黑白双煞的对战打的热火朝天。

招式绚烂无比,移形换影,拳影交加。

刚开始,郑老头凭借着一股气息占据上风。

但随后黑白双煞开始以车轮战对战郑老头,后者很快就顶不住了。

他在苦苦支撑着,越打速度越慢,越来越在崩溃的边缘!

“噗嗤!”

白烟的一把匕首深深的刺入了郑老头的腹部时,双方都停止了动作。

“阿爸!”

阿布大吼着,想要冲进去,但是一道气息打了过来,将阿布打的有些昏迷。

“走!!!!”

郑老头低吼一声。

他看着王龙的眼神,有些哀求。

哎……

王龙叹息一声,搀扶起阿布,想要把他带走。

黑白双煞冷笑一声:“你不用担心,我们是很将信誉的,说不杀谁就不杀谁。”

“但是你……乖乖的将性命交出来吧。嘿嘿。”

郑老头又一次中刀,他单膝跪地,口吐鲜血。

他仰天大吼,十分的不甘心!!!

“素素啊,大年啊,你们的仇!我郑坤报不了啊!!”

“来世!”

“我郑坤,再还你们的恩!”

郑老头吼完,看着黑白双煞,视死如归,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

王龙停下了脚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有些佝偻的老头。

郑坤!!

素素!

大年!

一段段记忆像放电影一样的闪过!

“住手!!!”

王龙怒吼着!

就在黑镜一刀刺入郑坤咽喉的瞬间,王龙冲了过来,一脚踢了过去。

“砰!”

势大力沉!

打飞了尖刀。

“小子……你找死?!”白烟冷冷的道!

那郑老头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龙。

王龙脚步一踏,目光清冷,一道强悍无比的气息冲天而去!

“噌!”

黑白双煞,脸色大变!!!

他们急忙后退,凝重的道:“小子,你到底是谁!”

王龙搀扶着浑身重伤的郑老头,说道:“王家,王大年,秦素素之子,王龙!”

郑老头双眼瞪的浑圆无比!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