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9:27:05

夜色凝重!

柳梦在床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今夜竟然为林凡失眠了,而且脑海里居然全都是周倩倩把他拽走的画面。

“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的,我突然那么在意他干吗?”柳梦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随即她拿起手机,忍不住要打林凡电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条短信出现在她的手机里。

柳梦很随意的将它打开,可看到里面的内容,顿时她的脸都有点红了。

“夜色下的小雏菊,我又回来了,你可安好?”

柳梦呆呆地看着手机好几秒钟,整个人竟有些不知所措。

“咔嚓”,此刻家里的大门开了,秦素梅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凡,你回来了啊,喝酒了吧,要不要给你做碗醒酒汤啊!”

“这么晚了,不用了,妈,你早点休息吧!”

“行吧,你早点去休息吧,今天这一天也够累的!”

两个人说着,林凡的脚步慢慢朝着房间而来。

柳梦一下子回过神来,直接将手机塞进了手机,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老婆,我回来了!”看着柳梦已经躺在了床上,林凡压低声音道。

不过此刻的柳梦没有任何回应。

“睡的可真早!”林凡没有起疑,洗了澡,如同往常一样在地上铺好地铺,随即便沉沉进入梦乡。

然而此刻的柳梦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紧紧握着手机,她曾经不止一次祈祷能收到这个人的信息,可以说是日盼夜盼,可现在真的收到了,她突然有些害怕。

她已经结婚了,成了有夫之妇,她绝对不会干出格的事!

可是对方又是自己曾经日夜思念的人,她真的很想马上见到他,当面问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到现在才想起联系她!

……

次日,林凡早早的起床准备去机场接老丈人,老丈人自从被远离柳家核心圈后,一直想办法扩大自己的商路,因此前段时间在东南亚跑生意,不过从丈母娘那里得到的消息,老丈人虽接了几单小生意,但都不是很理想。

不过现在林凡一口气赚回来一千万,而且还跟周家攀上了关系,这只要能借靠住周氏集团,以后有的是生意做,如此以来柳家高层也绝对会重视柳云虎,再度回到核心圈的机会也是相当的大。

“小梦,赶紧跟小凡一起去,你也可以将昨天在周家的事说给你老爸听,我昨天跟他说,他还偏不信!”秦素梅有些激动的喊着柳梦。

柳梦“嗯”了一声,似乎是没有睡醒,迷迷糊糊上了车。

汽车快速飞驰在马路上,车内寂静如水。

“有点闷,要不听个歌吧!”林凡觉得车内的气氛真有些压抑。

“不听!”柳梦斩钉截铁道。

“行,不听就不听呗!”林凡将手缩了回来。

“怎么?开始嫌弃我无理取闹了是吧?”柳梦转过头,突然道。

“没有啊!”林凡感觉莫名其妙。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特得意了,觉得自己特牛逼?别以为学了一本破医书,有一些中医的天赋就真厉害的上天了!”柳梦像条母狗一般,发泄心中积累了一夜的情绪道。

“你、你没病吧?”林凡觉得柳梦好奇怪,准确的说从早上起来精神就不对。

“果然是嫌弃我了,既然嫌弃了,那你就去找周倩倩去啊,我看你昨晚就不应该回来,住在她家多好啊!”柳梦说话更冲了。

“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了?我可是你老公,我只爱你一人,懂吗?”林凡加重语气道。

听到这话,柳梦一怔,心中更有一股说不出的暖意,跟林凡相处了三年,哪怕以前再怎么不喜欢他,两人相处久了,总是会有感情的,况且林凡对自己是真的好,哪怕现在他几乎“一飞冲天”,对自己也是一往情深、始终如一!

相比之下,那个虚无缥缈的“他”,又算什么?

忘了他,回归现实吧,傻瓜,别再给自己压力了!

柳梦自我安慰!

车内再度回归寂静!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柳梦猛的一抖,她急忙看手机,原来是自己爸爸柳云虎的电话!

“喂!爸!”柳梦深吸一口气道。

“我不是你爸,我是古韵斋的老板金不仁,你是他女儿吧,赶紧拿一百万来赎人,否则我把他大卸八块!”

“什么?”柳梦听到这话,立刻大叫了起来。

旁边的林凡也被吓了一跳,仔细询问了之后才知道,柳云虎提前了一个航班回国,闲来无事就去机场附近的古玩街解闷,他平生也没其他爱好,就对古董感兴趣,以后如果有什么新品,他都会去,但现在家道慢慢衰弱,去古玩街已经沦落为消遣解闷了,根本就没有闲钱买东西。

这一次他也是去散散心,排解排解这段时间郁闷的心情,可没想到在古韵斋看一件青花瓷的时候,那件青花瓷突然碎裂,老板一口咬定是明永乐的,还是镇店之宝,没有一百万是休想离开!

双方直接就打了起来,虽然柳云虎脾气也是爆的,但这古韵斋里里外外的伙计不下十个,柳云虎立马就被制服。

随即,两个人很快赶到了古韵斋,此刻由于出了这事,这古玩店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

看见林凡和柳梦进来,那嚷着一颗金牙的金不仁走了过来,从面相上看,这家伙明显是个奸商。

“你是他女儿是吧?赶紧给钱,不然今天这事没完!”金不仁咬着牙大叫,林凡在一旁直接被无视。

“闪开!”柳梦也不是那种好惹的,直接推开金不仁就到了柳云虎身边。

“爸,你没事吧?”柳梦扶起柳云虎。

柳云虎哼了一声,忙道:“我能有什么事,他们几个小崽子想收拾我,想吃几年饭吧!”

柳云虎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哪里肯服输。

“还他妈嘴硬,赶紧赔钱,不然还把你打趴下!”金不仁一挥手,十几个伙计虎视眈眈的看着柳梦和柳云虎,显然轻易是走不了了。

“你那是赝品,我给什么钱,你当我傻啊,另外随便一碰就碎,这分明是你做的局!”柳云虎高声大叫。

“赝品?你睁大狗眼看清楚,这可都是明朝的瓷片,你随便找专家来鉴定,如果不是,我直接吞了!”金不仁信誓旦旦的大叫道。

“这、这分明是你用胶水粘的!”柳云虎有些结巴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用胶水粘的?赶紧赔钱,否则老子可要下死手了,快点!”金不仁眼睛死瞪,如同要吃人一般。

此刻,是个人都明白,这就是一个局,只不过柳云虎倒霉,那些瓷片显然是真的,虽然是后期粘的,但现在已经碎了,不管去哪里鉴定,都是金不仁占理。

此时的柳云虎可以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金不仁要一百万,现在就他的存款,里外里就十几万,哪里付得起这笔巨款。

“那个老板,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你也别急,能不能听我说两句!”此刻林凡走了出来。

“你?你说个屁啊!”此刻柳云虎正在气头上,张口就骂。

在柳家,林凡压根就没发言权,在柳云龙看来,这种事情哪里轮的着他插嘴。

林凡此刻也不介意,紧跟着道:“我是想说既然这个古董值一百万,那我就给你一百万,不过我还想在你店里拿一件小玩意!”

“什么?你有病啊!”柳云虎差点没吐血。

“林凡,你疯了?”柳梦也叫了起来,虽然林凡现在有钱了,但要是他这样糟蹋法,一千万几天工夫也得花光……

11、老丈人被打

夜色凝重!

柳梦在床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今夜竟然为林凡失眠了,而且脑海里居然全都是周倩倩把他拽走的画面。

“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的,我突然那么在意他干吗?”柳梦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随即她拿起手机,忍不住要打林凡电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条短信出现在她的手机里。

柳梦很随意的将它打开,可看到里面的内容,顿时她的脸都有点红了。

“夜色下的小雏菊,我又回来了,你可安好?”

柳梦呆呆地看着手机好几秒钟,整个人竟有些不知所措。

“咔嚓”,此刻家里的大门开了,秦素梅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凡,你回来了啊,喝酒了吧,要不要给你做碗醒酒汤啊!”

“这么晚了,不用了,妈,你早点休息吧!”

“行吧,你早点去休息吧,今天这一天也够累的!”

两个人说着,林凡的脚步慢慢朝着房间而来。

柳梦一下子回过神来,直接将手机塞进了手机,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老婆,我回来了!”看着柳梦已经躺在了床上,林凡压低声音道。

不过此刻的柳梦没有任何回应。

“睡的可真早!”林凡没有起疑,洗了澡,如同往常一样在地上铺好地铺,随即便沉沉进入梦乡。

然而此刻的柳梦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紧紧握着手机,她曾经不止一次祈祷能收到这个人的信息,可以说是日盼夜盼,可现在真的收到了,她突然有些害怕。

她已经结婚了,成了有夫之妇,她绝对不会干出格的事!

可是对方又是自己曾经日夜思念的人,她真的很想马上见到他,当面问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到现在才想起联系她!

……

次日,林凡早早的起床准备去机场接老丈人,老丈人自从被远离柳家核心圈后,一直想办法扩大自己的商路,因此前段时间在东南亚跑生意,不过从丈母娘那里得到的消息,老丈人虽接了几单小生意,但都不是很理想。

不过现在林凡一口气赚回来一千万,而且还跟周家攀上了关系,这只要能借靠住周氏集团,以后有的是生意做,如此以来柳家高层也绝对会重视柳云虎,再度回到核心圈的机会也是相当的大。

“小梦,赶紧跟小凡一起去,你也可以将昨天在周家的事说给你老爸听,我昨天跟他说,他还偏不信!”秦素梅有些激动的喊着柳梦。

柳梦“嗯”了一声,似乎是没有睡醒,迷迷糊糊上了车。

汽车快速飞驰在马路上,车内寂静如水。

“有点闷,要不听个歌吧!”林凡觉得车内的气氛真有些压抑。

“不听!”柳梦斩钉截铁道。

“行,不听就不听呗!”林凡将手缩了回来。

“怎么?开始嫌弃我无理取闹了是吧?”柳梦转过头,突然道。

“没有啊!”林凡感觉莫名其妙。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特得意了,觉得自己特牛逼?别以为学了一本破医书,有一些中医的天赋就真厉害的上天了!”柳梦像条母狗一般,发泄心中积累了一夜的情绪道。

“你、你没病吧?”林凡觉得柳梦好奇怪,准确的说从早上起来精神就不对。

“果然是嫌弃我了,既然嫌弃了,那你就去找周倩倩去啊,我看你昨晚就不应该回来,住在她家多好啊!”柳梦说话更冲了。

“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了?我可是你老公,我只爱你一人,懂吗?”林凡加重语气道。

听到这话,柳梦一怔,心中更有一股说不出的暖意,跟林凡相处了三年,哪怕以前再怎么不喜欢他,两人相处久了,总是会有感情的,况且林凡对自己是真的好,哪怕现在他几乎“一飞冲天”,对自己也是一往情深、始终如一!

相比之下,那个虚无缥缈的“他”,又算什么?

忘了他,回归现实吧,傻瓜,别再给自己压力了!

柳梦自我安慰!

车内再度回归寂静!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柳梦猛的一抖,她急忙看手机,原来是自己爸爸柳云虎的电话!

“喂!爸!”柳梦深吸一口气道。

“我不是你爸,我是古韵斋的老板金不仁,你是他女儿吧,赶紧拿一百万来赎人,否则我把他大卸八块!”

“什么?”柳梦听到这话,立刻大叫了起来。

旁边的林凡也被吓了一跳,仔细询问了之后才知道,柳云虎提前了一个航班回国,闲来无事就去机场附近的古玩街解闷,他平生也没其他爱好,就对古董感兴趣,以后如果有什么新品,他都会去,但现在家道慢慢衰弱,去古玩街已经沦落为消遣解闷了,根本就没有闲钱买东西。

这一次他也是去散散心,排解排解这段时间郁闷的心情,可没想到在古韵斋看一件青花瓷的时候,那件青花瓷突然碎裂,老板一口咬定是明永乐的,还是镇店之宝,没有一百万是休想离开!

双方直接就打了起来,虽然柳云虎脾气也是爆的,但这古韵斋里里外外的伙计不下十个,柳云虎立马就被制服。

随即,两个人很快赶到了古韵斋,此刻由于出了这事,这古玩店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

看见林凡和柳梦进来,那嚷着一颗金牙的金不仁走了过来,从面相上看,这家伙明显是个奸商。

“你是他女儿是吧?赶紧给钱,不然今天这事没完!”金不仁咬着牙大叫,林凡在一旁直接被无视。

“闪开!”柳梦也不是那种好惹的,直接推开金不仁就到了柳云虎身边。

“爸,你没事吧?”柳梦扶起柳云虎。

柳云虎哼了一声,忙道:“我能有什么事,他们几个小崽子想收拾我,想吃几年饭吧!”

柳云虎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哪里肯服输。

“还他妈嘴硬,赶紧赔钱,不然还把你打趴下!”金不仁一挥手,十几个伙计虎视眈眈的看着柳梦和柳云虎,显然轻易是走不了了。

“你那是赝品,我给什么钱,你当我傻啊,另外随便一碰就碎,这分明是你做的局!”柳云虎高声大叫。

“赝品?你睁大狗眼看清楚,这可都是明朝的瓷片,你随便找专家来鉴定,如果不是,我直接吞了!”金不仁信誓旦旦的大叫道。

“这、这分明是你用胶水粘的!”柳云虎有些结巴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用胶水粘的?赶紧赔钱,否则老子可要下死手了,快点!”金不仁眼睛死瞪,如同要吃人一般。

此刻,是个人都明白,这就是一个局,只不过柳云虎倒霉,那些瓷片显然是真的,虽然是后期粘的,但现在已经碎了,不管去哪里鉴定,都是金不仁占理。

此时的柳云虎可以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金不仁要一百万,现在就他的存款,里外里就十几万,哪里付得起这笔巨款。

“那个老板,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你也别急,能不能听我说两句!”此刻林凡走了出来。

“你?你说个屁啊!”此刻柳云虎正在气头上,张口就骂。

在柳家,林凡压根就没发言权,在柳云龙看来,这种事情哪里轮的着他插嘴。

林凡此刻也不介意,紧跟着道:“我是想说既然这个古董值一百万,那我就给你一百万,不过我还想在你店里拿一件小玩意!”

“什么?你有病啊!”柳云虎差点没吐血。

“林凡,你疯了?”柳梦也叫了起来,虽然林凡现在有钱了,但要是他这样糟蹋法,一千万几天工夫也得花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