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1:31:00

小二欣然接受。第2天上午就把练武所需要的所有器械和近三个月所需要的药品,全部弄进了上官风所在的小院。

连同小二的辛苦费,这一下就花去上官风30两银子。

身上有的银子减去这30两,再加上这三个月的房租和吃饭的费用,上官风身上的银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三个月除了练功之外,还必须得抽时间上街卖艺挣银子。否则的话三个月之后,自己身无分文就会被人家清理出门户了。没钱的时候人家狗眼看人低,在这样一个社会也算是天经地义了。

上官风做到了心中有数。

从第3天开始,吃饱喝足之后他把小院的门一锁就开始练武。

按照天书秘籍,继续他的炼体境。

比上官风还高的几个沙袋被吊到空中,像一个小小的沙袋阵,上官锋被困在当中。

上官风拳打脚踢,身影闪动之间,大沙袋也被打得荡来荡去,而上官风的身体巧妙的穿梭于几个沙袋的回旋之间。

然后用木锤捶打木桩数百下,然后是轮动更重铁锤,通过这些器械开始打煞力气。

然后开始练所谓的轻功,天书上的轻功提纵术完全颠覆了他原来的观点。在影视小说中,那些武林侠客们身轻如燕,跺脚上房,腾空而起,如飞似箭。这些令人不可思议的功夫的确存在,并且非是用其他方式练出来的,而是从几块砖开始的。

先是把方砖平着摆出一个大的圆形,上官风两腿绑上沙袋,开始踩着方砖转圈儿。开始是慢,后来要求越来越快,再后来在上面负重沿着走。

然后把平放的方砖立起来,立起来的方针稳定性就差远了,没有功夫人在站都站不稳,更不要说负重沿着走了。

就见上官风准备好之后,双腿绑着沙袋,两手提了两桶水的上官风,身子一纵两只脚便落到了两块立着的砖上,在方砖上稳住身子之后,开始负重走,而砖不能翻。

这样的练功上官风每天坚持三个时辰,然后开始用药内敷和外泡,浸泡时间不低于一个时辰。

每天均是如此,雷打不动。

在天书的指引下,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有了几个月功底的上官风没两天便能够在立起的砖上面,腿绑沙袋,手提两桶水,健步如飞了。

而立起的方砖,每一块被踩过之后都纹丝不动。

高俅挨了打,脸肿的像屁股,当然没法去上班了。

他在一家药铺工作,只好让手下的一个痞子来帮他请假。

药铺的掌柜的一脸的愠怒不断的摇头。因为高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请假了,劣迹斑斑,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好好干活,现在又经常请假。

什么样的老板也不会容忍这样的员工,因此就打算找借口把他给开了。

三天以后高俅的脸,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你弄清楚了,这个外地来的野小子在贾家老店?”高俅满脸怒气,想着那一天自己挨打的样子,咬牙切齿的问手下那个饼子脸。

虽然那一天打他的是80万禁军教头王进,他现在当然没有胆量去找王教头去出气,但是找上官风报复下还是比较现实的。

这才是真正的欺软怕硬,地痞流氓混混大概都得这德行。

“高二哥,这才多大点事啊?这要都办不成,我不就成废物了吗?”饼子脸夸夸其谈。

“好,我们今天晚上就去收拾这个小野种!”高俅那张脸显得更红了,由于激愤。

还没有到吃晚饭的时间,高俅等5个痞子,浑身上下收拾的紧沉利落,就来到了东门里贾家老店。

然而高俅他们几个在这个大饭馆里,从1楼到2楼又跑到3楼,然后又下到2楼最后又到1楼,反复了三次,找遍了每一个桌子和雅间,硬是没有发现上官风的影子。

小二招呼他们吃饭或住店,他们也不理,小二一看这排头也不敢得罪,一顿饭经过每一张桌子两三次,这些吃饭的客官们看着这几个家伙也不知道他们是有何目的。

最后高俅实在没有办法,让小二把住店的画名册拿出来了,都找遍了硬是没有一个叫上官风的,这一下高俅手下的那个饼子脸脸上开始冒汗了。

高俅二话没说,啪的一巴掌,大饼子脸,打的退出去五步开外,随地转了两圈半,一头栽倒在地。

高俅带着人扬长而去。

等饼子脸再爬起来的时候,后槽牙都活动了,满嘴是血。在小二掌柜的和众客官一帮人诧异的目光之中,饼子脸,脚步量枪的也出了贾家老店。

他捂着脸当然不敢怪高俅,心中暗暗的就骂上了。

“上官风,这都是你害的!但是这个野小子跑哪儿去了,我明明看见他进了这家客栈的?”

饼子脸的脑子没有被打残,他捂着脸详细询问了小二。

提到上官风这个名字店小二仍然摇头,但是三天前来到他们这里要吃住三个月最后又愤然离开了他们这家客栈、掌柜的亲自出面留都留不住的那个小孩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害得他挨掌柜的一顿骂。

小二回忆着把这件事说出来了。

“妈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饼子脸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咬着牙道,“上官风,就是挖地三尺,爷爷也要找到你,非出胸中的恶气不可!”

饼子脸跟高俅一样,已经把上官风当做自己的刻骨宿敌了。3天前他跟上官枫众目睽睽之下比力气输了,以多胜少比打架,他们4个被上官风一人打得满地找牙,今天又在饭馆里,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他们高二哥的耳光,在他看来这一切了,都是因上官风而起。

饼子脸在附近又转悠了两天,几乎把这里的大街小巷都找遍了,也没有见到上官风的影子。然后她开始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找,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记录本上查。

又折腾了大半天,正当他泄气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映入了他的眼帘,上官风?

饼子脸那双眼睛瞪得贼大,差点叫出声来,赶紧捂住了嘴,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饼子脸揉揉眼睛,恐怕看错了,仔细瞅瞅的确是上官风之后,他就在后面蹑手蹑脚的跟着,心中无比的激动,好像完成了一项大工程,很有成就感。

他甚至脑海里出现出这样的镜头:上官风被他和他高二哥这帮弟兄,打得像狗屎,最跪地求饶,把银子全都拿出来了……

饼子脸在后面远远的一边走,一边对着上官风的背影咬牙,一边心中得意。

转弯抹角,穿大街过小巷,上官风来到了一处闹市,先用白灰布线,亮开场子之后然后敲锣,再然后,翻跟头练武术压场子,程序跟上次大街卖艺一般无二。

饼子脸躲在人群当中,静静的看着,一声不响,这次他早就打定了主意,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上官风,为这事还挨了个耳光,这次非要盯梢盯到底,非要摸清上官风的住处不可,往日之仇不能不报!

公元1096年,也就是上官风悲惨地穿越到大宋这一年,宋哲宗的弟弟赵佶的狗屎运来了,十四岁的他被宋哲宗加封为端王。

端王虽然不是什么地位显赫之王,只不过在端州给了他一块封地,就是肇庆府。但是短短的4年之后,赵佶就有一个小小的端王荣登大典,君临天下了。

赵佶以为这是“端王”给他带来的福气,登基坐殿之后,把端州就改为肇庆府。

在此之前,赵佶曾被加封为遂宁王。虽然遂宁王大小也是个王,但是这个王就是骡子的鸡巴——摆设。

这是因为赵佶年幼,一个十几岁的懵懂少年,因为出生在皇室家庭,这种王位世袭的养尊处优,轻佻放荡使他们的本性和通病。

不过成了端王之后的几年,赵佶仍然在做冷板凳。一直到4年以后,他继承了哥哥的皇位,在此之前朝中的大事小情一般找不到他,这也与他的性格有关,好书画,好女人,好诗歌,好金石,就是不好治国理政。

难怪后世给他的评论是,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甚至有人把他比作南唐李后主李煜。

不过他也有志同道合之人,第一个就是小王都太尉。有第一个,当然就有第二个。第二个自然就是在水浒中臭名昭著的高俅了。

赵佶是宋神宗的妹夫,煊赫一时的皇朝驸马爷。现在小赵佶和他的这位年轻的姑父,志同道合,情趣相投,整天打得火热,恨不得食则同桌,卧则同榻。

赵佶被加封为端王,他这位情趣相投的姑父,小王都太尉自然要祝贺一番了。祝贺的方式之一,就是两个人坐着豪华的大轿到街上夸官游行。

组成了上千名的护卫,和数百名情男素女,以及小厮等,前呼后拥。敲锣打鼓,亲兵护卫在前面开道,驱散闲杂人等。

王晋卿和赵佶同乘一轿,说说笑笑,从书画说到鹦鹉,又说到束发用篦。

正在这时,王诜也就是那个小王都太尉王晋卿不经意间掀开了轿帘,大街上一件异常之事,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第16章 轻功提纵术

小二欣然接受。第2天上午就把练武所需要的所有器械和近三个月所需要的药品,全部弄进了上官风所在的小院。

连同小二的辛苦费,这一下就花去上官风30两银子。

身上有的银子减去这30两,再加上这三个月的房租和吃饭的费用,上官风身上的银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三个月除了练功之外,还必须得抽时间上街卖艺挣银子。否则的话三个月之后,自己身无分文就会被人家清理出门户了。没钱的时候人家狗眼看人低,在这样一个社会也算是天经地义了。

上官风做到了心中有数。

从第3天开始,吃饱喝足之后他把小院的门一锁就开始练武。

按照天书秘籍,继续他的炼体境。

比上官风还高的几个沙袋被吊到空中,像一个小小的沙袋阵,上官锋被困在当中。

上官风拳打脚踢,身影闪动之间,大沙袋也被打得荡来荡去,而上官风的身体巧妙的穿梭于几个沙袋的回旋之间。

然后用木锤捶打木桩数百下,然后是轮动更重铁锤,通过这些器械开始打煞力气。

然后开始练所谓的轻功,天书上的轻功提纵术完全颠覆了他原来的观点。在影视小说中,那些武林侠客们身轻如燕,跺脚上房,腾空而起,如飞似箭。这些令人不可思议的功夫的确存在,并且非是用其他方式练出来的,而是从几块砖开始的。

先是把方砖平着摆出一个大的圆形,上官风两腿绑上沙袋,开始踩着方砖转圈儿。开始是慢,后来要求越来越快,再后来在上面负重沿着走。

然后把平放的方砖立起来,立起来的方针稳定性就差远了,没有功夫人在站都站不稳,更不要说负重沿着走了。

就见上官风准备好之后,双腿绑着沙袋,两手提了两桶水的上官风,身子一纵两只脚便落到了两块立着的砖上,在方砖上稳住身子之后,开始负重走,而砖不能翻。

这样的练功上官风每天坚持三个时辰,然后开始用药内敷和外泡,浸泡时间不低于一个时辰。

每天均是如此,雷打不动。

在天书的指引下,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有了几个月功底的上官风没两天便能够在立起的砖上面,腿绑沙袋,手提两桶水,健步如飞了。

而立起的方砖,每一块被踩过之后都纹丝不动。

高俅挨了打,脸肿的像屁股,当然没法去上班了。

他在一家药铺工作,只好让手下的一个痞子来帮他请假。

药铺的掌柜的一脸的愠怒不断的摇头。因为高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请假了,劣迹斑斑,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好好干活,现在又经常请假。

什么样的老板也不会容忍这样的员工,因此就打算找借口把他给开了。

三天以后高俅的脸,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你弄清楚了,这个外地来的野小子在贾家老店?”高俅满脸怒气,想着那一天自己挨打的样子,咬牙切齿的问手下那个饼子脸。

虽然那一天打他的是80万禁军教头王进,他现在当然没有胆量去找王教头去出气,但是找上官风报复下还是比较现实的。

这才是真正的欺软怕硬,地痞流氓混混大概都得这德行。

“高二哥,这才多大点事啊?这要都办不成,我不就成废物了吗?”饼子脸夸夸其谈。

“好,我们今天晚上就去收拾这个小野种!”高俅那张脸显得更红了,由于激愤。

还没有到吃晚饭的时间,高俅等5个痞子,浑身上下收拾的紧沉利落,就来到了东门里贾家老店。

然而高俅他们几个在这个大饭馆里,从1楼到2楼又跑到3楼,然后又下到2楼最后又到1楼,反复了三次,找遍了每一个桌子和雅间,硬是没有发现上官风的影子。

小二招呼他们吃饭或住店,他们也不理,小二一看这排头也不敢得罪,一顿饭经过每一张桌子两三次,这些吃饭的客官们看着这几个家伙也不知道他们是有何目的。

最后高俅实在没有办法,让小二把住店的画名册拿出来了,都找遍了硬是没有一个叫上官风的,这一下高俅手下的那个饼子脸脸上开始冒汗了。

高俅二话没说,啪的一巴掌,大饼子脸,打的退出去五步开外,随地转了两圈半,一头栽倒在地。

高俅带着人扬长而去。

等饼子脸再爬起来的时候,后槽牙都活动了,满嘴是血。在小二掌柜的和众客官一帮人诧异的目光之中,饼子脸,脚步量枪的也出了贾家老店。

他捂着脸当然不敢怪高俅,心中暗暗的就骂上了。

“上官风,这都是你害的!但是这个野小子跑哪儿去了,我明明看见他进了这家客栈的?”

饼子脸的脑子没有被打残,他捂着脸详细询问了小二。

提到上官风这个名字店小二仍然摇头,但是三天前来到他们这里要吃住三个月最后又愤然离开了他们这家客栈、掌柜的亲自出面留都留不住的那个小孩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害得他挨掌柜的一顿骂。

小二回忆着把这件事说出来了。

“妈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饼子脸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咬着牙道,“上官风,就是挖地三尺,爷爷也要找到你,非出胸中的恶气不可!”

饼子脸跟高俅一样,已经把上官风当做自己的刻骨宿敌了。3天前他跟上官枫众目睽睽之下比力气输了,以多胜少比打架,他们4个被上官风一人打得满地找牙,今天又在饭馆里,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他们高二哥的耳光,在他看来这一切了,都是因上官风而起。

饼子脸在附近又转悠了两天,几乎把这里的大街小巷都找遍了,也没有见到上官风的影子。然后她开始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找,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记录本上查。

又折腾了大半天,正当他泄气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映入了他的眼帘,上官风?

饼子脸那双眼睛瞪得贼大,差点叫出声来,赶紧捂住了嘴,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饼子脸揉揉眼睛,恐怕看错了,仔细瞅瞅的确是上官风之后,他就在后面蹑手蹑脚的跟着,心中无比的激动,好像完成了一项大工程,很有成就感。

他甚至脑海里出现出这样的镜头:上官风被他和他高二哥这帮弟兄,打得像狗屎,最跪地求饶,把银子全都拿出来了……

饼子脸在后面远远的一边走,一边对着上官风的背影咬牙,一边心中得意。

转弯抹角,穿大街过小巷,上官风来到了一处闹市,先用白灰布线,亮开场子之后然后敲锣,再然后,翻跟头练武术压场子,程序跟上次大街卖艺一般无二。

饼子脸躲在人群当中,静静的看着,一声不响,这次他早就打定了主意,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上官风,为这事还挨了个耳光,这次非要盯梢盯到底,非要摸清上官风的住处不可,往日之仇不能不报!

公元1096年,也就是上官风悲惨地穿越到大宋这一年,宋哲宗的弟弟赵佶的狗屎运来了,十四岁的他被宋哲宗加封为端王。

端王虽然不是什么地位显赫之王,只不过在端州给了他一块封地,就是肇庆府。但是短短的4年之后,赵佶就有一个小小的端王荣登大典,君临天下了。

赵佶以为这是“端王”给他带来的福气,登基坐殿之后,把端州就改为肇庆府。

在此之前,赵佶曾被加封为遂宁王。虽然遂宁王大小也是个王,但是这个王就是骡子的鸡巴——摆设。

这是因为赵佶年幼,一个十几岁的懵懂少年,因为出生在皇室家庭,这种王位世袭的养尊处优,轻佻放荡使他们的本性和通病。

不过成了端王之后的几年,赵佶仍然在做冷板凳。一直到4年以后,他继承了哥哥的皇位,在此之前朝中的大事小情一般找不到他,这也与他的性格有关,好书画,好女人,好诗歌,好金石,就是不好治国理政。

难怪后世给他的评论是,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甚至有人把他比作南唐李后主李煜。

不过他也有志同道合之人,第一个就是小王都太尉。有第一个,当然就有第二个。第二个自然就是在水浒中臭名昭著的高俅了。

赵佶是宋神宗的妹夫,煊赫一时的皇朝驸马爷。现在小赵佶和他的这位年轻的姑父,志同道合,情趣相投,整天打得火热,恨不得食则同桌,卧则同榻。

赵佶被加封为端王,他这位情趣相投的姑父,小王都太尉自然要祝贺一番了。祝贺的方式之一,就是两个人坐着豪华的大轿到街上夸官游行。

组成了上千名的护卫,和数百名情男素女,以及小厮等,前呼后拥。敲锣打鼓,亲兵护卫在前面开道,驱散闲杂人等。

王晋卿和赵佶同乘一轿,说说笑笑,从书画说到鹦鹉,又说到束发用篦。

正在这时,王诜也就是那个小王都太尉王晋卿不经意间掀开了轿帘,大街上一件异常之事,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