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1:35:57

“你就是陈东呀?早就听小婉说起你,很一般嘛,我男朋友请你吃饭,你就不知道说声谢谢吗?”

慕晓晓针锋相对的看着陈东。

很显然,陈东给她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傲慢,没有礼貌。

陈东朝着车子里的张婉看了一眼,也没跟慕晓晓计较,转头对着张良说道:“谢谢,请问我坐哪?”

“后面,后面,嘿嘿……”

张良一把拉过准备做到后面的慕晓晓,嘿嘿笑着将她推进了副驾驶,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哼,还有必要吗?都不是一路人!”慕晓晓语气有些不耐。

陈东微微皱眉,随手打开了车门,张婉扭着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根本来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

陈东心中暗叹,低身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平稳的向着目的地行去,车子内出奇的安静。

陈东和张婉坐在后排都没有说话,陈东能够闻到张婉身上熟悉的体香,心中百感交集。

张婉低着头,脸色复杂,可深藏的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哀伤。

难得的重逢,却演绎不出幸福的画面,座位间空隙不大,那是两人有意留着的空间,一尺不到,却仿佛隔绝着两个世界。

后视镜里,两双贼溜溜的眼睛,不断的透过镜面朝着两人窥视,让陈东颇为无奈,好在没过多久车子到了目的地。

一家还算不错的特色夜店,四人走进了一个雅致的包房,没过多久,两盘烧烤还有五颜六色的果盘和啤酒端了上来。

张良热情的给陈东开了瓶啤酒,又给自己开了瓶,满满的到了两杯。

“来,陈东,这杯酒就当我替张婉给你接风。”

陈东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和张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张良这人印象不错,他比较喜欢。

张婉至始至终都没有跟陈东说一句话,随便吃了两口就停下来。

张良明显是个情商高手,感受到陈东和张婉之间微妙的气氛,他不断试图活跃着气氛,总算没有冷场。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慕晓晓突然开口问陈东。

“陈东,听说你是从海外回来的,不知道你以前在海外做什么呢?!

面对慕晓晓的问题,陈东看了张婉一眼,这才说道:

“没什么,干一些普通人干不了的工作。”

“普通人干不了的工作,那是什么?你可别告诉我是疏通下水道呀!”

“晓晓,别乱说话。”张良连忙打断慕晓晓。

陈东眉头微微再次皱了一下,他一开始就发现慕晓晓这个女孩有些针对他,为了张婉的面子,他忍。

“你说的其实没错,我专门负责清理垃圾,因为这世界垃圾很多。”

陈东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或是权势滔天,或是强大无匹,每一个都叱咤风云割据一方,可最终,都成了被他清理的垃圾。

只不过,慕晓晓却根本不可能听出来陈东话里的意思,她还以为陈东说的是真的,不屑的撇了撇嘴,更加轻视了几分,还是接着问道:

“不过据说国外的清洁工工资也挺高的,应该挣了不少钱吧,卡里有没有七位数?”

慕晓晓接着问道,七位数也就是百万打底。

陈东摇头。

“那六位数总有吧?”慕晓晓有些失望。

陈东依旧摇头。

“切,不是吧,连十万块都没有,你真的是从国外回来的吗?三五万总是有吧?”

陈东依旧摇头,心里明白就算他告诉对方等到了明天他卡里有十位数,对方也不会相信。更不要说自己卡里远不止十位数。

如其让别人说他是骗子,不如缄口不言。

慕晓晓完全失去了兴趣,没劲的往身后的沙发上一躺,拿起手机不在理会陈东了。

他现在已经确定,陈东就是个不学无术,傲慢无礼,哗众取宠的人,反正她正满脑子的想着四个字的成语编排陈东。

张婉坐在旁边,眼中忧虑更加沉重了。

对于慕晓晓,陈东很反感,从第一眼开始。

第一次接触就问这种问题,势利,没有礼貌,和方面羞辱有何区别,要不是看在张婉的面子,他根本就不屑跟这种人说一句话。

这时候,张良开口问道:“兄弟,既然回国了,那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吗?如果暂时没办法创业的话,我可以帮忙给你找个工作。”

对于张良的好意,陈东报以微笑,这个人给他的感觉越来越好,热心肠挺实在的一个人。

只是张良的话刚说完,旁边的慕晓晓又对着他踢了一脚。

“就你多事,人家从国外回来的,用的着你管。”

随后她有将目标放在了陈东的身上,以一种教训的口吻说道:“小婉可是我闺蜜,你这次回来闹了她的订婚宴,她为了你连丁家少奶奶都不做了,你难道不应该给她一个承诺吗?”

“晓晓,我的事不用你管。”一直沉默的张婉终于开口说话了。

“哼,不管就不管。”慕晓晓撇嘴。

陈东差异的看着两人,总感觉两人的态度似乎有些微妙

然而面对慕晓晓的问题,陈东却突然沉默了,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刚才收到的邮件。

他回国,是因为累了,想弥补张婉,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叶南天的邮件,让一切变得诡异莫测起来,如果消息散播开,可以想象,巨大的危机也会随之而来。

想起自己的身世,想起被家族逼迫而离开家族的父母,陈东的眼中寒芒闪动着。

如果邮件说的是真的,自己终究将再次陷入深深的泥沼,他不能将张婉也带进危险中。

这时他给不了的承诺。

眼看着陈东沉默不语,张婉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失落,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眼泪不受控制的想要夺眶而出。

她虽然表现的很坚强,可终究是个女人,一个想要依靠的女人。

不过这样也好,她能够彻底的死心了。

不用抱着幻想,自然也不会疼痛,就好像8年前一样,她也可以侧底的放下了。

“陈东,你还是离开江城吧,我说过,我退婚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不希望你来打搅我的生活。”她终于还是缓缓开口。

“婉儿,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陈东看着张婉,声音有些干涩。

“呼……”

张婉长长的吸了口气,第一次正视着陈东的眼睛。

“陈东,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白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今天的这顿饭,既是你我重逢之时,也是我们的诀别之日,从此之后你我天各一方,互不亏欠。”

说完,张婉扭头看向了旁边的穆晓晓,对方顿时眼睛一亮,将旁边的挎包放在了桌子上,打开,从里面取出几沓钞票,紧紧的抓在了手中。

“钱我倒是准备好了,不过股份的事……”穆晓晓故意拖长了声音。

“我说话算话,我会让出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你,回头我们可以签协议。”张婉平静的说道。

“那倒不用”

穆晓晓连忙摆手,还不等张婉的脸色有所缓和,他便又伸手入挎包,拿出了一叠A4。

“回头办多麻烦,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签个字儿就行了。”

穆晓晓将打印好的合同以及印泥和墨笔往张婉面前一放。

“晓晓,你干什么呢?”旁边的张良皱起了眉头,眼中中有些不悦。

“你闭嘴,亲姐妹明算账,我这是对双方负责,谁也不吃亏。”慕晓晓凶狠的瞥了张良一眼。

“你……哎……”张良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愧疚的扭过了头。

陈东并没有阻拦张婉在那两份合同上签字画押,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静静的看着张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第五章:宴无好宴

“你就是陈东呀?早就听小婉说起你,很一般嘛,我男朋友请你吃饭,你就不知道说声谢谢吗?”

慕晓晓针锋相对的看着陈东。

很显然,陈东给她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傲慢,没有礼貌。

陈东朝着车子里的张婉看了一眼,也没跟慕晓晓计较,转头对着张良说道:“谢谢,请问我坐哪?”

“后面,后面,嘿嘿……”

张良一把拉过准备做到后面的慕晓晓,嘿嘿笑着将她推进了副驾驶,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哼,还有必要吗?都不是一路人!”慕晓晓语气有些不耐。

陈东微微皱眉,随手打开了车门,张婉扭着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根本来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

陈东心中暗叹,低身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平稳的向着目的地行去,车子内出奇的安静。

陈东和张婉坐在后排都没有说话,陈东能够闻到张婉身上熟悉的体香,心中百感交集。

张婉低着头,脸色复杂,可深藏的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哀伤。

难得的重逢,却演绎不出幸福的画面,座位间空隙不大,那是两人有意留着的空间,一尺不到,却仿佛隔绝着两个世界。

后视镜里,两双贼溜溜的眼睛,不断的透过镜面朝着两人窥视,让陈东颇为无奈,好在没过多久车子到了目的地。

一家还算不错的特色夜店,四人走进了一个雅致的包房,没过多久,两盘烧烤还有五颜六色的果盘和啤酒端了上来。

张良热情的给陈东开了瓶啤酒,又给自己开了瓶,满满的到了两杯。

“来,陈东,这杯酒就当我替张婉给你接风。”

陈东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和张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张良这人印象不错,他比较喜欢。

张婉至始至终都没有跟陈东说一句话,随便吃了两口就停下来。

张良明显是个情商高手,感受到陈东和张婉之间微妙的气氛,他不断试图活跃着气氛,总算没有冷场。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慕晓晓突然开口问陈东。

“陈东,听说你是从海外回来的,不知道你以前在海外做什么呢?!

面对慕晓晓的问题,陈东看了张婉一眼,这才说道:

“没什么,干一些普通人干不了的工作。”

“普通人干不了的工作,那是什么?你可别告诉我是疏通下水道呀!”

“晓晓,别乱说话。”张良连忙打断慕晓晓。

陈东眉头微微再次皱了一下,他一开始就发现慕晓晓这个女孩有些针对他,为了张婉的面子,他忍。

“你说的其实没错,我专门负责清理垃圾,因为这世界垃圾很多。”

陈东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或是权势滔天,或是强大无匹,每一个都叱咤风云割据一方,可最终,都成了被他清理的垃圾。

只不过,慕晓晓却根本不可能听出来陈东话里的意思,她还以为陈东说的是真的,不屑的撇了撇嘴,更加轻视了几分,还是接着问道:

“不过据说国外的清洁工工资也挺高的,应该挣了不少钱吧,卡里有没有七位数?”

慕晓晓接着问道,七位数也就是百万打底。

陈东摇头。

“那六位数总有吧?”慕晓晓有些失望。

陈东依旧摇头。

“切,不是吧,连十万块都没有,你真的是从国外回来的吗?三五万总是有吧?”

陈东依旧摇头,心里明白就算他告诉对方等到了明天他卡里有十位数,对方也不会相信。更不要说自己卡里远不止十位数。

如其让别人说他是骗子,不如缄口不言。

慕晓晓完全失去了兴趣,没劲的往身后的沙发上一躺,拿起手机不在理会陈东了。

他现在已经确定,陈东就是个不学无术,傲慢无礼,哗众取宠的人,反正她正满脑子的想着四个字的成语编排陈东。

张婉坐在旁边,眼中忧虑更加沉重了。

对于慕晓晓,陈东很反感,从第一眼开始。

第一次接触就问这种问题,势利,没有礼貌,和方面羞辱有何区别,要不是看在张婉的面子,他根本就不屑跟这种人说一句话。

这时候,张良开口问道:“兄弟,既然回国了,那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吗?如果暂时没办法创业的话,我可以帮忙给你找个工作。”

对于张良的好意,陈东报以微笑,这个人给他的感觉越来越好,热心肠挺实在的一个人。

只是张良的话刚说完,旁边的慕晓晓又对着他踢了一脚。

“就你多事,人家从国外回来的,用的着你管。”

随后她有将目标放在了陈东的身上,以一种教训的口吻说道:“小婉可是我闺蜜,你这次回来闹了她的订婚宴,她为了你连丁家少奶奶都不做了,你难道不应该给她一个承诺吗?”

“晓晓,我的事不用你管。”一直沉默的张婉终于开口说话了。

“哼,不管就不管。”慕晓晓撇嘴。

陈东差异的看着两人,总感觉两人的态度似乎有些微妙

然而面对慕晓晓的问题,陈东却突然沉默了,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刚才收到的邮件。

他回国,是因为累了,想弥补张婉,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叶南天的邮件,让一切变得诡异莫测起来,如果消息散播开,可以想象,巨大的危机也会随之而来。

想起自己的身世,想起被家族逼迫而离开家族的父母,陈东的眼中寒芒闪动着。

如果邮件说的是真的,自己终究将再次陷入深深的泥沼,他不能将张婉也带进危险中。

这时他给不了的承诺。

眼看着陈东沉默不语,张婉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失落,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眼泪不受控制的想要夺眶而出。

她虽然表现的很坚强,可终究是个女人,一个想要依靠的女人。

不过这样也好,她能够彻底的死心了。

不用抱着幻想,自然也不会疼痛,就好像8年前一样,她也可以侧底的放下了。

“陈东,你还是离开江城吧,我说过,我退婚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不希望你来打搅我的生活。”她终于还是缓缓开口。

“婉儿,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陈东看着张婉,声音有些干涩。

“呼……”

张婉长长的吸了口气,第一次正视着陈东的眼睛。

“陈东,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白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今天的这顿饭,既是你我重逢之时,也是我们的诀别之日,从此之后你我天各一方,互不亏欠。”

说完,张婉扭头看向了旁边的穆晓晓,对方顿时眼睛一亮,将旁边的挎包放在了桌子上,打开,从里面取出几沓钞票,紧紧的抓在了手中。

“钱我倒是准备好了,不过股份的事……”穆晓晓故意拖长了声音。

“我说话算话,我会让出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你,回头我们可以签协议。”张婉平静的说道。

“那倒不用”

穆晓晓连忙摆手,还不等张婉的脸色有所缓和,他便又伸手入挎包,拿出了一叠A4。

“回头办多麻烦,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签个字儿就行了。”

穆晓晓将打印好的合同以及印泥和墨笔往张婉面前一放。

“晓晓,你干什么呢?”旁边的张良皱起了眉头,眼中中有些不悦。

“你闭嘴,亲姐妹明算账,我这是对双方负责,谁也不吃亏。”慕晓晓凶狠的瞥了张良一眼。

“你……哎……”张良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愧疚的扭过了头。

陈东并没有阻拦张婉在那两份合同上签字画押,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静静的看着张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