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9:37:09

“思文这孩子真是优秀,连张富贵这种商界大鳄都知道他,你看看人家多有本事,我看就算没有他二叔这层关系,单凭他父亲跟张富贵的关系,咱们这次的合作也能成,八成有人今天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魏小曼对着一旁的林菲裂开嘴角,心里也顺畅起来。

“妈,你先别把话说的太满,咱们尽力就好。”林清玥拉了拉魏小曼的胳膊道。

林菲看见这一幕,脸色也不自然起来,立刻踩了宋晨一脚。

“张董,我是宋远山的儿子,上次商会上咱们见过面的。”宋晨上前自我介绍起来。

张富贵这会儿注意力全都放在苏锐身上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宋晨介绍自己的时候,他根本也没听清。

“好了,时间不早了,都先坐下来吃饭吧。”张富贵有些不耐烦道。

宋晨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僵在了原地。

魏小曼看见这一幕就更得意了,之前还担心林菲这未婚夫会抢走项目呢,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了。

林菲本以为这次有宋晨出面,这个项目已经志在必得了,哪想到会冒出个沈思文,她可不会眼睁睁看着项目被林清玥抢去。

“你不是说你爸跟张董关系很好吗,怎么张董都没认出你啊。”林菲将宋晨拉到一旁小声问道。

“你别急,我这就让我爸给张董打电话。”宋晨立刻用微信联系了他爸,果然没一会儿张富贵就出去接电话了。

林菲怎么能不急呢,这次的项目谁能拿下来,谁的脸上才有光,她脑子一转,目光对准了一言不发的苏锐。

“姐夫,你坐这里。”林菲拉过苏锐,直接将他推到了林清玥身边的坐位。

沈思文本来已经要挨着林清玥坐下了,结果苏锐直接被拽了过来,顿时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魏小曼看见这一幕,直接就冲过来骂道“苏锐,你是不是忘了我给你定的规矩了?”

苏锐入赘林家这三年,魏小曼给他立了一个规矩,苏锐永远不能上桌跟林家人一起吃饭,只能端着小碗蹲在墙角。

这个事早就在江城传遍了,谁都知道林家有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林菲这么做明显就是挑事呢。

魏小曼早就看苏锐不顺眼了,要不是当着外人面,估计早就动手了。

“这个位置是你坐的吗,给我滚到一边去!”

魏小曼嘴里的一边,是包厢里面的角落,就算在外面吃饭,她也不会让苏锐上桌的。

“妈,要不今天就让苏锐坐下来吧。”林清玥开口,当着外人的面,她想给苏锐留点面子的。

可是不等林清玥的话说完呢,苏锐已经走到了包厢角落那边。

“有什么不好的,他这种废物也配跟这些成功人士坐在一起吗。”魏小曼不屑的撇了一眼苏锐,笑道“思文,你挨着清玥坐。”

沈思文也没客气,很是自然的坐在了林清玥身边,林清玥表情明显有点尴尬,可看了一眼角落那边的苏锐,美眸之中的神色也很复杂。

原本想要说点什么的她,最后话还是卡在了喉咙里。

这样的苏锐,怎么能跟身边的沈思文,或是林菲的未婚夫相比呢?

明明没有过期望,为什么还会失望呢?

“早就听说林家有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沈万年笑着嘲讽道。

“这训练的,比养的宠物犬还听话啊,三婶您真厉害。”宋晨竖起大拇指道。

沈思文心里也是一阵鄙视,心里更是暗爽的不行,这种人也配跟自己抢女人,简直做梦!

苏锐坐了一会儿,起身朝门口走去。

“姐夫,你别走啊,一会儿我让服务员给你拿个盘子拨点菜。”林菲也跟着讥讽道。

“我去洗手间。”苏锐淡淡道。

看见苏锐走出包厢,众人都以为苏锐自讨没趣的离开了。

魏小曼在心里冷哼一声,算你个窝囊废识相,不然回去绝对不会轻饶你。

苏锐刚走出包厢,张富贵就放下电话走了回来。

“少爷,你可是苏家的唯一继承人,怎么能受这种窝囊气呢。”张富贵有些愤慨道。

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连张富贵都看不下去了。

“你搞错了,我不是什么苏家继承人,我就是过来找我妻子的。”苏锐淡淡道。

张富贵皱着眉,他实在搞不懂苏锐到底怎么想的,明明可以做豪门少爷,非要给人当上门女婿,还要忍受那种窝囊气。

“方才建材厂的宋远山给我打电话了,这人是咱们公司的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他打电话的目的是希望我能把年会项目交给林菲。”张富贵顿了顿,半响后继续说道“不过只要少爷您开口,我会把项目交给林清玥。”

“这是你公司的事情,你做什么决定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出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跟苏家的关系,尤其是里面坐着的那些人。”苏锐面无表情,说完这话就转身回了包厢。

“少爷......这......唉......”张富贵一脸无奈,摇着头跟了上去。

魏小曼见苏锐又回来了,正要上去骂他呢,不过见张富贵这会儿也回来了,立刻就压住了火气。

这次大伙坐在这里是为了龙海地产年会宴席举办权的,所以也没有人去多看苏锐一眼了。

张富贵坐下后也没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摊牌了。

“我知道你们几位是为了年会举办的事情,这件事我早就应允了宋远山,所以年会宴席举办权我们公司决定交给林菲经理的星海酒店。”张富贵淡淡道。

听见张富贵这话,林清玥那边几个人表情直接僵住了,明显都觉得挺意外的,毕竟从方才张富贵对沈思文和宋晨的态度来看,谁都以为这个项目一定是林清玥拿下了。

林菲方才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嘴角都快翘到天上了,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张董,是不是搞错了?”魏小曼故作轻松的上前问道。

张富贵就是因为苏锐才过来的,方才在外面见苏锐态度那么坚决,他也没什么心情在留下来吃饭了。

“沈经理,这里交给你了,我还有点事。”张富贵无视了魏小曼,起身离开了包厢。

沈万年只能赔笑着送张富贵离开,虽然他想帮沈思文拿下这个项目,但如今张富贵亲自发话了,这事他也搞不定了,显然林菲找的关系才更硬。

“婶婶啊,你也别生气,这个项目我和清玥姐谁拿下都一样,反正钱都是咱们林家赚。”林菲嘴角一弯,目光嘲讽的望向一旁的苏锐道“这就是金龟婿和赘婿的区别,谁叫你们家找了个上不了台面的窝囊废呢。”

留下这句讥讽的话,林菲便挽着宋晨的胳膊以胜利者的姿态的离开了。

魏小曼听见这话,气的在那儿直拍桌子,嘴里不断骂着苏锐是个窝囊废,显然没有搞定这个项目,这笔账全都算在了苏锐的头上。

一行人离开包厢的时候,林清玥表情明显变得很低落,沈思文一直在旁边安慰林清玥。

“清玥,对不起,本来这个项目是我二叔负责的,我也不知道张董会亲自决定这个项目。”沈思文有些自责道。

“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林清玥微微笑道。

“清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重新帮你拿下这个项目的,我的车在那边,我送你和阿姨回去。”沈思文指向远处一辆最新款的奔驰大G道。

魏小曼本来心里还有点怨言,但看见沈思文开着几百万的车,顿时眼珠一转直接在一旁插起话来。

“清玥,我一会儿开你的车去你张姨家办点事,就让思文送你回去吧,正好也让他认个路,以后没事经常来家里玩。”魏小曼转头对苏锐喊道“你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吧,别像是狗皮膏药赖在这里碍眼。”

经过今天的事情,魏小曼越来越觉得找个金龟婿的重要性了,不然以后他们一家在林家更抬不起头了。

像苏锐这种废物,就该让他早点滚出林家。

魏小曼直接将林清玥推了过去,转身先一步离开了。

“我打个车回去就行。”林清玥脸红了起来,有些尴尬道。

“清玥,上车吧,我猜你也不想跟某些人一起回去。”沈思文笑着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眼神不屑的瞥了苏锐一眼。

林清玥看了一眼苏锐,最后犹豫的坐在了后排的位置上。

倒是一旁的苏锐,蹭的一下钻了进去,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林清玥身边,露出了令沈思文十分不爽的笑容来。

003 钉在耻辱柱上的废物

“思文这孩子真是优秀,连张富贵这种商界大鳄都知道他,你看看人家多有本事,我看就算没有他二叔这层关系,单凭他父亲跟张富贵的关系,咱们这次的合作也能成,八成有人今天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魏小曼对着一旁的林菲裂开嘴角,心里也顺畅起来。

“妈,你先别把话说的太满,咱们尽力就好。”林清玥拉了拉魏小曼的胳膊道。

林菲看见这一幕,脸色也不自然起来,立刻踩了宋晨一脚。

“张董,我是宋远山的儿子,上次商会上咱们见过面的。”宋晨上前自我介绍起来。

张富贵这会儿注意力全都放在苏锐身上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宋晨介绍自己的时候,他根本也没听清。

“好了,时间不早了,都先坐下来吃饭吧。”张富贵有些不耐烦道。

宋晨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僵在了原地。

魏小曼看见这一幕就更得意了,之前还担心林菲这未婚夫会抢走项目呢,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了。

林菲本以为这次有宋晨出面,这个项目已经志在必得了,哪想到会冒出个沈思文,她可不会眼睁睁看着项目被林清玥抢去。

“你不是说你爸跟张董关系很好吗,怎么张董都没认出你啊。”林菲将宋晨拉到一旁小声问道。

“你别急,我这就让我爸给张董打电话。”宋晨立刻用微信联系了他爸,果然没一会儿张富贵就出去接电话了。

林菲怎么能不急呢,这次的项目谁能拿下来,谁的脸上才有光,她脑子一转,目光对准了一言不发的苏锐。

“姐夫,你坐这里。”林菲拉过苏锐,直接将他推到了林清玥身边的坐位。

沈思文本来已经要挨着林清玥坐下了,结果苏锐直接被拽了过来,顿时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魏小曼看见这一幕,直接就冲过来骂道“苏锐,你是不是忘了我给你定的规矩了?”

苏锐入赘林家这三年,魏小曼给他立了一个规矩,苏锐永远不能上桌跟林家人一起吃饭,只能端着小碗蹲在墙角。

这个事早就在江城传遍了,谁都知道林家有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林菲这么做明显就是挑事呢。

魏小曼早就看苏锐不顺眼了,要不是当着外人面,估计早就动手了。

“这个位置是你坐的吗,给我滚到一边去!”

魏小曼嘴里的一边,是包厢里面的角落,就算在外面吃饭,她也不会让苏锐上桌的。

“妈,要不今天就让苏锐坐下来吧。”林清玥开口,当着外人的面,她想给苏锐留点面子的。

可是不等林清玥的话说完呢,苏锐已经走到了包厢角落那边。

“有什么不好的,他这种废物也配跟这些成功人士坐在一起吗。”魏小曼不屑的撇了一眼苏锐,笑道“思文,你挨着清玥坐。”

沈思文也没客气,很是自然的坐在了林清玥身边,林清玥表情明显有点尴尬,可看了一眼角落那边的苏锐,美眸之中的神色也很复杂。

原本想要说点什么的她,最后话还是卡在了喉咙里。

这样的苏锐,怎么能跟身边的沈思文,或是林菲的未婚夫相比呢?

明明没有过期望,为什么还会失望呢?

“早就听说林家有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沈万年笑着嘲讽道。

“这训练的,比养的宠物犬还听话啊,三婶您真厉害。”宋晨竖起大拇指道。

沈思文心里也是一阵鄙视,心里更是暗爽的不行,这种人也配跟自己抢女人,简直做梦!

苏锐坐了一会儿,起身朝门口走去。

“姐夫,你别走啊,一会儿我让服务员给你拿个盘子拨点菜。”林菲也跟着讥讽道。

“我去洗手间。”苏锐淡淡道。

看见苏锐走出包厢,众人都以为苏锐自讨没趣的离开了。

魏小曼在心里冷哼一声,算你个窝囊废识相,不然回去绝对不会轻饶你。

苏锐刚走出包厢,张富贵就放下电话走了回来。

“少爷,你可是苏家的唯一继承人,怎么能受这种窝囊气呢。”张富贵有些愤慨道。

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连张富贵都看不下去了。

“你搞错了,我不是什么苏家继承人,我就是过来找我妻子的。”苏锐淡淡道。

张富贵皱着眉,他实在搞不懂苏锐到底怎么想的,明明可以做豪门少爷,非要给人当上门女婿,还要忍受那种窝囊气。

“方才建材厂的宋远山给我打电话了,这人是咱们公司的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他打电话的目的是希望我能把年会项目交给林菲。”张富贵顿了顿,半响后继续说道“不过只要少爷您开口,我会把项目交给林清玥。”

“这是你公司的事情,你做什么决定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出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跟苏家的关系,尤其是里面坐着的那些人。”苏锐面无表情,说完这话就转身回了包厢。

“少爷......这......唉......”张富贵一脸无奈,摇着头跟了上去。

魏小曼见苏锐又回来了,正要上去骂他呢,不过见张富贵这会儿也回来了,立刻就压住了火气。

这次大伙坐在这里是为了龙海地产年会宴席举办权的,所以也没有人去多看苏锐一眼了。

张富贵坐下后也没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摊牌了。

“我知道你们几位是为了年会举办的事情,这件事我早就应允了宋远山,所以年会宴席举办权我们公司决定交给林菲经理的星海酒店。”张富贵淡淡道。

听见张富贵这话,林清玥那边几个人表情直接僵住了,明显都觉得挺意外的,毕竟从方才张富贵对沈思文和宋晨的态度来看,谁都以为这个项目一定是林清玥拿下了。

林菲方才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嘴角都快翘到天上了,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张董,是不是搞错了?”魏小曼故作轻松的上前问道。

张富贵就是因为苏锐才过来的,方才在外面见苏锐态度那么坚决,他也没什么心情在留下来吃饭了。

“沈经理,这里交给你了,我还有点事。”张富贵无视了魏小曼,起身离开了包厢。

沈万年只能赔笑着送张富贵离开,虽然他想帮沈思文拿下这个项目,但如今张富贵亲自发话了,这事他也搞不定了,显然林菲找的关系才更硬。

“婶婶啊,你也别生气,这个项目我和清玥姐谁拿下都一样,反正钱都是咱们林家赚。”林菲嘴角一弯,目光嘲讽的望向一旁的苏锐道“这就是金龟婿和赘婿的区别,谁叫你们家找了个上不了台面的窝囊废呢。”

留下这句讥讽的话,林菲便挽着宋晨的胳膊以胜利者的姿态的离开了。

魏小曼听见这话,气的在那儿直拍桌子,嘴里不断骂着苏锐是个窝囊废,显然没有搞定这个项目,这笔账全都算在了苏锐的头上。

一行人离开包厢的时候,林清玥表情明显变得很低落,沈思文一直在旁边安慰林清玥。

“清玥,对不起,本来这个项目是我二叔负责的,我也不知道张董会亲自决定这个项目。”沈思文有些自责道。

“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林清玥微微笑道。

“清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重新帮你拿下这个项目的,我的车在那边,我送你和阿姨回去。”沈思文指向远处一辆最新款的奔驰大G道。

魏小曼本来心里还有点怨言,但看见沈思文开着几百万的车,顿时眼珠一转直接在一旁插起话来。

“清玥,我一会儿开你的车去你张姨家办点事,就让思文送你回去吧,正好也让他认个路,以后没事经常来家里玩。”魏小曼转头对苏锐喊道“你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吧,别像是狗皮膏药赖在这里碍眼。”

经过今天的事情,魏小曼越来越觉得找个金龟婿的重要性了,不然以后他们一家在林家更抬不起头了。

像苏锐这种废物,就该让他早点滚出林家。

魏小曼直接将林清玥推了过去,转身先一步离开了。

“我打个车回去就行。”林清玥脸红了起来,有些尴尬道。

“清玥,上车吧,我猜你也不想跟某些人一起回去。”沈思文笑着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眼神不屑的瞥了苏锐一眼。

林清玥看了一眼苏锐,最后犹豫的坐在了后排的位置上。

倒是一旁的苏锐,蹭的一下钻了进去,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林清玥身边,露出了令沈思文十分不爽的笑容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