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9:37:11

“站住,什么人!”

门外的那道声音刚落,病房门口两侧便出来了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堵住了房门,那一身的腱子肉一看就是练家子。

两人看着对面站着的那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轻男子,眼神中的不屑之色更是浓厚。

来人,正是罗逸。

本来刚刚刘小忙突然闯进去,就让他们两个人有些难堪,正想着怎么挽回自己的面子时,竟然又来了个闹事的小年轻,长成这幅样子简直就是来送菜的嘛。

“嘿嘿。”

两人狞笑一声,那满脸的坏笑就像是一个旱了几十年的老流氓碰见良家小媳妇儿一般。

瞥了眼前两人一眼,罗逸懒得跟他们多废话,也不想在他们身上耽搁时间,现在他的心里,只想知道里面的景悠素他们怎么样了。

“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从罗逸口中说出。

别人不清楚,但是这两个保镖却明显的感觉到,罗逸话音刚落,就仿佛有一座大山突然压迫在了他们身上,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修行了三千多年的老怪物,就算是因为某些变故的原因,修为已经损失了不少,但是那股神识威压也不是他们两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没有再看眼前两人,罗逸绕过他们,走进了病房。

“罗逸?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下边照看你爷爷的吗,谁让你上来的。”

看到进来的人是罗逸,肖欣瞬间就炸了毛了,这臭小子又不听自己的话。

“没事儿的,爷爷还在睡着呢,有护士在那里看着。我有些担心你们,所以才上来看看的。”

罗逸倒也不恼,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切,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肖欣闻言,倒也没有胡搅蛮缠了,她也不是一点都不明事理,只是脾气有些不好,再加上稍微有那么点势利眼罢了。

而且,眼下救出被关在套间的景尤然和果果才是最重要的,一家人在这时候有再大的矛盾也该放下,一致对外的。

“年轻人,刚刚是你说的,我不配?”

坐在沙发上的殷河面色不悦的开口道,虽然说他不知道为何那两个保镖为什么没有动手拦住罗逸,但是这个年轻人之前说的话,让他很不爽快。

“没错,是我说的。”

罗逸话音刚落,一旁的肖欣就赶忙拉住他,着急的小声道:“你个臭小子是不是疯了啊,这人可是连刘少爷都惹不起的大人物,赶紧给人家道个歉,让人把你大哥和果果放出来。”

罗逸没有回话,而是盯着沙发上的殷河道:“放人,让他们一起走。”

“跪下道歉,我自然会放人的。”

罗逸说话的语气,让殷河感觉到更加不爽快了。

身为平阳市两大一线世家之一的殷家家主,殷河一直以来都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人的,但是如今罗逸的态度,让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藐视。

“放人,让他们先走。”

罗逸的语气依旧很平淡,但是却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

盯着罗逸看了半晌,殷河才缓缓开口道:“放人,让他们走吧。”

看向罗逸,殷河继续道:“他们可以走,但是,你得留下。”

“好。”

话音落下,之前一直站在殷河身后,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一名中年男子这才点了点头,走到套间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咦?爸爸,门开啦,咱们出去吧,一定是妈妈和小姨夫他们来找我们啦。”

房门刚开,一阵清脆的童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唔……好啊好啊,我们的妈妈和小姨夫来啦,他们来找我们啦,我们一起出去找他们吧!”

又一道声音传了出来,这是个男子的声音。

“不对,爸爸,是我的妈妈和小姨夫!不是你的。”

“哦……为什么不是我的妈妈和小姨夫啊。”

说着话,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便出现在了套房的门口,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小脸蛋红扑扑的,满脸的开心,看起来煞是惹人喜爱。

而那名男子,也是满脸开心,乐呵呵的跟在小姑娘身后,但是言行之间又有些呆傻。

正是罗逸他们要来找的景尤然和小果果父女二人。

大概五年前,景尤然因为一场车祸,受了重伤,虽说事后被救回了一条命,但也因为脑部受创严重,变的又痴又傻,智力甚至只有两三岁的样子。

而罗逸当初去了景家做男保姆,主要的职责也是负责照顾景尤然和当时还小的果果的生活起居。

因此,他跟景尤然和小果果可以说是整天都生活在一起,关系也都很好,所以在今天出了这件事之后,他心里也是很生气的。

“啊,果果,尤然,你们没事吧。”

看着两人从套间内走了出来,一旁的大嫂孟璇再也忍不住,眼泪狂流而下,而她也急急忙忙的跑到两人身边,将他们紧紧的拥入怀中。

“呜……果果,都是妈妈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和爸爸,让你们受委屈了。”

“没事的妈妈,我和爸爸在这里没有受委屈呢,我们玩的可开心啦。”

果果小姑娘很懂事,她其实知道自己和爸爸是被陌生人关起来了。虽然她自己心里也很害怕,但是为了能让爸爸不害怕,她一直在和爸爸玩,要逗爸爸开心。

看到两人平平安安的出来,罗逸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安慰了一会儿小果果后,这才将众人送了出去。

而罗逸自己,则留在了病房内,这是他之前答应对方的条件,他不会反悔。

“殷家主把我留下来,可有什么要吩咐的?”

罗逸看了一眼正在将房门反锁的金边眼镜男,似笑非笑的问道。

“哦?你竟然知道我是谁,有点意思。”

殷河并没有正面回答罗逸的问题,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他很好奇,好奇为什么这个年轻人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竟然还敢那样的口出狂言。

“当然,平阳市大名鼎鼎的两大商业世家之一,殷家的家主殷河嘛。”

罗逸神情淡然,说话的语气让殷河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多大的面子一样。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就好说了,跪下吧。”

诚然,罗逸一直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很高贵的面子受挫了,有些愠怒道。

“凭啥?”

撇了撇嘴,罗逸有些不以为意的道。

呃……你怎么好有理啊,还问我凭啥,难道不是你小子为了让我放他们走,然后要留下来给我赔罪吗?我已经给你面子了好吧,就让你一个人单独给我赔罪,难道还不够吗。

“你们家一大一小两个人莫名其妙的闯进了我家的病房里,吵吵闹闹的,打扰到了我夫人养病,我把他们关起来,不为过吧?”

殷河强忍着胸腔里的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你殷家主来说,关上一两个扰你清静的人,的确是不算太过分,但是你关人关到了我家人的头上,那你就有罪了。”

此时的罗逸,说话可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啊,让殷河大家主差一点就要疯狂的爆发了。

就在这时,一旁的金边眼镜男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贴在殷河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说道最后,殷河的脸色都青的不能再青了。

“很好,很好啊,罗大保姆,你真当我殷河是那么好说话的吗,你不愿意跪是吧?来人,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想着刚刚助理告诉自己的内容,殷河终于算是松了口气,特么的,劳资终于不用再忍了。

刚刚戴着金边眼镜的助理收到了一条消息,里面是针对罗逸一家人的调查信息,而调查内容显示,景家只不过只是平阳市很普通的一个家庭罢了,而罗逸,也不过是一个男保姆转正成过门小赘婿的废物而已。

我靠,是什么给你小子这么大的胆子的?

不仅不给我面子,还处处跟我作对,你在我面前那有恃无恐的样子害的我还以为你是多大的人物呢。

“哎呀,这就被你发现了,我还以为等我走了你才会调查我呢,失策呀。”

罗逸突然做出一副被拆穿后惊恐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晚了。”殷河冷笑一声后,看向门口的两个保镖说道:“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打断他的腿,我既往不咎。”

两个保镖听到殷河的话,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摩拳擦掌的就冲着罗逸走来。

没办法啊,刚刚不小心被刘小忙闯了进来,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被罗逸走了进来,让他们俩在雇主面前可谓是丢尽了脸面,要是再不表现好点,那就真要丢工作了。

“你确定要对我动手?我可提醒你哦,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呢。”

看着冲着自己走来,一脸饥渴相的两个大汉,罗逸心里毛毛的,一脸无辜的冲着殷河说道。

“呃……笑话,你一个废物保姆有什么惹不起的。你们两个,动手吧,不用对他客气,打残了算我的。”

殷河一阵无语,都什么时候了,你那废物保姆加赘婿的身份已经被我扒出来了,你怎么还这么厚脸皮啊,说我惹不起你?你就不怕……

然而,就当他刚想到这里,就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两个身高近一米九的大汉保镖,而且还是特种队里刚退伍回来不久的那种。

刚举着拳头凶神恶煞的冲到罗逸面前,结果,拳头还在空中时,竟然就被罗逸那看起来瘦弱的小手一手一个的给抓住了。

反观那两个保镖,使劲挥身解数,竟然也挣脱不开,而且两人吃痛的同时,双脚都微微的有些离地。

这可是两个近两百斤的大汉啊,得多么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步。

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废物家伙竟然这么强的吗?

第4章 惹不起的人

“站住,什么人!”

门外的那道声音刚落,病房门口两侧便出来了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堵住了房门,那一身的腱子肉一看就是练家子。

两人看着对面站着的那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轻男子,眼神中的不屑之色更是浓厚。

来人,正是罗逸。

本来刚刚刘小忙突然闯进去,就让他们两个人有些难堪,正想着怎么挽回自己的面子时,竟然又来了个闹事的小年轻,长成这幅样子简直就是来送菜的嘛。

“嘿嘿。”

两人狞笑一声,那满脸的坏笑就像是一个旱了几十年的老流氓碰见良家小媳妇儿一般。

瞥了眼前两人一眼,罗逸懒得跟他们多废话,也不想在他们身上耽搁时间,现在他的心里,只想知道里面的景悠素他们怎么样了。

“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从罗逸口中说出。

别人不清楚,但是这两个保镖却明显的感觉到,罗逸话音刚落,就仿佛有一座大山突然压迫在了他们身上,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修行了三千多年的老怪物,就算是因为某些变故的原因,修为已经损失了不少,但是那股神识威压也不是他们两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没有再看眼前两人,罗逸绕过他们,走进了病房。

“罗逸?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下边照看你爷爷的吗,谁让你上来的。”

看到进来的人是罗逸,肖欣瞬间就炸了毛了,这臭小子又不听自己的话。

“没事儿的,爷爷还在睡着呢,有护士在那里看着。我有些担心你们,所以才上来看看的。”

罗逸倒也不恼,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切,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肖欣闻言,倒也没有胡搅蛮缠了,她也不是一点都不明事理,只是脾气有些不好,再加上稍微有那么点势利眼罢了。

而且,眼下救出被关在套间的景尤然和果果才是最重要的,一家人在这时候有再大的矛盾也该放下,一致对外的。

“年轻人,刚刚是你说的,我不配?”

坐在沙发上的殷河面色不悦的开口道,虽然说他不知道为何那两个保镖为什么没有动手拦住罗逸,但是这个年轻人之前说的话,让他很不爽快。

“没错,是我说的。”

罗逸话音刚落,一旁的肖欣就赶忙拉住他,着急的小声道:“你个臭小子是不是疯了啊,这人可是连刘少爷都惹不起的大人物,赶紧给人家道个歉,让人把你大哥和果果放出来。”

罗逸没有回话,而是盯着沙发上的殷河道:“放人,让他们一起走。”

“跪下道歉,我自然会放人的。”

罗逸说话的语气,让殷河感觉到更加不爽快了。

身为平阳市两大一线世家之一的殷家家主,殷河一直以来都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人的,但是如今罗逸的态度,让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藐视。

“放人,让他们先走。”

罗逸的语气依旧很平淡,但是却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

盯着罗逸看了半晌,殷河才缓缓开口道:“放人,让他们走吧。”

看向罗逸,殷河继续道:“他们可以走,但是,你得留下。”

“好。”

话音落下,之前一直站在殷河身后,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一名中年男子这才点了点头,走到套间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咦?爸爸,门开啦,咱们出去吧,一定是妈妈和小姨夫他们来找我们啦。”

房门刚开,一阵清脆的童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唔……好啊好啊,我们的妈妈和小姨夫来啦,他们来找我们啦,我们一起出去找他们吧!”

又一道声音传了出来,这是个男子的声音。

“不对,爸爸,是我的妈妈和小姨夫!不是你的。”

“哦……为什么不是我的妈妈和小姨夫啊。”

说着话,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便出现在了套房的门口,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小脸蛋红扑扑的,满脸的开心,看起来煞是惹人喜爱。

而那名男子,也是满脸开心,乐呵呵的跟在小姑娘身后,但是言行之间又有些呆傻。

正是罗逸他们要来找的景尤然和小果果父女二人。

大概五年前,景尤然因为一场车祸,受了重伤,虽说事后被救回了一条命,但也因为脑部受创严重,变的又痴又傻,智力甚至只有两三岁的样子。

而罗逸当初去了景家做男保姆,主要的职责也是负责照顾景尤然和当时还小的果果的生活起居。

因此,他跟景尤然和小果果可以说是整天都生活在一起,关系也都很好,所以在今天出了这件事之后,他心里也是很生气的。

“啊,果果,尤然,你们没事吧。”

看着两人从套间内走了出来,一旁的大嫂孟璇再也忍不住,眼泪狂流而下,而她也急急忙忙的跑到两人身边,将他们紧紧的拥入怀中。

“呜……果果,都是妈妈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和爸爸,让你们受委屈了。”

“没事的妈妈,我和爸爸在这里没有受委屈呢,我们玩的可开心啦。”

果果小姑娘很懂事,她其实知道自己和爸爸是被陌生人关起来了。虽然她自己心里也很害怕,但是为了能让爸爸不害怕,她一直在和爸爸玩,要逗爸爸开心。

看到两人平平安安的出来,罗逸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安慰了一会儿小果果后,这才将众人送了出去。

而罗逸自己,则留在了病房内,这是他之前答应对方的条件,他不会反悔。

“殷家主把我留下来,可有什么要吩咐的?”

罗逸看了一眼正在将房门反锁的金边眼镜男,似笑非笑的问道。

“哦?你竟然知道我是谁,有点意思。”

殷河并没有正面回答罗逸的问题,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他很好奇,好奇为什么这个年轻人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竟然还敢那样的口出狂言。

“当然,平阳市大名鼎鼎的两大商业世家之一,殷家的家主殷河嘛。”

罗逸神情淡然,说话的语气让殷河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多大的面子一样。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就好说了,跪下吧。”

诚然,罗逸一直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很高贵的面子受挫了,有些愠怒道。

“凭啥?”

撇了撇嘴,罗逸有些不以为意的道。

呃……你怎么好有理啊,还问我凭啥,难道不是你小子为了让我放他们走,然后要留下来给我赔罪吗?我已经给你面子了好吧,就让你一个人单独给我赔罪,难道还不够吗。

“你们家一大一小两个人莫名其妙的闯进了我家的病房里,吵吵闹闹的,打扰到了我夫人养病,我把他们关起来,不为过吧?”

殷河强忍着胸腔里的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你殷家主来说,关上一两个扰你清静的人,的确是不算太过分,但是你关人关到了我家人的头上,那你就有罪了。”

此时的罗逸,说话可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啊,让殷河大家主差一点就要疯狂的爆发了。

就在这时,一旁的金边眼镜男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贴在殷河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说道最后,殷河的脸色都青的不能再青了。

“很好,很好啊,罗大保姆,你真当我殷河是那么好说话的吗,你不愿意跪是吧?来人,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想着刚刚助理告诉自己的内容,殷河终于算是松了口气,特么的,劳资终于不用再忍了。

刚刚戴着金边眼镜的助理收到了一条消息,里面是针对罗逸一家人的调查信息,而调查内容显示,景家只不过只是平阳市很普通的一个家庭罢了,而罗逸,也不过是一个男保姆转正成过门小赘婿的废物而已。

我靠,是什么给你小子这么大的胆子的?

不仅不给我面子,还处处跟我作对,你在我面前那有恃无恐的样子害的我还以为你是多大的人物呢。

“哎呀,这就被你发现了,我还以为等我走了你才会调查我呢,失策呀。”

罗逸突然做出一副被拆穿后惊恐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晚了。”殷河冷笑一声后,看向门口的两个保镖说道:“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打断他的腿,我既往不咎。”

两个保镖听到殷河的话,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摩拳擦掌的就冲着罗逸走来。

没办法啊,刚刚不小心被刘小忙闯了进来,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被罗逸走了进来,让他们俩在雇主面前可谓是丢尽了脸面,要是再不表现好点,那就真要丢工作了。

“你确定要对我动手?我可提醒你哦,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呢。”

看着冲着自己走来,一脸饥渴相的两个大汉,罗逸心里毛毛的,一脸无辜的冲着殷河说道。

“呃……笑话,你一个废物保姆有什么惹不起的。你们两个,动手吧,不用对他客气,打残了算我的。”

殷河一阵无语,都什么时候了,你那废物保姆加赘婿的身份已经被我扒出来了,你怎么还这么厚脸皮啊,说我惹不起你?你就不怕……

然而,就当他刚想到这里,就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两个身高近一米九的大汉保镖,而且还是特种队里刚退伍回来不久的那种。

刚举着拳头凶神恶煞的冲到罗逸面前,结果,拳头还在空中时,竟然就被罗逸那看起来瘦弱的小手一手一个的给抓住了。

反观那两个保镖,使劲挥身解数,竟然也挣脱不开,而且两人吃痛的同时,双脚都微微的有些离地。

这可是两个近两百斤的大汉啊,得多么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步。

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废物家伙竟然这么强的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