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18:35:21

“王启你是不是疯了?谁给你胆子拒绝陈大师!”

“果然是山村野夫,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

“陈大师那是什么身份!跟你客气一下还给脸不要脸了?”

“老三,你这上门女婿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

陈大师都还没开口,柳家那些所谓的亲戚倒是开始义愤填膺。

“陈大师让你干什么,照做就是!”黄润花气得跳脚。

王启再次拒绝:“这是我王家的传家宝贝……”

柳智勇好不容易碰到机会,岂会放过:“什么狗屁传家宝贝!你一个农村崽能有什么值钱玩意。”

王启懒得搭理柳智勇,却没想到柳玉蓉突然扯了他衣服一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看一下又不是会死!”

王启仍旧坚持摇头。

正如他说的,这个翡翠吊坠确实是他王家的传家宝贝。

钱倒是不值多少,顶多现在也就几百万。

但吊坠可是王启母亲在临死之前亲手交给他,让他结婚之后交给老婆,然后再传给自己长子的。

陈大师看起来很有地位,在柳家人眼中或许很了不起,但王启见过有地位的人多了去,陈大师在以前就属于他记不住姓名的小人物。

“现在!立刻把吊坠送到陈大师手上!”一而再,再而三因为王启闹出事情,身为寿星公的柳天成也忍不住发怒:“王启,我不想说第二遍。”

“这个……”王启清楚知道柳天成已经动怒,沉吟片刻他便看向陈大师:“陈大师你好!吊坠对我很重要,你可以看,但能不能别上手!”

“放肆!王启你这个乡巴佬实在是太放肆了!”柳智勇跳了出来骂道:“你什么身份地位,居然还敢和陈大师讨价还价!”

柳智勇母亲立即添了把火:“呵呵,我看他是穷怕了,生怕陈大师抢他吊坠吧。”。

柳智勇不屑道:“妈,陈大师可是咱们丰州的大名人,王启这是在想屁吃呢!”

王启刮了这对母子一眼,他真的不明白柳智勇母子为什么要针对他。

不就说了一句翡翠镯子是假的吗?

难道他们母子真的认为那样的劣质B货翡翠能够瞒天过海?

柳天成好歹也是个企业老板,总不可能傻到这个地步吧?

柳天成怒其不争,看王启仍旧坚定,他不得不站出来跟陈大师道歉:“陈大师,是我教导无方!”

“没事!”陈大师脸色不太好。他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要是跟小辈这样纠缠下去,也不好看。

不过陈大师对古董翡翠实在痴迷,王启越是紧张不让他碰,他越是想观摩一下吊坠。

陈大师沉吟片刻突然说道:“就按小兄弟的意思,我不上手。”

“陈大师,你不必如此啊!”柳智勇急道:“你这身份地位何必要如此妥协?别说就是上手看看,即使是要王启把吊坠直接送你,那都是你给他面子啊!”

“你别太过分了?”王启恨得咬牙切齿。

柳智勇嘲讽道:“过分?什么叫过分?你敢拒绝陈大师的要求,这才叫过分呢!”

柳智勇母亲也在一旁嘲讽道:“三弟啊,你需要这么纵容一个外人吗?这丢的可是我们柳家的脸。”

柳天成很头疼。

本来陈大师都退让了一步,这事情应该能够圆满解决。

谁知道柳智勇母子又跑出来横插一脚,现在还频频对他施压,咬了咬牙他又准备再次呵斥王启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陈大师却缓缓开口:“好了,既然这吊坠对小兄弟如此重要,那我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也是应该的。”

王启松了口气,然后想想还是将吊坠取下放在手掌心。

陈大师是个老行家,远远一看就知道王启的吊坠不简单,现在走近一看,他更是激动。

戴上老花眼镜,连放大镜陈大师也一并从衣袋中掏了出来。

众人也不傻,看陈大师这么严阵以待的样子,立即就将注意力集中在吊坠上。

“好!好翡翠!!小兄弟,你这吊坠是不是帝王绿?”陈大师经验丰富,在鉴定之前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当初步的鉴定结果出来,他还是有点震惊。

柳智勇惊呼:“帝王绿?这不可能!”

柳智勇母亲更是脸色突变:“陈大师,你是不是看错了?现在市场上以假乱真的骗子很多,我儿子都被朋友骗了。”

柳智勇父亲也站出来道:“这小子就是农村来的,不可能拥有帝王绿这种好东西。”

听到这一家三口的话,陈大师脸色瞬间铁青:“你们是质疑我的鉴定水平吗?”

“不敢不敢!”柳智勇和父母连忙摇头,然后还狡辩道:“陈大师你的鉴定水平在丰州谁不知道?不过你只用了放大镜,我们是怕你……”

陈大师打断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些什么!”

柳天成今天对柳智勇一家也很不满,但好歹也是自己亲人,他一看陈大师发怒就出来打圆场道:“陈大师,我哥他们也是怕你看走了眼,毕竟帝王绿翡翠可不多见,还是小心谨慎一点好。”

“哼!”陈大师冷哼一声,然后看向王启道:“小兄弟,你能把吊坠挂回绳子然后用手提起来吗?”

王启点了点头就按照陈大师交代的去做。

而当他将吊坠用绳子提了起来,陈大师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小玛瑙:“小兄弟你别慌,我手不会碰到你的吊坠,我只是想用玛瑙敲一下以作鉴定。”

陈大师这个鉴定的方法,王启觉得有点似曾相似的样子,于是也没有拒绝。

“叮叮叮——”

陈大师小心翼翼的拿玛瑙敲了吊坠三下,听到声音清越悠扬,象风铃一样动听,陈大师立即满意的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是帝王绿!”

柳智勇不知道陈大师在做什么,但他却知道不能让王启出这个风头。

试问,一个农村来的野小子都能够拥有帝王绿吊坠,而他却只能买个B货去蒙骗柳天成,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柳智勇再次跳了出来:“陈大师,这吊坠敲出点声音,那也不能证明是帝王绿吧?我看还是让王启将这吊坠给你拿回来,然后好好的做个鉴定怎么样?”

妈的!

这个柳智勇有什么毛病?

吊坠连碰我都不会让这个陈大师碰,他还想让陈大师拿回去?

王启恨的双眼直冒火,而陈大师也是皱起眉头。

虽然王启的吊坠他很眼热,但柳智勇几次三番怀疑他的鉴定结果,这简直就在扇他耳光。

柳家在丰州有点势力,陈大师或许会给柳天成几分薄面。

而柳智勇这种亲戚还有小辈,他却不需要放在心上。

陈大师一阵冷笑:“呵呵,我陈某人的鉴定水平,还是第一次被人多次质疑呢。”

柳智勇一听这话便知道不妥,正当他准备道歉,陈大师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一手将木盒拿起,陈大师问道:“这是你送柳总的B货翡翠你还记得吗?”

柳智勇回应:“记……记得。”

“你听好了。”陈大师手中的玛瑙立即朝镯子敲去。

而这次发出的则是“咔咔”两声沉闷沙哑的响声。

这明显的对比,立即让柳智勇大汗淋漓。

陈大师收回玛瑙:“明白了吗?”

“明白,我明白了。”柳智勇连连点头,但很快他就不甘的看向王启:“陈大师的鉴定水平我是绝对服气的,之前一直提出质疑,那也是因为我知道王启是什么人!”

王启怒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没偷没抢,起码也没学你拿B货翡翠出来骗人!”

“你什么意思?智勇都说了是被朋友坑了,你还抓住不放是吧?”柳智勇母亲骂道:“我看,这吊坠十有八九就是偷的!你没卖掉那也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吊坠的价值。”

王启骂道:“偷尼玛偷!要是吊坠真是偷的,我还傻傻一直挂在脖子上吗?我不会拿去换钱啊!”

“三叔!你看看,王启居然敢骂我妈!”柳智勇立即告状:“好歹也是他长辈呢,这么出言不逊三叔你就不教训一下他吗?”

柳天成实在是烦死了。

要是换做是平时,他一定会站在柳智勇母子这边。

但现在他们母子居然污蔑王启偷东西,以后人家要是都说他柳天成的女婿是个小偷,那他还怎么在丰州立足。

柳天成语气不善:“好了,臆想的东西就别乱说了。”

“三弟,你总不能因为王启是你女婿就歪曲事实吧?”柳智勇的老爸站了出来,这货很少出声,但每一次出声都击中要害。

尼玛的!

什么叫歪曲事实?

你老婆儿子随便一污蔑,到你这里反而成为事实了?

王启很愤怒,正当他想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时,却没想到一直没有吭声的柳玉蓉居然站了出来。

“大伯,你这话就不对了!”柳玉蓉说道:“这个吊坠,从王启入赘进来咱们柳家他就一直戴着,不可能是偷的。”

王启震惊。

柳玉蓉这个时候出来踩他几脚,他都不觉得奇怪。

但帮他说话,他却想都不敢想。

不仅王启震惊,柳智勇也是震惊:“堂妹,你这是……”

“堂哥,算了。”柳玉蓉小声凑到柳智勇旁边说道:“陈大师和我爸都对你们一家不满了,再闹下去你们也只会更丢人。”

“呃……”柳智勇想了想也对,跟父母打了个眼色,他们一家冷哼一声连饭都不吃便直接离开了别墅。

柳智勇一家离开后,气氛倒是和谐了不少。

而王启也没想到,当陈大师一走,柳玉蓉直接就向他摊开手掌:“吊坠给我。”

003章 刁难

“王启你是不是疯了?谁给你胆子拒绝陈大师!”

“果然是山村野夫,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

“陈大师那是什么身份!跟你客气一下还给脸不要脸了?”

“老三,你这上门女婿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

陈大师都还没开口,柳家那些所谓的亲戚倒是开始义愤填膺。

“陈大师让你干什么,照做就是!”黄润花气得跳脚。

王启再次拒绝:“这是我王家的传家宝贝……”

柳智勇好不容易碰到机会,岂会放过:“什么狗屁传家宝贝!你一个农村崽能有什么值钱玩意。”

王启懒得搭理柳智勇,却没想到柳玉蓉突然扯了他衣服一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看一下又不是会死!”

王启仍旧坚持摇头。

正如他说的,这个翡翠吊坠确实是他王家的传家宝贝。

钱倒是不值多少,顶多现在也就几百万。

但吊坠可是王启母亲在临死之前亲手交给他,让他结婚之后交给老婆,然后再传给自己长子的。

陈大师看起来很有地位,在柳家人眼中或许很了不起,但王启见过有地位的人多了去,陈大师在以前就属于他记不住姓名的小人物。

“现在!立刻把吊坠送到陈大师手上!”一而再,再而三因为王启闹出事情,身为寿星公的柳天成也忍不住发怒:“王启,我不想说第二遍。”

“这个……”王启清楚知道柳天成已经动怒,沉吟片刻他便看向陈大师:“陈大师你好!吊坠对我很重要,你可以看,但能不能别上手!”

“放肆!王启你这个乡巴佬实在是太放肆了!”柳智勇跳了出来骂道:“你什么身份地位,居然还敢和陈大师讨价还价!”

柳智勇母亲立即添了把火:“呵呵,我看他是穷怕了,生怕陈大师抢他吊坠吧。”。

柳智勇不屑道:“妈,陈大师可是咱们丰州的大名人,王启这是在想屁吃呢!”

王启刮了这对母子一眼,他真的不明白柳智勇母子为什么要针对他。

不就说了一句翡翠镯子是假的吗?

难道他们母子真的认为那样的劣质B货翡翠能够瞒天过海?

柳天成好歹也是个企业老板,总不可能傻到这个地步吧?

柳天成怒其不争,看王启仍旧坚定,他不得不站出来跟陈大师道歉:“陈大师,是我教导无方!”

“没事!”陈大师脸色不太好。他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要是跟小辈这样纠缠下去,也不好看。

不过陈大师对古董翡翠实在痴迷,王启越是紧张不让他碰,他越是想观摩一下吊坠。

陈大师沉吟片刻突然说道:“就按小兄弟的意思,我不上手。”

“陈大师,你不必如此啊!”柳智勇急道:“你这身份地位何必要如此妥协?别说就是上手看看,即使是要王启把吊坠直接送你,那都是你给他面子啊!”

“你别太过分了?”王启恨得咬牙切齿。

柳智勇嘲讽道:“过分?什么叫过分?你敢拒绝陈大师的要求,这才叫过分呢!”

柳智勇母亲也在一旁嘲讽道:“三弟啊,你需要这么纵容一个外人吗?这丢的可是我们柳家的脸。”

柳天成很头疼。

本来陈大师都退让了一步,这事情应该能够圆满解决。

谁知道柳智勇母子又跑出来横插一脚,现在还频频对他施压,咬了咬牙他又准备再次呵斥王启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陈大师却缓缓开口:“好了,既然这吊坠对小兄弟如此重要,那我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也是应该的。”

王启松了口气,然后想想还是将吊坠取下放在手掌心。

陈大师是个老行家,远远一看就知道王启的吊坠不简单,现在走近一看,他更是激动。

戴上老花眼镜,连放大镜陈大师也一并从衣袋中掏了出来。

众人也不傻,看陈大师这么严阵以待的样子,立即就将注意力集中在吊坠上。

“好!好翡翠!!小兄弟,你这吊坠是不是帝王绿?”陈大师经验丰富,在鉴定之前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当初步的鉴定结果出来,他还是有点震惊。

柳智勇惊呼:“帝王绿?这不可能!”

柳智勇母亲更是脸色突变:“陈大师,你是不是看错了?现在市场上以假乱真的骗子很多,我儿子都被朋友骗了。”

柳智勇父亲也站出来道:“这小子就是农村来的,不可能拥有帝王绿这种好东西。”

听到这一家三口的话,陈大师脸色瞬间铁青:“你们是质疑我的鉴定水平吗?”

“不敢不敢!”柳智勇和父母连忙摇头,然后还狡辩道:“陈大师你的鉴定水平在丰州谁不知道?不过你只用了放大镜,我们是怕你……”

陈大师打断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些什么!”

柳天成今天对柳智勇一家也很不满,但好歹也是自己亲人,他一看陈大师发怒就出来打圆场道:“陈大师,我哥他们也是怕你看走了眼,毕竟帝王绿翡翠可不多见,还是小心谨慎一点好。”

“哼!”陈大师冷哼一声,然后看向王启道:“小兄弟,你能把吊坠挂回绳子然后用手提起来吗?”

王启点了点头就按照陈大师交代的去做。

而当他将吊坠用绳子提了起来,陈大师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小玛瑙:“小兄弟你别慌,我手不会碰到你的吊坠,我只是想用玛瑙敲一下以作鉴定。”

陈大师这个鉴定的方法,王启觉得有点似曾相似的样子,于是也没有拒绝。

“叮叮叮——”

陈大师小心翼翼的拿玛瑙敲了吊坠三下,听到声音清越悠扬,象风铃一样动听,陈大师立即满意的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是帝王绿!”

柳智勇不知道陈大师在做什么,但他却知道不能让王启出这个风头。

试问,一个农村来的野小子都能够拥有帝王绿吊坠,而他却只能买个B货去蒙骗柳天成,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柳智勇再次跳了出来:“陈大师,这吊坠敲出点声音,那也不能证明是帝王绿吧?我看还是让王启将这吊坠给你拿回来,然后好好的做个鉴定怎么样?”

妈的!

这个柳智勇有什么毛病?

吊坠连碰我都不会让这个陈大师碰,他还想让陈大师拿回去?

王启恨的双眼直冒火,而陈大师也是皱起眉头。

虽然王启的吊坠他很眼热,但柳智勇几次三番怀疑他的鉴定结果,这简直就在扇他耳光。

柳家在丰州有点势力,陈大师或许会给柳天成几分薄面。

而柳智勇这种亲戚还有小辈,他却不需要放在心上。

陈大师一阵冷笑:“呵呵,我陈某人的鉴定水平,还是第一次被人多次质疑呢。”

柳智勇一听这话便知道不妥,正当他准备道歉,陈大师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一手将木盒拿起,陈大师问道:“这是你送柳总的B货翡翠你还记得吗?”

柳智勇回应:“记……记得。”

“你听好了。”陈大师手中的玛瑙立即朝镯子敲去。

而这次发出的则是“咔咔”两声沉闷沙哑的响声。

这明显的对比,立即让柳智勇大汗淋漓。

陈大师收回玛瑙:“明白了吗?”

“明白,我明白了。”柳智勇连连点头,但很快他就不甘的看向王启:“陈大师的鉴定水平我是绝对服气的,之前一直提出质疑,那也是因为我知道王启是什么人!”

王启怒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没偷没抢,起码也没学你拿B货翡翠出来骗人!”

“你什么意思?智勇都说了是被朋友坑了,你还抓住不放是吧?”柳智勇母亲骂道:“我看,这吊坠十有八九就是偷的!你没卖掉那也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吊坠的价值。”

王启骂道:“偷尼玛偷!要是吊坠真是偷的,我还傻傻一直挂在脖子上吗?我不会拿去换钱啊!”

“三叔!你看看,王启居然敢骂我妈!”柳智勇立即告状:“好歹也是他长辈呢,这么出言不逊三叔你就不教训一下他吗?”

柳天成实在是烦死了。

要是换做是平时,他一定会站在柳智勇母子这边。

但现在他们母子居然污蔑王启偷东西,以后人家要是都说他柳天成的女婿是个小偷,那他还怎么在丰州立足。

柳天成语气不善:“好了,臆想的东西就别乱说了。”

“三弟,你总不能因为王启是你女婿就歪曲事实吧?”柳智勇的老爸站了出来,这货很少出声,但每一次出声都击中要害。

尼玛的!

什么叫歪曲事实?

你老婆儿子随便一污蔑,到你这里反而成为事实了?

王启很愤怒,正当他想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时,却没想到一直没有吭声的柳玉蓉居然站了出来。

“大伯,你这话就不对了!”柳玉蓉说道:“这个吊坠,从王启入赘进来咱们柳家他就一直戴着,不可能是偷的。”

王启震惊。

柳玉蓉这个时候出来踩他几脚,他都不觉得奇怪。

但帮他说话,他却想都不敢想。

不仅王启震惊,柳智勇也是震惊:“堂妹,你这是……”

“堂哥,算了。”柳玉蓉小声凑到柳智勇旁边说道:“陈大师和我爸都对你们一家不满了,再闹下去你们也只会更丢人。”

“呃……”柳智勇想了想也对,跟父母打了个眼色,他们一家冷哼一声连饭都不吃便直接离开了别墅。

柳智勇一家离开后,气氛倒是和谐了不少。

而王启也没想到,当陈大师一走,柳玉蓉直接就向他摊开手掌:“吊坠给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