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2:02:33

“不可能!”

王启直接拒绝。

吊坠可是他从王家唯一带出来的物件,是他母亲临死前亲手交给他的遗物,除非他心甘情愿,要不然谁也不可能从他手上要走吊坠。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柳玉蓉冷笑着给了个眼色,示意王启回去房间。

柳玉蓉回房好几分钟,知道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的王启咬咬牙也走了进去。

“有出息了?敢让老娘等你?”

柳玉蓉立即呵斥,估计也是等得不耐烦,正在做着瑜伽。

其实每天这段时间,柳玉蓉都会在房间做瑜伽,而这也是王启最难受的时候。

柳玉蓉长的漂亮,身材也好,穿着一套安德玛紧身运动衣裤,那线条是个男人看到都垂涎三尺。

王启用余光偷看柳玉蓉,嘴上却道:“上厕所了。”

柳玉蓉点头:“算你聪明。”

其实柳玉蓉的房间是个套房,她不仅不让王启上床只许其在地上打地铺,甚至连房间的卫生间也不让王启使用。

上次王启忍不住在房间的卫生间撒了泡尿,柳玉蓉就跟个神经病一样骂了半天,还让王启上上下下将卫生间洗了好几十遍。

“不过……”看王启不吭声,柳玉蓉笑道:“要是能把吊坠给我,以后我可以让你上房里的卫生间。”

白痴!!

王启跟看个弱智一样看着柳玉蓉。

想骗三岁小孩,那起码也得拿个糖吧?

这柳玉蓉倒好,居然拿上卫生间来作为交换条件,她换的可是价值几百万的帝王绿吊坠啊,她是傻逼,还是当我是傻逼?

柳玉蓉皱起眉头:“你什么眼神?这恩赐你还不赶紧应下?”

还恩赐?

这货是不是这段时间宫斗剧看多了?

王启无奈道:“别的都好说,吊坠我是绝对不会给人的。”

柳玉蓉骂道:“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给你上卫生间还不够,难不成你还想跟我睡一张床?”

“不了。”王启轻轻摇头。

要是柳玉蓉是个好老婆,王启不用任何条件都会把吊坠给她。

但相处这几年下来,王启深知柳玉蓉对他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只不过是利用他来堵住父母的嘴罢了。

柳玉蓉怒道:“你别太过分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把吊坠给我!”

“怎么样都不可能。”王启坚定道。

“滚!立即给我滚出房间!”柳玉蓉怒指房门,但看王启真要走出房间,她眼珠子一转便喊道:“先给我倒盘洗脚水过来。”

王启点了点头。

只要柳玉蓉不打吊坠的主意,这洗脚水,王启倒的心甘情愿。

王启很快就将洗脚水倒好送来房间,不过就在他俯身放下洗脚盘时,柳玉蓉居然趁这机会一把扯掉了他脖子上的红绳。

“你干什么?把吊坠还我!”王启怒目而视。

柳玉蓉手握吊坠,一脸笑意:“说什么屁话!到了我手,你还想要回去?”

王启伸出右手:“赶紧!我只数到三!”

“威胁谁呢?你数到一百都没用!”柳玉蓉不屑,转身就想将吊坠放进首饰盒。

王启一看,也顾不得数到三了,立即就扑到了柳玉蓉身上想夺回吊坠。

柳玉蓉连踹带抓,拼命挣扎:“尼玛,你是不是找死!”

王启没有空搭理柳玉蓉,任凭她怎么挣扎,王启就是按住她握住吊坠的右手。

柳玉蓉一看王启要掰开她的右手,连忙惨嚎道:“爸妈!救命啊!赶紧来房间救救我,王启疯了!”

娘的!

还叫救兵?

王启本来还想温柔一点对待柳玉蓉,但他知道柳天成夫妇要真是跑来房间,他这吊坠就很难拿回去了。

“是你先乱来的,别怪我!”王启提醒一句,抓住柳玉蓉的五指就向上一掰。

“啊!”

“松……松手!信不信我弄死你!”十指连心,疼得尖叫的柳玉蓉立即松开右手。

王启一拿回吊坠立即跳下床,因为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

“咔——”

房门被猛得打开,黄润花刚开门便想破口大骂,但看到王启好好站在床边,她倒是楞了一愣。

柳玉蓉立即告状:“妈!王启这狗日的居然敢跟我动手!”

“这个……”黄润花没看到王启动手,但她压根没考虑多久就朝着王启骂道:“你这混蛋吃我柳家、住我柳家,现在还敢对小蓉动手?”

“我没有!”王启摇头。

“没有尼玛!”柳玉蓉立即开骂,然后还跳下床小跑到黄润花跟前伸出右手:“妈,你看!他快把我手指给掰断了!”

“真的动手了?”黄润花大吃一惊,然后看到柳玉蓉的手指很红,真的像被人掰过,她瞬间勃然大怒:“王启你……你真的是胆大包天!我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大成人,是养来给你这种混蛋打的?”

“没有,我那有打她!”王启连忙否认。

“没打?”黄润花立即抓住证据,也就是柳玉蓉的右手伸到王启跟前:“这也叫没打?我打小不舍得让小蓉洗碗就是怕她伤了手,现在你居然掰小蓉的手?”

王启连忙解释:“要不是因为她抢了我的吊坠,我也不会……”

黄润花生硬的打断道:“别跟我解释那么多,吊坠呢?拿来!”

看黄润花摊开手掌,王启立即将手中的吊坠握紧。

他总算看出来了。

柳玉蓉母女根本就是借题发挥,好从他那里抢来吊坠。

她们越是这样,王启越是不能让她们如愿以偿。

“不给?”黄润花双眼一眯:“你在我柳家住了三年,吃了三年饭,只是让你给我女儿一个吊坠都不肯是吗?”

“对了!你跟我小蓉结婚的时候,你有过给彩礼、有给过一分钱吗?”

尼玛!

吊坠拿去卖,随便也能卖个大几百万。

你以为你柳家是五星级总统套房,我天天吃的是满汉全席啊?

而且,老子可是上门女婿,你跟我要彩礼?

又要女婿上门,又想要彩礼,你在想屁吃呢!

王启没有吭声,但他嘲讽的眼神在黄润花眼中便是答案。

“行行行!你有本事!”黄润花气得连连竖起拇指:“看来,咱们柳家是留不住你这尊大神了,明天你跟小蓉就去民政局办离婚,之后你也别想踏进我们柳家一步!”

闹得这么大?

王启震惊,而柳玉蓉也有点着急:“妈,何必这样?离婚可不是一件小事,你也不问问我!”

柳玉蓉着急当然不是因为她对王启有感情,一旦真的跟王启离婚,她估计就得嫁给那个丑胖如猪的富二代了。

王启虽穷,但好歹长相不丑,也是个1米85的高个子,最主要王启平时还挺听话挺老实的,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都三年了,他硬是没有对柳玉蓉做过任何过分的举动。

而那个富二代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好几年前就一直在打柳玉蓉的主意,要不然她也不需要急急忙忙找一个上门女婿。

“这样的人你跟他一块以后还有什么盼头?”黄润花不屑道:“以前姓赵那个富二代可比他强多了。不是我说,嫁老公就得嫁一个有本事的,长相身材真的不是关键。”

柳玉蓉不满道:“妈,你在说什么!以后能不能别再跟我提那姓赵的?”

“好好好,不提就是!”黄润花摆了摆手然后看向王启:“王启,你想好了没?”

王启知道黄润花问什么,只能摇了摇头。

黄润花眼珠子一转便道:“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可不能在我们柳家白吃白住了!”

柳玉蓉着急:“妈,就算你把王启赶走,我也是不会……”

黄润花打断道:“我不是赶他走,只是不想让他继续活得滋润、继续白吃白住而已。”

活得滋润?

白吃白住?

王启听到这话,差点骂人。

在柳家,他可是包了大部分的家务活,这外边请个佣人敢让人家做这么大的工作量,一个月至少也得给个上万薪水吧。

王启不爽道:“我没有白吃白住!”

“没有?那你交过一分钱伙食费吗?”黄润花冷笑道:“我知道你没有什么本事也不让你交多,以后一个月交3000块伙食费吧!”

3000块?

柳家好歹也是个拥有几亿家产的中等家族,你居然跟我要3000块伙食费?

王启震惊:“我没听错吧?你也不差这点小钱啊?”

黄润花冷漠一笑:“呵呵,3000块对于我是小钱,但对于你可不一定了。”

王启不满:“你什么意思?”

黄润花白眼一翻:“还能有什么意思?看死你挣不到3000块的意思,你满意了吗?”

004章 借题发挥

“不可能!”

王启直接拒绝。

吊坠可是他从王家唯一带出来的物件,是他母亲临死前亲手交给他的遗物,除非他心甘情愿,要不然谁也不可能从他手上要走吊坠。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柳玉蓉冷笑着给了个眼色,示意王启回去房间。

柳玉蓉回房好几分钟,知道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的王启咬咬牙也走了进去。

“有出息了?敢让老娘等你?”

柳玉蓉立即呵斥,估计也是等得不耐烦,正在做着瑜伽。

其实每天这段时间,柳玉蓉都会在房间做瑜伽,而这也是王启最难受的时候。

柳玉蓉长的漂亮,身材也好,穿着一套安德玛紧身运动衣裤,那线条是个男人看到都垂涎三尺。

王启用余光偷看柳玉蓉,嘴上却道:“上厕所了。”

柳玉蓉点头:“算你聪明。”

其实柳玉蓉的房间是个套房,她不仅不让王启上床只许其在地上打地铺,甚至连房间的卫生间也不让王启使用。

上次王启忍不住在房间的卫生间撒了泡尿,柳玉蓉就跟个神经病一样骂了半天,还让王启上上下下将卫生间洗了好几十遍。

“不过……”看王启不吭声,柳玉蓉笑道:“要是能把吊坠给我,以后我可以让你上房里的卫生间。”

白痴!!

王启跟看个弱智一样看着柳玉蓉。

想骗三岁小孩,那起码也得拿个糖吧?

这柳玉蓉倒好,居然拿上卫生间来作为交换条件,她换的可是价值几百万的帝王绿吊坠啊,她是傻逼,还是当我是傻逼?

柳玉蓉皱起眉头:“你什么眼神?这恩赐你还不赶紧应下?”

还恩赐?

这货是不是这段时间宫斗剧看多了?

王启无奈道:“别的都好说,吊坠我是绝对不会给人的。”

柳玉蓉骂道:“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给你上卫生间还不够,难不成你还想跟我睡一张床?”

“不了。”王启轻轻摇头。

要是柳玉蓉是个好老婆,王启不用任何条件都会把吊坠给她。

但相处这几年下来,王启深知柳玉蓉对他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只不过是利用他来堵住父母的嘴罢了。

柳玉蓉怒道:“你别太过分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把吊坠给我!”

“怎么样都不可能。”王启坚定道。

“滚!立即给我滚出房间!”柳玉蓉怒指房门,但看王启真要走出房间,她眼珠子一转便喊道:“先给我倒盘洗脚水过来。”

王启点了点头。

只要柳玉蓉不打吊坠的主意,这洗脚水,王启倒的心甘情愿。

王启很快就将洗脚水倒好送来房间,不过就在他俯身放下洗脚盘时,柳玉蓉居然趁这机会一把扯掉了他脖子上的红绳。

“你干什么?把吊坠还我!”王启怒目而视。

柳玉蓉手握吊坠,一脸笑意:“说什么屁话!到了我手,你还想要回去?”

王启伸出右手:“赶紧!我只数到三!”

“威胁谁呢?你数到一百都没用!”柳玉蓉不屑,转身就想将吊坠放进首饰盒。

王启一看,也顾不得数到三了,立即就扑到了柳玉蓉身上想夺回吊坠。

柳玉蓉连踹带抓,拼命挣扎:“尼玛,你是不是找死!”

王启没有空搭理柳玉蓉,任凭她怎么挣扎,王启就是按住她握住吊坠的右手。

柳玉蓉一看王启要掰开她的右手,连忙惨嚎道:“爸妈!救命啊!赶紧来房间救救我,王启疯了!”

娘的!

还叫救兵?

王启本来还想温柔一点对待柳玉蓉,但他知道柳天成夫妇要真是跑来房间,他这吊坠就很难拿回去了。

“是你先乱来的,别怪我!”王启提醒一句,抓住柳玉蓉的五指就向上一掰。

“啊!”

“松……松手!信不信我弄死你!”十指连心,疼得尖叫的柳玉蓉立即松开右手。

王启一拿回吊坠立即跳下床,因为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

“咔——”

房门被猛得打开,黄润花刚开门便想破口大骂,但看到王启好好站在床边,她倒是楞了一愣。

柳玉蓉立即告状:“妈!王启这狗日的居然敢跟我动手!”

“这个……”黄润花没看到王启动手,但她压根没考虑多久就朝着王启骂道:“你这混蛋吃我柳家、住我柳家,现在还敢对小蓉动手?”

“我没有!”王启摇头。

“没有尼玛!”柳玉蓉立即开骂,然后还跳下床小跑到黄润花跟前伸出右手:“妈,你看!他快把我手指给掰断了!”

“真的动手了?”黄润花大吃一惊,然后看到柳玉蓉的手指很红,真的像被人掰过,她瞬间勃然大怒:“王启你……你真的是胆大包天!我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大成人,是养来给你这种混蛋打的?”

“没有,我那有打她!”王启连忙否认。

“没打?”黄润花立即抓住证据,也就是柳玉蓉的右手伸到王启跟前:“这也叫没打?我打小不舍得让小蓉洗碗就是怕她伤了手,现在你居然掰小蓉的手?”

王启连忙解释:“要不是因为她抢了我的吊坠,我也不会……”

黄润花生硬的打断道:“别跟我解释那么多,吊坠呢?拿来!”

看黄润花摊开手掌,王启立即将手中的吊坠握紧。

他总算看出来了。

柳玉蓉母女根本就是借题发挥,好从他那里抢来吊坠。

她们越是这样,王启越是不能让她们如愿以偿。

“不给?”黄润花双眼一眯:“你在我柳家住了三年,吃了三年饭,只是让你给我女儿一个吊坠都不肯是吗?”

“对了!你跟我小蓉结婚的时候,你有过给彩礼、有给过一分钱吗?”

尼玛!

吊坠拿去卖,随便也能卖个大几百万。

你以为你柳家是五星级总统套房,我天天吃的是满汉全席啊?

而且,老子可是上门女婿,你跟我要彩礼?

又要女婿上门,又想要彩礼,你在想屁吃呢!

王启没有吭声,但他嘲讽的眼神在黄润花眼中便是答案。

“行行行!你有本事!”黄润花气得连连竖起拇指:“看来,咱们柳家是留不住你这尊大神了,明天你跟小蓉就去民政局办离婚,之后你也别想踏进我们柳家一步!”

闹得这么大?

王启震惊,而柳玉蓉也有点着急:“妈,何必这样?离婚可不是一件小事,你也不问问我!”

柳玉蓉着急当然不是因为她对王启有感情,一旦真的跟王启离婚,她估计就得嫁给那个丑胖如猪的富二代了。

王启虽穷,但好歹长相不丑,也是个1米85的高个子,最主要王启平时还挺听话挺老实的,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都三年了,他硬是没有对柳玉蓉做过任何过分的举动。

而那个富二代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好几年前就一直在打柳玉蓉的主意,要不然她也不需要急急忙忙找一个上门女婿。

“这样的人你跟他一块以后还有什么盼头?”黄润花不屑道:“以前姓赵那个富二代可比他强多了。不是我说,嫁老公就得嫁一个有本事的,长相身材真的不是关键。”

柳玉蓉不满道:“妈,你在说什么!以后能不能别再跟我提那姓赵的?”

“好好好,不提就是!”黄润花摆了摆手然后看向王启:“王启,你想好了没?”

王启知道黄润花问什么,只能摇了摇头。

黄润花眼珠子一转便道:“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可不能在我们柳家白吃白住了!”

柳玉蓉着急:“妈,就算你把王启赶走,我也是不会……”

黄润花打断道:“我不是赶他走,只是不想让他继续活得滋润、继续白吃白住而已。”

活得滋润?

白吃白住?

王启听到这话,差点骂人。

在柳家,他可是包了大部分的家务活,这外边请个佣人敢让人家做这么大的工作量,一个月至少也得给个上万薪水吧。

王启不爽道:“我没有白吃白住!”

“没有?那你交过一分钱伙食费吗?”黄润花冷笑道:“我知道你没有什么本事也不让你交多,以后一个月交3000块伙食费吧!”

3000块?

柳家好歹也是个拥有几亿家产的中等家族,你居然跟我要3000块伙食费?

王启震惊:“我没听错吧?你也不差这点小钱啊?”

黄润花冷漠一笑:“呵呵,3000块对于我是小钱,但对于你可不一定了。”

王启不满:“你什么意思?”

黄润花白眼一翻:“还能有什么意思?看死你挣不到3000块的意思,你满意了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