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6 15:53:47

“你……你干嘛打我?”

王启语气委屈得如同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

刚被扇了一巴掌的时候,王启是想立即还手的。

但当他看到周围一脸看戏的黄毛红毛绿毛们,他知道这手绝对不能还,会被打死的。

“干嘛打你?”光头陈一脸开什么国际玩笑的表情,然后摊开手面向那群小弟:“他问我干嘛打他哦。”

“哈哈哈!老大你放心,我们会告诉他的!”小弟们大笑一声,突然摩拳擦掌的走向王启。

嚓!

情况不对劲!

王启一看这情况转身就想跑,但谁想已经有两个小弟笑眯眯的站在那里守着。

光头陈笑道:“哟,挺机灵嘛?还想跑呢。”

“来到我们保卫室你还想跑,想什么呢?”小弟们也觉得好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接下来的动手。

王启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揍他,但知道被打已经要成为必然的事实,他需要保护好自己。

小弟们还没走到王启那边,王启已经抱头蹲下身子,这个动作最能保护人了,虽然看起来相当怂。

“哈哈哈,还没打呢,这小子就缩起来了。”

“唉,真像个缩头乌龟啊!”

“有点不忍心揍他了,怎么办呢?”

“随便踹几脚吧,一人三脚怎么样?”

“行吧,我们还是太善良了!”

……

王启听到这些话,还松了一口气。

但当这些小弟真的动手时,他差点就要骂他们全家。

确实,他们真的做到了一人三脚,问题是现在保卫室可是有三十多个小弟啊!

这一顿下去,王启少说也得挨上一百脚。

最主要是这些小弟踹的时候肯定用上了吃奶的力,仅仅只是第一脚,王启就已经被踹翻在地。

“哈哈哈,挺爽的!”

五分钟后小弟们终于踹完,笑的笑,抽烟的抽烟。

而王启则被踹得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

光头陈派了一圈烟给小弟,然后就走到王启跟前踢了一脚:“起来吧!别装死了!”

王启刚被教训过,不敢不从,缓缓站了起来。

娘的!

全身都疼!

王启疼得咬牙切齿,却低着头没有抬起。

“啪啪——”

光头陈突然把手伸向王启,王启吓了一跳以为还要揍他,却没曾想光头陈居然用手帮王启拍掉了衣服上的灰尘。

幸好王启今天穿的是黑色衬衫,要是穿白的,那他这件衣服以后都不用穿了。

“兄弟啊,其实你来艳阳天看场,实际上是我的小弟。”光头陈一脸同情:“要怪就怪胡胖子吧……”

果然,这事还真是跟胡胖子有关!

王启也不是傻的。

这个光头陈刚见到他的态度还是好的,要是刚不提起胡胖子,估计两人已经称兄道弟的凑一块抽烟了。

王启生气归生气,但沉吟片刻他便道:“陈哥。揍了我这顿,胡胖子和你的恩怨应该一笔勾销了吧?”

光头陈听到这话楞了楞,他想不到王启在这个时候还念着胡胖子。

“卧槽!你什么身份,还敢提要求?”

“是不是刚才揍你太轻了?胡胖子的事你也敢管?”

“娘的!要不是胡胖子是老板带进来的,他早就被我们揍死了!这货是个傻逼吧?他护着那些小姐有什么好处!”

“小姐出来做,肯定早有了心理准备,被客人玩和被我们玩有什么区别?”

“呵呵,胡胖子那狗日可精呢,被我们玩没有钱啊!”

“那他就能不给我们老大面子?”

……

小弟们骂到这,被光头陈一个凶狠眼神就吓得闭嘴不语,而王启也知道胡胖子到底为什么得罪了光头陈。

难怪……

难怪那些妹子都好像发自内心的喜欢胡胖子,原来胡胖子不仅能让她们挣钱,还愿意为了她们去得罪这些打手……

不错!

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胡胖子,够义气,好样的!

王启刚因为胡胖子被揍,其实心里是有一点抱怨的,但知道真相后,却觉得为胡胖子挨了这顿打很值!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光头陈沉吟片刻开口道:“是不是以为替胡胖子背了锅我就会算了?”

王启的心咯噔一下。

“年轻,你还是太年轻了!不过既然是我小弟了,我倒不会怎么为难你。”看到王启的表情,光头陈摇了摇头就指向门外:“出去吧。从今天开始你就负责厕所那边,门口有张小凳子你搬过去坐那看场吧。”

看场……不是看外面的舞池还有到处巡逻吗?

怎么还要看守厕所?

王启震惊。

而光头陈看到他没有回应立即怒道:“是不是不爽?不爽可以滚的,你兄弟胡胖子那么有本事,让你给你带几个妹子不是美滋滋吗?何必来这当个受气的看场?”

光头陈这个激将法,王启当然不会那么幼稚上当。

而且他也知道,胡胖子只是个领班,还没有随意安排别人工作的能耐。

“行!我去!”王启没有多说废话,转身就走。

光头陈看王启这么果断,居然还点了点头嘀咕道:“这小子倒是有点义气和识时务,唉,要是他跟胡胖子没关系肯定是个好小弟……”

王启搬了张小凳很快来到了厕所。

现在艳阳天刚开场不久,那些来玩的还没有喝多少饮料和啤酒,这边暂时还是清净的。

把小凳放下,王启小心翼翼坐了上去。

此时,他浑身疼得恨不得直接就趴床上,但他要是现在这副被揍的模样回去柳家,恐怕那对母女会把大牙都笑掉。

人可以穷,但不可以没骨气。

胡胖子是自己租房子住的,王启已经决定先去那里待个几天再说。

“你怎么在这里?”

王启刚坐下不到5分钟,一个熟悉的惊呼突然响起,吓了他一跳。

听这声音,王启就知道是胡胖子。

他也没想到胡胖子居然会来到这边上厕所。

王启想了一下回应道:“呃……我可是新人呢,派我来看这边还算是正常吧。”

“娘的!这可是厕所啊!”胡胖子怒道:“我就知道光头陈肯定会刁难你,但没想到这逼连脸都不要了!”

“诶,真的没事。这里比外面不知道安全和清净多少。”王启劝道:“坐在凳子玩一个晚上手机就能拿薪水,比你以前摆路边摊不知道强多少倍呢。”

胡胖子急道:“现在你当然舒服,等下人多之后……嚓!他们是不是揍你了?怎么衣服那么脏?”

“你别太敏感,我刚被喊去搬些东西弄脏了而已。”王启反应很快,然后再劝道:“胖子你也别去跟那个光头陈吵,出来挣钱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开场你也很忙,赶紧去干活吧。”

“唉……”胡胖子叹了口气,厕所也不上就走了。

他很内疚,也知道王启刚才在撒谎。

本来一片好心想给兄弟介绍份工作,弄到现在这个情况,他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看到胡胖子离开,王启又坐回小凳上,刚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微信就无奈放回兜里。

柳玉蓉还真无情啊!

好歹也一块生活了三年,养个宠物都有感情了吧?

我现在这样身无分文的跑出来,她居然连关心都不关心,说不准因为没有自己在房间,她睡得还更舒服呢。

王启纳闷了一会,厕所也开始多人了。

但王启却一直坐在椅子上。

他是看场,并不是厕所所长!

总不能热情招呼每一个走进厕所的人,然后还递上纸巾什么的吧?

坐了大约一个小时,王启也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却没想到刚好碰到4个青年抬着一个漂亮妹子走向了厕所。

那个漂亮的妹子好像有点神志不清,被两个青年夹着咯吱窝拖着,而另外两个青年则一脸奸笑的看着漂亮妹子。

王启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一看这状况心里便咯噔了下。

要是这些青年带这个漂亮妹子去酒店开房,王启也懒得去管,但现在他们现在居然连这钱也不舍得花,想来厕所搞搞震,这王启就不能忍了。

再怎么说,光头陈也将厕所这块划分为王启的地盘,本来光头陈就不爽王启,要是再出点事情,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无奈之下,王启只好装作义愤填膺的伸出一指:“站住!放开那个女孩!”

“哈哈哈,你他娘的都什么时代了,你看电视剧是不是看傻逼了?”青年一愣,然后随之大笑。

而王启则不管那么多,看到对方有四个人,他摸起地上的小凳子就冲了过去。

006章 为兄弟背个锅

“你……你干嘛打我?”

王启语气委屈得如同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

刚被扇了一巴掌的时候,王启是想立即还手的。

但当他看到周围一脸看戏的黄毛红毛绿毛们,他知道这手绝对不能还,会被打死的。

“干嘛打你?”光头陈一脸开什么国际玩笑的表情,然后摊开手面向那群小弟:“他问我干嘛打他哦。”

“哈哈哈!老大你放心,我们会告诉他的!”小弟们大笑一声,突然摩拳擦掌的走向王启。

嚓!

情况不对劲!

王启一看这情况转身就想跑,但谁想已经有两个小弟笑眯眯的站在那里守着。

光头陈笑道:“哟,挺机灵嘛?还想跑呢。”

“来到我们保卫室你还想跑,想什么呢?”小弟们也觉得好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接下来的动手。

王启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揍他,但知道被打已经要成为必然的事实,他需要保护好自己。

小弟们还没走到王启那边,王启已经抱头蹲下身子,这个动作最能保护人了,虽然看起来相当怂。

“哈哈哈,还没打呢,这小子就缩起来了。”

“唉,真像个缩头乌龟啊!”

“有点不忍心揍他了,怎么办呢?”

“随便踹几脚吧,一人三脚怎么样?”

“行吧,我们还是太善良了!”

……

王启听到这些话,还松了一口气。

但当这些小弟真的动手时,他差点就要骂他们全家。

确实,他们真的做到了一人三脚,问题是现在保卫室可是有三十多个小弟啊!

这一顿下去,王启少说也得挨上一百脚。

最主要是这些小弟踹的时候肯定用上了吃奶的力,仅仅只是第一脚,王启就已经被踹翻在地。

“哈哈哈,挺爽的!”

五分钟后小弟们终于踹完,笑的笑,抽烟的抽烟。

而王启则被踹得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

光头陈派了一圈烟给小弟,然后就走到王启跟前踢了一脚:“起来吧!别装死了!”

王启刚被教训过,不敢不从,缓缓站了起来。

娘的!

全身都疼!

王启疼得咬牙切齿,却低着头没有抬起。

“啪啪——”

光头陈突然把手伸向王启,王启吓了一跳以为还要揍他,却没曾想光头陈居然用手帮王启拍掉了衣服上的灰尘。

幸好王启今天穿的是黑色衬衫,要是穿白的,那他这件衣服以后都不用穿了。

“兄弟啊,其实你来艳阳天看场,实际上是我的小弟。”光头陈一脸同情:“要怪就怪胡胖子吧……”

果然,这事还真是跟胡胖子有关!

王启也不是傻的。

这个光头陈刚见到他的态度还是好的,要是刚不提起胡胖子,估计两人已经称兄道弟的凑一块抽烟了。

王启生气归生气,但沉吟片刻他便道:“陈哥。揍了我这顿,胡胖子和你的恩怨应该一笔勾销了吧?”

光头陈听到这话楞了楞,他想不到王启在这个时候还念着胡胖子。

“卧槽!你什么身份,还敢提要求?”

“是不是刚才揍你太轻了?胡胖子的事你也敢管?”

“娘的!要不是胡胖子是老板带进来的,他早就被我们揍死了!这货是个傻逼吧?他护着那些小姐有什么好处!”

“小姐出来做,肯定早有了心理准备,被客人玩和被我们玩有什么区别?”

“呵呵,胡胖子那狗日可精呢,被我们玩没有钱啊!”

“那他就能不给我们老大面子?”

……

小弟们骂到这,被光头陈一个凶狠眼神就吓得闭嘴不语,而王启也知道胡胖子到底为什么得罪了光头陈。

难怪……

难怪那些妹子都好像发自内心的喜欢胡胖子,原来胡胖子不仅能让她们挣钱,还愿意为了她们去得罪这些打手……

不错!

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胡胖子,够义气,好样的!

王启刚因为胡胖子被揍,其实心里是有一点抱怨的,但知道真相后,却觉得为胡胖子挨了这顿打很值!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光头陈沉吟片刻开口道:“是不是以为替胡胖子背了锅我就会算了?”

王启的心咯噔一下。

“年轻,你还是太年轻了!不过既然是我小弟了,我倒不会怎么为难你。”看到王启的表情,光头陈摇了摇头就指向门外:“出去吧。从今天开始你就负责厕所那边,门口有张小凳子你搬过去坐那看场吧。”

看场……不是看外面的舞池还有到处巡逻吗?

怎么还要看守厕所?

王启震惊。

而光头陈看到他没有回应立即怒道:“是不是不爽?不爽可以滚的,你兄弟胡胖子那么有本事,让你给你带几个妹子不是美滋滋吗?何必来这当个受气的看场?”

光头陈这个激将法,王启当然不会那么幼稚上当。

而且他也知道,胡胖子只是个领班,还没有随意安排别人工作的能耐。

“行!我去!”王启没有多说废话,转身就走。

光头陈看王启这么果断,居然还点了点头嘀咕道:“这小子倒是有点义气和识时务,唉,要是他跟胡胖子没关系肯定是个好小弟……”

王启搬了张小凳很快来到了厕所。

现在艳阳天刚开场不久,那些来玩的还没有喝多少饮料和啤酒,这边暂时还是清净的。

把小凳放下,王启小心翼翼坐了上去。

此时,他浑身疼得恨不得直接就趴床上,但他要是现在这副被揍的模样回去柳家,恐怕那对母女会把大牙都笑掉。

人可以穷,但不可以没骨气。

胡胖子是自己租房子住的,王启已经决定先去那里待个几天再说。

“你怎么在这里?”

王启刚坐下不到5分钟,一个熟悉的惊呼突然响起,吓了他一跳。

听这声音,王启就知道是胡胖子。

他也没想到胡胖子居然会来到这边上厕所。

王启想了一下回应道:“呃……我可是新人呢,派我来看这边还算是正常吧。”

“娘的!这可是厕所啊!”胡胖子怒道:“我就知道光头陈肯定会刁难你,但没想到这逼连脸都不要了!”

“诶,真的没事。这里比外面不知道安全和清净多少。”王启劝道:“坐在凳子玩一个晚上手机就能拿薪水,比你以前摆路边摊不知道强多少倍呢。”

胡胖子急道:“现在你当然舒服,等下人多之后……嚓!他们是不是揍你了?怎么衣服那么脏?”

“你别太敏感,我刚被喊去搬些东西弄脏了而已。”王启反应很快,然后再劝道:“胖子你也别去跟那个光头陈吵,出来挣钱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开场你也很忙,赶紧去干活吧。”

“唉……”胡胖子叹了口气,厕所也不上就走了。

他很内疚,也知道王启刚才在撒谎。

本来一片好心想给兄弟介绍份工作,弄到现在这个情况,他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看到胡胖子离开,王启又坐回小凳上,刚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微信就无奈放回兜里。

柳玉蓉还真无情啊!

好歹也一块生活了三年,养个宠物都有感情了吧?

我现在这样身无分文的跑出来,她居然连关心都不关心,说不准因为没有自己在房间,她睡得还更舒服呢。

王启纳闷了一会,厕所也开始多人了。

但王启却一直坐在椅子上。

他是看场,并不是厕所所长!

总不能热情招呼每一个走进厕所的人,然后还递上纸巾什么的吧?

坐了大约一个小时,王启也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却没想到刚好碰到4个青年抬着一个漂亮妹子走向了厕所。

那个漂亮的妹子好像有点神志不清,被两个青年夹着咯吱窝拖着,而另外两个青年则一脸奸笑的看着漂亮妹子。

王启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一看这状况心里便咯噔了下。

要是这些青年带这个漂亮妹子去酒店开房,王启也懒得去管,但现在他们现在居然连这钱也不舍得花,想来厕所搞搞震,这王启就不能忍了。

再怎么说,光头陈也将厕所这块划分为王启的地盘,本来光头陈就不爽王启,要是再出点事情,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无奈之下,王启只好装作义愤填膺的伸出一指:“站住!放开那个女孩!”

“哈哈哈,你他娘的都什么时代了,你看电视剧是不是看傻逼了?”青年一愣,然后随之大笑。

而王启则不管那么多,看到对方有四个人,他摸起地上的小凳子就冲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