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0 18:53:33

妹子取过白布:“现在人赃并获,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尖嘴急道:“这……这算什么人赃并获,用白布擦汗犯法吗?”

黄毛等人不知道白布的事,听尖嘴这么一说也笑了。

“随便拿白布就想污蔑别人?这手段也够低端的。”

“搞不懂了,不就一条白布吗?”

“虽然尖嘴用白布擦汗是有点娘,但也不至于被这么对待吧?”

“你最好赶紧把人放了,要不然等下别怪我们不客气。”

……

妹子懒得理会黄毛等人,冷笑一声便走到一个被按在地上的青年。

青年惊恐:“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妹子笑了一下,突然伸手就将白布捂住青年的嘴。

青年拼命挣扎,但西装大汉把他按的很死,没多一会他便翻了白眼和死鱼没有两样。

黄毛等人都是人精,一看就知道白布被加了料。

刚他们还笑看妹子想搞什么鬼,此时已经收起了笑容。

尖嘴惊恐大喊:“哥,救我!这事真的不是我干的!!”

现场没有一个人是傻瓜,谁都知道这事就是尖嘴他们几个干的,但他不承认也是对的。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这道理,混社会的看场都知道,并且理解,甚至亲身体验过。

黄毛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想到尖嘴的父母对他不错,无奈之下便站了出来。

黄毛道:“妹子,这事估计有什么内情。你把这几个人交给我,我肯定会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保证给你一个交代!”

“呵呵,你把我当傻瓜吗?”妹子冷笑道:“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在我看来也只不过是一条狗,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一块收拾?”

黄毛双眼瞬间眯起。

说实话,自从跟了光头陈之后,他还真的没有被人如此骂过。

看场们见妹子这么嚣张,纷纷叫嚣要给她教训,而黄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兄弟,估算了一下双方的实力突然动了。

“干他娘的!”

“不用手下留情,出了事我背!!”

王启楞了。

他没想到黄毛居然能为尖嘴做到这个程度,而西装大汉速度也不慢,双方很快就交缠到一块。

要不要趁乱揍这黄毛一顿?

乱战一起,王启心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

他想归想,不过却不能保证揍黄毛的时候不被人看见。

哪怕他揍完黄毛立即离开艳阳天,事后也必定会遭到报复,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时之气去冒这个风险。

“跟我过来!”

就在王启还在举棋不定时,妹子居然拉着他跑到了一旁。

妹子笑道:“刚才真的对不起,谢谢你这次的帮助,要是没有你的话……”

妹子的话,王启没有心思听,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和心神都放在了交战那边。

妹子戳了王启一下:“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咱们加个微信呗?”

不会吧?

她一点都不紧张吗?她叫来的西装大汉现在可是跟人干着架呢!

王启震惊,但他也不好问,只好支支吾吾的跟妹子互加了微信。

王启问道:“婉约的云吗?”

妹子兴奋道:“对啊!我就叫苏婉云,好听吗?”

王启点了点头,现在他没有心思想这种问题。

这妹子真的有点没心没肺呢。

不过能看得出她本性不坏,等下要是她的人干不过黄毛他们,我还是带她逃跑吧!

唉,帮人帮到底,送佛……

卧槽!

王启正想着退路,却没想到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败了?

黄毛他们人数不是跟西装大汉差不多吗?怎么会败的这么快?

简直就是碾压啊!!

刚王启被妹子拉到一旁的时候,黄毛才和西装大汉他们交上手,这加个微信也就十几秒的事情,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十几个人全被放倒在地,跟一堆死狗似的还挺壮观的……

王启楞了一会,回过神也松了口气。

至少黄毛他们被打垮,他就不用考虑怎么带苏婉云逃跑了。

苏婉云冲着王启笑了笑,然后就面向西装大汉道:“别理那些被干趴的废物,那几个杂碎给我拧起带走。”

“不要,我错了,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啊!”

尖嘴等人刚才都被吓尿了,他们看到黄毛带人来救的时候还松了口气,再怎么说黄毛他们也是专业看场,对付这些穿着西装的大汉肯定手到擒来。

谁想,现实就是这么魔幻,黄毛他们来救人的被干翻了,现在他们也要被带走了。

看到苏婉云那冰冷的眼神,他们知道被带走必定没有什么好下场,之前苏婉云说要打断王启五肢,尖嘴等人还没忘记呢。

“呵呵,现在会求饶了?”苏婉云冷笑:“你们拖老娘去厕所的时候,有想过放过我吗?”

有理有据,建议击毙!

苏婉云的话,让王启连连点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尖嘴他们做出这种事情,被怎么处置也不过分。

苏婉云交代完就走向王启:“这事闹得有点大,听说你是这里新来的看场,以后这工作估计不好做了。”

何止是不好做?

等黄毛他们回过气来,我至少都得挨顿打,以后小鞋肯定不会少。

王启不知道回些什么,索性只点了点头。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你出事。”苏婉云沉吟片刻道:“这样吧,你喜欢干什么工作,我帮你找!”

苏婉云这个提议,王启很动心。

但想了想,他便摇头:“放心,我能撑得住。”

其实王启能看出苏婉云有点能量,肯定能给他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不过他救苏婉云并不是为了这个。

携恩索惠这种举动,王启最是厌恶。

尽管有点死要面子活受罪,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苏婉云的提携。

苏婉云眼睛一亮:“不错,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样子。但要是你以后有什么问题,请你一定要……”

“妈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苏婉云还没跟王启交代完,一声怒吼突然将其打断。

只见走廊不远处,光头陈带着一群汉子气势汹汹杀了过来。

光头陈速度很快,看到黄毛等人瘫了一地开口便骂:“哪来的狗东西,谁给你们胆子动我的人!!”

王启一看光头陈带来的小弟众多,立即拦在苏婉云跟前:“赶紧,你先走。”

苏婉云笑道:“怎么?你又想救我吗?”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王启一阵无语,不过正当他想说些什么,苏婉云居然将他轻轻推开。

面对气势汹汹的光头陈等人,刚走出几步的苏婉云突然大喝:“我爸苏一龙,他给的胆子!”

光头陈怒骂:“我管你一龙二龙还是几龙,今天你们……不对!你刚说什么?苏一龙?”

“你还挺嚣张的嘛?”苏婉云冷笑:“放心好了,这话我一定会原原本本告知我爸。”

光头陈慌了,连忙跑到苏婉云跟前:“苏小姐,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怪我……”

“你说什么屁话!”突然,还在道歉的光头陈被一个西装大汉双手揪起。

光头陈慌得一逼,而这个西装大汉则冷笑道:“谁是大水?谁是龙王庙?你一个小混子哪来勇气跟我们相提并论?对了,看到我也不打声招呼吗?”

光头陈这个时候才看清西装大汉,吓得浑身直抖:“大……大牛哥。”

“真是废物!”大牛看光头陈怂成这样,直接将其丢到地上:“要不是看在以前你跟我小弟混过的份上,今天我会要你两条腿。”

光头陈连滚带爬的抱住大牛小腿:“谢谢!谢谢大牛哥大人有大量!!”

卧槽?

苏婉云这么牛逼?

我还以为这妞仅仅是有点能量,现在看来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呵斥响起,又有人来了。

这事估计闹得整个艳阳天都知道,身为经理的夏敏也跑了过来。

苏婉云走向夏敏:“你就是艳阳天的经理?”

“是的,请问你是?”夏敏来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现在一看苏婉云开口便知道西装大汉是她带过来找事的。

苏婉云道:“我叫苏婉云,我爸苏一龙,今天这事你有什么意见?”

“苏一龙?”夏敏大惊失色:“没有,我没有任何意见。”

“哼!谅你也不敢!”苏婉云不屑撇了夏敏一眼,然后想了想便道:“王启是我朋友,以后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就找你!”

夏敏连连鞠躬:“是是是!我保证不会让王启出任何事情!”

苏婉云警告过夏敏,和王启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尖嘴几个离开了艳阳天。

待她走后夏敏立即恢复神色,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刚才点头哈腰和奴婢没有两样。

夏敏走向王启道:“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王启知道夏敏有话要问,点了点头。

但没想到,刚还坐在地上的光头陈居然跃起指着王启:“尼玛的!今天这事老子跟你没完!!”

010章 婉约的云

妹子取过白布:“现在人赃并获,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尖嘴急道:“这……这算什么人赃并获,用白布擦汗犯法吗?”

黄毛等人不知道白布的事,听尖嘴这么一说也笑了。

“随便拿白布就想污蔑别人?这手段也够低端的。”

“搞不懂了,不就一条白布吗?”

“虽然尖嘴用白布擦汗是有点娘,但也不至于被这么对待吧?”

“你最好赶紧把人放了,要不然等下别怪我们不客气。”

……

妹子懒得理会黄毛等人,冷笑一声便走到一个被按在地上的青年。

青年惊恐:“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妹子笑了一下,突然伸手就将白布捂住青年的嘴。

青年拼命挣扎,但西装大汉把他按的很死,没多一会他便翻了白眼和死鱼没有两样。

黄毛等人都是人精,一看就知道白布被加了料。

刚他们还笑看妹子想搞什么鬼,此时已经收起了笑容。

尖嘴惊恐大喊:“哥,救我!这事真的不是我干的!!”

现场没有一个人是傻瓜,谁都知道这事就是尖嘴他们几个干的,但他不承认也是对的。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这道理,混社会的看场都知道,并且理解,甚至亲身体验过。

黄毛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想到尖嘴的父母对他不错,无奈之下便站了出来。

黄毛道:“妹子,这事估计有什么内情。你把这几个人交给我,我肯定会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保证给你一个交代!”

“呵呵,你把我当傻瓜吗?”妹子冷笑道:“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在我看来也只不过是一条狗,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一块收拾?”

黄毛双眼瞬间眯起。

说实话,自从跟了光头陈之后,他还真的没有被人如此骂过。

看场们见妹子这么嚣张,纷纷叫嚣要给她教训,而黄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兄弟,估算了一下双方的实力突然动了。

“干他娘的!”

“不用手下留情,出了事我背!!”

王启楞了。

他没想到黄毛居然能为尖嘴做到这个程度,而西装大汉速度也不慢,双方很快就交缠到一块。

要不要趁乱揍这黄毛一顿?

乱战一起,王启心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

他想归想,不过却不能保证揍黄毛的时候不被人看见。

哪怕他揍完黄毛立即离开艳阳天,事后也必定会遭到报复,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时之气去冒这个风险。

“跟我过来!”

就在王启还在举棋不定时,妹子居然拉着他跑到了一旁。

妹子笑道:“刚才真的对不起,谢谢你这次的帮助,要是没有你的话……”

妹子的话,王启没有心思听,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和心神都放在了交战那边。

妹子戳了王启一下:“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咱们加个微信呗?”

不会吧?

她一点都不紧张吗?她叫来的西装大汉现在可是跟人干着架呢!

王启震惊,但他也不好问,只好支支吾吾的跟妹子互加了微信。

王启问道:“婉约的云吗?”

妹子兴奋道:“对啊!我就叫苏婉云,好听吗?”

王启点了点头,现在他没有心思想这种问题。

这妹子真的有点没心没肺呢。

不过能看得出她本性不坏,等下要是她的人干不过黄毛他们,我还是带她逃跑吧!

唉,帮人帮到底,送佛……

卧槽!

王启正想着退路,却没想到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败了?

黄毛他们人数不是跟西装大汉差不多吗?怎么会败的这么快?

简直就是碾压啊!!

刚王启被妹子拉到一旁的时候,黄毛才和西装大汉他们交上手,这加个微信也就十几秒的事情,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十几个人全被放倒在地,跟一堆死狗似的还挺壮观的……

王启楞了一会,回过神也松了口气。

至少黄毛他们被打垮,他就不用考虑怎么带苏婉云逃跑了。

苏婉云冲着王启笑了笑,然后就面向西装大汉道:“别理那些被干趴的废物,那几个杂碎给我拧起带走。”

“不要,我错了,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啊!”

尖嘴等人刚才都被吓尿了,他们看到黄毛带人来救的时候还松了口气,再怎么说黄毛他们也是专业看场,对付这些穿着西装的大汉肯定手到擒来。

谁想,现实就是这么魔幻,黄毛他们来救人的被干翻了,现在他们也要被带走了。

看到苏婉云那冰冷的眼神,他们知道被带走必定没有什么好下场,之前苏婉云说要打断王启五肢,尖嘴等人还没忘记呢。

“呵呵,现在会求饶了?”苏婉云冷笑:“你们拖老娘去厕所的时候,有想过放过我吗?”

有理有据,建议击毙!

苏婉云的话,让王启连连点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尖嘴他们做出这种事情,被怎么处置也不过分。

苏婉云交代完就走向王启:“这事闹得有点大,听说你是这里新来的看场,以后这工作估计不好做了。”

何止是不好做?

等黄毛他们回过气来,我至少都得挨顿打,以后小鞋肯定不会少。

王启不知道回些什么,索性只点了点头。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你出事。”苏婉云沉吟片刻道:“这样吧,你喜欢干什么工作,我帮你找!”

苏婉云这个提议,王启很动心。

但想了想,他便摇头:“放心,我能撑得住。”

其实王启能看出苏婉云有点能量,肯定能给他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不过他救苏婉云并不是为了这个。

携恩索惠这种举动,王启最是厌恶。

尽管有点死要面子活受罪,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苏婉云的提携。

苏婉云眼睛一亮:“不错,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样子。但要是你以后有什么问题,请你一定要……”

“妈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苏婉云还没跟王启交代完,一声怒吼突然将其打断。

只见走廊不远处,光头陈带着一群汉子气势汹汹杀了过来。

光头陈速度很快,看到黄毛等人瘫了一地开口便骂:“哪来的狗东西,谁给你们胆子动我的人!!”

王启一看光头陈带来的小弟众多,立即拦在苏婉云跟前:“赶紧,你先走。”

苏婉云笑道:“怎么?你又想救我吗?”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王启一阵无语,不过正当他想说些什么,苏婉云居然将他轻轻推开。

面对气势汹汹的光头陈等人,刚走出几步的苏婉云突然大喝:“我爸苏一龙,他给的胆子!”

光头陈怒骂:“我管你一龙二龙还是几龙,今天你们……不对!你刚说什么?苏一龙?”

“你还挺嚣张的嘛?”苏婉云冷笑:“放心好了,这话我一定会原原本本告知我爸。”

光头陈慌了,连忙跑到苏婉云跟前:“苏小姐,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怪我……”

“你说什么屁话!”突然,还在道歉的光头陈被一个西装大汉双手揪起。

光头陈慌得一逼,而这个西装大汉则冷笑道:“谁是大水?谁是龙王庙?你一个小混子哪来勇气跟我们相提并论?对了,看到我也不打声招呼吗?”

光头陈这个时候才看清西装大汉,吓得浑身直抖:“大……大牛哥。”

“真是废物!”大牛看光头陈怂成这样,直接将其丢到地上:“要不是看在以前你跟我小弟混过的份上,今天我会要你两条腿。”

光头陈连滚带爬的抱住大牛小腿:“谢谢!谢谢大牛哥大人有大量!!”

卧槽?

苏婉云这么牛逼?

我还以为这妞仅仅是有点能量,现在看来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呵斥响起,又有人来了。

这事估计闹得整个艳阳天都知道,身为经理的夏敏也跑了过来。

苏婉云走向夏敏:“你就是艳阳天的经理?”

“是的,请问你是?”夏敏来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现在一看苏婉云开口便知道西装大汉是她带过来找事的。

苏婉云道:“我叫苏婉云,我爸苏一龙,今天这事你有什么意见?”

“苏一龙?”夏敏大惊失色:“没有,我没有任何意见。”

“哼!谅你也不敢!”苏婉云不屑撇了夏敏一眼,然后想了想便道:“王启是我朋友,以后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就找你!”

夏敏连连鞠躬:“是是是!我保证不会让王启出任何事情!”

苏婉云警告过夏敏,和王启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尖嘴几个离开了艳阳天。

待她走后夏敏立即恢复神色,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刚才点头哈腰和奴婢没有两样。

夏敏走向王启道:“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王启知道夏敏有话要问,点了点头。

但没想到,刚还坐在地上的光头陈居然跃起指着王启:“尼玛的!今天这事老子跟你没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