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1 23:56:42

王启被吓得连退两步。

此时光头陈双眼瞪得跟牛眼一样,其他小弟也气得咬牙切齿,只等光头陈一声令下就将王启活剥生吞。

苏婉云警告还恍然在耳,夏敏不敢任由事情闹大。

“喂喂喂!你们想干什么?”

夏敏急道:“老陈别说我没提醒你,这事最好到此为止。你可不要连累我!”

光头陈双眼眯起:“什么意思?咱们共事这么多年,为了这家伙你跟我这样说话?”

夏敏无奈道:“就因为咱们合作了那么久,我才不想你出事。你要知道,刚才那可是苏一龙的女儿啊!”

光头陈沉吟片刻,他也知道这事不宜纠缠,冷哼一声便带着小弟骂骂咧咧走了。

王启松了口气,看夏敏对他招手,他便跟着进到办公室。

夏敏走在前头,一进去便坐在老板椅上,上身板正还直接翘起腿。

这姿势行云流水,把王启看得一愣一愣。

不过很快他便摇了摇头,人也清醒了过来。

夏敏确实是他钟意的类型,漂亮、知性、身材又不胖不瘦,但问题是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对一个刚见一面的人,夏敏居然能狠下心让其背锅,只因为她想平衡手下之间的关系,这种做事方式让王启很不爽,但也有点佩服。

这时候。

王启突然想起了王倩,这个女人也是一样。

当年还是王家大少的时候,王倩对他可殷勤的很。哥哥前哥哥后的恨不得见面就抱,之后他离开了王家后,王倩还不是立即露出了真面目吗?

“你真了不起。”夏敏突然开口:“随便救个人也能救到苏一龙的女儿,不知道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王启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夏敏这么说的含义。

在夏敏这样的女人面前,越少说话越能平安大吉,越不会踏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设下的陷阱。

夏敏继续道:“也许是运气好吧。你难道救人之前没有考虑过后果吗?要是今天你救的不是苏一龙的女儿,你知道光头陈会怎么对你吗?”

王启沉吟片刻道:“和他没有关系,是黄毛那个堂弟惹的事。”

夏敏笑道:“黄毛?但他跟光头陈又有什么区别呢?对付你很难吗?”

“不难。”王启轻轻摇头:“不过我事后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呵呵,就凭你?”夏敏突然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因为苏婉云警告过我,你觉得以后能狐假虎威了?”

王启道:“没有这事,我只是个打工的,没有想这么多!”

“你是真的这么想?”夏敏双眼眯起:“要是这样,我看在苏婉云的份上可以保你一次,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王启听出夏敏的意思,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他也没地去,正打算回厕所那边继续上班,胡胖子突然急匆匆跑了出来。

胡胖子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干嘛不通知我一声。”

王启无奈道:“事情那么突然,你让我上那通知你?难不成你以为他们会给我时间打电话?”

胡胖子怒道:“娘的!光头陈不把我放在眼里就算了,那个黄毛不就一个小弟吗?他也敢!”

王启劝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咱们没有必要继续跟这种人纠缠。”

“唉,最怕他们会盯上你。”胡胖子叹道:“之前只是想帮你,没想到居然会弄成这样,王启这样吧……”

胡胖子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了五千块,然后直接硬塞到王启手里。

王启用力推了回去:“你这是干什么?”

胡胖子解释道:“不是说你老婆那边要你交伙食费吗?给你,你不要。那借总可以吧?再不行,我收你利息?”

“娘的,被你气到蛋疼!”王启骂道:“以后别再提这事,钱我自己会挣。”

看胡胖子还要坚持,王启便笑道:“钱我是一定不会要你的。不过我下班之后没地方待了,得去你出租屋睡一晚。”

胡胖子立即点头:“行!两兄弟还计较那么多干嘛?我的出租屋,那也是你的出租屋。”

“小样!要是你买的房子估计就不这么说了!”王启笑骂一句,然后两人抽了根烟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

今晚这事闹得比较大,王启这边的厕所也没多少人“光顾”了,反正艳阳天也不止这一边有厕所,他也乐得清静。

熬了一阵就四点。

艳阳天刚打烊,胡胖子就搂着他新交的女朋友来到厕所这边。

不得不说,胡胖子这个新交的女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尽管王启是个守厕所的看场,小玉见到他却一点都没有鄙视看不起的眼神,甚至还一直启哥启哥的叫着。

走出艳阳天,胡胖子还问王启饿不饿,要不要去老地方整个宵夜什么的。

王启是有点饿,但看胡胖子和小玉今晚没少喝酒,他便摇头说只想睡觉。

三人很快回到出租屋。

问清楚自己住在哪个房间,王启洗了把脸,把身上的脏衣裤脱掉,他就困得哈欠连连。

今晚他不仅身累、心也累,右脸被光头陈扇的还有点隐隐作痛。

躺在床上,虽然床单有股汗味,但王启出走王家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苦日子,没过一会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了两三个小时,王启突然被噩梦惊醒,然后辗转反侧了一个小时,觉得睡不着就离开了出租屋。

已经早上7点多了,王启身上就几块钱,随便吃点早餐便散了下步。

但鬼使神差的,他走着走着居然回到了柳家别墅那边。

既然走到这边,王启想了想便开门进去。

这个时间,柳家父女都上班了,不用上班的黄润花也不知道在那喝早茶。

看到没人,王启松了口气直接走回房间。

昨晚他又是被人按到地上,又是被人丢到地上,浑身衣服都脏兮兮的。

想了想,他就带着报复的心态走进房间浴室,想洗个澡。

房间的浴室和厕所,柳玉蓉在王启刚进柳家就警告他不许使用,但柳玉蓉警告归警告,其实她每次骂王启,王启都会趁她不在的时候偷偷进去。

“这婆娘!老子没在还是这么懒!”

王启一进浴室就开骂,因为他看到篮子里放满了衣服。

这澡,一洗就是一个小时。

洗得王启神清气爽,吹干头发后便大字型躺到了床上。

这欧式大床很舒服,而且床上还遗留着柳玉蓉的香味。

柳玉蓉泼辣是泼辣了一点,但确实漂亮,身材又好。

过于舒服,王启很快便睡着了。

“卧槽!王启你这是要死啊!”

“噗——”

不知不觉,王启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而伴随他醒来的则是柳玉蓉的尖叫,还有一踹。

王启立即惊醒。

幸好他裹着被子,要不然这一踹肯定不好受。

柳玉蓉气道:“行啊!一个晚上不回来,回来就睡床上,谁给你的胆子?”

王启连忙站起来:“刚才我只不过是……”

没想,柳玉蓉直接打断道:“别跟我废话,我问你昨晚去哪了?”

嗯?

柳玉蓉怎么回事?

睡床这种事以前她肯定会抓住不放才对啊,怎么会问我昨晚去哪?

难不成,她在担心我?

不对,绝不可能!

王启愣住,而柳玉蓉看他不说话,气得一脚又踹到他小腿上。

柳玉蓉骂道:“你这混蛋!知不知道你这一走,我妈就约那个赵明辉吃饭?”

赵明辉?

是那个一直追柳玉蓉的纨绔子弟?

王启震惊,然后脸色逐渐难看。

柳玉蓉好歹也是他老婆,这赵明辉怎么能够这么无耻?

不是说纨绔子弟吗?

女人不会少吧?

挖人老婆,这算什么回事!!

赵明辉可能有什么特殊癖好,那黄润花是怎么回事?

柳玉蓉可是她女儿,这不是把女儿推进火坑吗?

柳玉蓉看了一眼王启的脸色,心情也平复一些。

不过正当她想说些什么,一阵脚步声突然响起,黄润花居然急匆匆奔进房间。

“你这混蛋!”黄润花见面就骂:“老娘还以为家里进贼呢!你回来干什么?死在外面不行吗?”

柳玉蓉因为赵明辉的事,对黄润花也有点意见:“妈,你别这么说,回来是件好事。”

“好事?这算哪门子好事?”黄润花不屑道:“我们柳家养这硕鼠好几年了,难不成还想我们养他一辈子?”

黄润花劝道:“小蓉啊,我看小辉就很好。虽然长的胖了一点,但这可是富贵相呢,而且他家这段时间在搞一个大工程,要是能成的话那可是我们高攀人家……”

黄润花剩下的话,王启完全听不下去。

他只知道,这个婆娘已经时刻准备着在他头上套上一个绿帽子。

011章 那有这样当妈的

王启被吓得连退两步。

此时光头陈双眼瞪得跟牛眼一样,其他小弟也气得咬牙切齿,只等光头陈一声令下就将王启活剥生吞。

苏婉云警告还恍然在耳,夏敏不敢任由事情闹大。

“喂喂喂!你们想干什么?”

夏敏急道:“老陈别说我没提醒你,这事最好到此为止。你可不要连累我!”

光头陈双眼眯起:“什么意思?咱们共事这么多年,为了这家伙你跟我这样说话?”

夏敏无奈道:“就因为咱们合作了那么久,我才不想你出事。你要知道,刚才那可是苏一龙的女儿啊!”

光头陈沉吟片刻,他也知道这事不宜纠缠,冷哼一声便带着小弟骂骂咧咧走了。

王启松了口气,看夏敏对他招手,他便跟着进到办公室。

夏敏走在前头,一进去便坐在老板椅上,上身板正还直接翘起腿。

这姿势行云流水,把王启看得一愣一愣。

不过很快他便摇了摇头,人也清醒了过来。

夏敏确实是他钟意的类型,漂亮、知性、身材又不胖不瘦,但问题是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对一个刚见一面的人,夏敏居然能狠下心让其背锅,只因为她想平衡手下之间的关系,这种做事方式让王启很不爽,但也有点佩服。

这时候。

王启突然想起了王倩,这个女人也是一样。

当年还是王家大少的时候,王倩对他可殷勤的很。哥哥前哥哥后的恨不得见面就抱,之后他离开了王家后,王倩还不是立即露出了真面目吗?

“你真了不起。”夏敏突然开口:“随便救个人也能救到苏一龙的女儿,不知道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王启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夏敏这么说的含义。

在夏敏这样的女人面前,越少说话越能平安大吉,越不会踏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设下的陷阱。

夏敏继续道:“也许是运气好吧。你难道救人之前没有考虑过后果吗?要是今天你救的不是苏一龙的女儿,你知道光头陈会怎么对你吗?”

王启沉吟片刻道:“和他没有关系,是黄毛那个堂弟惹的事。”

夏敏笑道:“黄毛?但他跟光头陈又有什么区别呢?对付你很难吗?”

“不难。”王启轻轻摇头:“不过我事后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呵呵,就凭你?”夏敏突然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因为苏婉云警告过我,你觉得以后能狐假虎威了?”

王启道:“没有这事,我只是个打工的,没有想这么多!”

“你是真的这么想?”夏敏双眼眯起:“要是这样,我看在苏婉云的份上可以保你一次,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王启听出夏敏的意思,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他也没地去,正打算回厕所那边继续上班,胡胖子突然急匆匆跑了出来。

胡胖子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干嘛不通知我一声。”

王启无奈道:“事情那么突然,你让我上那通知你?难不成你以为他们会给我时间打电话?”

胡胖子怒道:“娘的!光头陈不把我放在眼里就算了,那个黄毛不就一个小弟吗?他也敢!”

王启劝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咱们没有必要继续跟这种人纠缠。”

“唉,最怕他们会盯上你。”胡胖子叹道:“之前只是想帮你,没想到居然会弄成这样,王启这样吧……”

胡胖子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了五千块,然后直接硬塞到王启手里。

王启用力推了回去:“你这是干什么?”

胡胖子解释道:“不是说你老婆那边要你交伙食费吗?给你,你不要。那借总可以吧?再不行,我收你利息?”

“娘的,被你气到蛋疼!”王启骂道:“以后别再提这事,钱我自己会挣。”

看胡胖子还要坚持,王启便笑道:“钱我是一定不会要你的。不过我下班之后没地方待了,得去你出租屋睡一晚。”

胡胖子立即点头:“行!两兄弟还计较那么多干嘛?我的出租屋,那也是你的出租屋。”

“小样!要是你买的房子估计就不这么说了!”王启笑骂一句,然后两人抽了根烟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

今晚这事闹得比较大,王启这边的厕所也没多少人“光顾”了,反正艳阳天也不止这一边有厕所,他也乐得清静。

熬了一阵就四点。

艳阳天刚打烊,胡胖子就搂着他新交的女朋友来到厕所这边。

不得不说,胡胖子这个新交的女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尽管王启是个守厕所的看场,小玉见到他却一点都没有鄙视看不起的眼神,甚至还一直启哥启哥的叫着。

走出艳阳天,胡胖子还问王启饿不饿,要不要去老地方整个宵夜什么的。

王启是有点饿,但看胡胖子和小玉今晚没少喝酒,他便摇头说只想睡觉。

三人很快回到出租屋。

问清楚自己住在哪个房间,王启洗了把脸,把身上的脏衣裤脱掉,他就困得哈欠连连。

今晚他不仅身累、心也累,右脸被光头陈扇的还有点隐隐作痛。

躺在床上,虽然床单有股汗味,但王启出走王家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苦日子,没过一会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了两三个小时,王启突然被噩梦惊醒,然后辗转反侧了一个小时,觉得睡不着就离开了出租屋。

已经早上7点多了,王启身上就几块钱,随便吃点早餐便散了下步。

但鬼使神差的,他走着走着居然回到了柳家别墅那边。

既然走到这边,王启想了想便开门进去。

这个时间,柳家父女都上班了,不用上班的黄润花也不知道在那喝早茶。

看到没人,王启松了口气直接走回房间。

昨晚他又是被人按到地上,又是被人丢到地上,浑身衣服都脏兮兮的。

想了想,他就带着报复的心态走进房间浴室,想洗个澡。

房间的浴室和厕所,柳玉蓉在王启刚进柳家就警告他不许使用,但柳玉蓉警告归警告,其实她每次骂王启,王启都会趁她不在的时候偷偷进去。

“这婆娘!老子没在还是这么懒!”

王启一进浴室就开骂,因为他看到篮子里放满了衣服。

这澡,一洗就是一个小时。

洗得王启神清气爽,吹干头发后便大字型躺到了床上。

这欧式大床很舒服,而且床上还遗留着柳玉蓉的香味。

柳玉蓉泼辣是泼辣了一点,但确实漂亮,身材又好。

过于舒服,王启很快便睡着了。

“卧槽!王启你这是要死啊!”

“噗——”

不知不觉,王启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而伴随他醒来的则是柳玉蓉的尖叫,还有一踹。

王启立即惊醒。

幸好他裹着被子,要不然这一踹肯定不好受。

柳玉蓉气道:“行啊!一个晚上不回来,回来就睡床上,谁给你的胆子?”

王启连忙站起来:“刚才我只不过是……”

没想,柳玉蓉直接打断道:“别跟我废话,我问你昨晚去哪了?”

嗯?

柳玉蓉怎么回事?

睡床这种事以前她肯定会抓住不放才对啊,怎么会问我昨晚去哪?

难不成,她在担心我?

不对,绝不可能!

王启愣住,而柳玉蓉看他不说话,气得一脚又踹到他小腿上。

柳玉蓉骂道:“你这混蛋!知不知道你这一走,我妈就约那个赵明辉吃饭?”

赵明辉?

是那个一直追柳玉蓉的纨绔子弟?

王启震惊,然后脸色逐渐难看。

柳玉蓉好歹也是他老婆,这赵明辉怎么能够这么无耻?

不是说纨绔子弟吗?

女人不会少吧?

挖人老婆,这算什么回事!!

赵明辉可能有什么特殊癖好,那黄润花是怎么回事?

柳玉蓉可是她女儿,这不是把女儿推进火坑吗?

柳玉蓉看了一眼王启的脸色,心情也平复一些。

不过正当她想说些什么,一阵脚步声突然响起,黄润花居然急匆匆奔进房间。

“你这混蛋!”黄润花见面就骂:“老娘还以为家里进贼呢!你回来干什么?死在外面不行吗?”

柳玉蓉因为赵明辉的事,对黄润花也有点意见:“妈,你别这么说,回来是件好事。”

“好事?这算哪门子好事?”黄润花不屑道:“我们柳家养这硕鼠好几年了,难不成还想我们养他一辈子?”

黄润花劝道:“小蓉啊,我看小辉就很好。虽然长的胖了一点,但这可是富贵相呢,而且他家这段时间在搞一个大工程,要是能成的话那可是我们高攀人家……”

黄润花剩下的话,王启完全听不下去。

他只知道,这个婆娘已经时刻准备着在他头上套上一个绿帽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