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3 19:25:47

“现在这情况,只能二选一了。”

“浪费一次求助机会和冒险偷袭光头陈,肯定是找苏婉云保险一点……”

酒还没醒的时候,王启还想着跟踪光头陈,趁他一个人敲他闷棍。

但酒醒后,他就没这么冲动了。

想了一路都没有下定决心,王启准备等上完班再看看。

走进艳阳天,还没营业,看起来有点冷清。

但王启知道,服务员和看场应该都来得七七八八。

同样是看场,光头陈的小弟上班直接就去保卫室,他们聚在一起不仅有桌球打,而且也方便碰到事情随时出动。

整个艳阳天这么多看场,唯独王启被排挤到厕所那边。

“娘的,真是失败!都两天多了,居然连个朋友都没交上……”

“不过仅仅认识两天,我恐怕也不敢和那些所谓朋友打听光头陈的事情,转身就被出卖的概率实在是太大。”

王启苦思冥想,头都快想炸了。

正当他准备上厕所洗把脸,低着头的他突然看到一双美腿站在自己面前。

苏婉云?

她怎么又来了?

难道是收到了什么风声,过来看望自己的?

别的王启可能不记得,但苏婉云那双腿他记忆却有点深刻。

连忙站起,刚一抬头王启就有点无语。

他猜错了,来者不是苏婉云,而是他讨厌的王倩。

王倩笑道:“哟,没想到咱们王家大少居然能够堕落到这个地步。守厕所这事你是干的吗?”

王启又坐回小凳:“你装什么逼?你没打听清楚你会过来吗?王倩,我可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

王倩冷哼一声:“回去王家做你的大少不好吗?犯贱也不是这样犯吧,现在你……”

王启站起打断道:“这就是你来这边的目的?你真以为老子回个家还要先给你打报告啊?其实这边也挺好的,起码比王家待的舒服。”

“你……”王倩气得直抖,深吸两口气她才语气冰冷的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回王家?你爸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王启皱起眉头:“王洪的事情你别跟我说,你一个养女哪来资格插手我们王家的事情。”

王倩也知道不可能那么顺利。

其实在丰州待了几天她就已经没有耐心,人她也已经叫好等在艳阳天附近,要是这次王启再不答应,她就准备硬来。

王启生气就让他生气,只要王洪理解,只要王洪还没死,王启就拿她没有办法。

但没想到王启想了想,居然开口道:“我能回王家见他,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王倩惊喜,不过仍旧谨慎的问道:“那要看是什么事情。”

就王启这两次的态度,王倩还真怕王启对她提出什么非分之想。

王启之前说的没错,要是他一直没有离开王家,王倩确实会成为他的女人。

那怕王启真的不喜欢王倩,但这么一个大美女又主动又热情,是正常的男人都顶不住。

但以前是以前,现在王倩可不愿意了,因为王洪说了,等他死掉以后会给王倩五个亿。

有了这笔钱,加上这几年累积下来的人脉,王倩觉得自己能够混得风生水起,现代女性都比较独立有思想,要不是没有办法她们都不会选择依靠男人。

不过,要拿到这五亿的前提条件是她要把王启带回王家,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积极。

王启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吊坠被人抢了,你得帮我把吊坠弄回来。”

王倩震惊道:“传家吊坠你也能被抢?在哪被抢的?算了,我现在立即让人盯紧黑市!”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王启无奈道:“抢我吊坠的人就在这艳阳天,叫光头陈。”

王倩着急道:“他是干什么的?”

王启应道:“是看场,艳阳天这边最大的看场。这家伙眼有点尖,一看到吊坠就知道是好东西。”

“你真是废物!”王倩骂道:“不就是一个看场头子吗?你居然还真能让他给抢了!”

王启怒道:“你屁话别那么多!吊坠今晚我必须看到,要不然你也别想我回王家。”

王倩冷笑道:“呵呵,我可不是你。不用今晚!最多半个小时,我保证能拿回吊坠。”

“你的人就在外边吧?”王启问了一句,然后想了想说道:“算了,我兄弟还得在这艳阳天上班,不想他受到牵连。打烊后吧,到时候我也跟着一块去。”

“随便你!”王倩无所谓道:“一个混子而已,反手就能摁死。”

王启冷笑:“啧啧啧,你他妈口气怎么这么大?吃大蒜了?要不是王家在10几年前收养了你,你估计不知道在那里卖呢!”

“你……”王倩知道跟王启斗嘴占不到便宜,转身就离开了。

坐回小凳子,王启立即打了电话给胡胖子,让他下班的时候自己带着女朋友回去,不用等他了。

3点50分,在即将打烊的时候,王启提前下班走出艳阳天的正门。

反正他也只是一个厕所看场,提前10分钟下班没人会管。

“哔哔——”

刚走了几米,一辆在对面的奔驰就响起了喇叭。

后车座的车门打开,王启没有多想便钻了进去。

王启问道:“给了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别说连光头陈的照片你都没有弄到。”

王倩拿出一沓资料:“那个光头陈读初中的毕业照都找到了,他家还有他情妇家也调查清楚了,现在我们直接过去远泽大排档吧,他天天晚上都会带小弟去那边吃宵夜。”

一个看场头子还有情妇?

这光头陈还真挺会享受的。

王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提议道:“最好这边留两个人看着,谁知道光头陈今晚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

“你能想到的,我早吩咐下去了。”王倩翻了个白眼,然后就让司机开车。

一辆奔驰,两辆面包车很快停到了远泽大排档的前方100米,王启问道:“你准备怎么把吊坠抢回来?”

王倩像看个白痴一样:“直接抢啊!打听过他们每天吃宵夜的人数大概三十人,22个保镖应该没有压力。”

王家保镖的实力,王启当然清楚。

但实力碾压归碾压,他主要不想让自己牵涉到其中。

王启道:“我不想让光头陈知道是我叫人去抢回吊坠。”

王倩无语道:“那你想怎么样?对一个看场头子需要这么小心吗?难不成你回了王家还打算继续在那个夜场看厕所?”

“不关你的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干!!”王启呵斥了一句,王倩也不想把事情搞黄,忍忍就认真听起了王启的要求。

二十五分钟后,光头陈带着二十多个小弟浩浩荡荡走到了大排档。

此时,王倩带来的保镖早已走出面包车,在远泽大排档喝着啤酒吃着宵夜。

如果突兀的让保镖冲过去夺吊坠,光头陈再傻也知道这事和王启有关,毕竟王启真的敢拉下脸,光头陈认为苏婉云帮他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王启道:“再打个电话过去,让他们迟一点再动手。”

王倩不屑道:“你需要这么害怕吗?你当年的威风那里去了?”

看王启要骂人,王倩连忙说道:“你放心,交代一次就够了,他们跟我不少时间都是聪明人。”

既然王倩都这么说了,王启也没有继续开口,眼睛一直盯着大排档那边。

20分钟过去,正当王启觉得时间差不多,保镖们也终于和光头陈那边起了冲突。

离的有点远,王启仅能看见一个保镖故意摇了两下啤酒,然后就故意瓶口朝着光头陈那边打开。

这身为一个小混混,在大排档被人喷了一身啤酒,这简直就是开打的正常节奏。

如王启所料,双方对骂了几句,很快就交缠在一起。

双方的实力差天隔地,一方是经过长期训练的正规保镖,一方是混迹在夜场天天吃喝玩乐的看场,战斗仅仅五分钟就结束了。

光头陈他们被打的那叫一个惨,王启看得很爽,只不过有点同情大排档的老板。

当王启看到一个保镖对躺在地上的光头陈说了几句话,然后从他脖子扯回吊坠,王启顿时松了口气。

王启笑道:“走吧!”

“嗯,直接送你到柳家别墅那边吧,到时候保镖会把吊坠送过来。”王倩点了点头。

王启不满道:“你知道归知道,以后绝对不能派人来跟踪监视我,被我发现,我是不会客气的。”

王倩本来想嘲讽王启一句。

毕竟王启现在连个看场头子都对付不了,还要假她之手夺回吊坠,王倩怎么可能会在乎王启的威胁。

不过王启回去王家这事要紧,王倩也不想和他再起矛盾,点了点头就让司机开车了。

不到10分钟,车子就开到柳家别墅附近,保镖们在五分钟之后也到了。

拿着吊坠的保镖走到奔驰后驾驶,直接就将吊坠递给了王倩。

王启伸出手:“不管你之前怎么样,这次谢了。”

王倩笑道:“吊坠先在我这里放着,等你回到王家我再给你。”

王启双眼眯起:“给不给?别逼我动手!”

“呵呵,果然如此。”王倩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这吊坠给回你,你还能跟我回王家?别当我是三岁小孩。”

“行!这是你自找的!”王启懒得跟王倩废话,左手猛的抓住王倩的手腕,右手就去掰她的手指。

王倩怒骂:“混蛋!你赶紧给我住手!”

“住尼玛手!你要是乖乖把吊坠给回我,我会跟你动手?”王启骂道,手中的力气更增添了几分。

这个时候保镖听到动静,连忙跑到了车子。

保镖呵斥:“住手!”

“滚!”王启连头都没回:“你们拿王倩工资,还是拿我王家工资,敢多管闲事明天就让你们滚蛋!”

王倩怒道:“别怕他!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

王启冷笑:“你他妈只不过是王家的养女,你负责个屁!就算我现在当场把你办了,谁敢说话!”

“你……你真是无耻下流!!”王倩手指疼得不行,骂了一句就松开了手。

而王启夺回吊坠,二话不说就打开车门。

“站住!”保镖看到王启要走,连忙将他围住。

王启不屑:“拦我有什么用?你们还没被我骂够吗?”

保镖敢怒不敢言,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王倩居然钻出车子,还带着哭腔的哀求道:“王启,就当我求求你了!你爸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你就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收起你的鳄鱼眼泪!”王启不耐道:“行了!我会去见。”

“这不是在同情你,我只是想看王洪什么时候死。”

014章 利用

“现在这情况,只能二选一了。”

“浪费一次求助机会和冒险偷袭光头陈,肯定是找苏婉云保险一点……”

酒还没醒的时候,王启还想着跟踪光头陈,趁他一个人敲他闷棍。

但酒醒后,他就没这么冲动了。

想了一路都没有下定决心,王启准备等上完班再看看。

走进艳阳天,还没营业,看起来有点冷清。

但王启知道,服务员和看场应该都来得七七八八。

同样是看场,光头陈的小弟上班直接就去保卫室,他们聚在一起不仅有桌球打,而且也方便碰到事情随时出动。

整个艳阳天这么多看场,唯独王启被排挤到厕所那边。

“娘的,真是失败!都两天多了,居然连个朋友都没交上……”

“不过仅仅认识两天,我恐怕也不敢和那些所谓朋友打听光头陈的事情,转身就被出卖的概率实在是太大。”

王启苦思冥想,头都快想炸了。

正当他准备上厕所洗把脸,低着头的他突然看到一双美腿站在自己面前。

苏婉云?

她怎么又来了?

难道是收到了什么风声,过来看望自己的?

别的王启可能不记得,但苏婉云那双腿他记忆却有点深刻。

连忙站起,刚一抬头王启就有点无语。

他猜错了,来者不是苏婉云,而是他讨厌的王倩。

王倩笑道:“哟,没想到咱们王家大少居然能够堕落到这个地步。守厕所这事你是干的吗?”

王启又坐回小凳:“你装什么逼?你没打听清楚你会过来吗?王倩,我可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

王倩冷哼一声:“回去王家做你的大少不好吗?犯贱也不是这样犯吧,现在你……”

王启站起打断道:“这就是你来这边的目的?你真以为老子回个家还要先给你打报告啊?其实这边也挺好的,起码比王家待的舒服。”

“你……”王倩气得直抖,深吸两口气她才语气冰冷的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回王家?你爸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王启皱起眉头:“王洪的事情你别跟我说,你一个养女哪来资格插手我们王家的事情。”

王倩也知道不可能那么顺利。

其实在丰州待了几天她就已经没有耐心,人她也已经叫好等在艳阳天附近,要是这次王启再不答应,她就准备硬来。

王启生气就让他生气,只要王洪理解,只要王洪还没死,王启就拿她没有办法。

但没想到王启想了想,居然开口道:“我能回王家见他,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王倩惊喜,不过仍旧谨慎的问道:“那要看是什么事情。”

就王启这两次的态度,王倩还真怕王启对她提出什么非分之想。

王启之前说的没错,要是他一直没有离开王家,王倩确实会成为他的女人。

那怕王启真的不喜欢王倩,但这么一个大美女又主动又热情,是正常的男人都顶不住。

但以前是以前,现在王倩可不愿意了,因为王洪说了,等他死掉以后会给王倩五个亿。

有了这笔钱,加上这几年累积下来的人脉,王倩觉得自己能够混得风生水起,现代女性都比较独立有思想,要不是没有办法她们都不会选择依靠男人。

不过,要拿到这五亿的前提条件是她要把王启带回王家,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积极。

王启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吊坠被人抢了,你得帮我把吊坠弄回来。”

王倩震惊道:“传家吊坠你也能被抢?在哪被抢的?算了,我现在立即让人盯紧黑市!”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王启无奈道:“抢我吊坠的人就在这艳阳天,叫光头陈。”

王倩着急道:“他是干什么的?”

王启应道:“是看场,艳阳天这边最大的看场。这家伙眼有点尖,一看到吊坠就知道是好东西。”

“你真是废物!”王倩骂道:“不就是一个看场头子吗?你居然还真能让他给抢了!”

王启怒道:“你屁话别那么多!吊坠今晚我必须看到,要不然你也别想我回王家。”

王倩冷笑道:“呵呵,我可不是你。不用今晚!最多半个小时,我保证能拿回吊坠。”

“你的人就在外边吧?”王启问了一句,然后想了想说道:“算了,我兄弟还得在这艳阳天上班,不想他受到牵连。打烊后吧,到时候我也跟着一块去。”

“随便你!”王倩无所谓道:“一个混子而已,反手就能摁死。”

王启冷笑:“啧啧啧,你他妈口气怎么这么大?吃大蒜了?要不是王家在10几年前收养了你,你估计不知道在那里卖呢!”

“你……”王倩知道跟王启斗嘴占不到便宜,转身就离开了。

坐回小凳子,王启立即打了电话给胡胖子,让他下班的时候自己带着女朋友回去,不用等他了。

3点50分,在即将打烊的时候,王启提前下班走出艳阳天的正门。

反正他也只是一个厕所看场,提前10分钟下班没人会管。

“哔哔——”

刚走了几米,一辆在对面的奔驰就响起了喇叭。

后车座的车门打开,王启没有多想便钻了进去。

王启问道:“给了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别说连光头陈的照片你都没有弄到。”

王倩拿出一沓资料:“那个光头陈读初中的毕业照都找到了,他家还有他情妇家也调查清楚了,现在我们直接过去远泽大排档吧,他天天晚上都会带小弟去那边吃宵夜。”

一个看场头子还有情妇?

这光头陈还真挺会享受的。

王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提议道:“最好这边留两个人看着,谁知道光头陈今晚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

“你能想到的,我早吩咐下去了。”王倩翻了个白眼,然后就让司机开车。

一辆奔驰,两辆面包车很快停到了远泽大排档的前方100米,王启问道:“你准备怎么把吊坠抢回来?”

王倩像看个白痴一样:“直接抢啊!打听过他们每天吃宵夜的人数大概三十人,22个保镖应该没有压力。”

王家保镖的实力,王启当然清楚。

但实力碾压归碾压,他主要不想让自己牵涉到其中。

王启道:“我不想让光头陈知道是我叫人去抢回吊坠。”

王倩无语道:“那你想怎么样?对一个看场头子需要这么小心吗?难不成你回了王家还打算继续在那个夜场看厕所?”

“不关你的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干!!”王启呵斥了一句,王倩也不想把事情搞黄,忍忍就认真听起了王启的要求。

二十五分钟后,光头陈带着二十多个小弟浩浩荡荡走到了大排档。

此时,王倩带来的保镖早已走出面包车,在远泽大排档喝着啤酒吃着宵夜。

如果突兀的让保镖冲过去夺吊坠,光头陈再傻也知道这事和王启有关,毕竟王启真的敢拉下脸,光头陈认为苏婉云帮他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王启道:“再打个电话过去,让他们迟一点再动手。”

王倩不屑道:“你需要这么害怕吗?你当年的威风那里去了?”

看王启要骂人,王倩连忙说道:“你放心,交代一次就够了,他们跟我不少时间都是聪明人。”

既然王倩都这么说了,王启也没有继续开口,眼睛一直盯着大排档那边。

20分钟过去,正当王启觉得时间差不多,保镖们也终于和光头陈那边起了冲突。

离的有点远,王启仅能看见一个保镖故意摇了两下啤酒,然后就故意瓶口朝着光头陈那边打开。

这身为一个小混混,在大排档被人喷了一身啤酒,这简直就是开打的正常节奏。

如王启所料,双方对骂了几句,很快就交缠在一起。

双方的实力差天隔地,一方是经过长期训练的正规保镖,一方是混迹在夜场天天吃喝玩乐的看场,战斗仅仅五分钟就结束了。

光头陈他们被打的那叫一个惨,王启看得很爽,只不过有点同情大排档的老板。

当王启看到一个保镖对躺在地上的光头陈说了几句话,然后从他脖子扯回吊坠,王启顿时松了口气。

王启笑道:“走吧!”

“嗯,直接送你到柳家别墅那边吧,到时候保镖会把吊坠送过来。”王倩点了点头。

王启不满道:“你知道归知道,以后绝对不能派人来跟踪监视我,被我发现,我是不会客气的。”

王倩本来想嘲讽王启一句。

毕竟王启现在连个看场头子都对付不了,还要假她之手夺回吊坠,王倩怎么可能会在乎王启的威胁。

不过王启回去王家这事要紧,王倩也不想和他再起矛盾,点了点头就让司机开车了。

不到10分钟,车子就开到柳家别墅附近,保镖们在五分钟之后也到了。

拿着吊坠的保镖走到奔驰后驾驶,直接就将吊坠递给了王倩。

王启伸出手:“不管你之前怎么样,这次谢了。”

王倩笑道:“吊坠先在我这里放着,等你回到王家我再给你。”

王启双眼眯起:“给不给?别逼我动手!”

“呵呵,果然如此。”王倩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这吊坠给回你,你还能跟我回王家?别当我是三岁小孩。”

“行!这是你自找的!”王启懒得跟王倩废话,左手猛的抓住王倩的手腕,右手就去掰她的手指。

王倩怒骂:“混蛋!你赶紧给我住手!”

“住尼玛手!你要是乖乖把吊坠给回我,我会跟你动手?”王启骂道,手中的力气更增添了几分。

这个时候保镖听到动静,连忙跑到了车子。

保镖呵斥:“住手!”

“滚!”王启连头都没回:“你们拿王倩工资,还是拿我王家工资,敢多管闲事明天就让你们滚蛋!”

王倩怒道:“别怕他!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

王启冷笑:“你他妈只不过是王家的养女,你负责个屁!就算我现在当场把你办了,谁敢说话!”

“你……你真是无耻下流!!”王倩手指疼得不行,骂了一句就松开了手。

而王启夺回吊坠,二话不说就打开车门。

“站住!”保镖看到王启要走,连忙将他围住。

王启不屑:“拦我有什么用?你们还没被我骂够吗?”

保镖敢怒不敢言,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王倩居然钻出车子,还带着哭腔的哀求道:“王启,就当我求求你了!你爸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你就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收起你的鳄鱼眼泪!”王启不耐道:“行了!我会去见。”

“这不是在同情你,我只是想看王洪什么时候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