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1:00:00

办公室内,丁诗颖忽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陈霜都愣住了。

坐在丁诗颖面前的西装男人正是云腾公司老总严志文,他淡淡的瞥了一眼,眼中没有泛起丝毫的波澜。

丁诗颖咬牙低头道:“严总,我求求您再给我们两天时间,就两天!我们一定可以把项目做出来!”

“诗颖你……”陈霜惊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为了公司竟然愿意给他下跪!

严志文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起身道冷冷道:“合同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跟你们废话!,我给你们半天时间!下午我会再派人过来,如果到时候还交不上来,那你们最好把十倍违约金准备好,否则……哼!咱们法庭见!”

严志文说完便起身带人离去了,他冷如冰山,完全没给她们一丝喘息的机会。

丁诗颖咬牙闭上双眸,她双拳紧握,心中不甘,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地板上。

陈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上前扶起了自己的女儿。

“算了,去清算一下吧,看看咱现在还剩下多少钱可以赔吧。”陈霜无力的说道。

丁诗颖别过头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痕,她哽咽道:“我前面已经清算过了,我们现在能用的活动资金已经很少了,账面上都只剩下不到十万了,几乎能用的钱全都拿去填补爸的治疗费了。”

陈霜愣了愣:“只剩下不到十万了吗?”

丁诗颖点了点头,陈霜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下午的时候,严志文公司的人来了,因为丁诗颖老爸的华远公司已经没有多少活动资金了,所以最后只能签订合同把将自己公司的核心部门板块打包出售给了云腾公司,自此,华远公司接近破产的边缘了。

华灯初上,深远市江中豪华游轮顶层甲板,两个中年男人正端着高脚红酒杯有说有笑,其中一人正是云腾公司老总严志文,另一人则是备受丁家老爷子器重的的丁嘉良。

“呵呵,严总办事,果然有效率。”丁嘉良似笑非笑。

严志文看着眼前的男人笑道:“若是没有丁总的帮忙,我又怎会这么轻易的拿下他们公司呢?”

丁嘉良淡淡一笑:“虽说华远公司现在已经不配称为我的竞争对手了,不过……

他面色陡然一冷:“我要的可不是他们还能苟延残喘,我要的是他们彻底破产!我要华远这个垃圾公司从我们丁家永远消失!”

“呵呵,看丁总这意思,莫不是想要彻底收了华远的股份?”严志文笑着问道。

丁嘉良没有急着回答,他摇动着手中酒杯,看着远处江景淡淡道:“华远不足为惧,收购是迟早的,我们公司现在更重要的是和正龙集团的合作。”

“哦!?丁总口中的正龙集团莫非指的是成江市的正龙房地产集团?”

丁嘉良点了点头,严志文继续说道:“听说他们这两年的发展势头很大啊!都快成我们南云省东部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了,很多地产资源别的公司都还抢不过他们,丁总居然能拿下和他们合作项目?真是不简单啊!”

“还没有完全拿下,正在洽谈中,不过我相信以我们恒达的实力,拿下这一次和正龙公司的合作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丁嘉良看着杯中红酒,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严志文笑道:“那就提前预祝丁总马到成功了。”

两人谈笑碰杯,在那笑容背后却是一张张阴谋的大网……

早上,杜阳正在看关于丁家恒达公司的资料,这是丁家近年来发展最快最迅速的公司,他们现在也正在准备和自己名下的一个房地产公司合作,只不过这原本合作的应该是丁诗文一家的华远公司,怎么现在变成这个公司了?

杜阳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把华远公司最近的资料都发我邮箱。”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片刻后他的邮箱就收到了一封邮件,看了邮件里面的内容,杜阳面色一沉,他眼中闪过了一抹怒意……

另一边,丁家忽然召开了家族聚会,讨论的事情只有一个,是否要将华远公司逐出丁家。

“好了,大家现在说说自己的看法吧。”丁家老太爷丁育成坐在众人前面沉声道。

桌下,丁家老四丁河闻言讥笑道:“老三都要死不活了,估计这辈子也没什么醒来的希望了,华远也差不多快倒闭了,这种垃圾公司还留在我们丁家做什么?丢人现眼不成?”

陈霜和丁诗颖母女在一旁听的面色阴沉,眼中尽是不甘!这些人平日里都和华远公司有竞争,所以现在抓到机会都不会轻易放过了!

其他人听到丁老四这话也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附议赞同。

丁育成双眸微闭,沉默片刻后才开口问道:“嘉良,你以为如何?”

丁嘉良淡笑道:“爸,我觉得三弟虽然说现在人是昏迷不醒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华远公司再怎么样也是我们丁家的一份子,我觉得就这样把它逐出我们丁家未免显得太不不近人情了,我觉得还是应该再给他们一个机会。”

“哦?再给他们一个机会?”丁育成抬头微微诧异的看向自己的这个老二。

陈霜和丁诗颖也惊讶的抬头看向了他,没想到竟然还能有机会?以前他的恒达公司和华远可是竞争很大的,怎么现在居然还来帮忙说话了?

丁嘉良看了看陈霜母女又转头对丁育成淡笑道:“爸,我听说最近成江的正龙集团到我们这边新开了一个大项目,如果华远能够接下和正龙集团的合作,那您看能否给他们一个暂留丁家的机会?”

“什么!?成江最大的正龙集团要在这边开一个大项目?”

“啧啧!那可是正龙集团啊!就凭华远现在那点实力怎么可能吃的下这么大一块蛋糕?这不是在痴人说梦吗?”

“呵呵,只要脑子没问题的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丁嘉良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可是细看之下就能感觉到这笑容背后还藏着一把阴险的刀!

丁育成闭眸沉默了片刻后才抬头看向陈霜母女:“嘉良现在已经给你们想出了一个办法了,如果你们要是没那本事接,现在就趁早……”

“我们华远接了!”丁诗颖忽然咬牙答应了!

陈霜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丁河闻言冷笑:“呵呵,这年头的年轻人真的是什么项目都敢接,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凭你们华远这点资本,人正龙集团能看得上你们?真是不自量力!”

其他人都是一副讥讽看好戏的表情,在他们看来,华远公司接下这个项目无异于自取其辱!

就在这个时候,丁嘉良身后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子忽然又沉声开口道:“项目你们可以接,但是我想知道,如果你们拿不下来或者搞砸了和正龙集团的合作,那你们又该如何?”

众人都转头看向了她,这个女孩儿正是丁嘉良的女儿丁文澜,也是丁家年轻一代中最被看好的商业翘楚!

陈霜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丁诗颖也看了看她,母女四目相对,似乎从彼此的眼中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旋即,丁诗颖转头正色道:“如果我们拿不下来,我们华远公司愿意自动退出丁家!”

丁文澜听到这话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她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其他人则是一阵冷笑讥讽,都觉得他们华远被逐出丁家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一场家族会议后陈霜母女沉着脸离开了丁家大院,丁嘉良则是来到了老爷子丁育成的书房之中。

“爸,您叫我过来还有什么吩咐吗?”丁嘉良问道。

丁育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正龙集团的合作你应该已经快要拿下了吧?”

“呵呵,爸真是神机妙算,这都被您猜到了。”丁嘉良笑道。

丁育成面色平静:“别人不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丁嘉良笑了笑没说话,丁育成看了看他:“我知道你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在丁家立信,但是你最好别给我搞砸了,正龙集团的这个项目对我们丁家非常重要!听明白了没有!?”

“爸您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就华远那点那点资本,正龙集团怎么可能会把那么大的项目交给他们?”丁嘉良似笑非笑。

丁育成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脸面上好看一点,不让家族其他人觉得他太过无情,说白了也就是一点面子功夫而已,这种事情他也不想管太多了,随他去吧……

次日,正龙集团深远市分公司总经理程文乐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急忙让人备车前往了一个地方,没过多久,他就出现在了杜阳的办公室内……

第四章 被收购

办公室内,丁诗颖忽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陈霜都愣住了。

坐在丁诗颖面前的西装男人正是云腾公司老总严志文,他淡淡的瞥了一眼,眼中没有泛起丝毫的波澜。

丁诗颖咬牙低头道:“严总,我求求您再给我们两天时间,就两天!我们一定可以把项目做出来!”

“诗颖你……”陈霜惊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为了公司竟然愿意给他下跪!

严志文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起身道冷冷道:“合同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跟你们废话!,我给你们半天时间!下午我会再派人过来,如果到时候还交不上来,那你们最好把十倍违约金准备好,否则……哼!咱们法庭见!”

严志文说完便起身带人离去了,他冷如冰山,完全没给她们一丝喘息的机会。

丁诗颖咬牙闭上双眸,她双拳紧握,心中不甘,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地板上。

陈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上前扶起了自己的女儿。

“算了,去清算一下吧,看看咱现在还剩下多少钱可以赔吧。”陈霜无力的说道。

丁诗颖别过头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痕,她哽咽道:“我前面已经清算过了,我们现在能用的活动资金已经很少了,账面上都只剩下不到十万了,几乎能用的钱全都拿去填补爸的治疗费了。”

陈霜愣了愣:“只剩下不到十万了吗?”

丁诗颖点了点头,陈霜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下午的时候,严志文公司的人来了,因为丁诗颖老爸的华远公司已经没有多少活动资金了,所以最后只能签订合同把将自己公司的核心部门板块打包出售给了云腾公司,自此,华远公司接近破产的边缘了。

华灯初上,深远市江中豪华游轮顶层甲板,两个中年男人正端着高脚红酒杯有说有笑,其中一人正是云腾公司老总严志文,另一人则是备受丁家老爷子器重的的丁嘉良。

“呵呵,严总办事,果然有效率。”丁嘉良似笑非笑。

严志文看着眼前的男人笑道:“若是没有丁总的帮忙,我又怎会这么轻易的拿下他们公司呢?”

丁嘉良淡淡一笑:“虽说华远公司现在已经不配称为我的竞争对手了,不过……

他面色陡然一冷:“我要的可不是他们还能苟延残喘,我要的是他们彻底破产!我要华远这个垃圾公司从我们丁家永远消失!”

“呵呵,看丁总这意思,莫不是想要彻底收了华远的股份?”严志文笑着问道。

丁嘉良没有急着回答,他摇动着手中酒杯,看着远处江景淡淡道:“华远不足为惧,收购是迟早的,我们公司现在更重要的是和正龙集团的合作。”

“哦!?丁总口中的正龙集团莫非指的是成江市的正龙房地产集团?”

丁嘉良点了点头,严志文继续说道:“听说他们这两年的发展势头很大啊!都快成我们南云省东部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了,很多地产资源别的公司都还抢不过他们,丁总居然能拿下和他们合作项目?真是不简单啊!”

“还没有完全拿下,正在洽谈中,不过我相信以我们恒达的实力,拿下这一次和正龙公司的合作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丁嘉良看着杯中红酒,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严志文笑道:“那就提前预祝丁总马到成功了。”

两人谈笑碰杯,在那笑容背后却是一张张阴谋的大网……

早上,杜阳正在看关于丁家恒达公司的资料,这是丁家近年来发展最快最迅速的公司,他们现在也正在准备和自己名下的一个房地产公司合作,只不过这原本合作的应该是丁诗文一家的华远公司,怎么现在变成这个公司了?

杜阳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把华远公司最近的资料都发我邮箱。”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片刻后他的邮箱就收到了一封邮件,看了邮件里面的内容,杜阳面色一沉,他眼中闪过了一抹怒意……

另一边,丁家忽然召开了家族聚会,讨论的事情只有一个,是否要将华远公司逐出丁家。

“好了,大家现在说说自己的看法吧。”丁家老太爷丁育成坐在众人前面沉声道。

桌下,丁家老四丁河闻言讥笑道:“老三都要死不活了,估计这辈子也没什么醒来的希望了,华远也差不多快倒闭了,这种垃圾公司还留在我们丁家做什么?丢人现眼不成?”

陈霜和丁诗颖母女在一旁听的面色阴沉,眼中尽是不甘!这些人平日里都和华远公司有竞争,所以现在抓到机会都不会轻易放过了!

其他人听到丁老四这话也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附议赞同。

丁育成双眸微闭,沉默片刻后才开口问道:“嘉良,你以为如何?”

丁嘉良淡笑道:“爸,我觉得三弟虽然说现在人是昏迷不醒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华远公司再怎么样也是我们丁家的一份子,我觉得就这样把它逐出我们丁家未免显得太不不近人情了,我觉得还是应该再给他们一个机会。”

“哦?再给他们一个机会?”丁育成抬头微微诧异的看向自己的这个老二。

陈霜和丁诗颖也惊讶的抬头看向了他,没想到竟然还能有机会?以前他的恒达公司和华远可是竞争很大的,怎么现在居然还来帮忙说话了?

丁嘉良看了看陈霜母女又转头对丁育成淡笑道:“爸,我听说最近成江的正龙集团到我们这边新开了一个大项目,如果华远能够接下和正龙集团的合作,那您看能否给他们一个暂留丁家的机会?”

“什么!?成江最大的正龙集团要在这边开一个大项目?”

“啧啧!那可是正龙集团啊!就凭华远现在那点实力怎么可能吃的下这么大一块蛋糕?这不是在痴人说梦吗?”

“呵呵,只要脑子没问题的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丁嘉良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可是细看之下就能感觉到这笑容背后还藏着一把阴险的刀!

丁育成闭眸沉默了片刻后才抬头看向陈霜母女:“嘉良现在已经给你们想出了一个办法了,如果你们要是没那本事接,现在就趁早……”

“我们华远接了!”丁诗颖忽然咬牙答应了!

陈霜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丁河闻言冷笑:“呵呵,这年头的年轻人真的是什么项目都敢接,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凭你们华远这点资本,人正龙集团能看得上你们?真是不自量力!”

其他人都是一副讥讽看好戏的表情,在他们看来,华远公司接下这个项目无异于自取其辱!

就在这个时候,丁嘉良身后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子忽然又沉声开口道:“项目你们可以接,但是我想知道,如果你们拿不下来或者搞砸了和正龙集团的合作,那你们又该如何?”

众人都转头看向了她,这个女孩儿正是丁嘉良的女儿丁文澜,也是丁家年轻一代中最被看好的商业翘楚!

陈霜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丁诗颖也看了看她,母女四目相对,似乎从彼此的眼中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旋即,丁诗颖转头正色道:“如果我们拿不下来,我们华远公司愿意自动退出丁家!”

丁文澜听到这话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她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其他人则是一阵冷笑讥讽,都觉得他们华远被逐出丁家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一场家族会议后陈霜母女沉着脸离开了丁家大院,丁嘉良则是来到了老爷子丁育成的书房之中。

“爸,您叫我过来还有什么吩咐吗?”丁嘉良问道。

丁育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正龙集团的合作你应该已经快要拿下了吧?”

“呵呵,爸真是神机妙算,这都被您猜到了。”丁嘉良笑道。

丁育成面色平静:“别人不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丁嘉良笑了笑没说话,丁育成看了看他:“我知道你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在丁家立信,但是你最好别给我搞砸了,正龙集团的这个项目对我们丁家非常重要!听明白了没有!?”

“爸您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就华远那点那点资本,正龙集团怎么可能会把那么大的项目交给他们?”丁嘉良似笑非笑。

丁育成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脸面上好看一点,不让家族其他人觉得他太过无情,说白了也就是一点面子功夫而已,这种事情他也不想管太多了,随他去吧……

次日,正龙集团深远市分公司总经理程文乐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急忙让人备车前往了一个地方,没过多久,他就出现在了杜阳的办公室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