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09:47:08

张和说完,不等李然然说话,刘丽都不敢相信张和会说出这样的话。

更不用说张晨冉张涛二人了。

二人之中张晨冉对张和是何等的了解?青梅竹马七年,若不是张和上学之时,读书读得厉害,自己又何必委身跟他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

那年清风吹的鬓角如青丝垂柳,眉毛荷叶弯弯。年少不更事,认为人面皮毛与笔墨学识便是人间最美的风景,后来入了大学之后,一瞬间便是知道了,学识与长得好看,不如钱来得实在。

可也是七年陪伴左右,自然是知晓各自为人本事底细的。

张和除了读书厉害一些的,其他的,真的,没用。

而且这三年来,并未在大学里面出现过,都没有上过课,哪里来的医术?

张涛更是嗤笑不止,这个张和当年是闷葫芦不啃声,出了那门子事情之后,气的去撞车,也是一个狠人。

能力没有多少,臭脾气还不少,而且对自己的狠,无人能及。

说得好听是脾气大胆如鼠之人,说的难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只是一撞,竟然撞出来一个上门女婿,还真是因祸得福。

还是唐茎宁!

那个无数个富二代口角相传,心神已往的女神唐茎宁。

“你就是一个废物,三年没再学校里面出现过,竟然敢说自己能够治好章大附属医院都难以确保的病,你莫非是中了病?又开始胡乱而为,准备瞎猫碰上死耗子?跟当年那样来一出,出门撞车撞到一个上门女婿的好事?”张涛嘲讽了一句,当年之事,如针扎啊。

李然然一听,横了张和一眼之后,满是看不起,“得了,要走赶紧走,你要是闲着没事,就跟他们在一起待着,别惹我心情。”

李然然说完之后,挥手而去。

张和颇为无奈,自己都体现出来好心了,可惜对方不领情。

若是这消息传出去,恐怕在上层中医学界,是要被人拿出来说成饭后笑料了。

刘丽也是摇头,张和有些自大了,三脚猫的医学水平,竟然还敢如此说大话,那老者的病情从一众医生口中,便是得知病情之大,章市上下都难以解决。

等李然然走后,四人被带到附近的宾馆,被锁在一间房间里面。

张和坐在床头,透过窗口往外,十月底的中午,阳光显得有些暖,打在枯黄的树叶之上,像是镀了一层黄金。

众人看着张和的背影,那风轻云淡的模样,早先的看不起,在打了一通电话之后,都开始有些艳羡张和了。

在张晨冉的目光注视之下,张涛摇了摇头。

方才打电话回去,寻求父亲的帮助,可自己的老爸只是说了一句,以不变应万变,他懂个屁以不变应万变,迫切的问了一句,气的张爸破口大骂说他蠢,学了这么多年书,一点儿墨水都没有。

然后才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过后来让他不要太过担心,毕竟那老者人心很善,而且又是被司徒家的司徒苟医治,定然没有多大的事情。

话后之余,还教育了他一番。让他不要在耀武扬威了,要是惹得别人不高兴,打断腿都是小事。

当然些许严峻的问题也是道了个一二三。

让的他虽然心中担忧放下了大半,但也是忧心忡忡,只是期待那个司徒苟能够把老者救好了。

这章市医学世家司徒家的几个都是大纨绔,怎么到了司徒苟这里,变的这么英姿勃发了?

这也是为何张涛虽然看不起张和,却不得不佩服张和的原因之一,众人都被迫关在这里,这张和却是在这里伤春悲秋看风景。

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张涛认为这人定然是一个人物,但是放在张和身上,张涛认为,这就是煞笔行径。

空中划过的大雁,打破了宁静的秋日蓝空,入了窗口视线,张和才回神归来。

等大雁全部从远方迁徙而来,那么便是入冬之后,眼前的琐事,便会迎刃而解。

自己的婚姻,以及二人中间那莫须有的情愫,会被一刀斩断。

气氛略显凝重的房间里面,张涛抽出一支烟,走到张和面前,正准备来一番冷嘲热讽,却不过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推门声。

众人都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青年,穿的精致,步伐嚣张,眉目之中尽显傲气神色,目光微微朝上,不把众人正视。

“张和呢?咋的你还想跟着几个瘪三在一起让唐家跌份儿?丢死人了。”小青年一把扯着张和就往外面去。

只是扯着张和的时候,愣了愣,发现无论如何用力,当年那个让自己凶了不敢说话的张和,却纹丝未动?

放下唐若轩的手,张和起身,未说一句话,与刘丽道别。

却从始至终,并未拿眼睛瞥过张晨冉一眼。

纵然张晨冉故意去阻挡张和的路径,却也未见张和那头一扭,而怒视挡路脚的张晨冉。

不知为何,张晨冉心中压抑。

三年未见,当年的愧疚深埋已久,却见之时,不如陌路相逢。

天涯陌路相逢还有神色交汇片刻之时。

见张和的背影消失,楼道里面的脚步声远不传来,张涛躺在床上失神起来,自己嘴里的废物,都能出去,而自己却要受要挟呢?

虽然心底很不好受,不过想想人家是一个赘婿,不起眼的赘婿,心底都舒服多了。

可舒服了片刻,还是无法完全舒服起来,于是也顺着张和的目光,向窗外看起来了风景。

唐家大院,李雪瞪着张和,围着走了几圈之后,冷声说道,“还好不是你把李家伯父撞了,不然唐家要被害惨了!”

见张和又是闷葫芦,李雪气的自己咬牙,“早早地把婚离了,不然看的难受。”

这是对着唐茎宁说的话。

因为唐茎宁的身体原因,她的工作时间分得很开,上午两小时,下午三小时。若是事情比较忙,晚上会加班一个小时,不过工作时间不能超过六个小时。

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家工作,配备几个医护医生,生怕病情突发。

“月底爷爷八十大寿,你到时候陪我过去一趟。”久久沉默的房间,唐茎宁这才开口。

张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唐茎宁,三年来二人从了是输血的关系,不曾多说几句话。

不说张和,就是李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这个张和,除了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游玩旅游,正事一件都没有做。

本来想着这样过个三年正和她意,现在竟然带到唐家老宅去,这岂不是告诉世人,尤其是告诉司徒苟,她唐茎宁认可过这一次婚姻?

这岂不是在打司徒苟的脸?

“此事不…”‘可’字还没有说出来,李雪的声音就被打断了,“你游玩虽然不到三年,不过肯定有拿得出手的物件,到时候替我送一件给爷爷,算是咱们二人,这三年来的婚约之情。”

“好!”

李雪拍掌叫好。

张和轻笑原来是如此,这算是唐茎宁的态度。

“至于李家之事,无你大碍,我会找李家的主事人说道说道。”李雪难得好心情帮张和说话,她实在是太开心了。

虽然知道自己在李家面前完全不够看,可这件事情,张和并无出手,李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把怒火洒在唐家的女婿上吧?

当然若是可以的话,撒在上面最好不过了。

既然如此,已经断离,那么为一位八十岁的老者送上一份八十大寿的礼物,张和觉得,还是需要用心的。

从自己的小房间里面,取出一乳白色玉瓶,张和拧开木塞,放在鼻下嗅了嗅,药气十足,其中野山参的味道最为凸显。

“这是一枚补全药,药材都是十分名贵,熬制的时间也是分秒必争,送给唐太爷,最好不过。”张和放下玉瓶,对着唐茎宁说道。

第四章:赠药

张和说完,不等李然然说话,刘丽都不敢相信张和会说出这样的话。

更不用说张晨冉张涛二人了。

二人之中张晨冉对张和是何等的了解?青梅竹马七年,若不是张和上学之时,读书读得厉害,自己又何必委身跟他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

那年清风吹的鬓角如青丝垂柳,眉毛荷叶弯弯。年少不更事,认为人面皮毛与笔墨学识便是人间最美的风景,后来入了大学之后,一瞬间便是知道了,学识与长得好看,不如钱来得实在。

可也是七年陪伴左右,自然是知晓各自为人本事底细的。

张和除了读书厉害一些的,其他的,真的,没用。

而且这三年来,并未在大学里面出现过,都没有上过课,哪里来的医术?

张涛更是嗤笑不止,这个张和当年是闷葫芦不啃声,出了那门子事情之后,气的去撞车,也是一个狠人。

能力没有多少,臭脾气还不少,而且对自己的狠,无人能及。

说得好听是脾气大胆如鼠之人,说的难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只是一撞,竟然撞出来一个上门女婿,还真是因祸得福。

还是唐茎宁!

那个无数个富二代口角相传,心神已往的女神唐茎宁。

“你就是一个废物,三年没再学校里面出现过,竟然敢说自己能够治好章大附属医院都难以确保的病,你莫非是中了病?又开始胡乱而为,准备瞎猫碰上死耗子?跟当年那样来一出,出门撞车撞到一个上门女婿的好事?”张涛嘲讽了一句,当年之事,如针扎啊。

李然然一听,横了张和一眼之后,满是看不起,“得了,要走赶紧走,你要是闲着没事,就跟他们在一起待着,别惹我心情。”

李然然说完之后,挥手而去。

张和颇为无奈,自己都体现出来好心了,可惜对方不领情。

若是这消息传出去,恐怕在上层中医学界,是要被人拿出来说成饭后笑料了。

刘丽也是摇头,张和有些自大了,三脚猫的医学水平,竟然还敢如此说大话,那老者的病情从一众医生口中,便是得知病情之大,章市上下都难以解决。

等李然然走后,四人被带到附近的宾馆,被锁在一间房间里面。

张和坐在床头,透过窗口往外,十月底的中午,阳光显得有些暖,打在枯黄的树叶之上,像是镀了一层黄金。

众人看着张和的背影,那风轻云淡的模样,早先的看不起,在打了一通电话之后,都开始有些艳羡张和了。

在张晨冉的目光注视之下,张涛摇了摇头。

方才打电话回去,寻求父亲的帮助,可自己的老爸只是说了一句,以不变应万变,他懂个屁以不变应万变,迫切的问了一句,气的张爸破口大骂说他蠢,学了这么多年书,一点儿墨水都没有。

然后才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过后来让他不要太过担心,毕竟那老者人心很善,而且又是被司徒家的司徒苟医治,定然没有多大的事情。

话后之余,还教育了他一番。让他不要在耀武扬威了,要是惹得别人不高兴,打断腿都是小事。

当然些许严峻的问题也是道了个一二三。

让的他虽然心中担忧放下了大半,但也是忧心忡忡,只是期待那个司徒苟能够把老者救好了。

这章市医学世家司徒家的几个都是大纨绔,怎么到了司徒苟这里,变的这么英姿勃发了?

这也是为何张涛虽然看不起张和,却不得不佩服张和的原因之一,众人都被迫关在这里,这张和却是在这里伤春悲秋看风景。

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张涛认为这人定然是一个人物,但是放在张和身上,张涛认为,这就是煞笔行径。

空中划过的大雁,打破了宁静的秋日蓝空,入了窗口视线,张和才回神归来。

等大雁全部从远方迁徙而来,那么便是入冬之后,眼前的琐事,便会迎刃而解。

自己的婚姻,以及二人中间那莫须有的情愫,会被一刀斩断。

气氛略显凝重的房间里面,张涛抽出一支烟,走到张和面前,正准备来一番冷嘲热讽,却不过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推门声。

众人都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青年,穿的精致,步伐嚣张,眉目之中尽显傲气神色,目光微微朝上,不把众人正视。

“张和呢?咋的你还想跟着几个瘪三在一起让唐家跌份儿?丢死人了。”小青年一把扯着张和就往外面去。

只是扯着张和的时候,愣了愣,发现无论如何用力,当年那个让自己凶了不敢说话的张和,却纹丝未动?

放下唐若轩的手,张和起身,未说一句话,与刘丽道别。

却从始至终,并未拿眼睛瞥过张晨冉一眼。

纵然张晨冉故意去阻挡张和的路径,却也未见张和那头一扭,而怒视挡路脚的张晨冉。

不知为何,张晨冉心中压抑。

三年未见,当年的愧疚深埋已久,却见之时,不如陌路相逢。

天涯陌路相逢还有神色交汇片刻之时。

见张和的背影消失,楼道里面的脚步声远不传来,张涛躺在床上失神起来,自己嘴里的废物,都能出去,而自己却要受要挟呢?

虽然心底很不好受,不过想想人家是一个赘婿,不起眼的赘婿,心底都舒服多了。

可舒服了片刻,还是无法完全舒服起来,于是也顺着张和的目光,向窗外看起来了风景。

唐家大院,李雪瞪着张和,围着走了几圈之后,冷声说道,“还好不是你把李家伯父撞了,不然唐家要被害惨了!”

见张和又是闷葫芦,李雪气的自己咬牙,“早早地把婚离了,不然看的难受。”

这是对着唐茎宁说的话。

因为唐茎宁的身体原因,她的工作时间分得很开,上午两小时,下午三小时。若是事情比较忙,晚上会加班一个小时,不过工作时间不能超过六个小时。

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家工作,配备几个医护医生,生怕病情突发。

“月底爷爷八十大寿,你到时候陪我过去一趟。”久久沉默的房间,唐茎宁这才开口。

张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唐茎宁,三年来二人从了是输血的关系,不曾多说几句话。

不说张和,就是李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这个张和,除了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游玩旅游,正事一件都没有做。

本来想着这样过个三年正和她意,现在竟然带到唐家老宅去,这岂不是告诉世人,尤其是告诉司徒苟,她唐茎宁认可过这一次婚姻?

这岂不是在打司徒苟的脸?

“此事不…”‘可’字还没有说出来,李雪的声音就被打断了,“你游玩虽然不到三年,不过肯定有拿得出手的物件,到时候替我送一件给爷爷,算是咱们二人,这三年来的婚约之情。”

“好!”

李雪拍掌叫好。

张和轻笑原来是如此,这算是唐茎宁的态度。

“至于李家之事,无你大碍,我会找李家的主事人说道说道。”李雪难得好心情帮张和说话,她实在是太开心了。

虽然知道自己在李家面前完全不够看,可这件事情,张和并无出手,李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把怒火洒在唐家的女婿上吧?

当然若是可以的话,撒在上面最好不过了。

既然如此,已经断离,那么为一位八十岁的老者送上一份八十大寿的礼物,张和觉得,还是需要用心的。

从自己的小房间里面,取出一乳白色玉瓶,张和拧开木塞,放在鼻下嗅了嗅,药气十足,其中野山参的味道最为凸显。

“这是一枚补全药,药材都是十分名贵,熬制的时间也是分秒必争,送给唐太爷,最好不过。”张和放下玉瓶,对着唐茎宁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