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2:00:00

两辆车五人赶到夏氏大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了。

几人下车,黄爱玲对张华磊又是一番恭维:“张少爷车技真是好啊,不但开的稳,还快,总算没有迟到。”

说完,又回头叫夏芸溪:“芸溪,快点,你走那么慢干什么,赶紧跟上,和张少爷走一起。”

夏芸溪和顾念同时迈步跟上。

黄爱玲又瞪着顾念骂道:“没眼力见儿的东西,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给我滚后面去,不要影响我们家芸溪的形象!”

顾念就像没有看到她,依然和夏芸溪并肩走在一起,不紧不慢。

“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你这个废物,还不快给我滚一边去!”

黄爱玲短暂地停顿,然后龇牙咧嘴,张开一双手,扑向顾念,十个手指一齐抓向顾念的脸。

这个废物三番两次挑衅她的权威,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已经出离愤怒了!

然而,还没有碰到顾念的身体,她整个身体就被顾念拎了起来,拎得非常轻松,就像在拎着一只扑闪着翅膀挣扎的老母鸡。

“顾念,你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妈!”夏芸溪急了,大声尖叫着要扑过来。

夏越也急忙喊道:“顾念,放手!”

顾念松开了手,黄爱玲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哎呀!打人了!大家都过来看看,顾念这个废物打人了!”黄爱玲不顾身体跌坐在地上的不雅,放开喉咙大声喊。

夏越上前把她扶起来:“够了,别喊了,丢不丢人!”

黄爱玲霍然站起来,指着夏越骂道:“夏越你这个没本事的老男人,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你老婆被人打了,你还帮着别人说话,你还是不是人?”

“还喊,还喊!有完没完了?我站在那边了?我帮顾念打你了吗?我这是为了夏家的名声!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别说话了!”

“姓夏的,你这个窝囊废,我跟你拼了!”

黄爱玲终于把矛头完全指向了夏越,下一刻,两人便抓在了一起。

顾念看看奋力招架的夏越,无奈地摇摇头,他也沦为黄爱玲口中的窝囊废了。

娶了这样的老婆,不成为窝囊废才怪。

“哟,这是干什么呢,这么热闹,哪个姓夏的窝囊废啊?”

不少人从夏氏院子里出来了,三三两两的已经出来了几十人。

刚才说话的,叫夏坤,是夏氏家族现任家主夏昂的孙子。刚好听到黄爱玲骂夏越的那一句。

作为夏昂的嫡孙,他当然不允许有人在夏氏门口骂夏氏的族人。

黄爱玲看见夏坤,立刻蔫了,灵机一动,说时迟,那时快,她挺住和夏越的纠缠,几步跳到夏坤面前,指着顾念说道:“夏坤侄儿,顾念那个废物,刚才竟然动手打我这个长辈,还要逼我说,姓夏的都是窝囊废!我被他吓得不行,控制不住自己,不得已,才说了我老公。”

夏坤冷眼看看顾念,又看着黄爱玲,狐疑地说:“是这样吗?”

“是,真的是这样,无论如何我也不敢跟夏坤侄儿你胡说啊!”

黄爱玲成功地转移了矛盾的方向。

夏坤慢悠悠定走到顾念面前,他第一眼就认出了顾念,但还是上下打量了很久,才不急不缓地问道:“这不是芸溪妹子的未婚夫吗?你不是去西凉服役了吗?怎么回来了?凭你的聪明才智和通天手段,绝对不会是被复员了吧?”

黄爱玲忙插话道:“夏坤侄子,你误会了,三年前,这个废物的确是和你芸溪妹子订过婚,不过那是芸溪一时兴起,和他过家家玩的,绝对不能当真。”

说着,又急忙拉过张华磊:“夏坤侄子,这是张少爷,现在他才是芸溪的未婚夫!”

“哦?这不是远成公司的张少吗?张少,幸会幸会,我这个婶婶说的可是真的?”

夏坤也认识张华磊。

“夏少你好,又见面了。以后大家就是亲戚了,以后有空多多走动啊!”

“张少客气,快请,我们去里面谈!”

二人携手进入了夏氏大院。

至于夏越夫妇、夏芸溪还有顾念,被他们忽略了。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出来围观,虽然同是夏氏族人,顾念却没有从他们的眼神、话语中看出任何亲情的成分。

“想不到这夏越的女儿竟然能高攀上张家的少爷,运气不错啊!”

“谁知道是怎么攀上的,估计是趁那个顾念这几年在西凉服役,给他戴了绿帽子吧?”

“咦,那个顾念的腿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身体残疾了?”

“当然不是,你没看他走路时保持平衡的姿势吗,应该是重伤……”

黄爱玲不敢在夏氏嫡系族人面前发火,尤其是刚才差点得罪夏坤之后,甚至对夏越说话都不敢再颐指气使:“老夏,我们也赶紧进去吧,看看咱们未来的女婿和夏坤侄子说了什么。”

“芸溪,赶紧跟我进去,别让张少爷在里面久等!”

说完,黄爱玲一手挽着夏越,一手扯着夏芸溪,迈着欢快的小碎步往夏氏大院里走。

夏芸溪看了顾念一眼,欲言又止,跟着父母进了夏氏大院。

顾念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随后跟上。

夏坤和张华磊正坐在大院显眼的地方开怀畅聊。

“张少,远成公司发展得真是快,几年前还排不上号,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是全幽州的龙头企业了!看远成公司这发展势头,上市是迟早的事情啊!”

张华磊摆手笑道:“夏少说笑了,远成发展得再好,又哪能和夏氏相提并论,夏氏名下的上市公司就有七八家,我这一家公司,实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张少谦虚了,以后我们有的是合作机会,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我可要叫你一声妹夫了!”

“大舅哥抬举,不胜荣幸!”

“哈哈哈哈……”

夏芸溪一家三口走进来,顾念跟在夏芸溪身边,显得很突兀。

夏坤见四人一起走过来,眉头都不带皱的,起身就冲顾念说道:“喂,我说顾念,你现在已经不再是芸溪的未婚夫,那就是和我们夏氏没有关系了,你怎么还敢恬着脸进来?还不快滚出去?”

顾念看看身边的夏芸溪,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理会那个夏坤。

“小子,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不回应我说的话?”

顾念悠悠地转过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在我这里,只有夏芸溪说话才有用。其他人的话,屁都不算。”

“你!狂妄之徒!刘管家,刘管家!把他给我扔出去!”夏坤气得嘴唇发抖。

“是,坤少爷!”

一个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男子身后跟着八个人,转眼就来到顾念面前,在他受伤的腿上看了一眼,说道:“我看你腿上有伤,也不想为难你,给你一分钟时间,滚出夏氏大院,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夏芸溪被这刘管家的阵势给吓住了,她小声对顾念说道:“要不,你走吧,不然你会吃亏的,这个刘管家手段很狠辣的。”

顾念笑着摇摇头:“无妨,几个跳梁小丑而已。”

“你……”

黄爱玲跑过来一把将夏芸溪拉到一边:“芸溪,你是怎么回事,做什么观世音菩萨,管那个废物去死,被刘管家打死正好,省得他再来烦我们。”

“我……”夏芸溪支支吾吾着,眼神闪烁,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管顾念。

顾念也叹了口气,还是怪自己,和夏芸溪毕竟感情不是很深。

“还不走,找死吗?”

刘管家不耐烦了,就要对顾念出手。

顾念依然微笑着问:“你确定要动手?”

刘管家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解,不是说这个顾念是个废物吗,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不动手,就没法向夏坤交代。

夏坤,很可能是他未来的主子。

第3章 找死吗

两辆车五人赶到夏氏大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了。

几人下车,黄爱玲对张华磊又是一番恭维:“张少爷车技真是好啊,不但开的稳,还快,总算没有迟到。”

说完,又回头叫夏芸溪:“芸溪,快点,你走那么慢干什么,赶紧跟上,和张少爷走一起。”

夏芸溪和顾念同时迈步跟上。

黄爱玲又瞪着顾念骂道:“没眼力见儿的东西,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给我滚后面去,不要影响我们家芸溪的形象!”

顾念就像没有看到她,依然和夏芸溪并肩走在一起,不紧不慢。

“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你这个废物,还不快给我滚一边去!”

黄爱玲短暂地停顿,然后龇牙咧嘴,张开一双手,扑向顾念,十个手指一齐抓向顾念的脸。

这个废物三番两次挑衅她的权威,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已经出离愤怒了!

然而,还没有碰到顾念的身体,她整个身体就被顾念拎了起来,拎得非常轻松,就像在拎着一只扑闪着翅膀挣扎的老母鸡。

“顾念,你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妈!”夏芸溪急了,大声尖叫着要扑过来。

夏越也急忙喊道:“顾念,放手!”

顾念松开了手,黄爱玲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哎呀!打人了!大家都过来看看,顾念这个废物打人了!”黄爱玲不顾身体跌坐在地上的不雅,放开喉咙大声喊。

夏越上前把她扶起来:“够了,别喊了,丢不丢人!”

黄爱玲霍然站起来,指着夏越骂道:“夏越你这个没本事的老男人,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你老婆被人打了,你还帮着别人说话,你还是不是人?”

“还喊,还喊!有完没完了?我站在那边了?我帮顾念打你了吗?我这是为了夏家的名声!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别说话了!”

“姓夏的,你这个窝囊废,我跟你拼了!”

黄爱玲终于把矛头完全指向了夏越,下一刻,两人便抓在了一起。

顾念看看奋力招架的夏越,无奈地摇摇头,他也沦为黄爱玲口中的窝囊废了。

娶了这样的老婆,不成为窝囊废才怪。

“哟,这是干什么呢,这么热闹,哪个姓夏的窝囊废啊?”

不少人从夏氏院子里出来了,三三两两的已经出来了几十人。

刚才说话的,叫夏坤,是夏氏家族现任家主夏昂的孙子。刚好听到黄爱玲骂夏越的那一句。

作为夏昂的嫡孙,他当然不允许有人在夏氏门口骂夏氏的族人。

黄爱玲看见夏坤,立刻蔫了,灵机一动,说时迟,那时快,她挺住和夏越的纠缠,几步跳到夏坤面前,指着顾念说道:“夏坤侄儿,顾念那个废物,刚才竟然动手打我这个长辈,还要逼我说,姓夏的都是窝囊废!我被他吓得不行,控制不住自己,不得已,才说了我老公。”

夏坤冷眼看看顾念,又看着黄爱玲,狐疑地说:“是这样吗?”

“是,真的是这样,无论如何我也不敢跟夏坤侄儿你胡说啊!”

黄爱玲成功地转移了矛盾的方向。

夏坤慢悠悠定走到顾念面前,他第一眼就认出了顾念,但还是上下打量了很久,才不急不缓地问道:“这不是芸溪妹子的未婚夫吗?你不是去西凉服役了吗?怎么回来了?凭你的聪明才智和通天手段,绝对不会是被复员了吧?”

黄爱玲忙插话道:“夏坤侄子,你误会了,三年前,这个废物的确是和你芸溪妹子订过婚,不过那是芸溪一时兴起,和他过家家玩的,绝对不能当真。”

说着,又急忙拉过张华磊:“夏坤侄子,这是张少爷,现在他才是芸溪的未婚夫!”

“哦?这不是远成公司的张少吗?张少,幸会幸会,我这个婶婶说的可是真的?”

夏坤也认识张华磊。

“夏少你好,又见面了。以后大家就是亲戚了,以后有空多多走动啊!”

“张少客气,快请,我们去里面谈!”

二人携手进入了夏氏大院。

至于夏越夫妇、夏芸溪还有顾念,被他们忽略了。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出来围观,虽然同是夏氏族人,顾念却没有从他们的眼神、话语中看出任何亲情的成分。

“想不到这夏越的女儿竟然能高攀上张家的少爷,运气不错啊!”

“谁知道是怎么攀上的,估计是趁那个顾念这几年在西凉服役,给他戴了绿帽子吧?”

“咦,那个顾念的腿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身体残疾了?”

“当然不是,你没看他走路时保持平衡的姿势吗,应该是重伤……”

黄爱玲不敢在夏氏嫡系族人面前发火,尤其是刚才差点得罪夏坤之后,甚至对夏越说话都不敢再颐指气使:“老夏,我们也赶紧进去吧,看看咱们未来的女婿和夏坤侄子说了什么。”

“芸溪,赶紧跟我进去,别让张少爷在里面久等!”

说完,黄爱玲一手挽着夏越,一手扯着夏芸溪,迈着欢快的小碎步往夏氏大院里走。

夏芸溪看了顾念一眼,欲言又止,跟着父母进了夏氏大院。

顾念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随后跟上。

夏坤和张华磊正坐在大院显眼的地方开怀畅聊。

“张少,远成公司发展得真是快,几年前还排不上号,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是全幽州的龙头企业了!看远成公司这发展势头,上市是迟早的事情啊!”

张华磊摆手笑道:“夏少说笑了,远成发展得再好,又哪能和夏氏相提并论,夏氏名下的上市公司就有七八家,我这一家公司,实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张少谦虚了,以后我们有的是合作机会,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我可要叫你一声妹夫了!”

“大舅哥抬举,不胜荣幸!”

“哈哈哈哈……”

夏芸溪一家三口走进来,顾念跟在夏芸溪身边,显得很突兀。

夏坤见四人一起走过来,眉头都不带皱的,起身就冲顾念说道:“喂,我说顾念,你现在已经不再是芸溪的未婚夫,那就是和我们夏氏没有关系了,你怎么还敢恬着脸进来?还不快滚出去?”

顾念看看身边的夏芸溪,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理会那个夏坤。

“小子,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不回应我说的话?”

顾念悠悠地转过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在我这里,只有夏芸溪说话才有用。其他人的话,屁都不算。”

“你!狂妄之徒!刘管家,刘管家!把他给我扔出去!”夏坤气得嘴唇发抖。

“是,坤少爷!”

一个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男子身后跟着八个人,转眼就来到顾念面前,在他受伤的腿上看了一眼,说道:“我看你腿上有伤,也不想为难你,给你一分钟时间,滚出夏氏大院,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夏芸溪被这刘管家的阵势给吓住了,她小声对顾念说道:“要不,你走吧,不然你会吃亏的,这个刘管家手段很狠辣的。”

顾念笑着摇摇头:“无妨,几个跳梁小丑而已。”

“你……”

黄爱玲跑过来一把将夏芸溪拉到一边:“芸溪,你是怎么回事,做什么观世音菩萨,管那个废物去死,被刘管家打死正好,省得他再来烦我们。”

“我……”夏芸溪支支吾吾着,眼神闪烁,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管顾念。

顾念也叹了口气,还是怪自己,和夏芸溪毕竟感情不是很深。

“还不走,找死吗?”

刘管家不耐烦了,就要对顾念出手。

顾念依然微笑着问:“你确定要动手?”

刘管家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解,不是说这个顾念是个废物吗,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不动手,就没法向夏坤交代。

夏坤,很可能是他未来的主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