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9 15:53:39

这句话吕子强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耳朵都起老茧了。

吕子强冷笑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吕方,我为你出生入死,你也都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你觉得我给你丢脸,我配不上你们吕家,可讽刺的是,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的秘密,让我知道了。”

对于吕方而言这个世界的诱惑莫过于此,李家发际的秘密,就在那个U盘里面。

吕方没有病态的去和吕子强认错,他思考着……

“你以为这是假的吗?”吕子强不高兴,这就是他恨吕方的地方,在吕方的眼里,他做了多少,做了什么都是不入流的表现。

这么多年,吕子强为吕方做了多少肮脏的事儿,他连吕方一句夸奖也没有换到。

“如果是真的,你就是吕家的继承人!”

吕方说着劈手夺过U盘。吕子强错愕,吕方却冰冷无情的说:“你先出去。”

“我……”

“我让你先出去!”

吕方的话带着命令,对于吕子强简直就是深入骨髓的命令。吕子强想反抗,但他脑子却被吕方的一句话给占满了,如果是真的,自己就是吕家的继承人。

吕子强走后,吕方把U盘插到电脑上,然后打开资料,这里面记载了关于长生鼎的使用办法。

吕方的身体都颤抖了,这里面的规则就像胡说八道,但吕方却坚信这每一条都是真的,他转过头,目光聚集在他身后的一个长生鼎上。

……

莫烦回去接李小加下班,进屋之后,李小加看着李志和月姐的照片发了一会儿呆,这才把照片放下,认真的问莫烦:“是吕子强雇佣那两个人杀我的?”

“嗯,他没有否认。所以我也没有必要留什么善心。我把长生鼎的资料给了吕子强,嘱咐他别看,用这个去维护父子关系。”

“他相信你的话吗?”

“相信!”

李小加和莫烦差不多,相信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执着的那一面。

有的人可以为了子女付出一切,有的人可以为了舒适的生活铤而走险。只要把陷阱放在这个临界点上,人就会选择相信,无论别人觉得多么荒诞,当事人也会坚定的相信。

“莫烦,你是不是觉得,吕子强会先看那个U盘,然后在把他交给吕方?”

“我是这么想的?”

“你错了,莫烦!”

“我错了?错在哪?”

“你总有一种主观意识错误,你认为坐在办公室扎着领带的人,永远比那些看起来样子粗糙的人聪明。事实上并不一定是这样的。吕子强能买通两个人,就在天华集团里面制造出了一个可以杀死我的意外。他笨吗?”

李小加总能说到关键的地方,这个吕子强不笨。

莫烦琢磨了一下,心里有些急了,仓促的站起说:“小加,简单收拾一下,我们搬家。”

吕子强比较喜欢做事直接一些,这样的人很危险,那必须要躲着一点。

……

吕方一遍又一遍的看着U盘上的文稿,对这个长生鼎越来越感兴趣。突然他想起了一些什么?他答应过吕子强的事情。

“真是麻烦!”

吕方自己嘟囔了一句,他并不想让吕子强当自己的继承人。又怕吕子强抓住这个事情不放,琢磨了半天,吕方还是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你和吕子强合作,你自己开价,我要吕子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吕方刚放下电话,吕子强就走了进来,吕方不耐烦的看了吕子强一眼,露出一个假笑:“你怎么还没走?”

“你确定那个资料是真是假了吗?”

“真的!”

“那我的身份。”

吕方特别厌倦吕子强,怎么能让这样一个人当吕家的继承人,痞里痞气的,样子也丑。在吕方的心中,吕子强一定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媳妇,找哪个肌肉男弄出来的野种。

但是,这一次吕方有言在先,而且他现在心情也很好,他决定不骂吕子强,而是笑呵呵的说:“我说话算话,你是知道的。”

吕方想把吕子强打发了,吕子强不依不饶:“骄傲的叫我一声儿子!”

“吕子强,你别得寸进尺。”

吕子强走过去靠近电脑,吕方赶紧把电脑和上。里面的资料可不能让吕子强看见,如果吕子强看见,相当于自己泄密,会死!

对于U盘里说的一切,吕方相信。同样他也知道自己这些年养的这条咬人的狗有多疯。

于是,吕方挤着自己的脸,弄出一个笑容:“儿子。”

吕子强听见这句话,竟然不屑的笑了,他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双白手套,细致的往自己手上戴。

吕方被吕子强的动作弄的胆战心惊,他拿起电话喊了一声:“保安,进来!”保安反应速度很快,四个魁梧有力穿着黑衣服的人,鱼贯而入站在了吕方的身后。

有了保安,吕方心里踏实多了,指着吕子强的鼻子说:“你抽什么羊癫疯,我叫一声儿子都是你的福分,还让我骄傲的叫你,你从头到脚,哪里配的上这骄傲两个字。”

吕子强对这些侮辱的话习之以常,他一点没有挨训的样子,脸上还泛着不屑的冷笑。然后,吕子强朝着笔记本走过去,吕方赶紧把笔记本拿过来,抱在怀里,对着保安:“把他给我弄出去,快,快点!”

四个保安一动不动,背着手,一字排开的站着。

“吕方,我知道你喜欢动脑子,和天华集团那个叫蒋方的,玩的很嗨。还被人称作什么‘双方之战’。呵呵,你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我看你们都是笨蛋,很简单的事情,让你们弄的很复杂。比如这几个保安,你每个人每月只给他们3万,我给他们加了个1,13万,他们听谁的?你说,他们听谁的?”

吕方觉得吕子强的跟针一样,越扎越深,越来越疼。他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在阴沟里翻了船。他有几十个亿的身家,怎么能这么死了。

“我给你们一人一千万,把他给我弄出去。”

吕方大声的喊,保安们互相看着,默不作声,甚至有人还笑了。

“你笑什么,你为什么要笑?你知道一千万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秒,你们觉得我付不起吗?”

这句话有歇斯底里的味道了,吕子强拍手:“信任呢?这人世间彼此的信任都去哪了?当然我们之间是有的,你知道他们进来的时候,我和他们说什么吗?你给他们多少钱,我就翻倍。”

吕方还要说话,吕子强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对着后面几个保安说:“你们下班吧,我要和我亲爱的爸爸,说几句父子之间的贴心话。”

保安们鱼贯而出,吕方的脸色都白了。

“吕子强,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你吕方的财产来证明我是吕家的儿子。”

“好,我都给你,都给你,咱们现在就签署协定。”

吕子强走到吕方身边,用手点吕方的脑袋:“你这大脑袋是不是进水了,我想要的,只要你死了我都会得到。无论外界怎么怀疑,我不是你的儿子,那有什么用?你又没有其他的儿子,又没有遗产说明。”

说完吕子强哈哈的笑,指着自己说:“我……吕子强是你吕方唯一的继承人,讽刺啊!这个社会,这个命运啊,你每天挣钱的时候,想到这一点了,钱那么多给谁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你个疯狗,为什么要这个时候选择杀我,这么多年你随时都可以对我动手?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我要完成这一声梦想的时候?”

吕子强把手机打开,里面传来了吕方的声音:我知道你和吕子强合作,你自己开价,我要吕子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吕方听到这个声音变了脸色,他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吕子强监控了。而吕子强也不好受:“我什么时候杀你是你决定的不是我。如果你一辈子没有下达这个命令,那我就一辈子跟着你,帮你杀人,听你一遍又一遍骂我野种,我都无所谓。可惜,可惜啊吕方,你做事很有计划,却没有想过没有子嗣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吗?”

吕子强说着一把夺过笔记本。

“你不要看,千万不要看。”

吕方惊慌失措的大喊,吕子强才不看,他拿着笔记本,像武器一样对着吕方的脑袋挥舞,不一会儿,吕方肥胖的身躯就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

吕子强把U盘拔下来,笔记本仍在血泊里,然后心情沉重的往外走。这时,进来一个人,对吕子强很是恭敬。

“你和吕方有仇吗?”

“有,他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强拆的时候,我妈被活活气死了。”

吕子强点点头:“你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说好的钱在加一倍,给你父亲养老。”

吕子强说完走了出去,刚刚进来那个人拿起笔记本,对着已经死去的吕方继续挥舞着。

吕子强出来之后,找个地方把手套扔掉,然后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平息自己的心情,他叹了一口气说:“爹,安心走吧,下辈子希望我能做你的儿子。”

第三十七章 犬父虎子

这句话吕子强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耳朵都起老茧了。

吕子强冷笑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吕方,我为你出生入死,你也都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你觉得我给你丢脸,我配不上你们吕家,可讽刺的是,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的秘密,让我知道了。”

对于吕方而言这个世界的诱惑莫过于此,李家发际的秘密,就在那个U盘里面。

吕方没有病态的去和吕子强认错,他思考着……

“你以为这是假的吗?”吕子强不高兴,这就是他恨吕方的地方,在吕方的眼里,他做了多少,做了什么都是不入流的表现。

这么多年,吕子强为吕方做了多少肮脏的事儿,他连吕方一句夸奖也没有换到。

“如果是真的,你就是吕家的继承人!”

吕方说着劈手夺过U盘。吕子强错愕,吕方却冰冷无情的说:“你先出去。”

“我……”

“我让你先出去!”

吕方的话带着命令,对于吕子强简直就是深入骨髓的命令。吕子强想反抗,但他脑子却被吕方的一句话给占满了,如果是真的,自己就是吕家的继承人。

吕子强走后,吕方把U盘插到电脑上,然后打开资料,这里面记载了关于长生鼎的使用办法。

吕方的身体都颤抖了,这里面的规则就像胡说八道,但吕方却坚信这每一条都是真的,他转过头,目光聚集在他身后的一个长生鼎上。

……

莫烦回去接李小加下班,进屋之后,李小加看着李志和月姐的照片发了一会儿呆,这才把照片放下,认真的问莫烦:“是吕子强雇佣那两个人杀我的?”

“嗯,他没有否认。所以我也没有必要留什么善心。我把长生鼎的资料给了吕子强,嘱咐他别看,用这个去维护父子关系。”

“他相信你的话吗?”

“相信!”

李小加和莫烦差不多,相信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执着的那一面。

有的人可以为了子女付出一切,有的人可以为了舒适的生活铤而走险。只要把陷阱放在这个临界点上,人就会选择相信,无论别人觉得多么荒诞,当事人也会坚定的相信。

“莫烦,你是不是觉得,吕子强会先看那个U盘,然后在把他交给吕方?”

“我是这么想的?”

“你错了,莫烦!”

“我错了?错在哪?”

“你总有一种主观意识错误,你认为坐在办公室扎着领带的人,永远比那些看起来样子粗糙的人聪明。事实上并不一定是这样的。吕子强能买通两个人,就在天华集团里面制造出了一个可以杀死我的意外。他笨吗?”

李小加总能说到关键的地方,这个吕子强不笨。

莫烦琢磨了一下,心里有些急了,仓促的站起说:“小加,简单收拾一下,我们搬家。”

吕子强比较喜欢做事直接一些,这样的人很危险,那必须要躲着一点。

……

吕方一遍又一遍的看着U盘上的文稿,对这个长生鼎越来越感兴趣。突然他想起了一些什么?他答应过吕子强的事情。

“真是麻烦!”

吕方自己嘟囔了一句,他并不想让吕子强当自己的继承人。又怕吕子强抓住这个事情不放,琢磨了半天,吕方还是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你和吕子强合作,你自己开价,我要吕子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吕方刚放下电话,吕子强就走了进来,吕方不耐烦的看了吕子强一眼,露出一个假笑:“你怎么还没走?”

“你确定那个资料是真是假了吗?”

“真的!”

“那我的身份。”

吕方特别厌倦吕子强,怎么能让这样一个人当吕家的继承人,痞里痞气的,样子也丑。在吕方的心中,吕子强一定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媳妇,找哪个肌肉男弄出来的野种。

但是,这一次吕方有言在先,而且他现在心情也很好,他决定不骂吕子强,而是笑呵呵的说:“我说话算话,你是知道的。”

吕方想把吕子强打发了,吕子强不依不饶:“骄傲的叫我一声儿子!”

“吕子强,你别得寸进尺。”

吕子强走过去靠近电脑,吕方赶紧把电脑和上。里面的资料可不能让吕子强看见,如果吕子强看见,相当于自己泄密,会死!

对于U盘里说的一切,吕方相信。同样他也知道自己这些年养的这条咬人的狗有多疯。

于是,吕方挤着自己的脸,弄出一个笑容:“儿子。”

吕子强听见这句话,竟然不屑的笑了,他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双白手套,细致的往自己手上戴。

吕方被吕子强的动作弄的胆战心惊,他拿起电话喊了一声:“保安,进来!”保安反应速度很快,四个魁梧有力穿着黑衣服的人,鱼贯而入站在了吕方的身后。

有了保安,吕方心里踏实多了,指着吕子强的鼻子说:“你抽什么羊癫疯,我叫一声儿子都是你的福分,还让我骄傲的叫你,你从头到脚,哪里配的上这骄傲两个字。”

吕子强对这些侮辱的话习之以常,他一点没有挨训的样子,脸上还泛着不屑的冷笑。然后,吕子强朝着笔记本走过去,吕方赶紧把笔记本拿过来,抱在怀里,对着保安:“把他给我弄出去,快,快点!”

四个保安一动不动,背着手,一字排开的站着。

“吕方,我知道你喜欢动脑子,和天华集团那个叫蒋方的,玩的很嗨。还被人称作什么‘双方之战’。呵呵,你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我看你们都是笨蛋,很简单的事情,让你们弄的很复杂。比如这几个保安,你每个人每月只给他们3万,我给他们加了个1,13万,他们听谁的?你说,他们听谁的?”

吕方觉得吕子强的跟针一样,越扎越深,越来越疼。他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在阴沟里翻了船。他有几十个亿的身家,怎么能这么死了。

“我给你们一人一千万,把他给我弄出去。”

吕方大声的喊,保安们互相看着,默不作声,甚至有人还笑了。

“你笑什么,你为什么要笑?你知道一千万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秒,你们觉得我付不起吗?”

这句话有歇斯底里的味道了,吕子强拍手:“信任呢?这人世间彼此的信任都去哪了?当然我们之间是有的,你知道他们进来的时候,我和他们说什么吗?你给他们多少钱,我就翻倍。”

吕方还要说话,吕子强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对着后面几个保安说:“你们下班吧,我要和我亲爱的爸爸,说几句父子之间的贴心话。”

保安们鱼贯而出,吕方的脸色都白了。

“吕子强,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你吕方的财产来证明我是吕家的儿子。”

“好,我都给你,都给你,咱们现在就签署协定。”

吕子强走到吕方身边,用手点吕方的脑袋:“你这大脑袋是不是进水了,我想要的,只要你死了我都会得到。无论外界怎么怀疑,我不是你的儿子,那有什么用?你又没有其他的儿子,又没有遗产说明。”

说完吕子强哈哈的笑,指着自己说:“我……吕子强是你吕方唯一的继承人,讽刺啊!这个社会,这个命运啊,你每天挣钱的时候,想到这一点了,钱那么多给谁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你个疯狗,为什么要这个时候选择杀我,这么多年你随时都可以对我动手?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我要完成这一声梦想的时候?”

吕子强把手机打开,里面传来了吕方的声音:我知道你和吕子强合作,你自己开价,我要吕子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吕方听到这个声音变了脸色,他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吕子强监控了。而吕子强也不好受:“我什么时候杀你是你决定的不是我。如果你一辈子没有下达这个命令,那我就一辈子跟着你,帮你杀人,听你一遍又一遍骂我野种,我都无所谓。可惜,可惜啊吕方,你做事很有计划,却没有想过没有子嗣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吗?”

吕子强说着一把夺过笔记本。

“你不要看,千万不要看。”

吕方惊慌失措的大喊,吕子强才不看,他拿着笔记本,像武器一样对着吕方的脑袋挥舞,不一会儿,吕方肥胖的身躯就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

吕子强把U盘拔下来,笔记本仍在血泊里,然后心情沉重的往外走。这时,进来一个人,对吕子强很是恭敬。

“你和吕方有仇吗?”

“有,他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强拆的时候,我妈被活活气死了。”

吕子强点点头:“你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说好的钱在加一倍,给你父亲养老。”

吕子强说完走了出去,刚刚进来那个人拿起笔记本,对着已经死去的吕方继续挥舞着。

吕子强出来之后,找个地方把手套扔掉,然后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平息自己的心情,他叹了一口气说:“爹,安心走吧,下辈子希望我能做你的儿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