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3:35:23

苏霜皱起了眉头,他最清楚秦风的底细了,他一个月的零花钱本就没多少,又能购买什么像样的礼物?

本来眼下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他要是再来丢人现眼,岂不是雪上加霜?

想到这里,苏霜急忙拉住秦风的手,暗暗掐了他一把,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添乱!

反倒是苏恒见状,暗暗窃喜,知道秦风手中的多半是地摊货,那些玩意儿真拿出了,肯定让人笑掉大牙。

“怎么了小霜?难道你们的礼物见不得人吗?你倒是让秦风拿出来看看啊。”

苏霜却不理会,只是一个劲地掐秦风,只希望秦风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两人胶着的状态引起了众人的疑惑,均不明白为何不敢拿出礼物来。就连老太太也好奇起来,开口道:“小霜,你让秦风拿出来吧,我也很好奇你用心准备的礼物是啥样的。”

苏霜的心沉了下去,老太太期望越高,等会儿失望就越大。若是老太太看到是一些地摊货,那一定会觉得是自己故意怠慢,到时候对自己肯定失望至极。

秦风盯着苏霜的脸色变化,如何不知她在想什么。

他轻轻推开她那因紧张用力而青筋突出的手,用十分自信的语气道:“放心,不会出差错的。”

说完,他向老太太走去,路过苏恒身边的时候,却听苏恒低声道:“你这个废物,帮倒忙的功夫挺不错的,哈哈。”

秦风斜视了他一眼,却不理会,径直走过去。

苏恒心中一愣,这废物竟敢瞪自己?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以往见到自己不是跟狗一样吗?私底下欺负他的时候,连吭都不敢吭一声的,今天谁给他的胆?

秦风来到老太太面前,却不打开礼盒,而是道:“孙女婿祝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老太太笑了笑,却不说话,说实在的,她心里也瞧不起秦风这种出生贫寒的人。

苏恒催促道:“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快把礼物给奶奶啊。”

秦风看也没看他一眼,继续道:“前些日子,我听霜儿说奶奶有旧疾,每晚都会咳嗽不止,请了许多医生治疗,也毫无好转的情况。”

苏老太太神色一暗,道:“老了,总会生些病的,这种老人病,治不好也是正常的,哎!”

苏恒闻言,急忙煽风点火道:“秦风,你什么居心?奶奶今天过大寿,你尽提些不开心的事情,成心添堵是吧?”

这话出口,所有人都开始指责起秦风来,身后的苏霜更是快被气晕,暗想秦风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秦风神色不变,继续道:“霜儿因为奶奶你这事,每晚都失眠,人都憔悴了许多。我曾问她为什么夜不能眠,她告诉我,每每想起夜晚的时候奶奶在承受折磨,作为后辈就心痛难当!”

老太太闻言,看了苏霜一眼,并未露出明显的神色变化,只是淡淡地道:“还是霜儿孝顺,奶奶没事!”

苏恒见状,生怕自己奶奶心软被说动,急忙道:“秦风,你鬼扯什么,尽说些没用的,你倒是把礼物给奶奶看看啊,孝不孝顺看看礼物的用心程度不就知道了?”

秦风见老太太的神色没有变化,知道这老太婆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这才将礼物打开。

盒子里装着的,却是一个暗红色的丹药。

“这是?”老太太疑惑起来。

秦风解释道:“奶奶,这是清肺止咳的丹药,你吃下之后,保证药到病除,从此不再夜半咳嗽。”

“哦?我这病许多年了,什么珍贵的药物都吃过?什么厉害的医生都请来看过?但都没用啊,你这颗药当真这么厉害?”

苏老太太明显不信。

身后的苏霜心已经沉入谷底,暗骂秦风愚蠢,奶奶掌管苏家多年,想要忽悠她哪有那么容易?这秦风还真是不知死活,完了,这才如何是好。

“奶奶,秦风和你开玩笑的呢,秦风,你快过来。”苏霜忙叫道。

秦风转身却没有动,而是继续道:“霜儿为了买到这颗药,几乎花光了全部积蓄,奶奶,你若不信,不妨吃下去试试?”

他故意提积蓄二字,不过是为了提醒苏霜。如今的苏霜因为失势,已经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早晚得花光之前的所有积蓄,到时候一穷二白,又拿什么和别人斗?

苏霜闻言,神色一愣,当即犹豫不决起来。她实在不相信秦风手中的药能治病,但不知为何,看秦风信誓旦旦的模样,又抱着一丝希望。

“既然如此,那我试试也无妨,把药拿过来。”苏老太太表态了,秦风将药递了过去。

身后的苏霜心提到嗓子眼,她心中担心无比,一旦奶奶发现这药根本没用,会不会雷霆大怒,到时候又会引起什么后果?

“等一下!”

苏恒急忙拦在秦风的面前,冷笑道:“奶奶身份尊贵,又怎能随便吃你这种来历不明的药丸?刘博士,你过来下。”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个带着眼镜的瘦高老者走了过来。

“苏少,有何吩咐。”

苏恒转身,对自己奶奶道:“奶奶,刘博士想必你也听说过,是出了名的药物博士,我特意把他请来,便是为了研究治疗奶奶疾病的方法的。”

苏老太太眼中精光一闪,看向刘博士,笑道:“原来是刘博士,辛苦你为我跑一趟啦。”

“老太太客气了,苏少重金聘请我,我自然会不余余力的。”

苏恒看向秦风,道:“刘博士,我这妹夫说他这药能治好我奶奶的病,麻烦你帮我看看,这药真有那么神奇吗?”

说完,他将盒子递给刘博士。

刘博士接过药,轻轻取出,仔细观察了丹药的色泽,然后又闻了闻,最终将丹药还给了秦风。

“怎样?我这妹夫献的药是什么灵丹妙药啊?”

刘博士脸色一正,道:“此药不过是用山楂捏成,除了口感好点之外,并无其他功效!”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均指责秦风和苏霜对老太太不敬,竟然用普通的山楂忽悠老太太,实在罪大恶极。

老太太脸也沉了下来,不悦之情十分明显。

苏恒哈哈大笑起来,盯着秦风,又看了看苏霜,然后走过秦风,来到苏霜面前。

“小霜,据我所知,你至少还有几十万存款吧,奶奶六十大寿,你就花几毛钱买颗山楂来忽悠她老人家?你是成心戏弄奶奶呢,还是压根就没把她老人家当回事啊?”

一连几个问题,问得苏霜脸色惨白。

苏霜不知如何回答,又见奶奶脸色不对,急忙上前跪下,哀求道:“奶奶,霜儿不孝,只因送给你的礼物半路掉了,才出此下策的,你惩罚霜儿吧。”

老太太没有表态,事实上心中还是有些生气。

年纪大的人,最恨人家把自己当老糊涂,要是开了先例,以后岂不是人人忽悠自己?

“奶奶,咱们苏家家规森严,晚辈冒犯长辈罪大恶极,决不能姑息啊,否则以后人人都肆无忌惮了!”苏恒急忙煽风点火。

苏霜垂下头,无力反驳,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已经一败涂地。

秦风盯着她那颤抖的娇躯,心中略微感动。

关键时刻她没把自己推到面前挡枪,说明她天性善良,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一个陌生人,也不能让她吃亏啊。

“奶奶,我既然说了这药能治病,那肯定是能治病的。”秦风大声道。

“秦风,够了,我已经够乱的了,别闹了好吗?”苏霜抬头盯着秦风,双眼中有一丝哀求。

“呵呵,秦风,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死心呢?还想着忽悠奶奶?”苏恒呵斥起来。

秦风看向周围,发现众人都用嘲弄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觉冷笑起来。

“奶奶,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的一片心意,就算真是一颗山楂果,吃下去也绝无坏处,不是吗?”

苏恒恶狠狠地盯着秦风,怒斥道:“秦风,收起你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来,奶奶吃惯了山珍海味,又怎会吃你这个破山楂?”

好好的寿宴,被秦风的苏霜闹得不像样,老太太早已眉头紧皱,厌烦至极。

眼见秦风还不罢休,她更是无法忍受,大声道:“秦风,把山楂拿过来吧,你说的对,无论礼物贵重与否,都是你们的心意,今天我也算是看明白你们的心意了,很好,真的很好。”

这话可谓已经是十分露骨了,苏霜想死的心都有了,但秦风不为所动,将山楂送了过去。

老太太服下山楂,面无表情地盯着秦风,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你们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回家去吧!”

秦风如何不知她在想什么,眼见她吃下药,也就安心了。

当即笑道:“是,奶奶,我们这就走!”

说完,他转身,扶起苏霜,走出了客厅。

离开酒店之后,苏霜一语不发,脸色十分难看,带着一丝悲哀,有些心不在焉。

秦风见状,安慰道:“你不必担心,很快老太太就会找你的。”

苏霜转身,眼中终于露出了怒火。

“是啊,奶奶马上就会找上我了,马上就会让我离开苏家了。秦风,你满意了吗?”

“啊?”秦风没想到她突然发起脾气来。

苏霜犹豫了许久,最终道:“你走吧。“

秦风一愣:“去哪?“

“你想去哪就去哪,我马上就不是什么苏家大小姐了,你也不再是苏家的姑爷,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吧,钱要是不够,明天我会再转十万给你,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了,感谢你这三年来的陪伴。”

话说完,苏霜转身离去,留下一脸无辜的秦风。

许久之后,他才叹息一声,苦笑道:“我这是被甩了吗,罢了,很快她就会反悔的。”

第二章:秦风的地摊货

苏霜皱起了眉头,他最清楚秦风的底细了,他一个月的零花钱本就没多少,又能购买什么像样的礼物?

本来眼下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他要是再来丢人现眼,岂不是雪上加霜?

想到这里,苏霜急忙拉住秦风的手,暗暗掐了他一把,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添乱!

反倒是苏恒见状,暗暗窃喜,知道秦风手中的多半是地摊货,那些玩意儿真拿出了,肯定让人笑掉大牙。

“怎么了小霜?难道你们的礼物见不得人吗?你倒是让秦风拿出来看看啊。”

苏霜却不理会,只是一个劲地掐秦风,只希望秦风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两人胶着的状态引起了众人的疑惑,均不明白为何不敢拿出礼物来。就连老太太也好奇起来,开口道:“小霜,你让秦风拿出来吧,我也很好奇你用心准备的礼物是啥样的。”

苏霜的心沉了下去,老太太期望越高,等会儿失望就越大。若是老太太看到是一些地摊货,那一定会觉得是自己故意怠慢,到时候对自己肯定失望至极。

秦风盯着苏霜的脸色变化,如何不知她在想什么。

他轻轻推开她那因紧张用力而青筋突出的手,用十分自信的语气道:“放心,不会出差错的。”

说完,他向老太太走去,路过苏恒身边的时候,却听苏恒低声道:“你这个废物,帮倒忙的功夫挺不错的,哈哈。”

秦风斜视了他一眼,却不理会,径直走过去。

苏恒心中一愣,这废物竟敢瞪自己?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以往见到自己不是跟狗一样吗?私底下欺负他的时候,连吭都不敢吭一声的,今天谁给他的胆?

秦风来到老太太面前,却不打开礼盒,而是道:“孙女婿祝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老太太笑了笑,却不说话,说实在的,她心里也瞧不起秦风这种出生贫寒的人。

苏恒催促道:“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快把礼物给奶奶啊。”

秦风看也没看他一眼,继续道:“前些日子,我听霜儿说奶奶有旧疾,每晚都会咳嗽不止,请了许多医生治疗,也毫无好转的情况。”

苏老太太神色一暗,道:“老了,总会生些病的,这种老人病,治不好也是正常的,哎!”

苏恒闻言,急忙煽风点火道:“秦风,你什么居心?奶奶今天过大寿,你尽提些不开心的事情,成心添堵是吧?”

这话出口,所有人都开始指责起秦风来,身后的苏霜更是快被气晕,暗想秦风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秦风神色不变,继续道:“霜儿因为奶奶你这事,每晚都失眠,人都憔悴了许多。我曾问她为什么夜不能眠,她告诉我,每每想起夜晚的时候奶奶在承受折磨,作为后辈就心痛难当!”

老太太闻言,看了苏霜一眼,并未露出明显的神色变化,只是淡淡地道:“还是霜儿孝顺,奶奶没事!”

苏恒见状,生怕自己奶奶心软被说动,急忙道:“秦风,你鬼扯什么,尽说些没用的,你倒是把礼物给奶奶看看啊,孝不孝顺看看礼物的用心程度不就知道了?”

秦风见老太太的神色没有变化,知道这老太婆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这才将礼物打开。

盒子里装着的,却是一个暗红色的丹药。

“这是?”老太太疑惑起来。

秦风解释道:“奶奶,这是清肺止咳的丹药,你吃下之后,保证药到病除,从此不再夜半咳嗽。”

“哦?我这病许多年了,什么珍贵的药物都吃过?什么厉害的医生都请来看过?但都没用啊,你这颗药当真这么厉害?”

苏老太太明显不信。

身后的苏霜心已经沉入谷底,暗骂秦风愚蠢,奶奶掌管苏家多年,想要忽悠她哪有那么容易?这秦风还真是不知死活,完了,这才如何是好。

“奶奶,秦风和你开玩笑的呢,秦风,你快过来。”苏霜忙叫道。

秦风转身却没有动,而是继续道:“霜儿为了买到这颗药,几乎花光了全部积蓄,奶奶,你若不信,不妨吃下去试试?”

他故意提积蓄二字,不过是为了提醒苏霜。如今的苏霜因为失势,已经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早晚得花光之前的所有积蓄,到时候一穷二白,又拿什么和别人斗?

苏霜闻言,神色一愣,当即犹豫不决起来。她实在不相信秦风手中的药能治病,但不知为何,看秦风信誓旦旦的模样,又抱着一丝希望。

“既然如此,那我试试也无妨,把药拿过来。”苏老太太表态了,秦风将药递了过去。

身后的苏霜心提到嗓子眼,她心中担心无比,一旦奶奶发现这药根本没用,会不会雷霆大怒,到时候又会引起什么后果?

“等一下!”

苏恒急忙拦在秦风的面前,冷笑道:“奶奶身份尊贵,又怎能随便吃你这种来历不明的药丸?刘博士,你过来下。”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个带着眼镜的瘦高老者走了过来。

“苏少,有何吩咐。”

苏恒转身,对自己奶奶道:“奶奶,刘博士想必你也听说过,是出了名的药物博士,我特意把他请来,便是为了研究治疗奶奶疾病的方法的。”

苏老太太眼中精光一闪,看向刘博士,笑道:“原来是刘博士,辛苦你为我跑一趟啦。”

“老太太客气了,苏少重金聘请我,我自然会不余余力的。”

苏恒看向秦风,道:“刘博士,我这妹夫说他这药能治好我奶奶的病,麻烦你帮我看看,这药真有那么神奇吗?”

说完,他将盒子递给刘博士。

刘博士接过药,轻轻取出,仔细观察了丹药的色泽,然后又闻了闻,最终将丹药还给了秦风。

“怎样?我这妹夫献的药是什么灵丹妙药啊?”

刘博士脸色一正,道:“此药不过是用山楂捏成,除了口感好点之外,并无其他功效!”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均指责秦风和苏霜对老太太不敬,竟然用普通的山楂忽悠老太太,实在罪大恶极。

老太太脸也沉了下来,不悦之情十分明显。

苏恒哈哈大笑起来,盯着秦风,又看了看苏霜,然后走过秦风,来到苏霜面前。

“小霜,据我所知,你至少还有几十万存款吧,奶奶六十大寿,你就花几毛钱买颗山楂来忽悠她老人家?你是成心戏弄奶奶呢,还是压根就没把她老人家当回事啊?”

一连几个问题,问得苏霜脸色惨白。

苏霜不知如何回答,又见奶奶脸色不对,急忙上前跪下,哀求道:“奶奶,霜儿不孝,只因送给你的礼物半路掉了,才出此下策的,你惩罚霜儿吧。”

老太太没有表态,事实上心中还是有些生气。

年纪大的人,最恨人家把自己当老糊涂,要是开了先例,以后岂不是人人忽悠自己?

“奶奶,咱们苏家家规森严,晚辈冒犯长辈罪大恶极,决不能姑息啊,否则以后人人都肆无忌惮了!”苏恒急忙煽风点火。

苏霜垂下头,无力反驳,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已经一败涂地。

秦风盯着她那颤抖的娇躯,心中略微感动。

关键时刻她没把自己推到面前挡枪,说明她天性善良,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一个陌生人,也不能让她吃亏啊。

“奶奶,我既然说了这药能治病,那肯定是能治病的。”秦风大声道。

“秦风,够了,我已经够乱的了,别闹了好吗?”苏霜抬头盯着秦风,双眼中有一丝哀求。

“呵呵,秦风,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死心呢?还想着忽悠奶奶?”苏恒呵斥起来。

秦风看向周围,发现众人都用嘲弄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觉冷笑起来。

“奶奶,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的一片心意,就算真是一颗山楂果,吃下去也绝无坏处,不是吗?”

苏恒恶狠狠地盯着秦风,怒斥道:“秦风,收起你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来,奶奶吃惯了山珍海味,又怎会吃你这个破山楂?”

好好的寿宴,被秦风的苏霜闹得不像样,老太太早已眉头紧皱,厌烦至极。

眼见秦风还不罢休,她更是无法忍受,大声道:“秦风,把山楂拿过来吧,你说的对,无论礼物贵重与否,都是你们的心意,今天我也算是看明白你们的心意了,很好,真的很好。”

这话可谓已经是十分露骨了,苏霜想死的心都有了,但秦风不为所动,将山楂送了过去。

老太太服下山楂,面无表情地盯着秦风,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你们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回家去吧!”

秦风如何不知她在想什么,眼见她吃下药,也就安心了。

当即笑道:“是,奶奶,我们这就走!”

说完,他转身,扶起苏霜,走出了客厅。

离开酒店之后,苏霜一语不发,脸色十分难看,带着一丝悲哀,有些心不在焉。

秦风见状,安慰道:“你不必担心,很快老太太就会找你的。”

苏霜转身,眼中终于露出了怒火。

“是啊,奶奶马上就会找上我了,马上就会让我离开苏家了。秦风,你满意了吗?”

“啊?”秦风没想到她突然发起脾气来。

苏霜犹豫了许久,最终道:“你走吧。“

秦风一愣:“去哪?“

“你想去哪就去哪,我马上就不是什么苏家大小姐了,你也不再是苏家的姑爷,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吧,钱要是不够,明天我会再转十万给你,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了,感谢你这三年来的陪伴。”

话说完,苏霜转身离去,留下一脸无辜的秦风。

许久之后,他才叹息一声,苦笑道:“我这是被甩了吗,罢了,很快她就会反悔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