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23:36:10

“切!苏扬,你哪里来的钱?你有钱吗?还是说,你偷陆叔叔的钱,还有剩的没用完,所以拿出来买礼物了?”陆盈盈不依不饶的嚷嚷起来。

啪——。

一巴掌。

陆伯通毫无征兆的扇了苏扬一耳光。

“你个畜生!你还好意思拿着偷来的钱买礼物!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还在这里跟我演戏!你必须马上跟陆之茉离婚!我们陆家,容不得你这样的败类!”

陆伯通勃然大怒,整个人气得通红,手抖激动的指着苏扬,毫不客气的怒骂起来。

“爸!苏扬不是这样的人!”陆之茉在一旁急红了眼,她实在不忍心继续看苏扬背负这样的骂名。

“他怎么不是?你为他说什么好话!这些年,我跟他朝夕相处,我难道还不知道吗?他就是个废物,只会成为我们家的拖累!要是继续纠缠,指不定将来咱们就败在他的手里了!”陆伯通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女儿,觉得陆之茉是糊涂了,竟然会帮着这个她曾经都瞧不起的废物说话。

苏扬倒也心平气和,一点也不生气的看着陆伯通,语气温柔的说道,“爸,你忘了,昨天我们说好的,家里经济问题处理好,我和陆之茉就不离婚。”

“什么!?”陆伯通怒瞪着双眼,很是无语的看着苏扬,“你还偷偷打听了公司的事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是,公司经济问题是暂时解决了,但是,这个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陆之茉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潸然泪下,很是难受,说道,“爸!你别闹了好吗?无论如何,我不会和苏扬离婚的。”

“你……,你简直是疯了!你居然选择跟这个废物过一辈子!”陆伯通差点气吐血,全然没想到,女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陆盈盈故作为难的说道,“茉茉,你可要想清楚啊,就算离婚,以你的资质,想要找个比苏扬好百倍的男人,根本不成问题!”

“我不会离婚的。”陆之茉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眼神透着坚定不移的信念。

“好!你不离婚!你给我滚!我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个女儿!滚!”陆伯通怒不可遏的吼道,勃然大怒的模样,就像是即将吃人的狮子,让人不寒而栗。

话音落下。

陆之茉的眼泪决堤般落下,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心里难受的要死,忍不住的捂着眼泪,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一旁的陆盈盈得意的笑了笑,满意的看着陆家大乱的模样。

苏扬赶紧追了出去。

陆之茉一路小跑出了小区,苏扬紧紧追了上去,她拉耸着肩膀,委屈巴巴的蹲下身,保住自己的双膝,委屈的抽泣。

可怜的身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保护。

从小到大,她受到过的所有委屈,全都是因为苏扬。

可是这一次,竟然因为苏扬,被爸爸赶出门,这才是让她最难受的。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苏扬的心里很是难受,看着她孤零零的背影,落寞的神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毕竟这些年,陆之茉从未跟苏扬交心,两个人都是保持距离,没有过密切的来往,生疏的关系,让苏扬有些不知所措。

陆之茉小声抽泣起来,委屈巴巴的转过头看着苏扬,娇嫩的笑脸挂着两颗泪珠,一脸认真的问道,“苏扬,我能相信你吗?”

苏扬愣了愣。

“能,我会把一切都还给你的。”苏扬咬咬牙,坚定不移的说道。

他很清楚,这些年,自己忍辱负重无所谓,可是一直委屈受辱的陆之茉,才是他一定要保护的人,他必须把陆之茉本来该享受的一切,都还给她。

“苏扬,我问你两个问题,你就回答是和不是。”陆之茉擦了擦眼角的泪,忽然严肃的看着苏扬。

“好。”

“钻戒也好,请客也好,买的礼物也好,这些都是你自己的钱吗?”

“是。”

“你喜欢我吗?”

苏扬心里一沉。

这个直击灵魂的问题,确实让他慌乱了一下。

他喜欢,当然喜欢,从第一次被陆老爷子带回家的时候,见到陆之茉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了。

他一直都喜欢陆之茉。

“喜欢。”

“好,我们回家吧。”

“回家?”

“你不是已经租好了房子吗?难道我们睡大街吗?”

“哦哦,好。”

话音落下,陆之茉便转身走在前面,两个人朝着另一条街的方向走去。

公寓距离陆家大宅也才十分钟路程。

七十平米的两居室,装修的很是温馨。

哭累的陆之茉,进了卧室便关上门,倒头睡了去。

苏扬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第二天。

苏扬和陆之茉两个人,正出门准备一起去学校。

刚打开门,外面站着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看上去很不好惹的样子。

“请问是苏扬吗?”其中一个男人冷冷的问道。

苏扬下意识的将陆之茉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他们,“我是。”

“请跟我们来一趟,有人要见你。”男人冷冷的说道。

苏扬的心里莫名有些疑惑。

见我?

关键是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看上去,就是来头不小的样子,这地方才搬来第一天,就能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除了家族的人,不可能有这个本事了。

苏扬回头看着陆之茉,“别担心,我去去就回来,你在学校等我。”

“啊?会不会有危险?你别去,我可以报警。”陆之茉很是紧张的看着苏扬。

“没事,我不会有事的。”苏扬伸手摸了摸陆之茉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

说完这话。

苏扬便跟着他们一路离开。

渝城的CBD中心。

几座高耸的大厦,充斥着整个城市汇聚的金钱味道。

大厦的顶端,豪华会议室内。

身穿皮草戴着墨镜的中年女人,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浑身高冷的气质,让人不可靠近。

满身珠宝璀璨,看上去就是达官贵人的样子。

苏扬跟着男人的身后,一路走了进来。

此刻。

中年女人缓缓摘下墨镜,眼神微眯,“我的好外甥,十五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第二十章:突被神秘人带走

“切!苏扬,你哪里来的钱?你有钱吗?还是说,你偷陆叔叔的钱,还有剩的没用完,所以拿出来买礼物了?”陆盈盈不依不饶的嚷嚷起来。

啪——。

一巴掌。

陆伯通毫无征兆的扇了苏扬一耳光。

“你个畜生!你还好意思拿着偷来的钱买礼物!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还在这里跟我演戏!你必须马上跟陆之茉离婚!我们陆家,容不得你这样的败类!”

陆伯通勃然大怒,整个人气得通红,手抖激动的指着苏扬,毫不客气的怒骂起来。

“爸!苏扬不是这样的人!”陆之茉在一旁急红了眼,她实在不忍心继续看苏扬背负这样的骂名。

“他怎么不是?你为他说什么好话!这些年,我跟他朝夕相处,我难道还不知道吗?他就是个废物,只会成为我们家的拖累!要是继续纠缠,指不定将来咱们就败在他的手里了!”陆伯通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女儿,觉得陆之茉是糊涂了,竟然会帮着这个她曾经都瞧不起的废物说话。

苏扬倒也心平气和,一点也不生气的看着陆伯通,语气温柔的说道,“爸,你忘了,昨天我们说好的,家里经济问题处理好,我和陆之茉就不离婚。”

“什么!?”陆伯通怒瞪着双眼,很是无语的看着苏扬,“你还偷偷打听了公司的事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是,公司经济问题是暂时解决了,但是,这个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陆之茉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潸然泪下,很是难受,说道,“爸!你别闹了好吗?无论如何,我不会和苏扬离婚的。”

“你……,你简直是疯了!你居然选择跟这个废物过一辈子!”陆伯通差点气吐血,全然没想到,女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陆盈盈故作为难的说道,“茉茉,你可要想清楚啊,就算离婚,以你的资质,想要找个比苏扬好百倍的男人,根本不成问题!”

“我不会离婚的。”陆之茉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眼神透着坚定不移的信念。

“好!你不离婚!你给我滚!我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个女儿!滚!”陆伯通怒不可遏的吼道,勃然大怒的模样,就像是即将吃人的狮子,让人不寒而栗。

话音落下。

陆之茉的眼泪决堤般落下,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心里难受的要死,忍不住的捂着眼泪,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一旁的陆盈盈得意的笑了笑,满意的看着陆家大乱的模样。

苏扬赶紧追了出去。

陆之茉一路小跑出了小区,苏扬紧紧追了上去,她拉耸着肩膀,委屈巴巴的蹲下身,保住自己的双膝,委屈的抽泣。

可怜的身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保护。

从小到大,她受到过的所有委屈,全都是因为苏扬。

可是这一次,竟然因为苏扬,被爸爸赶出门,这才是让她最难受的。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苏扬的心里很是难受,看着她孤零零的背影,落寞的神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毕竟这些年,陆之茉从未跟苏扬交心,两个人都是保持距离,没有过密切的来往,生疏的关系,让苏扬有些不知所措。

陆之茉小声抽泣起来,委屈巴巴的转过头看着苏扬,娇嫩的笑脸挂着两颗泪珠,一脸认真的问道,“苏扬,我能相信你吗?”

苏扬愣了愣。

“能,我会把一切都还给你的。”苏扬咬咬牙,坚定不移的说道。

他很清楚,这些年,自己忍辱负重无所谓,可是一直委屈受辱的陆之茉,才是他一定要保护的人,他必须把陆之茉本来该享受的一切,都还给她。

“苏扬,我问你两个问题,你就回答是和不是。”陆之茉擦了擦眼角的泪,忽然严肃的看着苏扬。

“好。”

“钻戒也好,请客也好,买的礼物也好,这些都是你自己的钱吗?”

“是。”

“你喜欢我吗?”

苏扬心里一沉。

这个直击灵魂的问题,确实让他慌乱了一下。

他喜欢,当然喜欢,从第一次被陆老爷子带回家的时候,见到陆之茉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了。

他一直都喜欢陆之茉。

“喜欢。”

“好,我们回家吧。”

“回家?”

“你不是已经租好了房子吗?难道我们睡大街吗?”

“哦哦,好。”

话音落下,陆之茉便转身走在前面,两个人朝着另一条街的方向走去。

公寓距离陆家大宅也才十分钟路程。

七十平米的两居室,装修的很是温馨。

哭累的陆之茉,进了卧室便关上门,倒头睡了去。

苏扬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第二天。

苏扬和陆之茉两个人,正出门准备一起去学校。

刚打开门,外面站着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看上去很不好惹的样子。

“请问是苏扬吗?”其中一个男人冷冷的问道。

苏扬下意识的将陆之茉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他们,“我是。”

“请跟我们来一趟,有人要见你。”男人冷冷的说道。

苏扬的心里莫名有些疑惑。

见我?

关键是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看上去,就是来头不小的样子,这地方才搬来第一天,就能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除了家族的人,不可能有这个本事了。

苏扬回头看着陆之茉,“别担心,我去去就回来,你在学校等我。”

“啊?会不会有危险?你别去,我可以报警。”陆之茉很是紧张的看着苏扬。

“没事,我不会有事的。”苏扬伸手摸了摸陆之茉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

说完这话。

苏扬便跟着他们一路离开。

渝城的CBD中心。

几座高耸的大厦,充斥着整个城市汇聚的金钱味道。

大厦的顶端,豪华会议室内。

身穿皮草戴着墨镜的中年女人,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浑身高冷的气质,让人不可靠近。

满身珠宝璀璨,看上去就是达官贵人的样子。

苏扬跟着男人的身后,一路走了进来。

此刻。

中年女人缓缓摘下墨镜,眼神微眯,“我的好外甥,十五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