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1 09:11:22

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从第一次见到这诺大的皇宫,唱晚脑海中就总是想起杜甫的这两句诗。金碧辉煌,威严雄壮,如此的诱惑,也难怪被那些英雄豪杰征服,被小人奸臣垂诞。可,等价交换,失去的却是一生的自由,一辈子呆在这地方,虽大,但却不暖。唱晚最佩服那些妃嫔宫女,进去了那就是要“囚禁”一生的。

“在想什么?”迟瑾扬领着唱晚去见皇上的路上,本是正给她说一会儿面见时的该注意的礼节,无奈光是迟瑾扬自己说的带劲,唱晚心不在焉地听着,不予回复。

“我在想啊,这皇宫有什么好的,多少人争破了头也要进来住上一住,”简直是有病。

“哦?”迟瑾扬笑了笑,“你不喜欢?”

“我干嘛要喜欢?”唱晚厌恶的皱起眉头,“于我而言是最不喜的,我喜自由,喜自在!策马奔腾,无拘无束,浪迹天涯,行走江湖!这才是我想要的!鬼才愿意委身于这‘鸟笼’中!”

“自由……”迟瑾扬恍惚,双眼稍稍失了神。

“对啊,”唱晚看了一眼迟瑾扬,“你这养尊处优的皇子不会懂的。”

迟瑾扬想反驳,但是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表达,没有立场,没有资格,有什么好说的呢?

“哎?到了?”唱晚看着前方的宫殿,停下了脚步。

迟瑾扬敛了下情绪,转身冲唱晚严肃道,“记住我之前告诉你的,不要乱说,尽量少说,避免祸从口出。”

“嗯。”唱晚朝迟瑾扬点了下头。

门口的太监见迟瑾扬到来,知晓了来意,立马进养心殿传达。

“皇上允,二皇子和江二小姐请。”

迟瑾扬礼貌的点了下头,拉着唱晚踏入了养心殿。

要按照现代的说法,唱晚这是走了个关系见了领导,可奈何这领导是个九五至尊,颇有威严,当下养心殿内气氛无时无刻不在压迫着唱晚,她身上也渐渐的出了一层薄汗。相比较而言,每天出出入入不知多少次,早已习惯这种环境的迟瑾扬倒甚是轻松。

“别紧张,父皇又吃不了你~”迟瑾扬见唱晚情绪不对,看着唱晚调皮的眨了下咽,低声打气道,“一会儿挑主要的说,说完就没事了~”

“你说的容易……”唱晚还没来得及说完,皇帝就出现在了殿内。

“听说你们有重要之事禀报?”

唱晚深吸一口气,心中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是……臣女有事禀奏。”

皇帝不语,示意唱晚说下去,唱晚看了眼旁边的迟瑾扬,终还是鼓起了勇气。

“近日臣女在军营听闻说,大觞要正式出兵对付匈奴,故臣女想……想跟随队伍一同前往。”

皇帝愣了,迟瑾扬也愣了,他没想到唱晚进宫是为了这个。

“这……”皇帝开始沉思,“朕不能同意,如若只是体验军营生活朕很是支持,可这打仗并非儿戏啊!”

“皇上是以为臣女是女儿身不妥?”

“朕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并没有打仗经验,也不是从小训练起来的,没有一点优势,到了战场上还要别人去关照你,那这仗怎么可能打好呢?再说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爹娘和你姐姐怎么办?”

“臣女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唱晚斩钉截铁,抬头正式皇帝道,“皇上应该能从马球比赛看出来,臣女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不计后果的人,既然臣女今日敢提出,就说明臣女已做好了准备,并有了资本。”

“哦?是何资本啊?”

“虽说臣女接触武弄刀剑的时间短,但是臣女有参加军营的检验,臣女的实力并不低,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士兵,所以皇上无需担心臣女的生命安全。”

“这……”

“况且皇上不是也想有更多的女子来参军吗?臣女以此来做表率,可以说是百益而无一害。”眼看着皇帝要被自己‘洗脑’成功了,唱晚开始加大力度。

这边聊得火热,迟瑾扬在一旁可是看得有趣,父皇年纪终归是有些大了,难道记不起马球比赛是之久放的水吗?还有军营的检验,这丫头是被大部分士兵超越的那个吧?不过吐糟归吐糟,迟瑾扬并没有揭穿她,不是不顾她的安危,想看她出丑,而是打心底里还是相信她的,再一个,迟瑾扬也有私心……

“话是怎么说没错,可是……”皇帝紧皱眉头,还是不愿意松嘴。

唱晚看着皇帝如此,心下甚是着急,这有什么可想的呢?自己都说到这份上了!突然唱晚脑袋灵光一动,“皇上,臣女这次还有一个非去不可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二皇子。”

“什么?”突然被点名的迟瑾扬一脸懵道。

“事到如今,也就实不相瞒了,臣女其实从见到二皇子第一眼时,就已心悦于他,当得知此次前往边境是二皇子带兵后,臣女甚是难过,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既是难过许久不能见,又是担心,于是结合了自己的情况,才在今日来请求皇上让臣女一同前往,哪怕不能上战场杀敌,一个小兵那也足矣,臣女只求能陪在二皇子的身边。”唱晚边说边深情’地望着迟瑾扬,让迟瑾扬一阵恶寒。

“原来如此,”皇帝听完唱晚的话,陷入了回忆,“想当年朕统一大觞时,也是扬儿的母后陪伴在朕的左右,那种心情,朕懂。”

唱晚心中一喜,有戏!

“你说的朕会好好考虑的,反正距离出兵边境还有段时日,等忆儿和你姐姐大婚后再做决定也不迟。”皇帝笑道,“看来,又有一对佳人需要朕来成全了。”

此话一出,迟瑾扬瞬间脸又红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迟瑾扬简直无法相信,这江家二小姐竟拿自己铺路,越想越气,不禁扭过头用埋怨的眼神瞪了过去。而身为‘罪魁祸首’的唱晚倒是心情大好,既然皇帝这么说了,那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只不过她光顾着开心皇帝松了口,却没注意听皇帝说的后半句话。

该说的都说了,皇帝事务繁忙,唱晚和迟瑾扬二人也就退出了养心殿,唱晚洋洋自得,只要皇帝能同意,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她也有能力提高自己的职位,夺取越来越多的权利,机会到了,只求白翼能活得久一点,他那条命还是由自己来取的好!

经历了刚刚的谈话,从出殿门后,迟瑾扬就不怎么想跟唱晚说话,但也没错过唱晚的神情,从兴奋到平静再到现在的狠戾,迟瑾扬从唱晚的眼神中读出了三种不同的情愫,儿时母后曾告诉过自己:“认识一个人很简单,懂一个人却很难。”回想着与唱晚相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自己却总是对这个女子充满着好奇,说到底,是因为一直都没有了解过吧……迟瑾扬有些失落,却也隐隐地心疼,是经历了什么,现在的唱晚竟让自己感到一丝可怕。

“你也不要就此放松,要是父皇准了,以你现在的实力连自保都做不到,之后你要以军营为主,重视起来,提升自己才是最主要的。”迟瑾扬还是开了口,“你那一套说辞骗骗父皇可以,我还不知道你的情况吗?”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唱晚含笑试探道,“我若能与你一同前去,你心里会不会很开心?”

仿佛被揭穿了心中所想,迟瑾扬惊慌失措的转了身,“谁关心你了,谁又开心了,自作多情!我只是怕你再利用我罢了,我最讨厌别人利用我了!”说罢便生气地丢下唱晚一个人离开。

“哎你!就这么走了?”唱晚失了兴致,“每次都这样,真是不解风情!”

上次在马场迟瑾扬抛下唱晚先行离开,这次又是如此,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却也晓得这二皇子的脾性,再加上殿内是自己不对在先,拿他当了靶子,唱晚也就随他去了。

“还好我记路,”唱晚凭着记忆开始返回,却在此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色还早,唱晚朝那道声音走去。

“咦~果然是她。”唱晚站在不起眼处嫌弃道,那小身板,那娇滴滴的声音,不是那位‘药材’还能是谁。

小花园中的花开得正旺,沁人心脾,一双芊芊细手抚上了一朵最艳丽的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摘了下来,放在鼻子前闻了下,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紧接着把花戴在了头上,转身对着自己的丫鬟道,“我这样好看吗?”

“小姐如此美,怎样都好看!”

“真的吗?”白蔻听闻丫鬟的话后,笑得更灿烂了,“那你说,我与江渔歌比,谁更美?”

“当然是小姐你了,那个江家小姐一股子狐媚劲儿,论品貌论出身,哪能跟你比啊。”

“那倒是,”白蔻不屑道,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又充满了委屈和难过,“可是太子哥哥喜欢她不喜欢我。”

“小姐你可千万别这么想,太子只不过是一时新鲜,还分不清谁好谁坏,等太子腻了那江家小姐,肯定会发现小姐你的好的~”

“是吗?”白蔻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但愿如此?唱晚真是在心里用二十一世纪所有的粗鄙之语问候了面前的两人,尤其是那个丫鬟!不过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今日,就先教训一下这主子吧,如此失职,实属不该啊~

不得不说,这花园建的真不错,以湖为中心,周围栽满了树和花,唱晚捡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紧紧尾随在白蔻身后,伺机而动,等着白蔻渐渐走近了湖边,唱晚缩短了与她的距离,天时地利人和,就是现在!唱晚狠狠的把石头扔向白蔻的小腿,亏得练过两下子,扔得快准狠,白蔻来不及反应,一个重心不稳,朝后栽进了湖里。

“嗯~完美~”唱晚非常满意。

“不好啦!小姐掉水里啦!”白蔻不知怎么就跌入了湖中,把丫鬟吓得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唱晚看准时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假装帮忙道,“我来拉你,把手给我!”

白蔻此刻害怕极了,根本没注意来人是谁,赶紧把手伸了出来,满心想赶紧上去,可谁知唱晚快把白蔻拉上地面时,又突然松了手。

“哎呦!”白蔻再次栽进了湖里。

“你干嘛!”丫鬟见此怒喊道。

“我没干嘛啊!是你家小姐太沉了!”唱晚不急不忙道,“你冲我喊也没用啊~”

“是你!”白蔻终于看清了来人,气结道,“原来是你搞的鬼!”

“白小姐可不要冤枉好人啊,我只不过力气不大没办法把你拉上来,话可不能乱说啊。”

“你!”白蔻要气炸了,“好!很好!本小姐自己上去!”说罢便不顾形象地往上爬。

“早这样多好,这湖又不深,”看着白蔻狼狈的样子,唱晚心中爽极了!

“小姐……”丫鬟担心道,蹲下身帮着白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白蔻终于上岸了。

“江……”

“你等下!”唱晚打断了白蔻,一本正经道,“我有个不解之处一直想问你。”

“什……什么?”白蔻警惕地看着唱晚道。

“你爹是不是总是消化不良,胃很难受啊?”

“你……什么意思!”

“不然怎么给你起名叫白蔻啊哈哈哈!”

听明白唱晚话中有话,白蔻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唱晚‘吹胡子瞪眼’。

以为唱晚就此打住?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多活的十几年不是白活的,她的亲人岂能容许别人随意乱说乱评论的?什么叫祸从口出,今日唱晚就要让白蔻知道的明明白白!

“白小姐,我可是有说错?”唱晚邪笑一声,然后脸色一变,“哎呀!白小姐!你后背上爬了个蜘蛛!”

本来脸色稍微好些,一听到‘蜘蛛’白蔻的笑脸小脸瞬间又白了,也不去多想是真是假,慌乱的拍着衣服,“在哪里?在哪里!”

“白小姐别动,我看到它了!”说时迟那时快,唱晚走上跟前狠狠地给了白蔻后背一巴掌,白蔻被拍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于是,又华丽丽地摔进了湖中。

“啊!救命啊!”白蔻在湖中挣扎,“我脚扭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丫鬟又大喊道,这次倒是喊过来了好多宫女和侍卫,众人手忙脚乱地帮着忙。

“你们慢一点,别伤了小姐!”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趁着人多又乱,唱晚悄悄地逃离了现场。先是顺利的让皇帝接受了自己的言论,再是给了这白家大小姐一个‘大礼’,这一天过的真是舒服!美滋滋哉~

第十八章 你爹是不是消化不良

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从第一次见到这诺大的皇宫,唱晚脑海中就总是想起杜甫的这两句诗。金碧辉煌,威严雄壮,如此的诱惑,也难怪被那些英雄豪杰征服,被小人奸臣垂诞。可,等价交换,失去的却是一生的自由,一辈子呆在这地方,虽大,但却不暖。唱晚最佩服那些妃嫔宫女,进去了那就是要“囚禁”一生的。

“在想什么?”迟瑾扬领着唱晚去见皇上的路上,本是正给她说一会儿面见时的该注意的礼节,无奈光是迟瑾扬自己说的带劲,唱晚心不在焉地听着,不予回复。

“我在想啊,这皇宫有什么好的,多少人争破了头也要进来住上一住,”简直是有病。

“哦?”迟瑾扬笑了笑,“你不喜欢?”

“我干嘛要喜欢?”唱晚厌恶的皱起眉头,“于我而言是最不喜的,我喜自由,喜自在!策马奔腾,无拘无束,浪迹天涯,行走江湖!这才是我想要的!鬼才愿意委身于这‘鸟笼’中!”

“自由……”迟瑾扬恍惚,双眼稍稍失了神。

“对啊,”唱晚看了一眼迟瑾扬,“你这养尊处优的皇子不会懂的。”

迟瑾扬想反驳,但是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表达,没有立场,没有资格,有什么好说的呢?

“哎?到了?”唱晚看着前方的宫殿,停下了脚步。

迟瑾扬敛了下情绪,转身冲唱晚严肃道,“记住我之前告诉你的,不要乱说,尽量少说,避免祸从口出。”

“嗯。”唱晚朝迟瑾扬点了下头。

门口的太监见迟瑾扬到来,知晓了来意,立马进养心殿传达。

“皇上允,二皇子和江二小姐请。”

迟瑾扬礼貌的点了下头,拉着唱晚踏入了养心殿。

要按照现代的说法,唱晚这是走了个关系见了领导,可奈何这领导是个九五至尊,颇有威严,当下养心殿内气氛无时无刻不在压迫着唱晚,她身上也渐渐的出了一层薄汗。相比较而言,每天出出入入不知多少次,早已习惯这种环境的迟瑾扬倒甚是轻松。

“别紧张,父皇又吃不了你~”迟瑾扬见唱晚情绪不对,看着唱晚调皮的眨了下咽,低声打气道,“一会儿挑主要的说,说完就没事了~”

“你说的容易……”唱晚还没来得及说完,皇帝就出现在了殿内。

“听说你们有重要之事禀报?”

唱晚深吸一口气,心中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是……臣女有事禀奏。”

皇帝不语,示意唱晚说下去,唱晚看了眼旁边的迟瑾扬,终还是鼓起了勇气。

“近日臣女在军营听闻说,大觞要正式出兵对付匈奴,故臣女想……想跟随队伍一同前往。”

皇帝愣了,迟瑾扬也愣了,他没想到唱晚进宫是为了这个。

“这……”皇帝开始沉思,“朕不能同意,如若只是体验军营生活朕很是支持,可这打仗并非儿戏啊!”

“皇上是以为臣女是女儿身不妥?”

“朕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并没有打仗经验,也不是从小训练起来的,没有一点优势,到了战场上还要别人去关照你,那这仗怎么可能打好呢?再说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爹娘和你姐姐怎么办?”

“臣女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唱晚斩钉截铁,抬头正式皇帝道,“皇上应该能从马球比赛看出来,臣女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不计后果的人,既然臣女今日敢提出,就说明臣女已做好了准备,并有了资本。”

“哦?是何资本啊?”

“虽说臣女接触武弄刀剑的时间短,但是臣女有参加军营的检验,臣女的实力并不低,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士兵,所以皇上无需担心臣女的生命安全。”

“这……”

“况且皇上不是也想有更多的女子来参军吗?臣女以此来做表率,可以说是百益而无一害。”眼看着皇帝要被自己‘洗脑’成功了,唱晚开始加大力度。

这边聊得火热,迟瑾扬在一旁可是看得有趣,父皇年纪终归是有些大了,难道记不起马球比赛是之久放的水吗?还有军营的检验,这丫头是被大部分士兵超越的那个吧?不过吐糟归吐糟,迟瑾扬并没有揭穿她,不是不顾她的安危,想看她出丑,而是打心底里还是相信她的,再一个,迟瑾扬也有私心……

“话是怎么说没错,可是……”皇帝紧皱眉头,还是不愿意松嘴。

唱晚看着皇帝如此,心下甚是着急,这有什么可想的呢?自己都说到这份上了!突然唱晚脑袋灵光一动,“皇上,臣女这次还有一个非去不可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二皇子。”

“什么?”突然被点名的迟瑾扬一脸懵道。

“事到如今,也就实不相瞒了,臣女其实从见到二皇子第一眼时,就已心悦于他,当得知此次前往边境是二皇子带兵后,臣女甚是难过,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既是难过许久不能见,又是担心,于是结合了自己的情况,才在今日来请求皇上让臣女一同前往,哪怕不能上战场杀敌,一个小兵那也足矣,臣女只求能陪在二皇子的身边。”唱晚边说边深情’地望着迟瑾扬,让迟瑾扬一阵恶寒。

“原来如此,”皇帝听完唱晚的话,陷入了回忆,“想当年朕统一大觞时,也是扬儿的母后陪伴在朕的左右,那种心情,朕懂。”

唱晚心中一喜,有戏!

“你说的朕会好好考虑的,反正距离出兵边境还有段时日,等忆儿和你姐姐大婚后再做决定也不迟。”皇帝笑道,“看来,又有一对佳人需要朕来成全了。”

此话一出,迟瑾扬瞬间脸又红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迟瑾扬简直无法相信,这江家二小姐竟拿自己铺路,越想越气,不禁扭过头用埋怨的眼神瞪了过去。而身为‘罪魁祸首’的唱晚倒是心情大好,既然皇帝这么说了,那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只不过她光顾着开心皇帝松了口,却没注意听皇帝说的后半句话。

该说的都说了,皇帝事务繁忙,唱晚和迟瑾扬二人也就退出了养心殿,唱晚洋洋自得,只要皇帝能同意,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她也有能力提高自己的职位,夺取越来越多的权利,机会到了,只求白翼能活得久一点,他那条命还是由自己来取的好!

经历了刚刚的谈话,从出殿门后,迟瑾扬就不怎么想跟唱晚说话,但也没错过唱晚的神情,从兴奋到平静再到现在的狠戾,迟瑾扬从唱晚的眼神中读出了三种不同的情愫,儿时母后曾告诉过自己:“认识一个人很简单,懂一个人却很难。”回想着与唱晚相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自己却总是对这个女子充满着好奇,说到底,是因为一直都没有了解过吧……迟瑾扬有些失落,却也隐隐地心疼,是经历了什么,现在的唱晚竟让自己感到一丝可怕。

“你也不要就此放松,要是父皇准了,以你现在的实力连自保都做不到,之后你要以军营为主,重视起来,提升自己才是最主要的。”迟瑾扬还是开了口,“你那一套说辞骗骗父皇可以,我还不知道你的情况吗?”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唱晚含笑试探道,“我若能与你一同前去,你心里会不会很开心?”

仿佛被揭穿了心中所想,迟瑾扬惊慌失措的转了身,“谁关心你了,谁又开心了,自作多情!我只是怕你再利用我罢了,我最讨厌别人利用我了!”说罢便生气地丢下唱晚一个人离开。

“哎你!就这么走了?”唱晚失了兴致,“每次都这样,真是不解风情!”

上次在马场迟瑾扬抛下唱晚先行离开,这次又是如此,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却也晓得这二皇子的脾性,再加上殿内是自己不对在先,拿他当了靶子,唱晚也就随他去了。

“还好我记路,”唱晚凭着记忆开始返回,却在此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色还早,唱晚朝那道声音走去。

“咦~果然是她。”唱晚站在不起眼处嫌弃道,那小身板,那娇滴滴的声音,不是那位‘药材’还能是谁。

小花园中的花开得正旺,沁人心脾,一双芊芊细手抚上了一朵最艳丽的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摘了下来,放在鼻子前闻了下,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紧接着把花戴在了头上,转身对着自己的丫鬟道,“我这样好看吗?”

“小姐如此美,怎样都好看!”

“真的吗?”白蔻听闻丫鬟的话后,笑得更灿烂了,“那你说,我与江渔歌比,谁更美?”

“当然是小姐你了,那个江家小姐一股子狐媚劲儿,论品貌论出身,哪能跟你比啊。”

“那倒是,”白蔻不屑道,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又充满了委屈和难过,“可是太子哥哥喜欢她不喜欢我。”

“小姐你可千万别这么想,太子只不过是一时新鲜,还分不清谁好谁坏,等太子腻了那江家小姐,肯定会发现小姐你的好的~”

“是吗?”白蔻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但愿如此?唱晚真是在心里用二十一世纪所有的粗鄙之语问候了面前的两人,尤其是那个丫鬟!不过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今日,就先教训一下这主子吧,如此失职,实属不该啊~

不得不说,这花园建的真不错,以湖为中心,周围栽满了树和花,唱晚捡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紧紧尾随在白蔻身后,伺机而动,等着白蔻渐渐走近了湖边,唱晚缩短了与她的距离,天时地利人和,就是现在!唱晚狠狠的把石头扔向白蔻的小腿,亏得练过两下子,扔得快准狠,白蔻来不及反应,一个重心不稳,朝后栽进了湖里。

“嗯~完美~”唱晚非常满意。

“不好啦!小姐掉水里啦!”白蔻不知怎么就跌入了湖中,把丫鬟吓得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唱晚看准时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假装帮忙道,“我来拉你,把手给我!”

白蔻此刻害怕极了,根本没注意来人是谁,赶紧把手伸了出来,满心想赶紧上去,可谁知唱晚快把白蔻拉上地面时,又突然松了手。

“哎呦!”白蔻再次栽进了湖里。

“你干嘛!”丫鬟见此怒喊道。

“我没干嘛啊!是你家小姐太沉了!”唱晚不急不忙道,“你冲我喊也没用啊~”

“是你!”白蔻终于看清了来人,气结道,“原来是你搞的鬼!”

“白小姐可不要冤枉好人啊,我只不过力气不大没办法把你拉上来,话可不能乱说啊。”

“你!”白蔻要气炸了,“好!很好!本小姐自己上去!”说罢便不顾形象地往上爬。

“早这样多好,这湖又不深,”看着白蔻狼狈的样子,唱晚心中爽极了!

“小姐……”丫鬟担心道,蹲下身帮着白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白蔻终于上岸了。

“江……”

“你等下!”唱晚打断了白蔻,一本正经道,“我有个不解之处一直想问你。”

“什……什么?”白蔻警惕地看着唱晚道。

“你爹是不是总是消化不良,胃很难受啊?”

“你……什么意思!”

“不然怎么给你起名叫白蔻啊哈哈哈!”

听明白唱晚话中有话,白蔻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唱晚‘吹胡子瞪眼’。

以为唱晚就此打住?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多活的十几年不是白活的,她的亲人岂能容许别人随意乱说乱评论的?什么叫祸从口出,今日唱晚就要让白蔻知道的明明白白!

“白小姐,我可是有说错?”唱晚邪笑一声,然后脸色一变,“哎呀!白小姐!你后背上爬了个蜘蛛!”

本来脸色稍微好些,一听到‘蜘蛛’白蔻的笑脸小脸瞬间又白了,也不去多想是真是假,慌乱的拍着衣服,“在哪里?在哪里!”

“白小姐别动,我看到它了!”说时迟那时快,唱晚走上跟前狠狠地给了白蔻后背一巴掌,白蔻被拍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于是,又华丽丽地摔进了湖中。

“啊!救命啊!”白蔻在湖中挣扎,“我脚扭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丫鬟又大喊道,这次倒是喊过来了好多宫女和侍卫,众人手忙脚乱地帮着忙。

“你们慢一点,别伤了小姐!”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趁着人多又乱,唱晚悄悄地逃离了现场。先是顺利的让皇帝接受了自己的言论,再是给了这白家大小姐一个‘大礼’,这一天过的真是舒服!美滋滋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