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09:53:42

贺旭双拳难敌四手,马上落于下风,好在身上穿着厚厚的白熊装,替他分担的不少伤害。

与此同时,马路对面,正有一群人急的火上浇油,咬牙切齿。

“王勇,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贺董就是我的大恩人,他今天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雏鹰集团保安队长早就想要冲上去对着林远几人一顿胖揍了,却被王勇死死拉住了。

“贺董也是整个雏鹰集团的董事!你以为我不急嘛!但是你看到贺董夫人了吗?贺董之前这么辛苦的保密身份就是因为不想被他夫人知道!你要是这么冲上去暴露了贺董的身份,你以后也别想在雏鹰混了!”王勇狠命拉住刘德彪道出事情原委。

刘德彪愣在了原地,原来如此,不是王勇叛变了想着借刀杀人,而是贺董不想暴露身份!

刘德彪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司保安,空有一身力气又不想出大力只能干了保安这一行,直到见到了贺旭他才被提拔,顿时让他对贺旭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更何况,贺旭还是雏鹰的董事长,他的感激之情更是犹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今天一见到林远等人竟然殴打贺旭,他第一个红了眼,冲上去就要动手。

不过,现在他才搞明白,原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几秒钟的时间过去,王勇还一筹莫展的看着动手的林远,想着要不要打电话报警的时候,肩膀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勇哥!有了!”刘德彪一脸坏笑的看着王勇,灵机一动!

“有办法快说!”王勇此刻也顾不上刘德彪打了自己,忙不迭的问道。

“你有钱吗?现金!”刘德彪乐呵呵的看着王勇,伸出手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你要钱干嘛?”王勇烦躁的瞪着刘德彪,但事态紧急,话音未落他已经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

当看到王勇钱包里漏出来的,鲜红色的毛爷爷的时候,刘德彪脸上的笑容更加狡黠,一把抓过了王勇的钱包,将里面的毛爷爷一股脑掏了出来。

“兄弟们!认准目标了没有?那几个打人的,拍照的一个都别放过!”刘德彪双眼放光,对着背后的几个保安弟兄说道。

刘德彪别的本事没有,天生神力,几天的时间已经将几个保安治得服服帖帖,此刻大哥发话了,几人忙不迭点头,目光都变得凶狠起来,显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只有王勇还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拿着自己百元大钞的刘德彪不知所云。

“抢钱喽!!”

刘德彪大吼一声,冲过去将手中的百元大钞全部抛向空中,顿时场面一阵混乱,行人们看到满天飞舞的百元大钞纷纷赶来哄抢。

“兄弟们!上!!”刘德彪一声令下,第一个冲着林远冲了过去!

几个保安也不甘示弱,跟着人潮向着前面冲了过去!

“啊!我的相机!”

“你们抢钱就抢钱,动我手机干嘛!”

“你!你怎么打人!”

一时间,人流涌动,几个保安混在人群之中抓住几个狗仔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将狗仔手中的手机,相机全部摔在地上一顿狂踩!

“啊!你是谁!”

人流中,林远震惊的大叫,就在刚刚,一个个头不高,五大三粗,皮肤黝黑,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家伙直勾勾奔着他就过来了!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德彪的拳头已经招呼到他的脸上了!

“混蛋!打人不打脸!”

“啊!别打了!你是谁!!”

此刻,林雪和贺旭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如潮的人群和空中洋洋洒洒的毛爷爷,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个王八蛋!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你还抢我钱!”

刘德彪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沙包大的拳头精准的向着林远的脸上招呼。

王勇看着漫天飞舞的钞票,再看看手里已经比脸还干净的钱包,一脸茫然,生无可恋,喃喃自语道:“我的天,那可是钞票啊!这个公司还有一个正常人吗?怎么都不把钱当钱!”

此刻,他的心在滴血……

即便人潮涌动,贺旭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刘德彪的身影,此刻正对着林远一阵拳打脚踢。

刘德彪还偷偷的对着贺旭眨了眨眼,贺旭会意,嘴角勾起笑意,飞快脱了身上的熊衣,带着林雪向着人群外跑去。

一路狂奔,跑了好一会,绕过一个十字路口两人才终于停下来。

“你……”

“我……”

两人四目相对,异口同声。

“还是你先说吧。”贺旭一笑,说道。

“对不起,公司的事情没有告诉你,我只是不想把你牵扯进来。”林雪微微低头,有些不敢看贺旭的眼睛。

“没关系。”贺旭看着林雪,平静的说道:“但是,今后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告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谢谢。”

“我们是夫妻,你谢什么……”

贺旭话道一半便用手搂住了林雪,心满意足的拥抱着林雪,贺旭心中也升起一丝幸福感,忍不住想道:“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你出事呢?”

“呦呦呦!羞羞羞!略略略!”

就在两人拥抱的时候,贺旭背后突然传来了小男孩的声音,林雪俏脸一红飞快的松开了贺旭的怀抱。

贺旭也是一阵怅然若失,一脸生无可恋的回头,却见刚刚和自己逗着玩的小男孩不知何是竟然也跟了上来,就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拿着冰激凌,对着自己吐舌头,翻白眼!

“对不起!对不起!”

小男孩母亲急匆匆的跑了上来,拉住小男孩一脸不好意思的对着贺旭和林雪连连道歉。

“咳咳,不然我们继续?你刚刚……”

“我们回家吧。”林雪直接打断了贺旭的话,脸色一正再度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还要工作……”

“我的老公,怎么能做这种工作,放心吧,公司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好的。”林雪一笑,直接拉起了贺旭的手。

一路上,林雪一直在出神,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温度,她嘴角勾起苦笑,她一直以为靠自己可以,但现在看来,或许雅欣是对的,如果她真的去坐牢了,家人怎么办?贺旭又怎么办?

她不能去坐牢!

宁可对家族低头,也不能去坐牢!

她不能对不起这个男人,这个三年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细心照顾自己的男人!

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她所谓的自尊和面前这个男人比起来或许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她低下高贵的头,向家族服软,即便依旧保不住家族的地位,至少,她不用去坐牢了。

至少,她还可以和面前男人在一起,这一刻她觉得值得……

第二天一早,林雪早早起床贺旭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贺旭一笑,看着大清早已经化好淡妆,穿上了一席黑色职业装的林雪,笑问道:“是要出席什么活动吗?”

“嗯,今天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林雪说完便坐了下来,与贺旭共进早餐……

上午九点,林雪准时来到了北湾别墅,进门便见到林老太太正拿着一份报纸,双眉紧锁,周围还坐了不少林家小辈,显然正在召开家族会议。

“呦,这不是林雪吗?”

此刻,林远再度见到林雪依旧恨得咬牙切齿,显然将昨天的那笔账全都算到了林雪的头上,今天的林远依旧穿着一身高档西装,器宇不凡,只是脸上的浓妆也掩盖不了大大的熊猫眼和块块淤青。

“呵呵,林雪啊,还真是士别三十当刮目相看啊!几天不见,成名人了!”林远身边,几个林家小辈也开始附和,众人看着林雪的目光之中都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林雪这个女人,大学毕业之后回到林家便开始崭露头角,将他们的锋芒全部盖了过去,五年的时间将微不足道的锦绣地产经营成了林家支柱之一的大公司,成为了林家继承人最有利的竞争者之一,甚至威胁到了林远的位置。

众人的心中对于林雪或多或少都带着恨意和嫉妒,至于情分,偌大的林家哪里还有半点情分!

“小姐,坐……”

一旁的管家见到林雪,脸上露出笑意,若说感情,管家是看着林雪长大的,这几天看着林雪形势危急也没少担心,今天见林雪竟然来了,便送上了椅子,却被林老太太直接喝止了:“她没有落座的资格!”

“你来做什么?”林老太太横眉瞪着林雪,将手中的报纸往桌子上一拍,北川晨报头版头条,醒目的大标题——“北川十大优秀青年企业家,锦绣集团总裁:林雪。私吞公款五千万现已与家族决裂街边发传单!”

看到报纸上醒目的标题,林雪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脸上一下子变得惨白……

第二十七章 身败名裂(下)

贺旭双拳难敌四手,马上落于下风,好在身上穿着厚厚的白熊装,替他分担的不少伤害。

与此同时,马路对面,正有一群人急的火上浇油,咬牙切齿。

“王勇,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贺董就是我的大恩人,他今天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雏鹰集团保安队长早就想要冲上去对着林远几人一顿胖揍了,却被王勇死死拉住了。

“贺董也是整个雏鹰集团的董事!你以为我不急嘛!但是你看到贺董夫人了吗?贺董之前这么辛苦的保密身份就是因为不想被他夫人知道!你要是这么冲上去暴露了贺董的身份,你以后也别想在雏鹰混了!”王勇狠命拉住刘德彪道出事情原委。

刘德彪愣在了原地,原来如此,不是王勇叛变了想着借刀杀人,而是贺董不想暴露身份!

刘德彪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司保安,空有一身力气又不想出大力只能干了保安这一行,直到见到了贺旭他才被提拔,顿时让他对贺旭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更何况,贺旭还是雏鹰的董事长,他的感激之情更是犹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今天一见到林远等人竟然殴打贺旭,他第一个红了眼,冲上去就要动手。

不过,现在他才搞明白,原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几秒钟的时间过去,王勇还一筹莫展的看着动手的林远,想着要不要打电话报警的时候,肩膀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勇哥!有了!”刘德彪一脸坏笑的看着王勇,灵机一动!

“有办法快说!”王勇此刻也顾不上刘德彪打了自己,忙不迭的问道。

“你有钱吗?现金!”刘德彪乐呵呵的看着王勇,伸出手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你要钱干嘛?”王勇烦躁的瞪着刘德彪,但事态紧急,话音未落他已经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

当看到王勇钱包里漏出来的,鲜红色的毛爷爷的时候,刘德彪脸上的笑容更加狡黠,一把抓过了王勇的钱包,将里面的毛爷爷一股脑掏了出来。

“兄弟们!认准目标了没有?那几个打人的,拍照的一个都别放过!”刘德彪双眼放光,对着背后的几个保安弟兄说道。

刘德彪别的本事没有,天生神力,几天的时间已经将几个保安治得服服帖帖,此刻大哥发话了,几人忙不迭点头,目光都变得凶狠起来,显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只有王勇还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拿着自己百元大钞的刘德彪不知所云。

“抢钱喽!!”

刘德彪大吼一声,冲过去将手中的百元大钞全部抛向空中,顿时场面一阵混乱,行人们看到满天飞舞的百元大钞纷纷赶来哄抢。

“兄弟们!上!!”刘德彪一声令下,第一个冲着林远冲了过去!

几个保安也不甘示弱,跟着人潮向着前面冲了过去!

“啊!我的相机!”

“你们抢钱就抢钱,动我手机干嘛!”

“你!你怎么打人!”

一时间,人流涌动,几个保安混在人群之中抓住几个狗仔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将狗仔手中的手机,相机全部摔在地上一顿狂踩!

“啊!你是谁!”

人流中,林远震惊的大叫,就在刚刚,一个个头不高,五大三粗,皮肤黝黑,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家伙直勾勾奔着他就过来了!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德彪的拳头已经招呼到他的脸上了!

“混蛋!打人不打脸!”

“啊!别打了!你是谁!!”

此刻,林雪和贺旭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如潮的人群和空中洋洋洒洒的毛爷爷,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个王八蛋!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你还抢我钱!”

刘德彪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沙包大的拳头精准的向着林远的脸上招呼。

王勇看着漫天飞舞的钞票,再看看手里已经比脸还干净的钱包,一脸茫然,生无可恋,喃喃自语道:“我的天,那可是钞票啊!这个公司还有一个正常人吗?怎么都不把钱当钱!”

此刻,他的心在滴血……

即便人潮涌动,贺旭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刘德彪的身影,此刻正对着林远一阵拳打脚踢。

刘德彪还偷偷的对着贺旭眨了眨眼,贺旭会意,嘴角勾起笑意,飞快脱了身上的熊衣,带着林雪向着人群外跑去。

一路狂奔,跑了好一会,绕过一个十字路口两人才终于停下来。

“你……”

“我……”

两人四目相对,异口同声。

“还是你先说吧。”贺旭一笑,说道。

“对不起,公司的事情没有告诉你,我只是不想把你牵扯进来。”林雪微微低头,有些不敢看贺旭的眼睛。

“没关系。”贺旭看着林雪,平静的说道:“但是,今后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告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谢谢。”

“我们是夫妻,你谢什么……”

贺旭话道一半便用手搂住了林雪,心满意足的拥抱着林雪,贺旭心中也升起一丝幸福感,忍不住想道:“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你出事呢?”

“呦呦呦!羞羞羞!略略略!”

就在两人拥抱的时候,贺旭背后突然传来了小男孩的声音,林雪俏脸一红飞快的松开了贺旭的怀抱。

贺旭也是一阵怅然若失,一脸生无可恋的回头,却见刚刚和自己逗着玩的小男孩不知何是竟然也跟了上来,就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拿着冰激凌,对着自己吐舌头,翻白眼!

“对不起!对不起!”

小男孩母亲急匆匆的跑了上来,拉住小男孩一脸不好意思的对着贺旭和林雪连连道歉。

“咳咳,不然我们继续?你刚刚……”

“我们回家吧。”林雪直接打断了贺旭的话,脸色一正再度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还要工作……”

“我的老公,怎么能做这种工作,放心吧,公司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好的。”林雪一笑,直接拉起了贺旭的手。

一路上,林雪一直在出神,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温度,她嘴角勾起苦笑,她一直以为靠自己可以,但现在看来,或许雅欣是对的,如果她真的去坐牢了,家人怎么办?贺旭又怎么办?

她不能去坐牢!

宁可对家族低头,也不能去坐牢!

她不能对不起这个男人,这个三年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细心照顾自己的男人!

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她所谓的自尊和面前这个男人比起来或许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她低下高贵的头,向家族服软,即便依旧保不住家族的地位,至少,她不用去坐牢了。

至少,她还可以和面前男人在一起,这一刻她觉得值得……

第二天一早,林雪早早起床贺旭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贺旭一笑,看着大清早已经化好淡妆,穿上了一席黑色职业装的林雪,笑问道:“是要出席什么活动吗?”

“嗯,今天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林雪说完便坐了下来,与贺旭共进早餐……

上午九点,林雪准时来到了北湾别墅,进门便见到林老太太正拿着一份报纸,双眉紧锁,周围还坐了不少林家小辈,显然正在召开家族会议。

“呦,这不是林雪吗?”

此刻,林远再度见到林雪依旧恨得咬牙切齿,显然将昨天的那笔账全都算到了林雪的头上,今天的林远依旧穿着一身高档西装,器宇不凡,只是脸上的浓妆也掩盖不了大大的熊猫眼和块块淤青。

“呵呵,林雪啊,还真是士别三十当刮目相看啊!几天不见,成名人了!”林远身边,几个林家小辈也开始附和,众人看着林雪的目光之中都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林雪这个女人,大学毕业之后回到林家便开始崭露头角,将他们的锋芒全部盖了过去,五年的时间将微不足道的锦绣地产经营成了林家支柱之一的大公司,成为了林家继承人最有利的竞争者之一,甚至威胁到了林远的位置。

众人的心中对于林雪或多或少都带着恨意和嫉妒,至于情分,偌大的林家哪里还有半点情分!

“小姐,坐……”

一旁的管家见到林雪,脸上露出笑意,若说感情,管家是看着林雪长大的,这几天看着林雪形势危急也没少担心,今天见林雪竟然来了,便送上了椅子,却被林老太太直接喝止了:“她没有落座的资格!”

“你来做什么?”林老太太横眉瞪着林雪,将手中的报纸往桌子上一拍,北川晨报头版头条,醒目的大标题——“北川十大优秀青年企业家,锦绣集团总裁:林雪。私吞公款五千万现已与家族决裂街边发传单!”

看到报纸上醒目的标题,林雪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脸上一下子变得惨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