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8 13:10:13

翌日的清晨,一辆前往清辉镇的动车已然起行出发了,而这其中的一处却是赫然坐着李慕的身影。

为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口粮问题,李慕也是想了一夜。

毕竟,自己就快要开学了,这般不断在那花鸟市场淘玉也总不是个办法。

一来,这时间和精力上不允许;二来,这个百八十块的葫芦、和每个几十到小几百不等的碎玉虽说并算不上多么的昂贵,但这时间一长、那一个个累加起来对着李慕来说也依旧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想到着小家伙识玉的本领,最终、李慕也是打起了那翡翠原石的注意。

经过了那动车两个多小时的飞驰,李慕也是终于赶到了其此行的目的地-清辉镇,这如今东江省内最大的玉石集散地。

而此次,李慕的目标就是这其中专营翡翠原石的大四金原石交易市场。

在着手机导航以及当地人的指路之下,李慕并没有花上多久便就来到了这个清辉镇中最大的原石交易市场。

此刻,这出现在着李慕眼前的是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巨大市场,而一走进这市场的大门,这扑面而来的却是那各种嘈杂的喧闹之声。

这大声叫价的、这不断原地踱步的、以及那切石后哭天抢地和那兴奋地难以自制的众人们所发出的各种的声响,却是一下子就把着李慕给惊到了。

那各种各样的面孔、各种各样的悲喜人生,却是就这么在着这间的市场中不断地上演着。

此刻,李慕也是一时间有些开始怀疑自己此次的决定是对、是错了。

赌石、赌石,虽说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赌博,很大程度上靠的还是那个人自身的经验和眼光,这在法律上也是被允许的。

然而见着这些悲喜交加,或兴奋得手舞足蹈、或丢了魂似的赌石客的模样,李慕却是深深地感觉了这赌石的恐怖。

“让开点,别挡道!没见我们彪哥来了吗?你挡在着这里,让我们彪哥、让我们这些的原石还怎么进去了?!”就在着这时,一声粗暴的声音却是打断了李慕这般的思绪。

待着李慕回头望去,却是正见着一名彪形大汉正神色不悦地看着自己,而其身后却是一名西装笔挺、皮鞋和领带都打理得异常干净整齐的中年男子,以及那推着一筐又一筐石料的工匠们。

“虎子,怎么说话呢?!来者是客!对着我们的客人都给我客气点!你当还在混社会啊?!”而那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却是叼着烟、瞪了一眼那般粗鲁的大汉,这也是让着那名彪形大汉一下子就蔫了下去。

“小兄弟,你也是来买原石的?正好又来了一批缅甸的好料,要是有兴趣就跟我来吧。不过可不要站在这中间哦,这样我们的工人却是不能把这石料推进去了。”在训斥了一番自己的手下之后,这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也是对着李慕勉力挤出了一副和善的笑容。

见着这般,李慕也是连忙站到了一边、就这么看着那一名名的大汉们把着一筐筐满载着原石的推车、推进了这市场之内。

而这一见着这中年男子的出现、一见着这一筐筐的原石,那些个刚才还在兴奋、得意,刚在还在失神、叹气的赌石客们也是一下子全都热切地围拢了过来、朝着这市场内部走了进去。

对此,李慕也是在着一番的犹豫之后、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虽然李慕的心中对着这般的买卖、对于这般的市场却是有着不怎么好的观感,但是一想到着自己手腕上小家伙的口粮问题,李慕也是只能把着自己这个人的喜好先放在着一旁了。

这些个原石很快就被推到了那市场的中央处,而这跟来的众人也是一下子就纷纷围拢了上前。

“臭小子,闪开点!不要挡着老子!

看什么看?!这里的原石是你能买得起的吗?

你瞧瞧你全身上下全是那上不了档次的国产货,这加起来都没我这件衬衫贵呢!

纪梵希你听过没?这件专柜上5999!还有我这劳力士,二十好几万买的!

这里可都是有身价的人来的地方,哪是你这种手上挂个破烂木葫芦的穷小子该来的?!”就在着李慕找到了一处不错的观看位置之时,其边上的一名有些肥胖的谢顶男子却是突然对着李慕如此不客气地说叫嚷了起来。

李慕却是感觉有些的莫名其妙,这明明两人的位子都能看清这里面的情况,自己更是没有惹到这名男子,他却是怎么就突然对着自己骂起来了呢?而且还说自己的“宝贝儿子”是破烂!

这突然间李慕也是就这莫名其妙地被着这名男子给气到了,但对于这般没有素质的人,与其对骂、李慕却是觉得这般只会让着自己变得和他一样的鄙俗丑陋。

于是乎,李慕也是任凭着那刺耳的叫骂声在着自己的耳边不断地响起,却是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最后更是连看也都不看那名男子一眼。

见此,那名男子则是在着恨恨地瞪了李慕一眼后,也是不再叫骂了。

“刘总,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却是这么脸皮厚。您还是来我这边看吧,我到您后边去就行。”只是,这下一刻,这名谢顶的男子却是语气突然一转、极为谄媚地对着另外一人如此地巴结道着。

“哎,这多不好意思啊。”这另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也是这般客套地说着。

“能给刘总尽到这点绵薄之力,那可是我的荣幸啊!再说我哪敢站在着刘总的前面呢?这不是在折我的寿吗?!”而那谢顶男子却是依旧极尽着那谄媚之能。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那尖锐的声音也是再次地响起。

而那下一刻,李慕也是只见一个比着刚才更为肥胖的油腻大叔却是代替之前的那个谢顶男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边上。

到了这里,李慕也是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大概,只是这也让着李慕更为的气愤了,和着自己却是成了别人用来奉迎的工具了!

而就在着这时,李慕却是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上突然传来了一股醒神的凉意,原来却是小家伙在安慰着自己呢!

这也是让着李慕一时间就释然了,刚才心中的怨气一下子就跟着消散了。

而很快,这擦石的工序随即就开始了,李慕也是把着自己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那一块块的原石上面。

只见,那一块块原本与着那普通的石头没有多大差别的原石,却是在着那些个工匠们专业的擦拭手法之下,一块块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在着那清水、灯光的作用之下,这一块块的石料也是逐渐显现出了那一抹抹淡淡的莹绿之色。

这般的情景,也是不禁引得李慕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十万,这块我要了!”

“我出二十万!”

“二十五万!”

“三十!”

……

这一声声地叫价声,也是瞬间就在着李慕的周围响彻了起来、这里也是一时间就成了这市场中最为热闹的焦点。

而就在着此时,李慕却是悄然地从着这人群之中退了出来。

不是李慕对着这些个原石不感兴趣,也不是自己手腕上的小家伙对着这些石料没有反应,却是这般的价钱确根本就不是李慕可以负担得起的。

虽然这其中的好几块,自己手腕上的小家伙也是表示出了强烈的感应,但那些个原石、又哪里是他能够买得起的呢?

有几块的价格甚至已然被都喊到了数百万之巨了……

对此,李慕也是只能从着人群中无奈地走了出来,其脸上更是写满了那大大的失落二字。

而最让着李慕难过的还是自己却是被着那个令人讨厌的谢顶男子给说中了,这般动辄就要数十万、数百万原石却根本不是他可以觊觎的。

李慕这般的表情也是全都被着那个谢顶男子看在着自己的眼里,其脸上更是露出了那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

而此刻的李慕,也是就这么失意地在着这市场中漫无目的地闲逛了起来。

“吃!好吃的!”

突然间,李慕手腕上的小家伙却是又传来一阵强烈的感应!

第二章 原石市场

翌日的清晨,一辆前往清辉镇的动车已然起行出发了,而这其中的一处却是赫然坐着李慕的身影。

为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口粮问题,李慕也是想了一夜。

毕竟,自己就快要开学了,这般不断在那花鸟市场淘玉也总不是个办法。

一来,这时间和精力上不允许;二来,这个百八十块的葫芦、和每个几十到小几百不等的碎玉虽说并算不上多么的昂贵,但这时间一长、那一个个累加起来对着李慕来说也依旧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想到着小家伙识玉的本领,最终、李慕也是打起了那翡翠原石的注意。

经过了那动车两个多小时的飞驰,李慕也是终于赶到了其此行的目的地-清辉镇,这如今东江省内最大的玉石集散地。

而此次,李慕的目标就是这其中专营翡翠原石的大四金原石交易市场。

在着手机导航以及当地人的指路之下,李慕并没有花上多久便就来到了这个清辉镇中最大的原石交易市场。

此刻,这出现在着李慕眼前的是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巨大市场,而一走进这市场的大门,这扑面而来的却是那各种嘈杂的喧闹之声。

这大声叫价的、这不断原地踱步的、以及那切石后哭天抢地和那兴奋地难以自制的众人们所发出的各种的声响,却是一下子就把着李慕给惊到了。

那各种各样的面孔、各种各样的悲喜人生,却是就这么在着这间的市场中不断地上演着。

此刻,李慕也是一时间有些开始怀疑自己此次的决定是对、是错了。

赌石、赌石,虽说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赌博,很大程度上靠的还是那个人自身的经验和眼光,这在法律上也是被允许的。

然而见着这些悲喜交加,或兴奋得手舞足蹈、或丢了魂似的赌石客的模样,李慕却是深深地感觉了这赌石的恐怖。

“让开点,别挡道!没见我们彪哥来了吗?你挡在着这里,让我们彪哥、让我们这些的原石还怎么进去了?!”就在着这时,一声粗暴的声音却是打断了李慕这般的思绪。

待着李慕回头望去,却是正见着一名彪形大汉正神色不悦地看着自己,而其身后却是一名西装笔挺、皮鞋和领带都打理得异常干净整齐的中年男子,以及那推着一筐又一筐石料的工匠们。

“虎子,怎么说话呢?!来者是客!对着我们的客人都给我客气点!你当还在混社会啊?!”而那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却是叼着烟、瞪了一眼那般粗鲁的大汉,这也是让着那名彪形大汉一下子就蔫了下去。

“小兄弟,你也是来买原石的?正好又来了一批缅甸的好料,要是有兴趣就跟我来吧。不过可不要站在这中间哦,这样我们的工人却是不能把这石料推进去了。”在训斥了一番自己的手下之后,这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也是对着李慕勉力挤出了一副和善的笑容。

见着这般,李慕也是连忙站到了一边、就这么看着那一名名的大汉们把着一筐筐满载着原石的推车、推进了这市场之内。

而这一见着这中年男子的出现、一见着这一筐筐的原石,那些个刚才还在兴奋、得意,刚在还在失神、叹气的赌石客们也是一下子全都热切地围拢了过来、朝着这市场内部走了进去。

对此,李慕也是在着一番的犹豫之后、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虽然李慕的心中对着这般的买卖、对于这般的市场却是有着不怎么好的观感,但是一想到着自己手腕上小家伙的口粮问题,李慕也是只能把着自己这个人的喜好先放在着一旁了。

这些个原石很快就被推到了那市场的中央处,而这跟来的众人也是一下子就纷纷围拢了上前。

“臭小子,闪开点!不要挡着老子!

看什么看?!这里的原石是你能买得起的吗?

你瞧瞧你全身上下全是那上不了档次的国产货,这加起来都没我这件衬衫贵呢!

纪梵希你听过没?这件专柜上5999!还有我这劳力士,二十好几万买的!

这里可都是有身价的人来的地方,哪是你这种手上挂个破烂木葫芦的穷小子该来的?!”就在着李慕找到了一处不错的观看位置之时,其边上的一名有些肥胖的谢顶男子却是突然对着李慕如此不客气地说叫嚷了起来。

李慕却是感觉有些的莫名其妙,这明明两人的位子都能看清这里面的情况,自己更是没有惹到这名男子,他却是怎么就突然对着自己骂起来了呢?而且还说自己的“宝贝儿子”是破烂!

这突然间李慕也是就这莫名其妙地被着这名男子给气到了,但对于这般没有素质的人,与其对骂、李慕却是觉得这般只会让着自己变得和他一样的鄙俗丑陋。

于是乎,李慕也是任凭着那刺耳的叫骂声在着自己的耳边不断地响起,却是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最后更是连看也都不看那名男子一眼。

见此,那名男子则是在着恨恨地瞪了李慕一眼后,也是不再叫骂了。

“刘总,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却是这么脸皮厚。您还是来我这边看吧,我到您后边去就行。”只是,这下一刻,这名谢顶的男子却是语气突然一转、极为谄媚地对着另外一人如此地巴结道着。

“哎,这多不好意思啊。”这另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也是这般客套地说着。

“能给刘总尽到这点绵薄之力,那可是我的荣幸啊!再说我哪敢站在着刘总的前面呢?这不是在折我的寿吗?!”而那谢顶男子却是依旧极尽着那谄媚之能。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那尖锐的声音也是再次地响起。

而那下一刻,李慕也是只见一个比着刚才更为肥胖的油腻大叔却是代替之前的那个谢顶男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边上。

到了这里,李慕也是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大概,只是这也让着李慕更为的气愤了,和着自己却是成了别人用来奉迎的工具了!

而就在着这时,李慕却是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上突然传来了一股醒神的凉意,原来却是小家伙在安慰着自己呢!

这也是让着李慕一时间就释然了,刚才心中的怨气一下子就跟着消散了。

而很快,这擦石的工序随即就开始了,李慕也是把着自己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那一块块的原石上面。

只见,那一块块原本与着那普通的石头没有多大差别的原石,却是在着那些个工匠们专业的擦拭手法之下,一块块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在着那清水、灯光的作用之下,这一块块的石料也是逐渐显现出了那一抹抹淡淡的莹绿之色。

这般的情景,也是不禁引得李慕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十万,这块我要了!”

“我出二十万!”

“二十五万!”

“三十!”

……

这一声声地叫价声,也是瞬间就在着李慕的周围响彻了起来、这里也是一时间就成了这市场中最为热闹的焦点。

而就在着此时,李慕却是悄然地从着这人群之中退了出来。

不是李慕对着这些个原石不感兴趣,也不是自己手腕上的小家伙对着这些石料没有反应,却是这般的价钱确根本就不是李慕可以负担得起的。

虽然这其中的好几块,自己手腕上的小家伙也是表示出了强烈的感应,但那些个原石、又哪里是他能够买得起的呢?

有几块的价格甚至已然被都喊到了数百万之巨了……

对此,李慕也是只能从着人群中无奈地走了出来,其脸上更是写满了那大大的失落二字。

而最让着李慕难过的还是自己却是被着那个令人讨厌的谢顶男子给说中了,这般动辄就要数十万、数百万原石却根本不是他可以觊觎的。

李慕这般的表情也是全都被着那个谢顶男子看在着自己的眼里,其脸上更是露出了那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

而此刻的李慕,也是就这么失意地在着这市场中漫无目的地闲逛了起来。

“吃!好吃的!”

突然间,李慕手腕上的小家伙却是又传来一阵强烈的感应!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