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23:23:02

秦嫣两句话一说完,在场的人都是惊呆,难以置信!

“秦嫣,你是不是被陈天威胁了,才会说这样的话?”

秦家那些人质疑起来。

李金莲气急败坏的怒吼:

“秦嫣,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江大少方方面面都那么优秀,又对你那么真心!你能嫁给他,是我们秦家的运气!陈天他算什么?一个身份卑贱的野种、身无分文的废物!

“而且这个野种,人品又差,在学校非礼女生,又想毒死爷爷,还想用针刺死你!你居然还要跟他在一起?你是不是想被他灌了迷魂汤?”

然后又指着陈天,开始泼妇骂街:

“你这个丧心病狂的野种,居然花言巧语骗我女儿?你想害死她是吧?来啊,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苏小青一听就不乐意了:

“泼妇,你给我闭嘴!我老公的老婆,要比秦嫣漂亮十倍、比她有本事百倍、有钱一千倍!你以为我老公会稀罕她?”

江家杰却是神色平静,眼里有阴冷的光芒闪过。

陈天,你个野种,想跟我抢女人?你算什么东西?

“慢着,江家上下,通通给我留下,一个都不能走!”

就在这时,外面一声冷笑,有人闯了进来!

这人身材非常粗硕,眼神凶狠如狼,被他盯一眼,都心惊肉跳的。

“张豹,是你?你要干嘛?”

秦乾一看就暗暗心惊!

张豹,凉州市地下数一数二的老大。

如果说万马腾游走于黑白之间,表面上还是正规商人,那张豹却从不掩饰自己的地下老大身份!

跟万马腾相比,他钱没那么多。但势力和门徒,却远远超过万马腾!

秦家做的是正当生意,和张豹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我要干嘛?老东西,你欠我的三千万,今天已经到期,快还给我!”

张豹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在大厅一坐,把手向秦乾一伸。

“我欠了你三千万?”

秦乾很久才反应过来,抱了抱拳,低声说:

“张先生,秦某跟您这位大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秦家若是有过得罪你的地方,我会改日登门拜访,向您赔罪,好吗!”

他还以为秦家哪个人得罪了他,现在他上门找麻烦,敲诈勒索秦家!

“老东西,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你欠我三千万都不记得了?快点还来!否则你们秦家一个都跑不掉!”

张豹声色俱厉,冲着秦乾怒吼!

“老爷子居然又欠了张豹三千万?我的天,他是年老糊涂了,害惨我们了吧!”

秦家那些人,小声的议论纷纷!

秦乾背着他们,欠下了万马腾的两千万。所

以张豹的话,他们信以为真。

秦乾气得两眼一黑,差点摔倒。还好陈天在旁边扶住了他。

“张豹,你不要血口喷人!秦某什么时候欠你三千万了?”

秦乾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拒不承认!

江家杰却一边冷眼旁观,眼里有阴险之意。

实际上,张豹跟他江家有很深的交情,是他刚才发短信悄悄请张豹来的!

张豹大模大样的坐在大厅正中,仿佛他就是秦家的主人一样,叫嚣道:

“老家伙,你老糊涂了吧,三千万那么大一笔债,你居然想抵赖?是不是没钱还?但今天你是有钱还得还,没钱还也得还!”

“你——”

秦乾气得又是一阵喘气。

他明明知道张豹在狮子大开口勒索他,偏偏又是解释不清。

张豹又看了秦嫣一眼,显出贪婪的神色,立即奔过去,猛的拉住了她的手,嘿嘿怪笑起来:

“小美女,你是秦家的人吧!老家伙没钱还给我,就用你来抵债吧!现在就跟我走!”

说着,他猛的扯着秦嫣,使劲往外拖!

“姓张的,放开她!”

秦家的三四个男子见了,都是惊怒交加,奔了过来想拦住张豹。

张豹把眼一瞪,怒喝一声:

“今天你们谁敢拦着我,就是得罪了我张豹,会后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那几个男子立即就怂了,缩头缩脑的不敢拦张豹了。

张豹是比万马腾更凶狠的恶人,谁敢得罪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豹,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抢我的女人?”

眼看着秦嫣就要被张豹抓走,秦家上下都恐惧战栗,也没有谁敢上去拦住她!

“救救我!救命啊!”

秦嫣吓得俏脸发青,尖声高叫。

陈天一直在冷眼旁观。

他觉得,张豹不仅仅是要抢走秦嫣那么简单!

“张豹,快放了我的女人,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果然,这时江家杰就走了过来,做出一副正义凛然的姿态,拦住张豹。

张豹瞥了他一眼,故意大笑几声: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江家大少爷!江家杰,我也听说过,你一直深爱秦嫣。你想从我手里救下她也可以!除非挨我一刀!”

说着,他就摸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

江家杰做出凛然不惧的样子,愤怒的大喝:

“张豹,我可以挨你一刀,但你说话必须算数,放了我的女人!”

秦家那些人一看,都是大吃一惊!

秦乾也赶紧制止说:

“家杰,千万别以身犯险!就算他捅了你一刀,也未必会放了嫣儿。”

江家杰摇摇头,很坚决的说:

“爷爷,我知道!但是我深爱秦嫣,为了她,我别无选择!”

张豹对着他大拇指一翘,大赞起来:

“好小子,想不到你对这个女人这么痴心!我可以保证,你挨了我一刀后,为了立即放了这个女人!”

江家杰挺直了胸膛说:

“张豹,你说话算数,来吧!”

张豹显出赞赏的神色,又是敲起了大拇指:“小子,你有种!我佩服你!”

说着,竖起匕首,狠狠一刀,就刺在了江家杰的心窝。

嗤!

献血立即飞溅而出,江家杰显出痛苦之色,两眼一闭,倒在了地上,昏迷之前还不忘来一句:

“张豹,你说话算数,放了我的女人!”

秦家那些人个个都吓得脸色发青,同时也是深深的佩服江家杰:

“江大少,真男人啊!真够男子汉气概!”

张豹大赞说:

“想不到,秦家居然有个这么有骨气的女婿!老家伙呀,你是捡到了!”

秦乾老脸惨白,颤声对他说:

“姓张的,人你已经捅了,你快放开我的孙女儿!”

张豹却死死的抓住秦嫣,一点都不松手,怪眼一番说:

“老子在凉州是有名的恶人,杀个人算啥?今天我杀得还不够痛快!

“还有谁,也愿意被老子痛快的捅一刀,我立即放了这小美女!”

然后他把匕首对准了陈天:

“小子,你敢不敢来一刀?只要你挨了我这一刀,我立即放了她!”

李金莲一听就对着陈天怒喝:

“野种,秦嫣是你未婚妻,你为了救她的命挨一刀,也是应该的!”

秦家其他的人也纷纷大叫起来:

“陈天,我们秦家毕竟养大了你!现在你用自己的命,换秦嫣的命,天经地义!”

“这野种根本就没胆子挨刀!江大少是个真男人、男子汉。这野种呢,是个没种的窝囊废、胆小鬼!”

秦嫣本人俏脸发白,鄙夷的对陈天说:

“你以前不是说过,爱我一辈子、可以为了我赴汤蹈火吗?陈天,该是你兑现誓言的时候了!”

陈天冷冷一笑。

他跟秦嫣早已没有瓜葛,怎么可能为了她,送上自己的命?

但是秦家那些人,七嘴八舌的,都把陈天往死里踩,说得他十恶不赦、死有余辜的。

这时苏小青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凑在陈天耳边轻笑:

“老公,江家杰那人渣根本就没事。张豹刺中的只是他贴在身上的血囊。他们是早就预谋好,联手演戏给秦家的人看的。

“张豹这厮,在凉州是个大恶霸,但其实也是我们龙族的一个打手,或者说,是我们龙族的一条走狗!我两根指头就可以捏死他。老公,有我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陈天恍然大悟!江家杰这人渣,又一次在他面前玩阴谋!

“张豹,你好大的胆子!”

陈天走到张豹面前,怒声训斥了一句,然后右手使出最大的力气,狠狠抽在了张豹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震响全场。

张豹被他这一巴掌抽得,整个人滴溜溜转了半圈,站都站不稳,一个趔趄就摔在了地上!

第16章 我们龙族的一条走狗

秦嫣两句话一说完,在场的人都是惊呆,难以置信!

“秦嫣,你是不是被陈天威胁了,才会说这样的话?”

秦家那些人质疑起来。

李金莲气急败坏的怒吼:

“秦嫣,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江大少方方面面都那么优秀,又对你那么真心!你能嫁给他,是我们秦家的运气!陈天他算什么?一个身份卑贱的野种、身无分文的废物!

“而且这个野种,人品又差,在学校非礼女生,又想毒死爷爷,还想用针刺死你!你居然还要跟他在一起?你是不是想被他灌了迷魂汤?”

然后又指着陈天,开始泼妇骂街:

“你这个丧心病狂的野种,居然花言巧语骗我女儿?你想害死她是吧?来啊,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苏小青一听就不乐意了:

“泼妇,你给我闭嘴!我老公的老婆,要比秦嫣漂亮十倍、比她有本事百倍、有钱一千倍!你以为我老公会稀罕她?”

江家杰却是神色平静,眼里有阴冷的光芒闪过。

陈天,你个野种,想跟我抢女人?你算什么东西?

“慢着,江家上下,通通给我留下,一个都不能走!”

就在这时,外面一声冷笑,有人闯了进来!

这人身材非常粗硕,眼神凶狠如狼,被他盯一眼,都心惊肉跳的。

“张豹,是你?你要干嘛?”

秦乾一看就暗暗心惊!

张豹,凉州市地下数一数二的老大。

如果说万马腾游走于黑白之间,表面上还是正规商人,那张豹却从不掩饰自己的地下老大身份!

跟万马腾相比,他钱没那么多。但势力和门徒,却远远超过万马腾!

秦家做的是正当生意,和张豹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我要干嘛?老东西,你欠我的三千万,今天已经到期,快还给我!”

张豹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在大厅一坐,把手向秦乾一伸。

“我欠了你三千万?”

秦乾很久才反应过来,抱了抱拳,低声说:

“张先生,秦某跟您这位大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秦家若是有过得罪你的地方,我会改日登门拜访,向您赔罪,好吗!”

他还以为秦家哪个人得罪了他,现在他上门找麻烦,敲诈勒索秦家!

“老东西,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你欠我三千万都不记得了?快点还来!否则你们秦家一个都跑不掉!”

张豹声色俱厉,冲着秦乾怒吼!

“老爷子居然又欠了张豹三千万?我的天,他是年老糊涂了,害惨我们了吧!”

秦家那些人,小声的议论纷纷!

秦乾背着他们,欠下了万马腾的两千万。所

以张豹的话,他们信以为真。

秦乾气得两眼一黑,差点摔倒。还好陈天在旁边扶住了他。

“张豹,你不要血口喷人!秦某什么时候欠你三千万了?”

秦乾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拒不承认!

江家杰却一边冷眼旁观,眼里有阴险之意。

实际上,张豹跟他江家有很深的交情,是他刚才发短信悄悄请张豹来的!

张豹大模大样的坐在大厅正中,仿佛他就是秦家的主人一样,叫嚣道:

“老家伙,你老糊涂了吧,三千万那么大一笔债,你居然想抵赖?是不是没钱还?但今天你是有钱还得还,没钱还也得还!”

“你——”

秦乾气得又是一阵喘气。

他明明知道张豹在狮子大开口勒索他,偏偏又是解释不清。

张豹又看了秦嫣一眼,显出贪婪的神色,立即奔过去,猛的拉住了她的手,嘿嘿怪笑起来:

“小美女,你是秦家的人吧!老家伙没钱还给我,就用你来抵债吧!现在就跟我走!”

说着,他猛的扯着秦嫣,使劲往外拖!

“姓张的,放开她!”

秦家的三四个男子见了,都是惊怒交加,奔了过来想拦住张豹。

张豹把眼一瞪,怒喝一声:

“今天你们谁敢拦着我,就是得罪了我张豹,会后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那几个男子立即就怂了,缩头缩脑的不敢拦张豹了。

张豹是比万马腾更凶狠的恶人,谁敢得罪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豹,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抢我的女人?”

眼看着秦嫣就要被张豹抓走,秦家上下都恐惧战栗,也没有谁敢上去拦住她!

“救救我!救命啊!”

秦嫣吓得俏脸发青,尖声高叫。

陈天一直在冷眼旁观。

他觉得,张豹不仅仅是要抢走秦嫣那么简单!

“张豹,快放了我的女人,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果然,这时江家杰就走了过来,做出一副正义凛然的姿态,拦住张豹。

张豹瞥了他一眼,故意大笑几声: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江家大少爷!江家杰,我也听说过,你一直深爱秦嫣。你想从我手里救下她也可以!除非挨我一刀!”

说着,他就摸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

江家杰做出凛然不惧的样子,愤怒的大喝:

“张豹,我可以挨你一刀,但你说话必须算数,放了我的女人!”

秦家那些人一看,都是大吃一惊!

秦乾也赶紧制止说:

“家杰,千万别以身犯险!就算他捅了你一刀,也未必会放了嫣儿。”

江家杰摇摇头,很坚决的说:

“爷爷,我知道!但是我深爱秦嫣,为了她,我别无选择!”

张豹对着他大拇指一翘,大赞起来:

“好小子,想不到你对这个女人这么痴心!我可以保证,你挨了我一刀后,为了立即放了这个女人!”

江家杰挺直了胸膛说:

“张豹,你说话算数,来吧!”

张豹显出赞赏的神色,又是敲起了大拇指:“小子,你有种!我佩服你!”

说着,竖起匕首,狠狠一刀,就刺在了江家杰的心窝。

嗤!

献血立即飞溅而出,江家杰显出痛苦之色,两眼一闭,倒在了地上,昏迷之前还不忘来一句:

“张豹,你说话算数,放了我的女人!”

秦家那些人个个都吓得脸色发青,同时也是深深的佩服江家杰:

“江大少,真男人啊!真够男子汉气概!”

张豹大赞说:

“想不到,秦家居然有个这么有骨气的女婿!老家伙呀,你是捡到了!”

秦乾老脸惨白,颤声对他说:

“姓张的,人你已经捅了,你快放开我的孙女儿!”

张豹却死死的抓住秦嫣,一点都不松手,怪眼一番说:

“老子在凉州是有名的恶人,杀个人算啥?今天我杀得还不够痛快!

“还有谁,也愿意被老子痛快的捅一刀,我立即放了这小美女!”

然后他把匕首对准了陈天:

“小子,你敢不敢来一刀?只要你挨了我这一刀,我立即放了她!”

李金莲一听就对着陈天怒喝:

“野种,秦嫣是你未婚妻,你为了救她的命挨一刀,也是应该的!”

秦家其他的人也纷纷大叫起来:

“陈天,我们秦家毕竟养大了你!现在你用自己的命,换秦嫣的命,天经地义!”

“这野种根本就没胆子挨刀!江大少是个真男人、男子汉。这野种呢,是个没种的窝囊废、胆小鬼!”

秦嫣本人俏脸发白,鄙夷的对陈天说:

“你以前不是说过,爱我一辈子、可以为了我赴汤蹈火吗?陈天,该是你兑现誓言的时候了!”

陈天冷冷一笑。

他跟秦嫣早已没有瓜葛,怎么可能为了她,送上自己的命?

但是秦家那些人,七嘴八舌的,都把陈天往死里踩,说得他十恶不赦、死有余辜的。

这时苏小青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凑在陈天耳边轻笑:

“老公,江家杰那人渣根本就没事。张豹刺中的只是他贴在身上的血囊。他们是早就预谋好,联手演戏给秦家的人看的。

“张豹这厮,在凉州是个大恶霸,但其实也是我们龙族的一个打手,或者说,是我们龙族的一条走狗!我两根指头就可以捏死他。老公,有我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陈天恍然大悟!江家杰这人渣,又一次在他面前玩阴谋!

“张豹,你好大的胆子!”

陈天走到张豹面前,怒声训斥了一句,然后右手使出最大的力气,狠狠抽在了张豹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震响全场。

张豹被他这一巴掌抽得,整个人滴溜溜转了半圈,站都站不稳,一个趔趄就摔在了地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