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7:39:11

吕文奇是白手起家的,他这一生,真的可以用传奇来形容。

当年国内的下岗潮来袭,不少工人没了工作,哀声怨道,就连那些自认为看懂了趋势,囤了一大堆BP机坐等发财的人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手机这种东西。

吕文奇就是当年的后者。

那一年,吕文奇倾家荡产,老婆也跟人跑了,家里人也不认他。

最惨的时候,他甚至必须去街头要饭。

那几年,遭受到了无数的白眼。

也正是从那时起,他便不相信有好人的存在。

后来他被人骗到了黑煤窑,本来吕文奇这一生都要完蛋了,但也是时来运转,他凭着自身的机灵劲儿,硬生生是在那种地方生存了下来。

后来,昌海当时的某位老大需要运输一批“货物”,就找到了没有任何背景的吕文奇。

吕文奇干的很漂亮,那位老大十分欣赏,多次要求他去送货。

一来二去,吕文奇被重用了。

从此,他便进入了地下世界。

后来,不知从何处来了两个人,将昌海搅的是鸡飞狗跳……也很奇怪,那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却非要一边混着黑,一边打击着黑势力,简直脱裤子放屁。

吕文奇的老大,也是他们打击的对象之一。

再后来,吕文奇所在的那个团伙覆灭,吕文奇逃了出来,这几年攒下了不少钱,再加上在地下的人脉,他果断洗白,在商界大杀四方,迅速发展了起来。

因为之前的经历,吕文奇对那两个不知名的人莫名恐惧,不敢再步入地下世界,但做生意也少不了跟地下联系,又在一个巧合之下,认识了贺云飞。

他后来也慢慢知道了,贺云飞就是当年那二人中的其中之一。

他很奇怪贺云飞当初为什么会那样做,贺云飞只回了他一句话:“为了正义。”

吕文奇差点没笑死。

贺云飞当时喝多了,受不了吕文奇那个样,直接就把天字班的事说了出来。

吕文奇不笑了,满脸震惊。

他确信贺云飞不是在开玩笑,这么多年,他见过无数的人,他知道人在骗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天字班的来头,太大了。

当时,他甚至问道:“能不能让我儿子进天字班?”

贺云飞果断拒绝,说天字班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就连现在就在沧武上学的部分学生,也绝对想不到,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入天字班。

后来吕文奇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如意,也就放弃了。

但他知道天字班是什么,如果在外面碰到天字班的人,一定要好好巴结一下,有天字班的帮忙,别说昌海,想成为全国首富都指日可待。

不过,天字班的人一般不会被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吕文奇也没有办法。

但吕文奇很幸运,时隔多年,他终于遇到了。

刘天龙和杨光。

一下就来了两个天字班的。

贺云飞在情急之下不得已说出了他们的身份,可把吕文奇激动坏了。

如果成功巴结了他们,自己哪里还需要在昌海发展,直接去天城都没问题了呀!

众所周知,天城是全国最繁华的城市,多少朝代的皇帝宫殿都在那里,多少人的梦想就是在天城买一套房。

他送给了杨光和刘天龙每人二十万,还去海岛城的星空酒吧办理着转让手续,只等刘天龙和杨光来,马上把酒吧转让出去,让刘天龙和杨光成为这里的老板。

吕文奇送给他们这么大的礼物,他们怎么着也得帮自己做一件事吧?

不用太多,就一件事,他马上就可以去天城发展。

想象着即将成为天城乃至全国首富,吕文奇越想越激动,椅子被他抖动的身体晃得吱呀吱呀响。

“儿子这顿打,挨得真值,太值了!”吕文奇感概道。

就在吕文奇兴奋的时候,陈宇突然推门而入,就一句话:“老板,他们到了。”

“快,快把他们请上来!”吕文奇激动不已。

……

没错,我和杨光已经到了。

昨天吕文奇给我们留过他的联系方式,让我到了之后直接来星空酒吧。

星空酒吧算是昌海不可多得的高级场所,正如其名,星空,里面的灯光布置格外绚丽,无数条蓝色的光线照亮整个酒吧,光线反射在所有的酒杯、酒瓶上,让人感觉置身在星空中一样。

平时我可没机会来这种地方,据说有的人在里面是直接几十万几十万消费的,我肯定来不起。而且海岛城离沧龙区着实有点远,我就是想来也没办法,只是偶尔听沧武的学生讲过。

这里很大,即便是白天,客人也挺多,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我和杨光还在门外,陈宇看见我们来了就去告诉了吕文奇,不过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正准备进去,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哎,大凶之兆啊……”

我往旁边看去,是个老头。

他没有看我,也不知在跟谁说话。

只见他正坐在酒吧左侧的台阶下,面前放着一块黄布,上面画着一副阴阳图,旁边摆着一杆旗,上书:专业算卦三十年,不灵吃翔。

我差点没吐出来,怎么酒吧门口的这些人就不管他呢?

这种人我平时只在地摊上见过,在酒吧门口见还是头一次,他说的话我也充耳不闻,继续往里走。

但他的声音还在继续:“在下言尽于此,两位还不想回头的话,就当我没说。”

我和杨光停住,面面相觑。

靠,这不明摆着说我们吗?

我来到他的面前,不满地说道:“老大爷,你是在说我吗?”

他还是没看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在下不曾说过任何人,你听到的,不过是你的心声。”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对这种故弄玄虚的人根本没什么好脸色,我也从来不信有人能知道未来发生的事,真当自己是神仙吗?

同样都是人,为何你就如此与众不同,你咋不上天呢?!

还说什么没有说过任何人,那刚才是狗说的?

我正准备站起来离去,却听那算命的又说:“在下的面前放着一个锦囊,请真正需要它的人将它带走,关键时刻打开,可逢凶化吉。”

我看了看左右,毫不犹豫拿走了锦囊。

杨光一脸无语地看着我,说:“你还信这个?”

“反正不要钱。”

我和杨光继续往里走,但还没走进去,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差点没气死,扭过头来就准备开骂。

但一看来人,顿时愣住。

小白?

没错,是白昭雪,她惊喜地看着我俩,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了?”

我懵了,杨光也懵了,我们还想问她怎么来这了呢。

对视了几秒,我和杨光同时问道:“你又是怎么来这了?”

随即,我想起一件事,震惊地说道:“你别告诉我这也是……”

但我还没说完,白昭雪就笑道;“我来参加个朋友的聚会,没想到你们也在这玩呀,要不你们陪我去呗,我正愁一个人太无聊呢。”

原来如此。

我大概能猜到白昭雪的身份,虽然不知道她家是干什么的,但拥有那么多企业,白昭雪怎么也算是个富二代吧?

平时参加聚会也很正常。

白昭雪今天确实用心打扮了自己,脸上化着淡淡的妆,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裙,整个人的气质都提高了不少。

那可真是太巧了,我们可以先跟白昭雪参加那个不要钱的聚会,然后再去见吕文奇嘛,反正他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

我们一行三人嘻嘻哈哈地走进了酒吧,我在进去之前,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算命的,但他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不知为何,握着手里的锦囊,让我感觉到很踏实。

跟着白昭雪进去,才发现酒吧的内部是如此绚丽,即便是白天,也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氛围,劲爆的音乐钻入耳朵,好似能把脑子炸碎,舞台上,一群漂亮的女孩在跳着舞,时不时就有客人上去共舞。

嚯,这可比初见酒吧高端多了,不过虽然如此,我还是更喜欢初见酒吧的氛围。

白昭雪领着我们上了二楼,这里是一排又一排的房间,每间房间都传出音乐的声音,跟KTV差不多。

来到某间房间,这里已经有许多男女在玩了,看见我们来了,一个手持麦克风的男生吹了下口哨:“欢迎小雪!”

整个房间欢呼了起来。

说真的,我脑仁都要炸了。

这些人我不认识,显然是白昭雪在外面的朋友。

白昭雪也笑了起来,跟所有人都打了个招呼,然后拿起麦克风跟那个男生合唱起来。

歌名我不知道,反正挺好听的。

还有人问我和杨光是谁,白昭雪说是他的朋友,也就没人再问了。

我和杨光寻了个角落,默默看着这里的人。

有男有女,差不多有十几个,看他们的衣着就知道这是一群二代,跟白昭雪属于同一个圈子。

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氛围,我还是喜欢安静一点,但来都来了,再走出去有点不好,只能等着。

白昭雪唱完歌,又跟其他人寒暄了几句,才来到了我和杨光的身边。

这时我才问她,这聚会是谁组织的。

白昭雪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我一个朋友叫我来的……其实这里大部分人我也不认识。”

我知道,白昭雪的朋友,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男的了,不知为何,我心里有点不舒服。

“小雪,再来唱一个呗?”

“来了。”白昭雪应了一声,又说:“没事,你们随便玩着,别走就行,陪陪我哈……”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唱歌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她唱歌,挺好听的……但那个男的唱的不好听,没有理由,就是不好听。

“叫你那两个朋友一起来啊。”

白昭雪看了我俩一眼,招了招手。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站起,就在这时,房间的门便被人推开了。

“把音乐关了。”那人冷冷地说道。

82 星空酒吧

吕文奇是白手起家的,他这一生,真的可以用传奇来形容。

当年国内的下岗潮来袭,不少工人没了工作,哀声怨道,就连那些自认为看懂了趋势,囤了一大堆BP机坐等发财的人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手机这种东西。

吕文奇就是当年的后者。

那一年,吕文奇倾家荡产,老婆也跟人跑了,家里人也不认他。

最惨的时候,他甚至必须去街头要饭。

那几年,遭受到了无数的白眼。

也正是从那时起,他便不相信有好人的存在。

后来他被人骗到了黑煤窑,本来吕文奇这一生都要完蛋了,但也是时来运转,他凭着自身的机灵劲儿,硬生生是在那种地方生存了下来。

后来,昌海当时的某位老大需要运输一批“货物”,就找到了没有任何背景的吕文奇。

吕文奇干的很漂亮,那位老大十分欣赏,多次要求他去送货。

一来二去,吕文奇被重用了。

从此,他便进入了地下世界。

后来,不知从何处来了两个人,将昌海搅的是鸡飞狗跳……也很奇怪,那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却非要一边混着黑,一边打击着黑势力,简直脱裤子放屁。

吕文奇的老大,也是他们打击的对象之一。

再后来,吕文奇所在的那个团伙覆灭,吕文奇逃了出来,这几年攒下了不少钱,再加上在地下的人脉,他果断洗白,在商界大杀四方,迅速发展了起来。

因为之前的经历,吕文奇对那两个不知名的人莫名恐惧,不敢再步入地下世界,但做生意也少不了跟地下联系,又在一个巧合之下,认识了贺云飞。

他后来也慢慢知道了,贺云飞就是当年那二人中的其中之一。

他很奇怪贺云飞当初为什么会那样做,贺云飞只回了他一句话:“为了正义。”

吕文奇差点没笑死。

贺云飞当时喝多了,受不了吕文奇那个样,直接就把天字班的事说了出来。

吕文奇不笑了,满脸震惊。

他确信贺云飞不是在开玩笑,这么多年,他见过无数的人,他知道人在骗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天字班的来头,太大了。

当时,他甚至问道:“能不能让我儿子进天字班?”

贺云飞果断拒绝,说天字班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就连现在就在沧武上学的部分学生,也绝对想不到,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入天字班。

后来吕文奇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如意,也就放弃了。

但他知道天字班是什么,如果在外面碰到天字班的人,一定要好好巴结一下,有天字班的帮忙,别说昌海,想成为全国首富都指日可待。

不过,天字班的人一般不会被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吕文奇也没有办法。

但吕文奇很幸运,时隔多年,他终于遇到了。

刘天龙和杨光。

一下就来了两个天字班的。

贺云飞在情急之下不得已说出了他们的身份,可把吕文奇激动坏了。

如果成功巴结了他们,自己哪里还需要在昌海发展,直接去天城都没问题了呀!

众所周知,天城是全国最繁华的城市,多少朝代的皇帝宫殿都在那里,多少人的梦想就是在天城买一套房。

他送给了杨光和刘天龙每人二十万,还去海岛城的星空酒吧办理着转让手续,只等刘天龙和杨光来,马上把酒吧转让出去,让刘天龙和杨光成为这里的老板。

吕文奇送给他们这么大的礼物,他们怎么着也得帮自己做一件事吧?

不用太多,就一件事,他马上就可以去天城发展。

想象着即将成为天城乃至全国首富,吕文奇越想越激动,椅子被他抖动的身体晃得吱呀吱呀响。

“儿子这顿打,挨得真值,太值了!”吕文奇感概道。

就在吕文奇兴奋的时候,陈宇突然推门而入,就一句话:“老板,他们到了。”

“快,快把他们请上来!”吕文奇激动不已。

……

没错,我和杨光已经到了。

昨天吕文奇给我们留过他的联系方式,让我到了之后直接来星空酒吧。

星空酒吧算是昌海不可多得的高级场所,正如其名,星空,里面的灯光布置格外绚丽,无数条蓝色的光线照亮整个酒吧,光线反射在所有的酒杯、酒瓶上,让人感觉置身在星空中一样。

平时我可没机会来这种地方,据说有的人在里面是直接几十万几十万消费的,我肯定来不起。而且海岛城离沧龙区着实有点远,我就是想来也没办法,只是偶尔听沧武的学生讲过。

这里很大,即便是白天,客人也挺多,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我和杨光还在门外,陈宇看见我们来了就去告诉了吕文奇,不过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正准备进去,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哎,大凶之兆啊……”

我往旁边看去,是个老头。

他没有看我,也不知在跟谁说话。

只见他正坐在酒吧左侧的台阶下,面前放着一块黄布,上面画着一副阴阳图,旁边摆着一杆旗,上书:专业算卦三十年,不灵吃翔。

我差点没吐出来,怎么酒吧门口的这些人就不管他呢?

这种人我平时只在地摊上见过,在酒吧门口见还是头一次,他说的话我也充耳不闻,继续往里走。

但他的声音还在继续:“在下言尽于此,两位还不想回头的话,就当我没说。”

我和杨光停住,面面相觑。

靠,这不明摆着说我们吗?

我来到他的面前,不满地说道:“老大爷,你是在说我吗?”

他还是没看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在下不曾说过任何人,你听到的,不过是你的心声。”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对这种故弄玄虚的人根本没什么好脸色,我也从来不信有人能知道未来发生的事,真当自己是神仙吗?

同样都是人,为何你就如此与众不同,你咋不上天呢?!

还说什么没有说过任何人,那刚才是狗说的?

我正准备站起来离去,却听那算命的又说:“在下的面前放着一个锦囊,请真正需要它的人将它带走,关键时刻打开,可逢凶化吉。”

我看了看左右,毫不犹豫拿走了锦囊。

杨光一脸无语地看着我,说:“你还信这个?”

“反正不要钱。”

我和杨光继续往里走,但还没走进去,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差点没气死,扭过头来就准备开骂。

但一看来人,顿时愣住。

小白?

没错,是白昭雪,她惊喜地看着我俩,问道:“你们怎么来这了?”

我懵了,杨光也懵了,我们还想问她怎么来这了呢。

对视了几秒,我和杨光同时问道:“你又是怎么来这了?”

随即,我想起一件事,震惊地说道:“你别告诉我这也是……”

但我还没说完,白昭雪就笑道;“我来参加个朋友的聚会,没想到你们也在这玩呀,要不你们陪我去呗,我正愁一个人太无聊呢。”

原来如此。

我大概能猜到白昭雪的身份,虽然不知道她家是干什么的,但拥有那么多企业,白昭雪怎么也算是个富二代吧?

平时参加聚会也很正常。

白昭雪今天确实用心打扮了自己,脸上化着淡淡的妆,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裙,整个人的气质都提高了不少。

那可真是太巧了,我们可以先跟白昭雪参加那个不要钱的聚会,然后再去见吕文奇嘛,反正他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

我们一行三人嘻嘻哈哈地走进了酒吧,我在进去之前,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算命的,但他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不知为何,握着手里的锦囊,让我感觉到很踏实。

跟着白昭雪进去,才发现酒吧的内部是如此绚丽,即便是白天,也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氛围,劲爆的音乐钻入耳朵,好似能把脑子炸碎,舞台上,一群漂亮的女孩在跳着舞,时不时就有客人上去共舞。

嚯,这可比初见酒吧高端多了,不过虽然如此,我还是更喜欢初见酒吧的氛围。

白昭雪领着我们上了二楼,这里是一排又一排的房间,每间房间都传出音乐的声音,跟KTV差不多。

来到某间房间,这里已经有许多男女在玩了,看见我们来了,一个手持麦克风的男生吹了下口哨:“欢迎小雪!”

整个房间欢呼了起来。

说真的,我脑仁都要炸了。

这些人我不认识,显然是白昭雪在外面的朋友。

白昭雪也笑了起来,跟所有人都打了个招呼,然后拿起麦克风跟那个男生合唱起来。

歌名我不知道,反正挺好听的。

还有人问我和杨光是谁,白昭雪说是他的朋友,也就没人再问了。

我和杨光寻了个角落,默默看着这里的人。

有男有女,差不多有十几个,看他们的衣着就知道这是一群二代,跟白昭雪属于同一个圈子。

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氛围,我还是喜欢安静一点,但来都来了,再走出去有点不好,只能等着。

白昭雪唱完歌,又跟其他人寒暄了几句,才来到了我和杨光的身边。

这时我才问她,这聚会是谁组织的。

白昭雪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我一个朋友叫我来的……其实这里大部分人我也不认识。”

我知道,白昭雪的朋友,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男的了,不知为何,我心里有点不舒服。

“小雪,再来唱一个呗?”

“来了。”白昭雪应了一声,又说:“没事,你们随便玩着,别走就行,陪陪我哈……”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唱歌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她唱歌,挺好听的……但那个男的唱的不好听,没有理由,就是不好听。

“叫你那两个朋友一起来啊。”

白昭雪看了我俩一眼,招了招手。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站起,就在这时,房间的门便被人推开了。

“把音乐关了。”那人冷冷地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