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3 16:50:21

根据一开始夏雨薇的态度,他们有猜测过夏雨薇的男朋友是个高富帅,也猜测过夏雨薇的男朋友是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但当那个人真正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人们还是傻眼了。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夏雨薇的男朋友竟然是个老大爷!

没错,此人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上顶着两个鸡窝,跟几百年没洗过澡似的,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爷!

他径直来到夏雨薇的身前,说道:“嫁给我吧。”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来了,夏雨薇竟然抱住了他,激动地大叫:“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愿意我愿意……”

“我勒个去……”贺云飞着实被逗笑了:“你能不能矜持点?我还打算被你拒绝然后再死缠烂打呢。”

“不,愿意就是愿意,不用装什么矜持!”夏雨薇直起身来,笑哈哈地看着贺云飞,真的特别激动。

“那我们走吧?”贺云飞拉起夏雨薇的手就准备离开。

但被人挡住了去路。

公司所有的人都出离愤怒了,尤其是庞雪,更是气得嘴角发抖,指着贺云飞对夏雨薇说道:“雨薇,你别告诉我,你的男朋友是个老头!你不能这么堕落啊!”

“不能走,你们不能走!”

“妈的,没有王法了,你凭什么抢走我们龙总的女朋友?”

……

“你们干什么?”夏雨薇有些不高兴,说道:“他是我男朋友。”

他们没见过贺飞的本来面目,但夏雨薇见过,知道这只不过是贺飞的伪装而已,实际上,他丝毫不比龙总差。

但人群还是毫不避让,甚至有几个人狠狠瞪着贺云飞。

他们认为,夏雨薇一定是被骗了,这老头明显是老牛吃嫩草,臭不要脸。

夏雨薇烦不胜烦,贺云飞也微微皱眉。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龙总突然开口:“你就是雨薇的男朋友?”眼睛直勾勾盯着贺云飞。

“没错,就是我。”贺云飞趾高气昂。

“你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

“你什么准备都没有,凭什么让雨薇跟你走,凭什么让她答应你的求婚?”

龙总确实有些气急败坏了,自己辛辛苦苦准备一天,竟然还比不上这家伙的一句话?

他到底哪好?

贺云飞露出纠结的神色,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什么都没准备,夏雨薇注意到了,正准备说一声她什么也不需要,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贺云飞竟然一把夺过龙总手中的玫瑰花,递给了夏雨薇:“你喜欢吗?”

夏雨薇愣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很是开心:“喜欢!”

“你……”龙总简直都惊呆了:“你干什么?”

“借我用一下嘛,别那么小气啊,反正你都求过婚了,给我用不是正好吗?”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表情,被贺云飞无赖的气质折服。

竟然还有人这么干的?!

但还有更无赖的……

旁边的夏雨薇手捧玫瑰花,当然注意到了玫瑰花里还有一个小盒子。

“咦,这是什么?”夏雨薇疑惑地说了一句。

贺云飞看了过去,把那个盒子拿了出来。

“别打开,别打开……”龙总一脸紧张。

里面当然是求婚戒指,自己准备了一天,就为了这个惊喜……虽然现在没用了,但他还是出于本能,觉得夏雨薇没同意之前是不可以打开的——也算一种心理暗示。

但已经迟了,贺云飞已经打开了。

“哇……”贺云飞两眼发直,眼睛都瞪大了。

那钻戒上的钻石,是真特么大呀!

与此同时,龙总也已经想起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从一开始的紧张,变成了得意——见过这么大的钻戒吗,土包子。

他有理由相信,夏雨薇看到这个,就能被自己的诚意打动。

这死老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岂料,贺云飞竟然激动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啊兄弟,你真是个好人!”然后立马单膝跪在夏雨薇面前,手举钻戒,“雨薇,嫁给我吧。”

夏雨薇摇了摇头,却是说道:“我不要这个,你要是真的有意,那就自己买一个给我。”

“好的。”说完,贺云飞猛地把钻戒扔向远方,一丁点都不带犹豫的。

钻戒没入黑暗中,不知所踪。

几个“财迷”感觉到一阵肉疼。

龙总再次张大嘴巴,要知道,这颗钻戒的纯度,做工可都是数一数二的,换句话说,就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贺云飞竟然就这样给扔掉了?

“我们走吧。”贺云飞和夏雨薇再次准备离去。

但这一次,不用别人拦着,龙总自己就拦住了他们:“你……你怎么可以这样?知道那钻戒多少钱吗?”

贺云飞皱了皱眉:“管他多少钱干嘛?又不是我的钱……”

众人绝倒。

“你……你……”龙总连说了几个“你”,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几个公司的老员工当然看不得自己的老板这个样子,简直比他们被挖墙角还激动,有几个上去就对贺云飞动手动脚。

被人推几下不疼不痒,但贺云飞还是有些恼火了,夏雨薇注意到贺云飞的样子,连忙摆手:“你们别这样……”她真害怕贺云飞发起火来杀人。

在她的印象里,地下世界的人可不就这样吗?十几年前的恶狼帮是何等残暴?

庞雪气得直跳脚:“雨薇,你清醒点,别被这老东西骗了……”

“安静!”突然,一直沉默的龙总狠狠地叫了一声,然后死死盯着贺云飞,“你有钱吗?”

贺云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有多少钱,你凭什么认为你能给他幸福?”龙总激动起来:“这个公司,全部都是我的,这些人,全部在我的公司打工,我一年的收入已经过亿,你有什么能跟我比的?”

龙总一口气说完,所有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一个个露出得意的笑。

这个时候,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一个老头吧?

“钱,我当然有了。”贺云飞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起来,不一会就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你看,这不是钱吗?”

现场再次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觉得贺云飞是个脑残了。

“好了,我真没时间跟你们聊了……雨薇,我们走。”说完,贺云飞拉住夏雨薇的手,又准备离开。

人们却还是丝毫不带退让的。

“哎我说,你们再这样,我可动手啊……”贺云飞无奈地说。

“你还动手,你动一个看看!”人们更加激动起来。

就在这时,龙总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也就半分钟的样子,周围突然传来“嗡嗡”的声音,竟是一大片车队开了过来。

稳当当地停在了公司楼下,车灯照亮了所有人。

所有人都看着那群车队,不明白怎么回事。

龙总缓缓说道:“雨薇你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本来打算等一下跟你一起坐车回家,你现在答应我,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与此同时,车上的人也都走了下来,个个西装革履,每人手中都举着一支玫瑰。

现场不少女生又要晕过去了……

“死老头,你看见了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龙总比?”

“快把雨薇放开!”

“说真的,你再不离开,我们可要报警了。”

……

一直沉默的夏雨薇也忍不住了:“你们是不是脑残,都说了他是我男朋友!”

但是现场的声音太大,没有人能听到夏雨薇的话。

龙总也一脸得意,看着贺云飞,说道:“你有这样的车队吗?”

“没有。”贺云飞摇了摇头,一脸懊恼。

龙总发出一声冷笑。

夏雨薇见了贺云飞的样子,抓紧了他的手:“没关系,你什么都没有也没关系,我只跟你……”

话没说完,夏雨薇突然听到一阵“嗡嗡”声,只不过,这次却是从天上传来的。

现场也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就在耳边。

众人纷纷抬头,只见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几架直升机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

直升机?

哪来的直升机?!

贺云飞也觉得奇怪,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随即他反应了过来,对夏雨薇说:“这家伙来头不小啊……我说,要是不行咱们还得跑,你跑的快不快?”

“……”夏雨薇摇了摇头。

“哇,那是龙总的的飞机。”

“龙总连直升机都有?!”

“死老头,看见了没有,赶紧把夏雨薇放开!”

……

一时间,所有人都信了这些直升机是龙总叫来的,但龙总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可从来没有叫过啊。

虽然他很有钱,但为了一个女人,还不至于这么破费……一架直升机,那得多少钱?而且,这可不是一架,而是六架!

直升机定格在了众人的上空,每架直升机都放下来一张红色的条幅,一张条幅只有一个字,而六个字连在一起,是这样的:“夏雨薇,嫁给我!”

简单粗暴,胜过千言万语。

众人欢呼起来,真的以为这是龙总的直升机。

但贺云飞越想越奇怪,打出一个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飞哥,够不够排场啊!”

“我操!”贺云飞连电话都来不及挂,对着天空的直升机就大吼道:“我操你妹的冷瞳,谁让你把我的飞机开出来的?!立刻,马上给我开回去!”

与此同时,听到贺云飞声音的冷瞳在电话里说道:“我专门叫来给你装逼的……”

但冷瞳话没说完,贺云飞便再次叫道:“立刻,马上!”

冷瞳无话可说,只好拿起旁边的对讲机,说了一句:“回去回去,赶紧回去,飞哥发飙了!”

直升机渐渐走远,直到变成一个小点。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说实话,他们根本不信这是贺云飞叫来的,可当刚才贺云飞让他们走,他们真的就走了的时候,所有人都信了。

而贺云飞嘟囔着:“傻老娘们,知不知道要废多少油?”

现场众人再次绝倒,都有那么多直升机了,竟然还在乎那点油钱?

旁边的夏雨薇本来还挺惊讶,一听贺云飞的话,一把抓住贺云飞的耳朵:“什么娘们?”

贺云飞“哎哟哎哟”叫着:“那是我一朋友,我兄弟的媳妇,你别多想行不?”

夏雨薇放开了贺云飞,这才看向龙总:“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他了?”

鸦雀无声,无人应答。

庞雪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雨薇,就算他很有钱,但你也不能嫁给他!”

“为什么?”

“因为他比你大……这么多!”

夏雨薇一听,便笑了起来,然后在贺云飞的脸上摸索,贺云飞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夏雨薇撕开了面具。

那是一张丝毫不亚于龙总的脸,如果去当明星,绝对是枚小鲜肉。

“鬼呀!”所有人都落荒而逃。

不怪他们,毕竟易容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甚至有可能根本不存在,平时看电视也不会真的觉得有易容。

夏雨薇一阵无语,但也不解释什么,拉着贺云飞就准备离开。

但有一个人没走,贺云飞静静地看着他,说道:“龙啸天,记得我吧?”

龙啸天,就是龙总的大名。

夏雨薇没想到贺云飞竟然认识他。

龙啸天已经傻了,呆呆地说:“你是,贺飞?你还活着!”

“嗯,保密哟……”贺云飞拉着夏雨薇的手离开。

现场,只剩下一个人了,被风吹成了傻逼。

……

贺飞带夏雨薇到处走,在商场里乱逛,在街边的小吃放开了吃,玩的很开心。

夏雨薇没想到,贺飞竟然真的会出现,而且会那么拉风!

她很开心,有生之年最开心的一天就是今天了。

贺飞也挺开心的,他突然不想管任何事了,该来的总会来,只珍惜此刻就够了。

在一家小吃店吃串串的时候,贺云飞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人,刘天龙。

他想起今天对刘天龙的态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接起来便说:“天龙啊,今天真的抱歉,我……”

但电话那头传出的却不是刘天龙的声音,而是杨光的声音。

杨光悲痛欲绝地喊着:“贺老师,天龙快死了!”

93 贺老师,天龙快死了

根据一开始夏雨薇的态度,他们有猜测过夏雨薇的男朋友是个高富帅,也猜测过夏雨薇的男朋友是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但当那个人真正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人们还是傻眼了。

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夏雨薇的男朋友竟然是个老大爷!

没错,此人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上顶着两个鸡窝,跟几百年没洗过澡似的,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爷!

他径直来到夏雨薇的身前,说道:“嫁给我吧。”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来了,夏雨薇竟然抱住了他,激动地大叫:“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愿意我愿意……”

“我勒个去……”贺云飞着实被逗笑了:“你能不能矜持点?我还打算被你拒绝然后再死缠烂打呢。”

“不,愿意就是愿意,不用装什么矜持!”夏雨薇直起身来,笑哈哈地看着贺云飞,真的特别激动。

“那我们走吧?”贺云飞拉起夏雨薇的手就准备离开。

但被人挡住了去路。

公司所有的人都出离愤怒了,尤其是庞雪,更是气得嘴角发抖,指着贺云飞对夏雨薇说道:“雨薇,你别告诉我,你的男朋友是个老头!你不能这么堕落啊!”

“不能走,你们不能走!”

“妈的,没有王法了,你凭什么抢走我们龙总的女朋友?”

……

“你们干什么?”夏雨薇有些不高兴,说道:“他是我男朋友。”

他们没见过贺飞的本来面目,但夏雨薇见过,知道这只不过是贺飞的伪装而已,实际上,他丝毫不比龙总差。

但人群还是毫不避让,甚至有几个人狠狠瞪着贺云飞。

他们认为,夏雨薇一定是被骗了,这老头明显是老牛吃嫩草,臭不要脸。

夏雨薇烦不胜烦,贺云飞也微微皱眉。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龙总突然开口:“你就是雨薇的男朋友?”眼睛直勾勾盯着贺云飞。

“没错,就是我。”贺云飞趾高气昂。

“你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

“你什么准备都没有,凭什么让雨薇跟你走,凭什么让她答应你的求婚?”

龙总确实有些气急败坏了,自己辛辛苦苦准备一天,竟然还比不上这家伙的一句话?

他到底哪好?

贺云飞露出纠结的神色,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什么都没准备,夏雨薇注意到了,正准备说一声她什么也不需要,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贺云飞竟然一把夺过龙总手中的玫瑰花,递给了夏雨薇:“你喜欢吗?”

夏雨薇愣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很是开心:“喜欢!”

“你……”龙总简直都惊呆了:“你干什么?”

“借我用一下嘛,别那么小气啊,反正你都求过婚了,给我用不是正好吗?”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表情,被贺云飞无赖的气质折服。

竟然还有人这么干的?!

但还有更无赖的……

旁边的夏雨薇手捧玫瑰花,当然注意到了玫瑰花里还有一个小盒子。

“咦,这是什么?”夏雨薇疑惑地说了一句。

贺云飞看了过去,把那个盒子拿了出来。

“别打开,别打开……”龙总一脸紧张。

里面当然是求婚戒指,自己准备了一天,就为了这个惊喜……虽然现在没用了,但他还是出于本能,觉得夏雨薇没同意之前是不可以打开的——也算一种心理暗示。

但已经迟了,贺云飞已经打开了。

“哇……”贺云飞两眼发直,眼睛都瞪大了。

那钻戒上的钻石,是真特么大呀!

与此同时,龙总也已经想起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从一开始的紧张,变成了得意——见过这么大的钻戒吗,土包子。

他有理由相信,夏雨薇看到这个,就能被自己的诚意打动。

这死老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岂料,贺云飞竟然激动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啊兄弟,你真是个好人!”然后立马单膝跪在夏雨薇面前,手举钻戒,“雨薇,嫁给我吧。”

夏雨薇摇了摇头,却是说道:“我不要这个,你要是真的有意,那就自己买一个给我。”

“好的。”说完,贺云飞猛地把钻戒扔向远方,一丁点都不带犹豫的。

钻戒没入黑暗中,不知所踪。

几个“财迷”感觉到一阵肉疼。

龙总再次张大嘴巴,要知道,这颗钻戒的纯度,做工可都是数一数二的,换句话说,就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贺云飞竟然就这样给扔掉了?

“我们走吧。”贺云飞和夏雨薇再次准备离去。

但这一次,不用别人拦着,龙总自己就拦住了他们:“你……你怎么可以这样?知道那钻戒多少钱吗?”

贺云飞皱了皱眉:“管他多少钱干嘛?又不是我的钱……”

众人绝倒。

“你……你……”龙总连说了几个“你”,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几个公司的老员工当然看不得自己的老板这个样子,简直比他们被挖墙角还激动,有几个上去就对贺云飞动手动脚。

被人推几下不疼不痒,但贺云飞还是有些恼火了,夏雨薇注意到贺云飞的样子,连忙摆手:“你们别这样……”她真害怕贺云飞发起火来杀人。

在她的印象里,地下世界的人可不就这样吗?十几年前的恶狼帮是何等残暴?

庞雪气得直跳脚:“雨薇,你清醒点,别被这老东西骗了……”

“安静!”突然,一直沉默的龙总狠狠地叫了一声,然后死死盯着贺云飞,“你有钱吗?”

贺云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有多少钱,你凭什么认为你能给他幸福?”龙总激动起来:“这个公司,全部都是我的,这些人,全部在我的公司打工,我一年的收入已经过亿,你有什么能跟我比的?”

龙总一口气说完,所有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一个个露出得意的笑。

这个时候,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一个老头吧?

“钱,我当然有了。”贺云飞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起来,不一会就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你看,这不是钱吗?”

现场再次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觉得贺云飞是个脑残了。

“好了,我真没时间跟你们聊了……雨薇,我们走。”说完,贺云飞拉住夏雨薇的手,又准备离开。

人们却还是丝毫不带退让的。

“哎我说,你们再这样,我可动手啊……”贺云飞无奈地说。

“你还动手,你动一个看看!”人们更加激动起来。

就在这时,龙总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也就半分钟的样子,周围突然传来“嗡嗡”的声音,竟是一大片车队开了过来。

稳当当地停在了公司楼下,车灯照亮了所有人。

所有人都看着那群车队,不明白怎么回事。

龙总缓缓说道:“雨薇你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本来打算等一下跟你一起坐车回家,你现在答应我,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与此同时,车上的人也都走了下来,个个西装革履,每人手中都举着一支玫瑰。

现场不少女生又要晕过去了……

“死老头,你看见了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龙总比?”

“快把雨薇放开!”

“说真的,你再不离开,我们可要报警了。”

……

一直沉默的夏雨薇也忍不住了:“你们是不是脑残,都说了他是我男朋友!”

但是现场的声音太大,没有人能听到夏雨薇的话。

龙总也一脸得意,看着贺云飞,说道:“你有这样的车队吗?”

“没有。”贺云飞摇了摇头,一脸懊恼。

龙总发出一声冷笑。

夏雨薇见了贺云飞的样子,抓紧了他的手:“没关系,你什么都没有也没关系,我只跟你……”

话没说完,夏雨薇突然听到一阵“嗡嗡”声,只不过,这次却是从天上传来的。

现场也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就在耳边。

众人纷纷抬头,只见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几架直升机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

直升机?

哪来的直升机?!

贺云飞也觉得奇怪,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随即他反应了过来,对夏雨薇说:“这家伙来头不小啊……我说,要是不行咱们还得跑,你跑的快不快?”

“……”夏雨薇摇了摇头。

“哇,那是龙总的的飞机。”

“龙总连直升机都有?!”

“死老头,看见了没有,赶紧把夏雨薇放开!”

……

一时间,所有人都信了这些直升机是龙总叫来的,但龙总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可从来没有叫过啊。

虽然他很有钱,但为了一个女人,还不至于这么破费……一架直升机,那得多少钱?而且,这可不是一架,而是六架!

直升机定格在了众人的上空,每架直升机都放下来一张红色的条幅,一张条幅只有一个字,而六个字连在一起,是这样的:“夏雨薇,嫁给我!”

简单粗暴,胜过千言万语。

众人欢呼起来,真的以为这是龙总的直升机。

但贺云飞越想越奇怪,打出一个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飞哥,够不够排场啊!”

“我操!”贺云飞连电话都来不及挂,对着天空的直升机就大吼道:“我操你妹的冷瞳,谁让你把我的飞机开出来的?!立刻,马上给我开回去!”

与此同时,听到贺云飞声音的冷瞳在电话里说道:“我专门叫来给你装逼的……”

但冷瞳话没说完,贺云飞便再次叫道:“立刻,马上!”

冷瞳无话可说,只好拿起旁边的对讲机,说了一句:“回去回去,赶紧回去,飞哥发飙了!”

直升机渐渐走远,直到变成一个小点。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说实话,他们根本不信这是贺云飞叫来的,可当刚才贺云飞让他们走,他们真的就走了的时候,所有人都信了。

而贺云飞嘟囔着:“傻老娘们,知不知道要废多少油?”

现场众人再次绝倒,都有那么多直升机了,竟然还在乎那点油钱?

旁边的夏雨薇本来还挺惊讶,一听贺云飞的话,一把抓住贺云飞的耳朵:“什么娘们?”

贺云飞“哎哟哎哟”叫着:“那是我一朋友,我兄弟的媳妇,你别多想行不?”

夏雨薇放开了贺云飞,这才看向龙总:“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他了?”

鸦雀无声,无人应答。

庞雪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雨薇,就算他很有钱,但你也不能嫁给他!”

“为什么?”

“因为他比你大……这么多!”

夏雨薇一听,便笑了起来,然后在贺云飞的脸上摸索,贺云飞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夏雨薇撕开了面具。

那是一张丝毫不亚于龙总的脸,如果去当明星,绝对是枚小鲜肉。

“鬼呀!”所有人都落荒而逃。

不怪他们,毕竟易容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甚至有可能根本不存在,平时看电视也不会真的觉得有易容。

夏雨薇一阵无语,但也不解释什么,拉着贺云飞就准备离开。

但有一个人没走,贺云飞静静地看着他,说道:“龙啸天,记得我吧?”

龙啸天,就是龙总的大名。

夏雨薇没想到贺云飞竟然认识他。

龙啸天已经傻了,呆呆地说:“你是,贺飞?你还活着!”

“嗯,保密哟……”贺云飞拉着夏雨薇的手离开。

现场,只剩下一个人了,被风吹成了傻逼。

……

贺飞带夏雨薇到处走,在商场里乱逛,在街边的小吃放开了吃,玩的很开心。

夏雨薇没想到,贺飞竟然真的会出现,而且会那么拉风!

她很开心,有生之年最开心的一天就是今天了。

贺飞也挺开心的,他突然不想管任何事了,该来的总会来,只珍惜此刻就够了。

在一家小吃店吃串串的时候,贺云飞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人,刘天龙。

他想起今天对刘天龙的态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接起来便说:“天龙啊,今天真的抱歉,我……”

但电话那头传出的却不是刘天龙的声音,而是杨光的声音。

杨光悲痛欲绝地喊着:“贺老师,天龙快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