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2 11:37:39

Q县被大山环绕,位于中心不远处的一座山脚下有片空地,旁边成片的桃子树,也称小树林。

仔细观看,还可以看到地上已经干枯很久的血迹。

祁县江湖的的恩恩怨怨通常都是在这里了断,曾经有一位少年在这里力挑二十多人一战成名。

只见此时,有十几位少年拿着木棍在这里抽着烟闲聊。

领头的正是万鹏,他在蔡小峰离去后不久,便召集了人手在这里等着伟哥。

而蔡小峰躲在不远处正准备偷偷的看场大戏呢,就在这时一伙人拿着木棍正往万鹏那边赶过去。

走在最前方的鸡窝头手拿十尺砍刀,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这正是刚被蔡小峰揍的雄哥,他在第一时间召集了人手来到了这里。

鸡窝头一群人走到离万鹏大概十来米处时,一边用手摸着砍刀,一边对万鹏道:

“你小子果然有种,还敢在这等着,不过就凭你那几个人可不是对手哦,不如跪下叫我声爹,给兄弟们行个大礼,今天就饶了你。”

说完,鸡窝头那一伙人哈哈大笑,笑声充满了讽刺。

“雄仔子,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怕你,想要我跪下也不问问我这群兄弟答不答应。”

万鹏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鹏哥,别跟他们废话了,咱们干死他。”

一个瘦的跟猴样的少年,刚说完,就拿着木棍往前冲去,瘦猴是万鹏手底下出了名的暴躁。

万鹏看见瘦猴冲了上去也不甘示弱喊道:“兄弟们冲!”

战斗瞬间打响!

万鹏顺势冲上前,一棍向着正前方的雄哥挥去,

呼!

棍未到,声先到,可见这一棍的力道之大。

雄哥一惊,连忙抬起刀落顺势一挡,不仅仅是棍与刀相拼,更是万鹏与雄哥之间的较量,别看万鹏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几的样子,但是爆发力可不是一般的猛。

雄哥连退数步,手指微微颤抖,他对这个雄哥早就鳖了一肚子气,所以刚才万鹏用尽了全身的力,不等雄哥调整好状态。

他握紧木棍,对准雄哥侧身劈去,这回他也是使出了全力,他知道人数的差距,只能先把万鹏拿下,不然今天可就走不出去了。

雄哥看见这一棍的架势暗道不容小窥,赶忙抬起刀落抵挡,但是他哪知道这是万鹏的虚招,在棍与刀相遇的瞬间,万鹏发动边脚,正中雄哥右侧。

雄哥不敌,跌倒在地,万鹏不等他站起,连忙抢攻,又一挥,木棍击中前胸,雄哥吃痛嗷嗷直叫!

胖子在侧后方看到雄哥被打倒在地,连忙小跑过来,一棍朝着万鹏后侧劈去。

万鹏来不及防备,右臂被击中。

啊!

受痛的万鹏一声呐喊,木棍也掉落在地,瞬间就被两三个小弟包围着。

胖子赶忙扶起雄哥道:

“雄哥你没事吧?这兔崽子,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这回他可跑不了啦。”

万鹏看着眼前的敌人,再看到周围,自己的兄弟已经被对方控制住了,奈何人数的悬差,他可以打两个,三个,但是远远不是二十多个的对手。

雄哥站起身,一段小冲刺,一脚揣向万鹏,大吼道:“你不是挺能打的吗?再给我打啊?”

抬起手一拳挥去,“怎么不动了啊?再打啊?”

擦了擦手接着道:“赶紧,把打我那个小子交出来,你可以少吃点苦头。”

万鹏听到这话一脸懵逼,满脑子的疑问。

“要打就打,不要找个蹩脚的理由,谁都不是傻子。”

“看来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等会看你还有没有这么硬的骨头。”

雄哥想着这家伙是死不认账啊,拿起木棍准备好好的招待这嘴硬的家伙。

蔡小峰躲在远处,看到这也不淡定了,这下自己的这个表哥是要招苦头了啊,心里默默的盘算着时间,晟哥这家伙应该快要到了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连忙冲出去大喊一声。

“住手。”

雄哥听见喊声不以为然,一棍朝向万鹏右手挥去。

啊…!

一声惨叫在整个空地回荡着,再这个夜晚显得格外的渗人。

蔡小峰看见雄哥一棍挥向万鹏的右手。

本就受伤了的右手再吃到这一棍根本是吃不消,万鹏的脸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蔡小峰气不打一出来,他跟表哥关系一直很好,大声怒吼:

“你这是想死。”

快速向前奔去,在离雄哥只有两米左右时,一脚凌空飞起踹向雄哥。

雄哥哪里料到,这小子敢动手,没能防备,被蔡小峰这一脚踢翻在地。雄哥火冒三丈,大声吼道:“兄弟们给我干死他。”

雄哥本以为身边兄弟这么多,他不敢动手,但是他不了解蔡小峰,他面对兄弟可是会不顾一切的,当然蔡小峰也不是傻子,他早有准备,所以根本有恃无恐。

轰,轰,几辆摩托车,从坡上快速骑来。

引擎的声响在这空地上显的格外清晰,炸裂。

这四五辆摩托一直骑到雄哥脸前才停下,下来五六位少年,领头的那位,五官俊美,短发梳着背头,一米七的身高,看着年纪已经二十来岁,但是掩盖不了他那成熟的气质,这是常年混迹在社会才有的。

他看向雄哥,缓缓从口袋掏出一盒香烟,顺势抽出一根,叼在嘴边,动作虽缓慢,但很自然,旁边有位小弟连忙掏出火机。

咔嚓,火苗点燃了香烟,他深深吸一口,吐出青烟的同时缓缓道:

“阿雄你这是嫌自己活的太滋润了,竟然连我的弟弟也敢动。”

一拳挥向雄哥。

雄哥本能反应的伸起右手挡下了这一拳。

“你居然还敢挡?是阿强那小子给你的勇气?”

他从地上捡起砍刀。

“晟哥,我错了,我不知道他是你弟弟啊,不然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雄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错了啊,看在强哥的面子上,饶了我吧。”不停得朝着晟哥磕头。

晟哥看见正在磕头的雄哥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竟然废了阿鹏的一只手,那我就废你两只。”说完。

晟哥手起砍刀一挥,稳,准。

雄哥的右手掉落在地。

啊,啊,啊!雄哥满脸冷汗哭着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晟哥不易所动,又一挥,雄哥的另一只手也被砍落。

就在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雄哥的两只手被废掉,从此威信全无,成为废人一个。

雄哥的小弟看见这一幕也吓的不行,一个个哆嗦的棍子都拿不稳,他们不敢声张。

晟哥是谁?q县有名的混子,手底下一群不要命的小弟,自己更是武力高强,就连最有名的大混子,也要让他三分,谁敢声张?

“还不滚?”

雄哥的那群小弟,连忙抱起雄哥准备离开。

“把断臂带上吧,去医院接上还能当个装饰品。”

晟哥发话,那群小弟拿起断臂灰溜溜的离开了。

晟哥接着对万鹏说:“小子赶紧去医院吧,下次遇到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

万鹏带着疑惑问道:“晟哥,你为什么要救我啊?”准备跪下道谢。

晟哥赶忙扶起万鹏说:

“别谢我,要谢就谢他吧。”晟哥指着蔡小峰。

蔡小峰站在一旁,心里也是震惊不小,他从小就听说晟哥是出了名的狠辣,今天见到这血腥的场面,脸色都被吓白了,心中更是感慨良深。

但他却十分镇定的说道:“早就听说晟哥是出了名的狠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就谢谢你了。”

晟哥摆摆手道:“就别调侃我了,我也是拿钱办事而已。”

“走了,以后有生意可以给我打电话。”说完晟哥跟着他的小弟骑着摩托消失在夜色中。

万鹏听见他的对话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他心中的疑惑还是很多,便问道:

“兄弟我该怎么称呼你啊?伟哥不是说今晚要干架吗?怎么没有看见他啊?”

“伟哥今天被要事缠身,派我来通知你赶紧撤的,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啊,没能救下你。”

蔡小峰惋惜的说道。

“刚才看见你们打起来,人数相差众多,便赶紧给了晟哥打电话,我之前跟他有点交情,才答应帮了这忙。”

“那我就在此谢谢兄弟了,今天这个人情我记住了,以后有事帮忙给我打电话。”万鹏说道。

“来,我送你去医院。”

蔡小峰和万鹏一起连忙朝着医院走去。

第4章 树林激战

Q县被大山环绕,位于中心不远处的一座山脚下有片空地,旁边成片的桃子树,也称小树林。

仔细观看,还可以看到地上已经干枯很久的血迹。

祁县江湖的的恩恩怨怨通常都是在这里了断,曾经有一位少年在这里力挑二十多人一战成名。

只见此时,有十几位少年拿着木棍在这里抽着烟闲聊。

领头的正是万鹏,他在蔡小峰离去后不久,便召集了人手在这里等着伟哥。

而蔡小峰躲在不远处正准备偷偷的看场大戏呢,就在这时一伙人拿着木棍正往万鹏那边赶过去。

走在最前方的鸡窝头手拿十尺砍刀,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这正是刚被蔡小峰揍的雄哥,他在第一时间召集了人手来到了这里。

鸡窝头一群人走到离万鹏大概十来米处时,一边用手摸着砍刀,一边对万鹏道:

“你小子果然有种,还敢在这等着,不过就凭你那几个人可不是对手哦,不如跪下叫我声爹,给兄弟们行个大礼,今天就饶了你。”

说完,鸡窝头那一伙人哈哈大笑,笑声充满了讽刺。

“雄仔子,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怕你,想要我跪下也不问问我这群兄弟答不答应。”

万鹏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鹏哥,别跟他们废话了,咱们干死他。”

一个瘦的跟猴样的少年,刚说完,就拿着木棍往前冲去,瘦猴是万鹏手底下出了名的暴躁。

万鹏看见瘦猴冲了上去也不甘示弱喊道:“兄弟们冲!”

战斗瞬间打响!

万鹏顺势冲上前,一棍向着正前方的雄哥挥去,

呼!

棍未到,声先到,可见这一棍的力道之大。

雄哥一惊,连忙抬起刀落顺势一挡,不仅仅是棍与刀相拼,更是万鹏与雄哥之间的较量,别看万鹏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几的样子,但是爆发力可不是一般的猛。

雄哥连退数步,手指微微颤抖,他对这个雄哥早就鳖了一肚子气,所以刚才万鹏用尽了全身的力,不等雄哥调整好状态。

他握紧木棍,对准雄哥侧身劈去,这回他也是使出了全力,他知道人数的差距,只能先把万鹏拿下,不然今天可就走不出去了。

雄哥看见这一棍的架势暗道不容小窥,赶忙抬起刀落抵挡,但是他哪知道这是万鹏的虚招,在棍与刀相遇的瞬间,万鹏发动边脚,正中雄哥右侧。

雄哥不敌,跌倒在地,万鹏不等他站起,连忙抢攻,又一挥,木棍击中前胸,雄哥吃痛嗷嗷直叫!

胖子在侧后方看到雄哥被打倒在地,连忙小跑过来,一棍朝着万鹏后侧劈去。

万鹏来不及防备,右臂被击中。

啊!

受痛的万鹏一声呐喊,木棍也掉落在地,瞬间就被两三个小弟包围着。

胖子赶忙扶起雄哥道:

“雄哥你没事吧?这兔崽子,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这回他可跑不了啦。”

万鹏看着眼前的敌人,再看到周围,自己的兄弟已经被对方控制住了,奈何人数的悬差,他可以打两个,三个,但是远远不是二十多个的对手。

雄哥站起身,一段小冲刺,一脚揣向万鹏,大吼道:“你不是挺能打的吗?再给我打啊?”

抬起手一拳挥去,“怎么不动了啊?再打啊?”

擦了擦手接着道:“赶紧,把打我那个小子交出来,你可以少吃点苦头。”

万鹏听到这话一脸懵逼,满脑子的疑问。

“要打就打,不要找个蹩脚的理由,谁都不是傻子。”

“看来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等会看你还有没有这么硬的骨头。”

雄哥想着这家伙是死不认账啊,拿起木棍准备好好的招待这嘴硬的家伙。

蔡小峰躲在远处,看到这也不淡定了,这下自己的这个表哥是要招苦头了啊,心里默默的盘算着时间,晟哥这家伙应该快要到了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连忙冲出去大喊一声。

“住手。”

雄哥听见喊声不以为然,一棍朝向万鹏右手挥去。

啊…!

一声惨叫在整个空地回荡着,再这个夜晚显得格外的渗人。

蔡小峰看见雄哥一棍挥向万鹏的右手。

本就受伤了的右手再吃到这一棍根本是吃不消,万鹏的脸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蔡小峰气不打一出来,他跟表哥关系一直很好,大声怒吼:

“你这是想死。”

快速向前奔去,在离雄哥只有两米左右时,一脚凌空飞起踹向雄哥。

雄哥哪里料到,这小子敢动手,没能防备,被蔡小峰这一脚踢翻在地。雄哥火冒三丈,大声吼道:“兄弟们给我干死他。”

雄哥本以为身边兄弟这么多,他不敢动手,但是他不了解蔡小峰,他面对兄弟可是会不顾一切的,当然蔡小峰也不是傻子,他早有准备,所以根本有恃无恐。

轰,轰,几辆摩托车,从坡上快速骑来。

引擎的声响在这空地上显的格外清晰,炸裂。

这四五辆摩托一直骑到雄哥脸前才停下,下来五六位少年,领头的那位,五官俊美,短发梳着背头,一米七的身高,看着年纪已经二十来岁,但是掩盖不了他那成熟的气质,这是常年混迹在社会才有的。

他看向雄哥,缓缓从口袋掏出一盒香烟,顺势抽出一根,叼在嘴边,动作虽缓慢,但很自然,旁边有位小弟连忙掏出火机。

咔嚓,火苗点燃了香烟,他深深吸一口,吐出青烟的同时缓缓道:

“阿雄你这是嫌自己活的太滋润了,竟然连我的弟弟也敢动。”

一拳挥向雄哥。

雄哥本能反应的伸起右手挡下了这一拳。

“你居然还敢挡?是阿强那小子给你的勇气?”

他从地上捡起砍刀。

“晟哥,我错了,我不知道他是你弟弟啊,不然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雄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错了啊,看在强哥的面子上,饶了我吧。”不停得朝着晟哥磕头。

晟哥看见正在磕头的雄哥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竟然废了阿鹏的一只手,那我就废你两只。”说完。

晟哥手起砍刀一挥,稳,准。

雄哥的右手掉落在地。

啊,啊,啊!雄哥满脸冷汗哭着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晟哥不易所动,又一挥,雄哥的另一只手也被砍落。

就在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雄哥的两只手被废掉,从此威信全无,成为废人一个。

雄哥的小弟看见这一幕也吓的不行,一个个哆嗦的棍子都拿不稳,他们不敢声张。

晟哥是谁?q县有名的混子,手底下一群不要命的小弟,自己更是武力高强,就连最有名的大混子,也要让他三分,谁敢声张?

“还不滚?”

雄哥的那群小弟,连忙抱起雄哥准备离开。

“把断臂带上吧,去医院接上还能当个装饰品。”

晟哥发话,那群小弟拿起断臂灰溜溜的离开了。

晟哥接着对万鹏说:“小子赶紧去医院吧,下次遇到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

万鹏带着疑惑问道:“晟哥,你为什么要救我啊?”准备跪下道谢。

晟哥赶忙扶起万鹏说:

“别谢我,要谢就谢他吧。”晟哥指着蔡小峰。

蔡小峰站在一旁,心里也是震惊不小,他从小就听说晟哥是出了名的狠辣,今天见到这血腥的场面,脸色都被吓白了,心中更是感慨良深。

但他却十分镇定的说道:“早就听说晟哥是出了名的狠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就谢谢你了。”

晟哥摆摆手道:“就别调侃我了,我也是拿钱办事而已。”

“走了,以后有生意可以给我打电话。”说完晟哥跟着他的小弟骑着摩托消失在夜色中。

万鹏听见他的对话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他心中的疑惑还是很多,便问道:

“兄弟我该怎么称呼你啊?伟哥不是说今晚要干架吗?怎么没有看见他啊?”

“伟哥今天被要事缠身,派我来通知你赶紧撤的,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啊,没能救下你。”

蔡小峰惋惜的说道。

“刚才看见你们打起来,人数相差众多,便赶紧给了晟哥打电话,我之前跟他有点交情,才答应帮了这忙。”

“那我就在此谢谢兄弟了,今天这个人情我记住了,以后有事帮忙给我打电话。”万鹏说道。

“来,我送你去医院。”

蔡小峰和万鹏一起连忙朝着医院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