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00:01:46

那几个人壮汉东倒西歪,好半天才爬起来。

他们始终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被打倒的。谁都没有看清楚杨逸出手,他们就忽然倒下,而且,身体像是被电了一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忽然,小房间里传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那是王大聪在叫,听起来恐怖至极,喊了足足十分钟,渐渐没了动静。

外面这些壮汉算是被吓坏了。他们现在总算明白,杨逸看起来平凡无奇。但实际上,此人深藏不露,绝对是高手,他们这次算是踢到钢板了。

杨逸推门出来,拍拍手,脸上带着喜气洋洋的满意微笑。只不过,他的手指上带着些许的血。

他看着这几个壮汉:“你们几个还没有跑啊,倒也不错。你们是准备和我比划比划,还是出去喊人?”

几个壮汉是打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现在东家被人抓走,是死是活都不清楚。他们没有给王大聪报仇雪恨的意思。再说,杨逸的实力,他们也都见识过,要是出手,就是鸡蛋撞石头。

杨逸见他们不说话,更高兴了。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们不想动手,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把那个家伙带回去吧。对了,我教你们一个瞎话,你们跟别人这么说,保准没事。”

杨逸的嘴角略微翘了一下,显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

夜幕降临,小雨簌簌落下,气温忽然变低。

花都的西北角,一座豪宅门口,一个穿着黑色外套,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这个人就是王风雷。王大聪的爸爸,在花都,他还有个名字,叫地下皇帝。

他的面前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的脑袋肿得如同猪头,眼睛睁不开,只能看到一条缝,身上的衣服撕成一条一条,一只胳膊一条腿被打断,弯曲成了奇怪的角度。

王风雷皱皱眉,指着这个人,问身边的心腹苏群:“这是谁?”

苏群戴着眼睛,外表斯斯文文。

他恭恭敬敬地回答:“这是大少爷。”

那一刻,王风雷的眼睛充满了惊讶,瞬间之后,他就暴跳如雷。

“这是我儿子?!谁把他打成这样了!大聪,大聪,你说话啊!”

王大聪的眼珠动了动,瞄了瞄王风雷,嘴里发出含义不明的声音:“呵呵。呵呵。鹿静怡……”

王风雷又问了几次,王大聪除了傻笑,就是吐出鹿静怡的名字。

苏群说:“老板,大少爷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他是被人打了,神志不清。不过,幸运的是……”

王风雷一瞪眼:“幸运?大聪被人打得连我这个当爸爸都认不出来,这里面还有幸运……”

他的声音带着杀气。

苏群立刻解释:“老板,我的意思是,大少爷虽然被打成这样,但是,打他的人到底没有下死手。只要悉心调理,过个一年半载,还是可以恢复的。”

王风雷沉默片刻,又沉声问:“是谁做的?”

苏群说:“我问过那些跟着大少爷的人,他们说,今天大少爷去教训一个叫杨逸的人,就是鹿风林的姑爷,鹿静怡的老公。结果,一个套着纸袋子的蒙面人杀出来,把大少爷一顿打,大少爷就成了这样。大少爷身边的人拼死才把人救出来。”

这个说法当然是杨逸教那些打手的。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让他们回去有个说法,可以脸上好看点。再说,王大聪被打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杨逸不担心那些打手会说出真相。说真话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不会那么傻。

王风雷说:“一个脑袋上套着纸袋子的人?敢打我的儿子,还把我的儿子打成这样!”

他一跺脚,恶狠狠地说:“在花都,我不允许有这样牛叉的人存在!给我查,找到他为止。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苏群点点头,说:“是的,老板,我会去查。”

这时候,王大聪的嘴里又在哼哼唧唧地说着:“鹿静怡,鹿静怡……”

王风雷问苏群:“鹿静怡就是鹿风林的女儿吧?”

苏群说:“是,大少爷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子,也是因为她。果然,漂亮的女人是祸水。”

王风雷说:“既然漂亮,那好,苏群,你准备准备,过两天,我们去鹿家提亲,我们和鹿家门当户对,鹿家的女儿嫁给大聪,那会是天作之合。你说对吧,呵呵。”

他冷笑着,一个报复计划已经在他的心里形成。

在城市的另一端,一个酒吧的角落,杨逸打了个喷嚏。

他揉揉鼻子,嘀咕了一句:“八成有人在念叨我,谁啊?估计不会是好事。”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今晚,他没有开车,喝酒就放开了。

酒吧的音乐不算吵闹,热闹的狂欢刚刚过去。他悠哉悠哉的一个人喝酒。忽然,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扭扭地过了,站在杨逸面前。

“帅哥,要不要人陪啊?一晚上八百,全套服务……”

杨逸摆摆手:“太贵了。玩不起。”

“可以打八折啊。”

杨逸抬起眼皮扫了眼那个女人,嘴巴撇了撇,毫无兴趣:“八折?算了。八折我也买不起。再说了,家里有存粮,不在外面吃野味。”

那个女人悻悻然地走了,继续搭讪别的男人。

杨逸继续喝酒,忽然,又有个女人扑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喂,亲爱的,你在这啊。”

那个女人高声叫着,同时,她又低声说,“拜托,装一下我男朋友,那几个人总是纠缠我。”

杨逸心里乐了。

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就有这样的好事找上门来。谁说我不够帅,看看,我的魅力无穷啊。

他抬头看见身边抓着他手的女人。长得还真不错,嗯,看起来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等他想起来,就见几个满是纹身的男人冲过来。

杨逸站起来,拦在他们的面前。

“怎么着你们?为什么招惹我女朋友?”

那几个人瞄了瞄杨逸:“你女朋友?真的假的?”

那个女的说:“真的,我是他女朋友。我……”

不等她说完,杨逸忽然抱住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吻。

你不是说是我女朋友吗?我先来亲一个。不亲白不亲,反正你现在也不能否认。女的也挺配合,任凭杨逸吻她,并且整个身体都贴上去。许久之后,两人分开,杨逸抹抹嘴,味道不错。

他看着那些人:“这下相信了吧。”

那些人扫兴走了。

杨逸叫服务生:“给这位美女上杯酒,我请客。”

红粉佳人一杯放在了美女的面前,那个女人也不客气,端起来轻轻地喝了一口。

“谢谢你,杨先生。”

杨逸愣了下:“你认识我,你……哦,你是韩婷?”

杨逸盯着对面女人的那张脸,好好看了一阵,这才发现。这是鹿静怡的助理韩婷。要说女人的化妆术真是不得了。眼前的性感美人和白天的乖乖女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韩婷说:“杨先生,你和鹿小姐是不是闹别扭了?今天她有点不高兴。”

“是吗?不高兴啊。我还不高兴呢。”

杨逸回了一句。

他和鹿静怡的事情没办法和韩婷说,只能这样含糊的回答。

韩婷说:“杨先生,其实鹿小姐人很好的。她就是有点喜欢玩。”

杨逸问:“怎么个玩法?”

韩婷认真了。

“比如超跑啊。对了,她今晚就去了超跑俱乐部,是大明星吴鑫创立的那个。今晚有个聚会。迎接一位来自海外归来的朋友。对了,杨先生,你或许不知道,这个大明星还是鹿小姐的初恋呢。”

杨逸的眉头一动,忽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好。

“我老婆去见她初恋了。我怎么觉得,我要被绿了。”

第十五章 王大聪的爸爸

那几个人壮汉东倒西歪,好半天才爬起来。

他们始终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被打倒的。谁都没有看清楚杨逸出手,他们就忽然倒下,而且,身体像是被电了一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忽然,小房间里传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那是王大聪在叫,听起来恐怖至极,喊了足足十分钟,渐渐没了动静。

外面这些壮汉算是被吓坏了。他们现在总算明白,杨逸看起来平凡无奇。但实际上,此人深藏不露,绝对是高手,他们这次算是踢到钢板了。

杨逸推门出来,拍拍手,脸上带着喜气洋洋的满意微笑。只不过,他的手指上带着些许的血。

他看着这几个壮汉:“你们几个还没有跑啊,倒也不错。你们是准备和我比划比划,还是出去喊人?”

几个壮汉是打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现在东家被人抓走,是死是活都不清楚。他们没有给王大聪报仇雪恨的意思。再说,杨逸的实力,他们也都见识过,要是出手,就是鸡蛋撞石头。

杨逸见他们不说话,更高兴了。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们不想动手,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把那个家伙带回去吧。对了,我教你们一个瞎话,你们跟别人这么说,保准没事。”

杨逸的嘴角略微翘了一下,显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

夜幕降临,小雨簌簌落下,气温忽然变低。

花都的西北角,一座豪宅门口,一个穿着黑色外套,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这个人就是王风雷。王大聪的爸爸,在花都,他还有个名字,叫地下皇帝。

他的面前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的脑袋肿得如同猪头,眼睛睁不开,只能看到一条缝,身上的衣服撕成一条一条,一只胳膊一条腿被打断,弯曲成了奇怪的角度。

王风雷皱皱眉,指着这个人,问身边的心腹苏群:“这是谁?”

苏群戴着眼睛,外表斯斯文文。

他恭恭敬敬地回答:“这是大少爷。”

那一刻,王风雷的眼睛充满了惊讶,瞬间之后,他就暴跳如雷。

“这是我儿子?!谁把他打成这样了!大聪,大聪,你说话啊!”

王大聪的眼珠动了动,瞄了瞄王风雷,嘴里发出含义不明的声音:“呵呵。呵呵。鹿静怡……”

王风雷又问了几次,王大聪除了傻笑,就是吐出鹿静怡的名字。

苏群说:“老板,大少爷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他是被人打了,神志不清。不过,幸运的是……”

王风雷一瞪眼:“幸运?大聪被人打得连我这个当爸爸都认不出来,这里面还有幸运……”

他的声音带着杀气。

苏群立刻解释:“老板,我的意思是,大少爷虽然被打成这样,但是,打他的人到底没有下死手。只要悉心调理,过个一年半载,还是可以恢复的。”

王风雷沉默片刻,又沉声问:“是谁做的?”

苏群说:“我问过那些跟着大少爷的人,他们说,今天大少爷去教训一个叫杨逸的人,就是鹿风林的姑爷,鹿静怡的老公。结果,一个套着纸袋子的蒙面人杀出来,把大少爷一顿打,大少爷就成了这样。大少爷身边的人拼死才把人救出来。”

这个说法当然是杨逸教那些打手的。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让他们回去有个说法,可以脸上好看点。再说,王大聪被打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杨逸不担心那些打手会说出真相。说真话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不会那么傻。

王风雷说:“一个脑袋上套着纸袋子的人?敢打我的儿子,还把我的儿子打成这样!”

他一跺脚,恶狠狠地说:“在花都,我不允许有这样牛叉的人存在!给我查,找到他为止。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苏群点点头,说:“是的,老板,我会去查。”

这时候,王大聪的嘴里又在哼哼唧唧地说着:“鹿静怡,鹿静怡……”

王风雷问苏群:“鹿静怡就是鹿风林的女儿吧?”

苏群说:“是,大少爷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子,也是因为她。果然,漂亮的女人是祸水。”

王风雷说:“既然漂亮,那好,苏群,你准备准备,过两天,我们去鹿家提亲,我们和鹿家门当户对,鹿家的女儿嫁给大聪,那会是天作之合。你说对吧,呵呵。”

他冷笑着,一个报复计划已经在他的心里形成。

在城市的另一端,一个酒吧的角落,杨逸打了个喷嚏。

他揉揉鼻子,嘀咕了一句:“八成有人在念叨我,谁啊?估计不会是好事。”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今晚,他没有开车,喝酒就放开了。

酒吧的音乐不算吵闹,热闹的狂欢刚刚过去。他悠哉悠哉的一个人喝酒。忽然,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扭扭地过了,站在杨逸面前。

“帅哥,要不要人陪啊?一晚上八百,全套服务……”

杨逸摆摆手:“太贵了。玩不起。”

“可以打八折啊。”

杨逸抬起眼皮扫了眼那个女人,嘴巴撇了撇,毫无兴趣:“八折?算了。八折我也买不起。再说了,家里有存粮,不在外面吃野味。”

那个女人悻悻然地走了,继续搭讪别的男人。

杨逸继续喝酒,忽然,又有个女人扑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喂,亲爱的,你在这啊。”

那个女人高声叫着,同时,她又低声说,“拜托,装一下我男朋友,那几个人总是纠缠我。”

杨逸心里乐了。

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就有这样的好事找上门来。谁说我不够帅,看看,我的魅力无穷啊。

他抬头看见身边抓着他手的女人。长得还真不错,嗯,看起来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等他想起来,就见几个满是纹身的男人冲过来。

杨逸站起来,拦在他们的面前。

“怎么着你们?为什么招惹我女朋友?”

那几个人瞄了瞄杨逸:“你女朋友?真的假的?”

那个女的说:“真的,我是他女朋友。我……”

不等她说完,杨逸忽然抱住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吻。

你不是说是我女朋友吗?我先来亲一个。不亲白不亲,反正你现在也不能否认。女的也挺配合,任凭杨逸吻她,并且整个身体都贴上去。许久之后,两人分开,杨逸抹抹嘴,味道不错。

他看着那些人:“这下相信了吧。”

那些人扫兴走了。

杨逸叫服务生:“给这位美女上杯酒,我请客。”

红粉佳人一杯放在了美女的面前,那个女人也不客气,端起来轻轻地喝了一口。

“谢谢你,杨先生。”

杨逸愣了下:“你认识我,你……哦,你是韩婷?”

杨逸盯着对面女人的那张脸,好好看了一阵,这才发现。这是鹿静怡的助理韩婷。要说女人的化妆术真是不得了。眼前的性感美人和白天的乖乖女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韩婷说:“杨先生,你和鹿小姐是不是闹别扭了?今天她有点不高兴。”

“是吗?不高兴啊。我还不高兴呢。”

杨逸回了一句。

他和鹿静怡的事情没办法和韩婷说,只能这样含糊的回答。

韩婷说:“杨先生,其实鹿小姐人很好的。她就是有点喜欢玩。”

杨逸问:“怎么个玩法?”

韩婷认真了。

“比如超跑啊。对了,她今晚就去了超跑俱乐部,是大明星吴鑫创立的那个。今晚有个聚会。迎接一位来自海外归来的朋友。对了,杨先生,你或许不知道,这个大明星还是鹿小姐的初恋呢。”

杨逸的眉头一动,忽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好。

“我老婆去见她初恋了。我怎么觉得,我要被绿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