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23:49:42

杨逸开着他的那辆破车,在花都转了一圈,又回到玫瑰花园小区。停在了鹿静怡的别墅门口。

他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上,点着了,抽了一口。

他很小的时候就会抽烟。但是做了佣兵之后,为了执行任务,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抽烟。

看着冒出来的烟圈,杨逸自言自语:“难道我是真的爱上鹿静怡了。哈哈。”

他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本来他和鹿静怡的关系只是一时赌气,现在,却真的有点动心。

杨逸把香烟掐灭:“我杨逸想得到的东西,绝对会得到。不管是钱,还是女人。鹿静怡,你也一定会是我的。”

其实,杨逸只要说,他就是那个纸袋侠,鹿静怡自然会对他高看一眼,可杨逸偏偏就是不说。

他把车开走,去张梦岚那里过夜。

转眼过了几天,同学会到了日子。

杨逸早早起来,洗了把脸,换了身还算顺眼的衣服。刚一开门,那个小辣椒张颖就站在那里。

“喂,杨逸,你是不是被人甩了。这几天,怎么总是在我家啊。对了,房租……”

“会给的。忘不了。”

杨逸一甩手,径自走了出去。

张颖在后面叫着:“喂,我这不是想关心你一下吗?”

自从上次杨逸救了她,她对杨逸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改变。

杨逸开着车,到了鹿静怡那里。他打电话:“老婆,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你说只要我一杆清台,你就……”

那边电话挂断了。

杨逸走到门口,使劲敲门。门开了,管家从里面走出来。

“鹿小姐,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拍外景。”

杨逸什么话都不说,转身就走,上了车,一脚油门,车就飞出去。

鹿静怡的态度再明显不过,就是看不起他,连当初的诺言都不遵守。杨逸真想一脚油门,直接冲到鹿风林那里,告诉他,你女儿看不起我,这个女婿我不当了。

可看看时间,还是先去同学会吧。

本想把白律叫着一起去。结果,去他家一看,门关着。路上,白律来了电话,告诉他地址。听声音有点低落,似乎不太高兴。

转眼间,杨逸就到了酒店包厢。这里的档次还不错,消费也很高,据说是因为当初的高中同学中有个当了老板,发了财。

这一顿饭吃得不错,大家玩玩闹闹,说说笑笑。杨逸当初是个很平凡的孩子,大家能记住他的名字就不错。他也不奢求什么。

总之,杨逸很高兴。

一个多小时后,这顿饭吃完了。大家互相留了通讯地址。

杨逸拿着牙签,一边走一边剔牙。到了外面,正想给白律打个电话,问问他为什么不来。忽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

“臭婊子,你是想给我绿帽子啊。”

说完,就是一声响亮的巴掌。一个女人捂着脸,含着眼泪,不敢说话。

杨逸一看那个女人,竟然认识,刚才在同学会上还见过。是当年的校花萧柔。人家当年长得漂亮,身材好,家境也好,是许多男生的梦中情人,而杨逸只是平凡无奇的一个学生。不管哪方面,都是非常不起眼的。他们两个人自然没有交集。刚才同学会,两人坐得也相当远。

谁也想不到,在这里,两人又见面了。

打萧柔的是个一脸痞气的年轻男人,长得还算有点帅。

萧柔声音凄惨地说:“我这是参加同学会,没有别的意思。”

那个男人又给了她一巴掌:“别糊弄我,我看你就是想出轨。跟我回家。”

萧柔执拗着不走,那个男人又要打他。手臂刚一抬起来,忽然被人抓住。抓住他的手的人,正是杨逸。

那个男人扭回头,瞪了杨逸一眼:“放开!再不放开,我就……”

杨逸听他说话心烦,一巴掌打过去,直接把他抽出去三米远。

萧柔愣了,看着眼前这个帮了自己的男人。

“你是杨逸?”

杨逸眉毛一挑,笑嘻嘻地说:“是啊,你还真的认识我。”

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肿起来的脸,冲了过来。

“你,你敢打我?你……”

杨逸一挥手,巴掌再次拍在他的脸上,上次是左边,这次是右边。这次同样把他抽出去,好几米远。

萧柔吓得捂住了嘴巴,让自己不叫出声来。

杨逸拉起萧柔的手,转身上了车,脚踩油门,车开了出去。那个男人爬起来,脸上又红又肿,他追过去,可是,杨逸已经跑了。

等到那个人终于看不见了,萧柔才长出一口气,身体也松弛下来。

杨逸斜眼瞄了他一下,同时吹了声口哨。

“那个是谁?”

“我男朋友。我……我现在和他住在一起。我……”

萧柔欲言又止,看起来并不想说太多。

他说:“这个男人看起来挺渣的。”

萧柔的眼睛里神色黯淡,轻轻叹气:“他原来不是这样,只不过,这两年,他的心情不好。唉,既然我跟了他,那我也无话可说。我……”

说着,说着,她低下头,又哭起来。

杨逸随手拿了纸巾,递给她。她说了声:“谢谢,你是个好人。”

杨逸说:“别乱说,我可从来不希望做好人。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萧柔的手忽然按在杨逸的手上。

“不,我不回去。我不想再见到哪个人,我……我想……我们这里停车好吗?”

杨逸自然而然地停下了车。萧柔没有动,目光看着外面。外面是一座旅馆,提供钟点房服务。

这个意思太明显不过了。

萧柔低着头,小声地说:“杨逸,你是对我最好的男人。我想报答你一下,你不要把我看成不要脸的女人。因为,我想不到其他报答你的办法。”

杨逸的嘴角向上挑了挑,邪魅地笑了笑:“好,我接受你的报答。”

宾馆房间,拉着窗帘,室内昏暗无比。

一切都已经结束。

杨逸摸出香烟,吸了口事后烟,感觉还不错。

半年多没有开过荤了,他以为,他回到花都,就可以做个平凡人,过平凡人的日子,可是,经过这段日子,他又发现,如果你是一个平凡人,那就意味着,你就要时刻做好受人欺负的准备。

他偎依在身边,已然满足睡着的萧柔,这个曾经的校花,他的梦中情人,竟然这么轻易就到手了。

他又吸了口烟,轻轻吐出:“杨逸,你醒醒吧,做什么普通人,你就是你,你是一头狼,是狼就是要吃肉的,还要最好的肉。鹿静怡,你不想做我老婆。你看看,有的是女人想。”

他今天和萧柔做出这样的事情,既然是因为男人的本能,也是想报复一下鹿静怡。

萧柔睁开眼睛,满是柔情地看着杨逸。

“听说你结婚了。我们这样……会不会对不起你老婆。”

杨逸的手有点不老实地按住萧柔的肩膀:“不是正式老婆,还没有正式结婚。再说,就算我结婚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她。这世界上,但凡有点本事的男人,就不会只有一个女人。”

萧柔格格笑着:“你真是个直男癌,这话要是让你老婆听到了,肯定不得了。不过,或许她会是个很宽容,很贤惠的女人,那也说不定哦。”

杨逸看着,真想说,你还是多考虑一下怎么会你男朋友交代吧。之前,她男朋友骂她是臭婊子,现在看来,那个男的说的也不一定都是错的。

忽然,萧柔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说了两句,瞄了一眼杨逸,顺手把免提打开。

手机里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哭腔:“柔柔,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是我的错。求求你,回来吧。我再也不打你了。我跪下来求你,真的,我已经跪了一个小时了。”

萧柔把嘴巴凑近手机:“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说完,她把手机挂断,一语不发地下床穿衣服。

杨逸把香烟按灭,等到萧柔把衣服穿好,这才问:“你经常和别的男人来这里吗?”

萧柔淡淡地笑着:“你说呢?”

杨逸看着他的眼睛,很不屑地哼了哼。

萧柔走过来,单腿跪在床上,凑近杨逸。

“不是你心里想的那样,我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杨逸心想,你的意思是说,我虽然和你这个只见过没几面的男人开房。可我还是个好女孩。

呵呵。

杨逸只能在心里一阵冷笑。

萧柔出门时说:“我现在解释你也不信,随你便了。”

说完,门咣的一声响了,她走了出去。

第十七章 当年的校花

杨逸开着他的那辆破车,在花都转了一圈,又回到玫瑰花园小区。停在了鹿静怡的别墅门口。

他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上,点着了,抽了一口。

他很小的时候就会抽烟。但是做了佣兵之后,为了执行任务,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抽烟。

看着冒出来的烟圈,杨逸自言自语:“难道我是真的爱上鹿静怡了。哈哈。”

他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本来他和鹿静怡的关系只是一时赌气,现在,却真的有点动心。

杨逸把香烟掐灭:“我杨逸想得到的东西,绝对会得到。不管是钱,还是女人。鹿静怡,你也一定会是我的。”

其实,杨逸只要说,他就是那个纸袋侠,鹿静怡自然会对他高看一眼,可杨逸偏偏就是不说。

他把车开走,去张梦岚那里过夜。

转眼过了几天,同学会到了日子。

杨逸早早起来,洗了把脸,换了身还算顺眼的衣服。刚一开门,那个小辣椒张颖就站在那里。

“喂,杨逸,你是不是被人甩了。这几天,怎么总是在我家啊。对了,房租……”

“会给的。忘不了。”

杨逸一甩手,径自走了出去。

张颖在后面叫着:“喂,我这不是想关心你一下吗?”

自从上次杨逸救了她,她对杨逸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改变。

杨逸开着车,到了鹿静怡那里。他打电话:“老婆,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你说只要我一杆清台,你就……”

那边电话挂断了。

杨逸走到门口,使劲敲门。门开了,管家从里面走出来。

“鹿小姐,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拍外景。”

杨逸什么话都不说,转身就走,上了车,一脚油门,车就飞出去。

鹿静怡的态度再明显不过,就是看不起他,连当初的诺言都不遵守。杨逸真想一脚油门,直接冲到鹿风林那里,告诉他,你女儿看不起我,这个女婿我不当了。

可看看时间,还是先去同学会吧。

本想把白律叫着一起去。结果,去他家一看,门关着。路上,白律来了电话,告诉他地址。听声音有点低落,似乎不太高兴。

转眼间,杨逸就到了酒店包厢。这里的档次还不错,消费也很高,据说是因为当初的高中同学中有个当了老板,发了财。

这一顿饭吃得不错,大家玩玩闹闹,说说笑笑。杨逸当初是个很平凡的孩子,大家能记住他的名字就不错。他也不奢求什么。

总之,杨逸很高兴。

一个多小时后,这顿饭吃完了。大家互相留了通讯地址。

杨逸拿着牙签,一边走一边剔牙。到了外面,正想给白律打个电话,问问他为什么不来。忽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

“臭婊子,你是想给我绿帽子啊。”

说完,就是一声响亮的巴掌。一个女人捂着脸,含着眼泪,不敢说话。

杨逸一看那个女人,竟然认识,刚才在同学会上还见过。是当年的校花萧柔。人家当年长得漂亮,身材好,家境也好,是许多男生的梦中情人,而杨逸只是平凡无奇的一个学生。不管哪方面,都是非常不起眼的。他们两个人自然没有交集。刚才同学会,两人坐得也相当远。

谁也想不到,在这里,两人又见面了。

打萧柔的是个一脸痞气的年轻男人,长得还算有点帅。

萧柔声音凄惨地说:“我这是参加同学会,没有别的意思。”

那个男人又给了她一巴掌:“别糊弄我,我看你就是想出轨。跟我回家。”

萧柔执拗着不走,那个男人又要打他。手臂刚一抬起来,忽然被人抓住。抓住他的手的人,正是杨逸。

那个男人扭回头,瞪了杨逸一眼:“放开!再不放开,我就……”

杨逸听他说话心烦,一巴掌打过去,直接把他抽出去三米远。

萧柔愣了,看着眼前这个帮了自己的男人。

“你是杨逸?”

杨逸眉毛一挑,笑嘻嘻地说:“是啊,你还真的认识我。”

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肿起来的脸,冲了过来。

“你,你敢打我?你……”

杨逸一挥手,巴掌再次拍在他的脸上,上次是左边,这次是右边。这次同样把他抽出去,好几米远。

萧柔吓得捂住了嘴巴,让自己不叫出声来。

杨逸拉起萧柔的手,转身上了车,脚踩油门,车开了出去。那个男人爬起来,脸上又红又肿,他追过去,可是,杨逸已经跑了。

等到那个人终于看不见了,萧柔才长出一口气,身体也松弛下来。

杨逸斜眼瞄了他一下,同时吹了声口哨。

“那个是谁?”

“我男朋友。我……我现在和他住在一起。我……”

萧柔欲言又止,看起来并不想说太多。

他说:“这个男人看起来挺渣的。”

萧柔的眼睛里神色黯淡,轻轻叹气:“他原来不是这样,只不过,这两年,他的心情不好。唉,既然我跟了他,那我也无话可说。我……”

说着,说着,她低下头,又哭起来。

杨逸随手拿了纸巾,递给她。她说了声:“谢谢,你是个好人。”

杨逸说:“别乱说,我可从来不希望做好人。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萧柔的手忽然按在杨逸的手上。

“不,我不回去。我不想再见到哪个人,我……我想……我们这里停车好吗?”

杨逸自然而然地停下了车。萧柔没有动,目光看着外面。外面是一座旅馆,提供钟点房服务。

这个意思太明显不过了。

萧柔低着头,小声地说:“杨逸,你是对我最好的男人。我想报答你一下,你不要把我看成不要脸的女人。因为,我想不到其他报答你的办法。”

杨逸的嘴角向上挑了挑,邪魅地笑了笑:“好,我接受你的报答。”

宾馆房间,拉着窗帘,室内昏暗无比。

一切都已经结束。

杨逸摸出香烟,吸了口事后烟,感觉还不错。

半年多没有开过荤了,他以为,他回到花都,就可以做个平凡人,过平凡人的日子,可是,经过这段日子,他又发现,如果你是一个平凡人,那就意味着,你就要时刻做好受人欺负的准备。

他偎依在身边,已然满足睡着的萧柔,这个曾经的校花,他的梦中情人,竟然这么轻易就到手了。

他又吸了口烟,轻轻吐出:“杨逸,你醒醒吧,做什么普通人,你就是你,你是一头狼,是狼就是要吃肉的,还要最好的肉。鹿静怡,你不想做我老婆。你看看,有的是女人想。”

他今天和萧柔做出这样的事情,既然是因为男人的本能,也是想报复一下鹿静怡。

萧柔睁开眼睛,满是柔情地看着杨逸。

“听说你结婚了。我们这样……会不会对不起你老婆。”

杨逸的手有点不老实地按住萧柔的肩膀:“不是正式老婆,还没有正式结婚。再说,就算我结婚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她。这世界上,但凡有点本事的男人,就不会只有一个女人。”

萧柔格格笑着:“你真是个直男癌,这话要是让你老婆听到了,肯定不得了。不过,或许她会是个很宽容,很贤惠的女人,那也说不定哦。”

杨逸看着,真想说,你还是多考虑一下怎么会你男朋友交代吧。之前,她男朋友骂她是臭婊子,现在看来,那个男的说的也不一定都是错的。

忽然,萧柔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说了两句,瞄了一眼杨逸,顺手把免提打开。

手机里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哭腔:“柔柔,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是我的错。求求你,回来吧。我再也不打你了。我跪下来求你,真的,我已经跪了一个小时了。”

萧柔把嘴巴凑近手机:“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说完,她把手机挂断,一语不发地下床穿衣服。

杨逸把香烟按灭,等到萧柔把衣服穿好,这才问:“你经常和别的男人来这里吗?”

萧柔淡淡地笑着:“你说呢?”

杨逸看着他的眼睛,很不屑地哼了哼。

萧柔走过来,单腿跪在床上,凑近杨逸。

“不是你心里想的那样,我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杨逸心想,你的意思是说,我虽然和你这个只见过没几面的男人开房。可我还是个好女孩。

呵呵。

杨逸只能在心里一阵冷笑。

萧柔出门时说:“我现在解释你也不信,随你便了。”

说完,门咣的一声响了,她走了出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