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23:54:40

一整条手臂掉落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那失去身体的手还握着剑,鲜血溅了一地。

因练武时间长短的关系,李静的武功比两位弟弟好很多,与白衣男子交战五十多个回合后,她使出一招‘蜻蜓点水’,在使出这招蜻蜓点水之前她不认为自己马上能胜出,因为从动手开始到当下她感觉白衣男子还是难应付。

然而剑光过后那人被她削掉整条右臂,李静知道是对方出现失误才造成严重后果。

以此同时,李思和李夜也用拳脚将那三位青衣男子打倒在地。

疼得面目狰狞的陈立被人搀扶狼狈离去,只是在离去前留下话儿:断臂之仇一定会报!你们等着。

看到众人还在视线之内,李夜问李静:“就让这些人这般轻易走掉?”

李静说:“那些人虽然出手伤了三弟,但也不必杀之,我们黄山派的人做事还是要有分寸。”

李思说:“姓陈的说以后要找我们报仇,这事大姐你怎么看?”

李静想了想说:“管他呢!……”

姐弟三人带着下人从街道上再次返回来福酒楼,在酒楼厢房里,李静对两位弟弟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能让爹娘知道,爹娘要是知道必然会责骂我们做事情冲动,有可能以后不再允许我们下山来玩!所以不能让他们知道。”

李思和李夜都答应姐姐:与陈立发生冲突的事情不会和爹娘说。

此时李思已经没有心情再去街上闲逛。

刚才两伙人动手的地方围观路人还没有完全散去,七八名成年男子围着那地上断臂议论开来:

一人说:“黄山派果然名不虚传,刚刚李东海女儿的剑法就证实这一点。”

又一人说:“只是安庆陈家公子被李静砍去手臂,这事恐怕会让两派结怨了。”

另一人说:“结怨是肯定!希望不要因此死一些无辜的人。”

再一人说:“结怨又如何?我看陈志南拿黄山派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实力还是有差别。”

“黄山派整体实力未必比安庆陈家强多少,安庆第一家族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陈志南在当地不夸张的说那也是能呼风唤雨。”

“这下难道江湖又起波澜!腥风血雨不能平静?”

“管那些作甚!两派人的事情跟我们有半毛关系?”

就在众人说话的当下,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一只野狗,那野狗叼起地上的断臂跑进了小巷子里不见了踪影。

终究围观人群散去,只留下一摊鲜血在地上,不多久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那摊血迹又被无数个鞋底抹去。

刚才发生打斗的街头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从桂花镇返回黄山的路上李思问李静和李夜:“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你们听见镇上的人都说了些什么?”

李夜说:“他们说从此安庆陈家要和黄山派结仇,他们等着看好戏。”

李静说:“那陈立的武功不过如此,再者说八年前在武林大会上陈志南就是爹爹的手下败将,我们大可不必理会镇上的人怎么说,说什么。”

李静说完又说:“他们动手打人在先,被断臂也是自讨苦吃。”

李夜问李静:“说真的!如果爹爹知道这次我们来桂花镇与人动手,还伤了人,他老人家会怎样?”

“我怎么知道爹爹会怎样!反正二弟,三弟,昨天的事情是不能让爹娘知道!”

李夜说:“要是陈家的人来黄山讨说法那咋办?”

李静说:“来黄山?!!他们也有这个胆量!”

回到黄山,当天黄昏李思便去练武场练功,与以往不同,他练得很认真,生平第一次与人动手后让他感慨:自身武艺的强大太重要了,昨天要不是大姐武艺高人一筹,后果真不敢想象!

远远的一个人影走向练武场,他知道那身影是自己母亲。

徐敏走到李思跟前:“我的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变得这样勤快练功。”

李思收气停止动作说:“父亲已经同意等来年也要带我去参加武林大会,所以从今天起要努力练功。”

“你这样的想法很好……昨天是你第一次下山去游玩,怎么样?桂花镇的端午节很热闹吧!跟娘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桂花江上满是龙舟,河堤上满是人就很好玩……还有东街茶楼里的戏子唱曲很好听,街头艺人变的小戏法也很好玩。”李思开心说。

“除此之外,昨天在桂花镇还有什么事情值得说么?”

“没有。”

徐敏说:“看你这般开心样,以前我和你爹爹不让你下山,那时你恨死我们了,现在还恨吗?”

“我从来不恨爹娘。”

端午节过后的第三天,李思和李夜在厨房吃甜瓜,吃着吃着,李思忽然说:“山下来了马队。”

“你怎么知道山下来马队?”李夜很是疑惑。

李思笑着说:“以前我不能下山,每次你和大姐出门游玩,算好你们差不多返回的时辰我都会去山顶。”

“去山顶干嘛?”

“登高望远,从山顶往下看山脚确定你们真的回来?……其实在山顶看山脚什么也看不到,都被茂盛的树叶遮挡视线,但我都能知道你们已经从外面回来了,因为我能隐隐约约听到马匹的叫唤。”

“你的耳朵这般敏锐!要知道山脚马棚离山顶可很远。”

“难道我要骗二哥?……就刚刚,在这厨房里我就感觉到山脚有马的叫声。”

李夜把手中甜瓜放到一边竖起了耳朵却什么也没有听到:“你听错了吧?”

“不会错。”李思很自信说:“那些年我不能下山,却练就成了顺风耳,哈哈!”

李夜说:“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日子,而且这两天山上又没有人下山,来的马队他们是什么人?”

李思说:“既然不是自己人,当然是来客人了。”

“客人?”李夜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陈志南为了陈立断臂一事找上门来了!!!”

“不会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走!李思,我们这就出门看看,看是不是真的陈家人来了?”

第三章

一整条手臂掉落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那失去身体的手还握着剑,鲜血溅了一地。

因练武时间长短的关系,李静的武功比两位弟弟好很多,与白衣男子交战五十多个回合后,她使出一招‘蜻蜓点水’,在使出这招蜻蜓点水之前她不认为自己马上能胜出,因为从动手开始到当下她感觉白衣男子还是难应付。

然而剑光过后那人被她削掉整条右臂,李静知道是对方出现失误才造成严重后果。

以此同时,李思和李夜也用拳脚将那三位青衣男子打倒在地。

疼得面目狰狞的陈立被人搀扶狼狈离去,只是在离去前留下话儿:断臂之仇一定会报!你们等着。

看到众人还在视线之内,李夜问李静:“就让这些人这般轻易走掉?”

李静说:“那些人虽然出手伤了三弟,但也不必杀之,我们黄山派的人做事还是要有分寸。”

李思说:“姓陈的说以后要找我们报仇,这事大姐你怎么看?”

李静想了想说:“管他呢!……”

姐弟三人带着下人从街道上再次返回来福酒楼,在酒楼厢房里,李静对两位弟弟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能让爹娘知道,爹娘要是知道必然会责骂我们做事情冲动,有可能以后不再允许我们下山来玩!所以不能让他们知道。”

李思和李夜都答应姐姐:与陈立发生冲突的事情不会和爹娘说。

此时李思已经没有心情再去街上闲逛。

刚才两伙人动手的地方围观路人还没有完全散去,七八名成年男子围着那地上断臂议论开来:

一人说:“黄山派果然名不虚传,刚刚李东海女儿的剑法就证实这一点。”

又一人说:“只是安庆陈家公子被李静砍去手臂,这事恐怕会让两派结怨了。”

另一人说:“结怨是肯定!希望不要因此死一些无辜的人。”

再一人说:“结怨又如何?我看陈志南拿黄山派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实力还是有差别。”

“黄山派整体实力未必比安庆陈家强多少,安庆第一家族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陈志南在当地不夸张的说那也是能呼风唤雨。”

“这下难道江湖又起波澜!腥风血雨不能平静?”

“管那些作甚!两派人的事情跟我们有半毛关系?”

就在众人说话的当下,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一只野狗,那野狗叼起地上的断臂跑进了小巷子里不见了踪影。

终究围观人群散去,只留下一摊鲜血在地上,不多久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那摊血迹又被无数个鞋底抹去。

刚才发生打斗的街头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从桂花镇返回黄山的路上李思问李静和李夜:“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你们听见镇上的人都说了些什么?”

李夜说:“他们说从此安庆陈家要和黄山派结仇,他们等着看好戏。”

李静说:“那陈立的武功不过如此,再者说八年前在武林大会上陈志南就是爹爹的手下败将,我们大可不必理会镇上的人怎么说,说什么。”

李静说完又说:“他们动手打人在先,被断臂也是自讨苦吃。”

李夜问李静:“说真的!如果爹爹知道这次我们来桂花镇与人动手,还伤了人,他老人家会怎样?”

“我怎么知道爹爹会怎样!反正二弟,三弟,昨天的事情是不能让爹娘知道!”

李夜说:“要是陈家的人来黄山讨说法那咋办?”

李静说:“来黄山?!!他们也有这个胆量!”

回到黄山,当天黄昏李思便去练武场练功,与以往不同,他练得很认真,生平第一次与人动手后让他感慨:自身武艺的强大太重要了,昨天要不是大姐武艺高人一筹,后果真不敢想象!

远远的一个人影走向练武场,他知道那身影是自己母亲。

徐敏走到李思跟前:“我的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变得这样勤快练功。”

李思收气停止动作说:“父亲已经同意等来年也要带我去参加武林大会,所以从今天起要努力练功。”

“你这样的想法很好……昨天是你第一次下山去游玩,怎么样?桂花镇的端午节很热闹吧!跟娘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桂花江上满是龙舟,河堤上满是人就很好玩……还有东街茶楼里的戏子唱曲很好听,街头艺人变的小戏法也很好玩。”李思开心说。

“除此之外,昨天在桂花镇还有什么事情值得说么?”

“没有。”

徐敏说:“看你这般开心样,以前我和你爹爹不让你下山,那时你恨死我们了,现在还恨吗?”

“我从来不恨爹娘。”

端午节过后的第三天,李思和李夜在厨房吃甜瓜,吃着吃着,李思忽然说:“山下来了马队。”

“你怎么知道山下来马队?”李夜很是疑惑。

李思笑着说:“以前我不能下山,每次你和大姐出门游玩,算好你们差不多返回的时辰我都会去山顶。”

“去山顶干嘛?”

“登高望远,从山顶往下看山脚确定你们真的回来?……其实在山顶看山脚什么也看不到,都被茂盛的树叶遮挡视线,但我都能知道你们已经从外面回来了,因为我能隐隐约约听到马匹的叫唤。”

“你的耳朵这般敏锐!要知道山脚马棚离山顶可很远。”

“难道我要骗二哥?……就刚刚,在这厨房里我就感觉到山脚有马的叫声。”

李夜把手中甜瓜放到一边竖起了耳朵却什么也没有听到:“你听错了吧?”

“不会错。”李思很自信说:“那些年我不能下山,却练就成了顺风耳,哈哈!”

李夜说:“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日子,而且这两天山上又没有人下山,来的马队他们是什么人?”

李思说:“既然不是自己人,当然是来客人了。”

“客人?”李夜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陈志南为了陈立断臂一事找上门来了!!!”

“不会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走!李思,我们这就出门看看,看是不是真的陈家人来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