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23:16:22

听到孩子的哭声不再那么撕心裂肺,杜振霞的脸色从紧张中解脱了出来,她一脸惊喜的看着秦祥林:“小秦想不到真有你的!”

秦祥林微微笑了一下,心中却在仔细算着这个孩子的八字。八字带羊刃,强旺无比,而且毫无节制,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八字,注定多灾多难。

在八字命理学中,讲究的是阴阳五行中和,太强或者太弱都是极为不好的。

“嫂子,我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秦祥林有些犹豫的说了一句。

“小秦,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好了!”杜振霞已经开始给孩子喂奶了。

杜振霞其实刚刚才28岁,身材丰盈,皮肤白皙,再加上五官精致,显得格外的有女人味。如果,她不是有了孩子,更像是一个邻家大姐姐。

空气中弥漫着香味,秦祥林看着孩子贪婪喝着甘甜水汁的模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个孩子的八字非常强硬,一定要找属猪,属鼠的人取一个名字,而且,孩子的父亲要非常小心,这个八字……克父!”秦祥林说道。

“克父?你是说对孩子他爸不好吗?”杜振霞紧张的看着秦祥林。

“不错!嫂子,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这种八字一定要化解的,不然对她自己,还有她父亲都不利!”秦祥林再三嘱咐道。

“好的,我记住了!”杜振霞点了点头,“谢谢你,小秦!”

秦祥林点了点头,起身告辞。上了楼,秦祥林就看见了死胖子醉呼呼的走进了院子。

这一晚,秦祥林躺在床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秦祥林竟然梦见自己在结婚,而结婚的对象一会儿是华美婷,一会儿又是在包房里面见到的那个女孩,到了最后却又和杜振霞一起洞房。

整个过程无比的累,但醒来的时候,秦祥林却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只是要去洗澡和换裤子了。

就在秦祥林还在躺在床上回味着昨晚新婚洞房的感觉,门却被砸响了。

“会是谁呢?”秦祥林从床上跳起来去开门,站在门口的却是房东那个死胖子:

“狗日的小杂种,竟敢说我的女儿克父,你他妈欠抽呢?”死胖子一脸凶神恶煞。

秦祥林没好气的回答道:“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最好信我,不然很危险!”

“我信你个大头鬼!你个窝囊废,老子的房租呢?时间可超了!”死胖子大声吼道,口水喷了秦祥林一脸。

“那个……能不能宽限两天,或者,我想给两个月的……”

“不行!有钱就住!没钱就滚蛋!”死胖子大吼着打断了秦祥林的话。

“再给点时间吧,哪怕就是一天也好!”秦祥林不得不服软,欠别人房租,这本身就是一件理亏的事。

“那就再给你一天,到了明天这个时候,没有房租,你就给老子麻溜滚蛋!”死胖子气势嚣张的离开了。

秦祥林有些无奈的坐在了床上,点燃了一支烟,安静的抽完,然后决定等会去找胖子赵建国,好歹借几百块钱,先给一下房租。

秦祥林正思考着问题,门又被敲响了。“难道死胖子又来了?”秦祥林将烟掐灭去开门。

一开门,门口站着的却是杜振霞。杜振霞一看见秦祥林脸顿时就红了。

这时候,秦祥林也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现在秦祥林的身上只不过穿着一条小裤子。小师父在抬着头念经。

秦祥林尴尬到了极点,一下子弯下了腰。

杜振霞红着的脸笑了起来:“看来,营养挺好的啊!”

秦祥林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那就更加尴尬了。

“嫂子是生个孩子的人,啥也不怕!”杜振霞开了一句玩笑,然后小声对着秦祥林说道:“你就是没有房租也不怕!死胖子不敢真赶你走的!”

杜振霞说完了这句话,咯咯的笑着离开了,然后在走廊上,秦祥林听见嫂子的歌声:“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

秦祥林尴尬的关上了房门,想起嫂子那一句,“营养挺好的啊!”忍不住有些骄傲起来。

营养好,那是男人的标志。

但很快,秦祥林就尴尬到无可附加的地步,因为他发现裤子被水打湿了,终于他再一次理解到嫂子那一句“营养挺好的”深刻含义。

秦祥林进了洗澡间,放开了热水开始洗澡,舒舒服服的写了一个澡,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能量。

裹着浴袍出来,却又听到有人敲门。开了门,门口站着的却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长腿,竟然是华美婷。

“秦祥林,你大早上就洗澡的吗?”华美婷笑着说道,不由得上下打量着秦祥林,随口说道:“看不出来身材还不错嘛!”

秦祥林本就是青春迸发的时候,再看见华美婷这一声行走的魅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说道:“不只是身材不错,耐力和爆发力更好!”

“切!”华美婷不屑笑了一声,走进来走到了椅子上。

这个秦祥林立即尴尬起来,因为被水打湿的裤子还在床上,不知道华美婷有没有看见。秦祥林一把抓住,藏在了被子下面,然后赶紧抓起衣服进了洗澡间,换好了衣服才出来。

等秦祥林再出来的时候,华美婷已经再看一本八字的书。

“你看得懂吗?你就看!”秦祥林没好气的说道。

“我还是确实看不懂!不过,你可以教我!”华美婷说这句话的时候,眨着眼睛,目光竟然非常的真挚。

秦祥林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说道:“太笨的人我可教不会!”

华美婷白了秦祥林一眼,放下了书,“不过说正经的,你在那张纸上写到,有人欺骗我的感情,最后我会落得人财两空,这是真的?”

“是真的!”秦祥林回答道。

“那个人会不会……会不会就是刘纪元?”华美婷小声试探着问道。

“你们几月份开始交往?”秦祥林没有直接回答华美婷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今年三月!”华美婷回答道。

“三月属兔!”秦祥林说完,随即打开了万年历,接着说道:“你们交往的那一天是3月18号!”

华美婷听到秦祥林说起准确日期,吓得合不拢嘴:“我的天呐,秦祥林你是活神仙吗?”

秦祥林面无表情说道:“就这?不过是皮毛而已!”

“那是不是他?”华美婷接着问。

秦祥林突然笑了,淡淡的笑,风轻云淡。

“真的是他?”华美婷非常惊讶,“怎么会是他?他对我那么好!”

秦祥林只是淡淡的笑着,并不准备发表评论。

“那……那我该怎么办?离开他吗?”华美婷看着秦祥林问道。

秦祥林还是选择沉默。点到这一步,剩下就得靠自己了。这是八字命理学的规矩,第一点就是不强行改命,不主动帮忙改命。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让我们在一起,他又不会对不起我?”华美婷茫然的看着秦祥林。

听到这个问题秦祥林突然笑了,随即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华美婷沉默着,半响不说话。“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沉默了许久后,从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红包放在了茶具上,“这是我请你算八字的佣金,你收下吧!”华美婷站起来准备离开,走到了门口她又回头问了一句:“以后,我还可以再找你帮我算八字吗?”

秦祥林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华美婷也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谢谢。

等华美婷走远后,秦祥林一下子抓起来的桌子上的红包,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红布,里面是一叠红票子,仔细一点竟然是一千块钱。

012 一千块

听到孩子的哭声不再那么撕心裂肺,杜振霞的脸色从紧张中解脱了出来,她一脸惊喜的看着秦祥林:“小秦想不到真有你的!”

秦祥林微微笑了一下,心中却在仔细算着这个孩子的八字。八字带羊刃,强旺无比,而且毫无节制,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八字,注定多灾多难。

在八字命理学中,讲究的是阴阳五行中和,太强或者太弱都是极为不好的。

“嫂子,我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秦祥林有些犹豫的说了一句。

“小秦,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好了!”杜振霞已经开始给孩子喂奶了。

杜振霞其实刚刚才28岁,身材丰盈,皮肤白皙,再加上五官精致,显得格外的有女人味。如果,她不是有了孩子,更像是一个邻家大姐姐。

空气中弥漫着香味,秦祥林看着孩子贪婪喝着甘甜水汁的模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个孩子的八字非常强硬,一定要找属猪,属鼠的人取一个名字,而且,孩子的父亲要非常小心,这个八字……克父!”秦祥林说道。

“克父?你是说对孩子他爸不好吗?”杜振霞紧张的看着秦祥林。

“不错!嫂子,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这种八字一定要化解的,不然对她自己,还有她父亲都不利!”秦祥林再三嘱咐道。

“好的,我记住了!”杜振霞点了点头,“谢谢你,小秦!”

秦祥林点了点头,起身告辞。上了楼,秦祥林就看见了死胖子醉呼呼的走进了院子。

这一晚,秦祥林躺在床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秦祥林竟然梦见自己在结婚,而结婚的对象一会儿是华美婷,一会儿又是在包房里面见到的那个女孩,到了最后却又和杜振霞一起洞房。

整个过程无比的累,但醒来的时候,秦祥林却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只是要去洗澡和换裤子了。

就在秦祥林还在躺在床上回味着昨晚新婚洞房的感觉,门却被砸响了。

“会是谁呢?”秦祥林从床上跳起来去开门,站在门口的却是房东那个死胖子:

“狗日的小杂种,竟敢说我的女儿克父,你他妈欠抽呢?”死胖子一脸凶神恶煞。

秦祥林没好气的回答道:“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最好信我,不然很危险!”

“我信你个大头鬼!你个窝囊废,老子的房租呢?时间可超了!”死胖子大声吼道,口水喷了秦祥林一脸。

“那个……能不能宽限两天,或者,我想给两个月的……”

“不行!有钱就住!没钱就滚蛋!”死胖子大吼着打断了秦祥林的话。

“再给点时间吧,哪怕就是一天也好!”秦祥林不得不服软,欠别人房租,这本身就是一件理亏的事。

“那就再给你一天,到了明天这个时候,没有房租,你就给老子麻溜滚蛋!”死胖子气势嚣张的离开了。

秦祥林有些无奈的坐在了床上,点燃了一支烟,安静的抽完,然后决定等会去找胖子赵建国,好歹借几百块钱,先给一下房租。

秦祥林正思考着问题,门又被敲响了。“难道死胖子又来了?”秦祥林将烟掐灭去开门。

一开门,门口站着的却是杜振霞。杜振霞一看见秦祥林脸顿时就红了。

这时候,秦祥林也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现在秦祥林的身上只不过穿着一条小裤子。小师父在抬着头念经。

秦祥林尴尬到了极点,一下子弯下了腰。

杜振霞红着的脸笑了起来:“看来,营养挺好的啊!”

秦祥林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那就更加尴尬了。

“嫂子是生个孩子的人,啥也不怕!”杜振霞开了一句玩笑,然后小声对着秦祥林说道:“你就是没有房租也不怕!死胖子不敢真赶你走的!”

杜振霞说完了这句话,咯咯的笑着离开了,然后在走廊上,秦祥林听见嫂子的歌声:“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

秦祥林尴尬的关上了房门,想起嫂子那一句,“营养挺好的啊!”忍不住有些骄傲起来。

营养好,那是男人的标志。

但很快,秦祥林就尴尬到无可附加的地步,因为他发现裤子被水打湿了,终于他再一次理解到嫂子那一句“营养挺好的”深刻含义。

秦祥林进了洗澡间,放开了热水开始洗澡,舒舒服服的写了一个澡,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能量。

裹着浴袍出来,却又听到有人敲门。开了门,门口站着的却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长腿,竟然是华美婷。

“秦祥林,你大早上就洗澡的吗?”华美婷笑着说道,不由得上下打量着秦祥林,随口说道:“看不出来身材还不错嘛!”

秦祥林本就是青春迸发的时候,再看见华美婷这一声行走的魅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说道:“不只是身材不错,耐力和爆发力更好!”

“切!”华美婷不屑笑了一声,走进来走到了椅子上。

这个秦祥林立即尴尬起来,因为被水打湿的裤子还在床上,不知道华美婷有没有看见。秦祥林一把抓住,藏在了被子下面,然后赶紧抓起衣服进了洗澡间,换好了衣服才出来。

等秦祥林再出来的时候,华美婷已经再看一本八字的书。

“你看得懂吗?你就看!”秦祥林没好气的说道。

“我还是确实看不懂!不过,你可以教我!”华美婷说这句话的时候,眨着眼睛,目光竟然非常的真挚。

秦祥林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说道:“太笨的人我可教不会!”

华美婷白了秦祥林一眼,放下了书,“不过说正经的,你在那张纸上写到,有人欺骗我的感情,最后我会落得人财两空,这是真的?”

“是真的!”秦祥林回答道。

“那个人会不会……会不会就是刘纪元?”华美婷小声试探着问道。

“你们几月份开始交往?”秦祥林没有直接回答华美婷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今年三月!”华美婷回答道。

“三月属兔!”秦祥林说完,随即打开了万年历,接着说道:“你们交往的那一天是3月18号!”

华美婷听到秦祥林说起准确日期,吓得合不拢嘴:“我的天呐,秦祥林你是活神仙吗?”

秦祥林面无表情说道:“就这?不过是皮毛而已!”

“那是不是他?”华美婷接着问。

秦祥林突然笑了,淡淡的笑,风轻云淡。

“真的是他?”华美婷非常惊讶,“怎么会是他?他对我那么好!”

秦祥林只是淡淡的笑着,并不准备发表评论。

“那……那我该怎么办?离开他吗?”华美婷看着秦祥林问道。

秦祥林还是选择沉默。点到这一步,剩下就得靠自己了。这是八字命理学的规矩,第一点就是不强行改命,不主动帮忙改命。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让我们在一起,他又不会对不起我?”华美婷茫然的看着秦祥林。

听到这个问题秦祥林突然笑了,随即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华美婷沉默着,半响不说话。“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沉默了许久后,从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红包放在了茶具上,“这是我请你算八字的佣金,你收下吧!”华美婷站起来准备离开,走到了门口她又回头问了一句:“以后,我还可以再找你帮我算八字吗?”

秦祥林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华美婷也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谢谢。

等华美婷走远后,秦祥林一下子抓起来的桌子上的红包,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红布,里面是一叠红票子,仔细一点竟然是一千块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