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5 10:44:45

在它身体周围,密密麻麻的跟着足有上千条大大小小的鲤鱼。

跟它相比,那些鲤鱼显得小了很多,其中最大的,也不过才一米多长。

我听爷爷说过,辽河里有活了数百年的鲤鱼,跟在身后的都是它的子孙。

或许是因为发大水的缘故,它才从河流深处游了出来。这种鱼已经有了灵性,还是不要碰的好。

这一大群鱼异常显眼,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它们。十几条小船向着它们划过去。那些鱼就像不怕人似的,仍旧慢慢悠悠的游动着。

大伙虽然都很好奇,却没人敢动手,招惹了这种东西,是会惹祸上身的。

它们向着河中央的旋涡游去。在旋涡周围,整整齐齐的竖着五根十几丈高的石柱。

石柱模样各异,更像是五个面目狰狞的恶鬼。河流冲击在石柱上面发出隆隆声响。

陈伯说过,旋涡中心是辽河的河眼。这种格局异常凶险,在风水上被称为五鬼分尸局。

他说的没错,靠近石柱的船只总会莫名其妙的出事,最后连船员的尸体都找不到。有人说那个旋涡通到地狱,更没人敢靠近它。

眼看着巨大的鱼群正向其中一根石柱游去。虽然别人不敢动手,可刘家父子却不信那个邪。

他们哥五个在老大刘元化的带领下,各自划着一条船,向着鱼群靠近过去。见他们过来,其他人都赶紧躲到一边。

刘元化得意的说道,“在辽河上捕了这么多年鱼,头一次见到这种大鱼,我们要发达了!”

见他们把明晃晃的鱼叉举起来,陈伯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低声跟我说,“那条红鲤鱼肯定是有些灵气的。要是刘家父子对它下手,不仅他们自己会倒霉,弄不好整个村子的人都会跟着遭殃。”

我毫不在意的说道,“没那么严重吧?不过是一条有些年头的鲤鱼罢了。”

陈伯面色凝重的说道,“这件事很严重,因为红鲤鱼是奔着河眼去的。你没听过河神娶亲的传说吗?”

在河边生活的人都听说过这种传说。

数百年前,村里人很迷信,一旦发大水或者出了什么不好的事,他们就会以为是河神在作祟。

他们会把村里最漂亮的女孩挑选出来。那些女孩必须是处女,并且生日时辰一定要是纯阴属性的。

他们把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把她放进船里,并把小船凿漏,让小船载着她顺流而下。其实她们都是献给河神的祭品。

给河神娶亲,已经成了村里主事人捞钱的一个好机会。有钱人家花些钱就能让家人躲过一劫,可穷人家的孩子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他们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孩子随着小船一起沉进河里。他们眼看着女儿在水里拼命挣扎着,最后被河水吞没。

而自从有了村落开始,村里主事的都是刘德海家的祖先。

更加奇怪的是,每次给河神娶亲,小船都会朝着河眼方向漂去,最后在五根石柱附近沉没。

有人说,河神就住在河眼里面,而那些嫁给河神的女孩,最后都会变成红色大鲤鱼。

村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捕到五十斤以上,全身通红的鲤鱼都要恭恭敬敬的放生,否则惹怒河神,村里就会出事的。

刘家父子一向霸道惯了,当然不会把这条规矩当回事。

几艘船呈半圆形,把鱼群围在当中。刘伯默默摇摇头,微微叹了口气。

刘元化吩咐一声,“动手!”

鱼叉一起向鱼群中央那条红鲤鱼掷去,鱼叉大约两米多长,尖端异常锋利,还有倒钩。一旦被刺中,无论多大的鱼,都没法挣脱出来。

只是还没等鱼叉刺到红鲤鱼身上,其它的鲤鱼便争先恐后的游过来,一连好几条鲤鱼被刺中。

它们也都不小,足有二三十斤重。刘家兄弟拉住鱼叉上的绳子,把鱼叉连同鲤鱼一起拉回来。

其它的鲤鱼根本就不知道逃走,仍旧密密麻麻的围在红鲤鱼周围。

不过几分钟时间,红鲤鱼附近的水面都被血给染红了,血水顺着水流向河眼里流去。

鱼群不安的在水面上跳动着,简直像下了一场大雨似的,咚咚声响不绝于耳。

村里人虽然常年在河边捕鱼,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

令大伙意外的是,红鲤鱼居然不再向河眼那边游,它被鱼群簇拥着,一直浮在原地。

见刘家人收获颇丰,其他人也忍耐不住,纷纷加入进来。一柄柄鱼叉闪着寒光,刺在鲤鱼身上,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屠杀!

到最后,数十艘小船把所有的鱼都围在当中。鱼群正以可见的速度减少,它们却没有逃走,仍旧死死的守在红鲤鱼跟前。

“终于要到手了!”刘元化高兴得手舞足蹈的。

他们兄弟五人一起把鱼叉向红鲤鱼掷去,随着噗噗声响,鱼叉全部刺进它体内。红鲤鱼疼得猛一翻身,水面上立刻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旋涡来,然后疯了似的向着刘元化的船冲来。

刘元化也没想到,它居然会反击。红鲤鱼比船大很多,要是被撞到,小船非得被撞得粉碎不可。

他赶紧拼命的划船,只是红鲤鱼速度更快,眼看着巨大的鱼头就要撞到船上。

见大哥情况危急,其他人急忙把船向各个方向划去,绑在鱼叉上的绳子跟着紧绷起来,红鲤鱼被拖着向后退去。

刘元化头上满是冷汗。红鲤鱼被其他船只拉住,寸步难行的。

刘元化把鲤鱼身上的鱼叉拔出来,一个血洞立刻浮现出来,血水把一大片河水都给染红了。

刘元化恶狠狠的说道,“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他索性把船划到红鲤鱼跟前,鱼叉一下接一下的刺在它身上,不过十几分钟时间,鱼身上密密麻麻的满是血洞。

最后它气力耗尽不再挣扎,翻着白漂浮在水面上。

陈伯正满脸惊恐的望着旋涡周围那几根石柱,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虽然距离很远,可我还是能够看到,在石柱顶部,正有两道血红色液体顺着石柱流下来。那更像是两道血泪,顺着狰狞的面孔落下。

“五鬼泣血,谁也救不了他们了!”陈伯急得直跺脚,可他很了解刘家人的脾气,是没人能阻拦他们的。

刘家兄弟拖着鲤鱼,划着船向岸边而来。其他人也是满载而归的,船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的鲤鱼。整个鱼群几乎都被他们给灭掉了。

随着刘家兄弟五人上岸,人群赶紧向着旁边闪开。他们一起用力,把红鲤鱼从河里拖上来。

近距离观看,大伙更是吃惊不已。红鲤鱼简直太大了,连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也见过这么大的鲤鱼。

更令大伙惊异的是,它的两只眼睛变成了两个黑洞,居然是一条瞎鱼。原来它本来就看不到东西,要靠身边的鱼群指引方向。难怪鱼群停下后,它也跟着停了下来。

当看到鲤鱼那两个空荡荡的眼窝时,刘家兄弟脸上也满是不悦的神色。

刘德海说道,“对捕鱼人来说,捉到有残疾的鱼,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吉利事,捉到这种鱼应该放掉的。可它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放了。”

在刘家五兄弟当中,刘元双年纪最小,跟我差不多少。他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笑着说道,“爸,你咋那么迷信呢。不过是一条鱼而已,弄回去做个全鱼宴算了。”

那条鱼足有数百斤,刘家一家人是吃不完的。刘元双让人把车开过来,大伙七手八脚的把鱼抬到车上。

从我身边经过时,刘元双斜着眼睛看了看我,冷笑着说道,“作为沈家的后代,你居然连水都不敢下。沈家人的脸真让你给丢尽了!”

在村里人看来,沈家人简直就是辽河边上的王者,甚至还有着一种浓浓的神秘感。而对于我这个连水都不敢下的后代,他们当然有些看不过去。

我已经习惯了别人看我的眼光,我一直把爷爷叮嘱过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见我没说话,刘元化笑着说道,“你们沈家替村里做了很多好事。虽然你没动手,不过这条鱼还是有你一份的。”

我赶紧说道,“谢谢你的好意,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刘元化横了我一眼,说道,“别不识抬举,在村里,能让我们刘家看上眼的人并不多。我是看在你爷爷份上送你的。你一定要给我收着!”

说完吩咐人开车。红鲤鱼比车厢还长,有很长的一截身体露在外面,随着汽车启动,鱼的身体跟着晃动起来,就像活过来了似的。

其他人也都高高兴兴的把船上的鱼卸下来运回家去。

这场大雨让村民捞到很多好处,大伙都兴高采烈的。陈伯却始终沉着脸,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和陈伯跟在人群后面。黑子漫不经心的跟在我身边,偶尔会留恋的扭头望着河水。

陈伯独自住在村边的破庙里,本身又会些道术,村民把他当成另类,大伙都对他敬而远之的。

走到破庙门口,陈伯停住脚步,跟我说,“潮儿,你记住,他们捕来的鱼你千万不能吃。但愿村里人能逃过这一劫。”

第2章 河神庙

在它身体周围,密密麻麻的跟着足有上千条大大小小的鲤鱼。

跟它相比,那些鲤鱼显得小了很多,其中最大的,也不过才一米多长。

我听爷爷说过,辽河里有活了数百年的鲤鱼,跟在身后的都是它的子孙。

或许是因为发大水的缘故,它才从河流深处游了出来。这种鱼已经有了灵性,还是不要碰的好。

这一大群鱼异常显眼,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它们。十几条小船向着它们划过去。那些鱼就像不怕人似的,仍旧慢慢悠悠的游动着。

大伙虽然都很好奇,却没人敢动手,招惹了这种东西,是会惹祸上身的。

它们向着河中央的旋涡游去。在旋涡周围,整整齐齐的竖着五根十几丈高的石柱。

石柱模样各异,更像是五个面目狰狞的恶鬼。河流冲击在石柱上面发出隆隆声响。

陈伯说过,旋涡中心是辽河的河眼。这种格局异常凶险,在风水上被称为五鬼分尸局。

他说的没错,靠近石柱的船只总会莫名其妙的出事,最后连船员的尸体都找不到。有人说那个旋涡通到地狱,更没人敢靠近它。

眼看着巨大的鱼群正向其中一根石柱游去。虽然别人不敢动手,可刘家父子却不信那个邪。

他们哥五个在老大刘元化的带领下,各自划着一条船,向着鱼群靠近过去。见他们过来,其他人都赶紧躲到一边。

刘元化得意的说道,“在辽河上捕了这么多年鱼,头一次见到这种大鱼,我们要发达了!”

见他们把明晃晃的鱼叉举起来,陈伯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低声跟我说,“那条红鲤鱼肯定是有些灵气的。要是刘家父子对它下手,不仅他们自己会倒霉,弄不好整个村子的人都会跟着遭殃。”

我毫不在意的说道,“没那么严重吧?不过是一条有些年头的鲤鱼罢了。”

陈伯面色凝重的说道,“这件事很严重,因为红鲤鱼是奔着河眼去的。你没听过河神娶亲的传说吗?”

在河边生活的人都听说过这种传说。

数百年前,村里人很迷信,一旦发大水或者出了什么不好的事,他们就会以为是河神在作祟。

他们会把村里最漂亮的女孩挑选出来。那些女孩必须是处女,并且生日时辰一定要是纯阴属性的。

他们把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把她放进船里,并把小船凿漏,让小船载着她顺流而下。其实她们都是献给河神的祭品。

给河神娶亲,已经成了村里主事人捞钱的一个好机会。有钱人家花些钱就能让家人躲过一劫,可穷人家的孩子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他们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孩子随着小船一起沉进河里。他们眼看着女儿在水里拼命挣扎着,最后被河水吞没。

而自从有了村落开始,村里主事的都是刘德海家的祖先。

更加奇怪的是,每次给河神娶亲,小船都会朝着河眼方向漂去,最后在五根石柱附近沉没。

有人说,河神就住在河眼里面,而那些嫁给河神的女孩,最后都会变成红色大鲤鱼。

村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捕到五十斤以上,全身通红的鲤鱼都要恭恭敬敬的放生,否则惹怒河神,村里就会出事的。

刘家父子一向霸道惯了,当然不会把这条规矩当回事。

几艘船呈半圆形,把鱼群围在当中。刘伯默默摇摇头,微微叹了口气。

刘元化吩咐一声,“动手!”

鱼叉一起向鱼群中央那条红鲤鱼掷去,鱼叉大约两米多长,尖端异常锋利,还有倒钩。一旦被刺中,无论多大的鱼,都没法挣脱出来。

只是还没等鱼叉刺到红鲤鱼身上,其它的鲤鱼便争先恐后的游过来,一连好几条鲤鱼被刺中。

它们也都不小,足有二三十斤重。刘家兄弟拉住鱼叉上的绳子,把鱼叉连同鲤鱼一起拉回来。

其它的鲤鱼根本就不知道逃走,仍旧密密麻麻的围在红鲤鱼周围。

不过几分钟时间,红鲤鱼附近的水面都被血给染红了,血水顺着水流向河眼里流去。

鱼群不安的在水面上跳动着,简直像下了一场大雨似的,咚咚声响不绝于耳。

村里人虽然常年在河边捕鱼,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

令大伙意外的是,红鲤鱼居然不再向河眼那边游,它被鱼群簇拥着,一直浮在原地。

见刘家人收获颇丰,其他人也忍耐不住,纷纷加入进来。一柄柄鱼叉闪着寒光,刺在鲤鱼身上,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屠杀!

到最后,数十艘小船把所有的鱼都围在当中。鱼群正以可见的速度减少,它们却没有逃走,仍旧死死的守在红鲤鱼跟前。

“终于要到手了!”刘元化高兴得手舞足蹈的。

他们兄弟五人一起把鱼叉向红鲤鱼掷去,随着噗噗声响,鱼叉全部刺进它体内。红鲤鱼疼得猛一翻身,水面上立刻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旋涡来,然后疯了似的向着刘元化的船冲来。

刘元化也没想到,它居然会反击。红鲤鱼比船大很多,要是被撞到,小船非得被撞得粉碎不可。

他赶紧拼命的划船,只是红鲤鱼速度更快,眼看着巨大的鱼头就要撞到船上。

见大哥情况危急,其他人急忙把船向各个方向划去,绑在鱼叉上的绳子跟着紧绷起来,红鲤鱼被拖着向后退去。

刘元化头上满是冷汗。红鲤鱼被其他船只拉住,寸步难行的。

刘元化把鲤鱼身上的鱼叉拔出来,一个血洞立刻浮现出来,血水把一大片河水都给染红了。

刘元化恶狠狠的说道,“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他索性把船划到红鲤鱼跟前,鱼叉一下接一下的刺在它身上,不过十几分钟时间,鱼身上密密麻麻的满是血洞。

最后它气力耗尽不再挣扎,翻着白漂浮在水面上。

陈伯正满脸惊恐的望着旋涡周围那几根石柱,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虽然距离很远,可我还是能够看到,在石柱顶部,正有两道血红色液体顺着石柱流下来。那更像是两道血泪,顺着狰狞的面孔落下。

“五鬼泣血,谁也救不了他们了!”陈伯急得直跺脚,可他很了解刘家人的脾气,是没人能阻拦他们的。

刘家兄弟拖着鲤鱼,划着船向岸边而来。其他人也是满载而归的,船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的鲤鱼。整个鱼群几乎都被他们给灭掉了。

随着刘家兄弟五人上岸,人群赶紧向着旁边闪开。他们一起用力,把红鲤鱼从河里拖上来。

近距离观看,大伙更是吃惊不已。红鲤鱼简直太大了,连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也见过这么大的鲤鱼。

更令大伙惊异的是,它的两只眼睛变成了两个黑洞,居然是一条瞎鱼。原来它本来就看不到东西,要靠身边的鱼群指引方向。难怪鱼群停下后,它也跟着停了下来。

当看到鲤鱼那两个空荡荡的眼窝时,刘家兄弟脸上也满是不悦的神色。

刘德海说道,“对捕鱼人来说,捉到有残疾的鱼,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吉利事,捉到这种鱼应该放掉的。可它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放了。”

在刘家五兄弟当中,刘元双年纪最小,跟我差不多少。他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笑着说道,“爸,你咋那么迷信呢。不过是一条鱼而已,弄回去做个全鱼宴算了。”

那条鱼足有数百斤,刘家一家人是吃不完的。刘元双让人把车开过来,大伙七手八脚的把鱼抬到车上。

从我身边经过时,刘元双斜着眼睛看了看我,冷笑着说道,“作为沈家的后代,你居然连水都不敢下。沈家人的脸真让你给丢尽了!”

在村里人看来,沈家人简直就是辽河边上的王者,甚至还有着一种浓浓的神秘感。而对于我这个连水都不敢下的后代,他们当然有些看不过去。

我已经习惯了别人看我的眼光,我一直把爷爷叮嘱过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见我没说话,刘元化笑着说道,“你们沈家替村里做了很多好事。虽然你没动手,不过这条鱼还是有你一份的。”

我赶紧说道,“谢谢你的好意,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刘元化横了我一眼,说道,“别不识抬举,在村里,能让我们刘家看上眼的人并不多。我是看在你爷爷份上送你的。你一定要给我收着!”

说完吩咐人开车。红鲤鱼比车厢还长,有很长的一截身体露在外面,随着汽车启动,鱼的身体跟着晃动起来,就像活过来了似的。

其他人也都高高兴兴的把船上的鱼卸下来运回家去。

这场大雨让村民捞到很多好处,大伙都兴高采烈的。陈伯却始终沉着脸,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和陈伯跟在人群后面。黑子漫不经心的跟在我身边,偶尔会留恋的扭头望着河水。

陈伯独自住在村边的破庙里,本身又会些道术,村民把他当成另类,大伙都对他敬而远之的。

走到破庙门口,陈伯停住脚步,跟我说,“潮儿,你记住,他们捕来的鱼你千万不能吃。但愿村里人能逃过这一劫。”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