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22:56:56

到了紫桥街口,红鹰将车停在路旁。

“九爷,到了。”

红鹰恭敬的提醒了一声,张九鼎这才睁开了眼睛,微微颔首。

秦云连忙拉开车门下了车,张九鼎跟着走下车,随后理了一下衣服,又向秦云问道:“刚听你说来紫桥姐找你妹妹?你妹妹在这边工作吗?”

“是的,家妹在‘紫萱阁’做营业员。”

秦云如实回道。

张九鼎点了点头,笑道:“我正想过来看看能不能淘点好东西回去,既然如此,不妨一起去你妹妹工作的店里去看看?”

张九鼎既然这么说了,秦云自然不会拒绝,回道:“好的,小子给九爷领路。”

夜晚的紫桥街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街边摆满了小摊,摆着来自‘各朝各代’的古物文玩。

一位位摊主的吆喝声响彻着,来往人群众多,四周充斥着嘈杂的声音。

秦云没有任何停留,带着张九鼎两人直奔小彤工作的店铺而去。

是的,秦云现在前所未有的想要见到小彤。他要告诉秦小彤,自己已经醒了,再也不会做那些糊涂事了!

想必小彤也早就在等这一天了吧!她肯定会很欣慰吧!

好久没有看到小彤真心实意的欢笑了……

秦云带着人,迫不及待的冲向一家名叫‘紫萱阁’的古玩店铺,几人刚进门就听到了一阵谩骂声!

“你怎么搞的?!在店里做了也有半年了,所有东西都要轻拿轻放不知道吗?这么贵重的瓷器,竟然被你碎了一个口子!你是猪吗?!”

“几百万的东西,把你卖了你也赔不起!”

一个阴柔的男人正出口谩骂着,紧接着他伸手便是一个巴掌扇在了面前一名低着头的女生脸上。

秦云刚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紧接着拳头便紧紧的握了起来。

秦小彤低着头,眼睛通红的站在那,一句话也不敢说,晶莹的泪珠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找死!”

秦云一声怒吼,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了,情绪一下爆发出来,他大步上前,挥手便朝那阴柔男人打了过去。

阴柔男见秦云气势冲冲的跑过来要动手,一时吓的连忙后腿,他脚下一个踉跄,一把坐在了地上这才躲过了秦云的拳头。

这时秦小彤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她连忙上前抱住了秦云,着急的喊道:“哥,你怎么来了。”

“小彤,你放开我!”

秦云一时怒气上头,眼睛透着满满的凶光,死死的盯着阴柔男。

阴柔男坐在地上害怕的看着表情狰狞的秦云,神色也变的慌乱起来,他指着秦云支支吾吾的喊道:“你……你是谁?想干嘛?别想闹事啊,不然我会报警的!”

秦小彤紧紧的拉着秦云,她眉头紧蹙,担心的喊道:“哥,你先冷静一下。”

看到秦小彤如此紧张,秦云心里如若被尖针扎了一下一般,他长出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怒意压下,伸手摸了摸秦小彤的头发,十分愧疚的说道:“小彤,这两年苦了你了,现在哥哥醒了,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听到这话,秦小彤原本忍住的泪珠再也不受控制,纷纷从眼眶当中滚落下来,她全身一颤,看着秦云愣了许久,才哽咽的说道:“哥,小彤不苦。只要你好好的,让小彤做什么都行。”

“傻丫头。”

秦云伸手帮秦小彤拭去了眼泪,又道:“之前是我受了叶依灵那贱人的迷惑,现在我已经看清她的真面目了,以后再也不会做糊涂事了。”

“哥,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好开心啊。”

秦小彤紧紧的抱着秦云,眼泪再一次的不受控制的涌出。

秦云轻轻的拍了拍秦小彤的后背,眼睛一时也有些发酸。

他搂着秦小彤柔声的说道:“好了,别哭了,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

就在这时,阴柔男也看出了两人的关系,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立刻变的阴鸷起来,朝秦云怒吼道:“我当是谁,原来你是秦小彤的哥哥啊,行!你们兄妹两可真行啊,一个损坏了我店里的贵重宝物,一个还想动手打我,我现在就报警,你们两跟警察解释去吧!”

听到这话,秦小彤连忙挣开了秦云的怀抱,转身拉着阴柔男着急的说道:“李哥,您行行好,别报警行不行,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赔给你的。”

阴柔男嘴角泛起一抹淫邪的笑容,伸手摸着小彤的手背,嗤笑道:“赔?你们赔的起吗?”

说着,他又伸手指了一下摆在柜台上的一只青花瓷碗:“明代青花瓷,官窑出品。我花了两百万请回来的,现在碗口被你碎了一个口子,你告诉我,你怎么赔?!”

秦小彤一时有些束手无策,她满脸慌张的四下看了看,口中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

秦云见阴柔男想占小彤的便宜,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把抓住了阴柔男搭在小彤手背上的手,将他的手狠狠地甩开怒道:“你给我放尊重点!”

阴柔男紧咬牙关,怒视着秦云冷哼道:“哼,是你放尊重点才对吧,想闹事?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好啊,你报警试试!”

秦云瞪大了眼睛望着阴柔男。

说完,秦云紧接着又拉着小彤询问道:“小彤,具体是怎么回事?”

秦小彤眼神有些闪躲,表情更是担心至极。秦云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小彤,别怕,有哥在。”

看着秦云,秦小彤终于坚定了眼神,缓缓的说道:“是这样的,刚刚李哥让我将摆在柜子里的这个青花瓷碗收进盒子里,然后我就听他的安排去做,但是这个碗一拿,自己就碎了一个口子,我真的是小心翼翼的拿着的。”

听到这话,阴柔男顿时激动了起来,指着秦小彤大声呵斥道:“你别想狡辩,碗之前还是好好的,你一拿就碎了口子,不是你打碎的难道还有别人?”

这时,张九鼎跟红鹰两人也围了过来,不过他们二人看着店里的情况也不出声。

听到秦小彤的解释以及面前这阴柔男的说辞,秦云哪里会不知道,这阴柔男完全是想钓鱼执法,想坑小彤,碗本来就是坏的,只要稍微以用力就肯定会出问题,这样阴柔男就可以找小彤麻烦了!

虽然看出了这些,但现在秦云还是拿不出直接的证据,对方有心算无心,如果报警的话,可能会对小彤不利。

“你想要怎么样?”秦云盯着阴柔男询问道。

阴柔男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趾高气扬的看着秦小彤,说道:“两百万的东西,想必你也赔不起,这样吧,让你妹妹陪我一晚,这事就算了。”

原来是打着这主意!

听到这话,秦云内心立刻就燃起了一团火。秦小彤也是不由的后腿了一步,神色也是更加担忧起来。

就连一旁的红鹰也是不由的握了握拳头,不过张九鼎确实意味深长的看着秦云,伸手拍了拍红鹰的手背,示意红鹰不要出面。

秦云紧捏着拳头,虽然很想痛揍对方一番,但是如果现在贸然动手的话,到时候把警察惹过来只会更加麻烦,而且也会让小彤更担心。

想了一下,秦云的目光定格在柜台上的那只青花瓷碗上。

对于古董,秦云其实并不是很懂,只是因为小彤大学学的是历史系,所以有时候会在小彤的口中听到一些东西。

秦云的心中动了一下开启灵眼的念头,下一刻,那股清流涌入眼球的感觉再次传来,一抹不为外人所察觉的金色光芒自他的眼眸一闪而过!

透视!

秦云仔细的扫了一眼青花瓷碗,嘴角顿时上扬,泛起了一抹笑容,说道:“两百万的青花瓷碗?我看是假的吧!”

004章 骗局

到了紫桥街口,红鹰将车停在路旁。

“九爷,到了。”

红鹰恭敬的提醒了一声,张九鼎这才睁开了眼睛,微微颔首。

秦云连忙拉开车门下了车,张九鼎跟着走下车,随后理了一下衣服,又向秦云问道:“刚听你说来紫桥姐找你妹妹?你妹妹在这边工作吗?”

“是的,家妹在‘紫萱阁’做营业员。”

秦云如实回道。

张九鼎点了点头,笑道:“我正想过来看看能不能淘点好东西回去,既然如此,不妨一起去你妹妹工作的店里去看看?”

张九鼎既然这么说了,秦云自然不会拒绝,回道:“好的,小子给九爷领路。”

夜晚的紫桥街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街边摆满了小摊,摆着来自‘各朝各代’的古物文玩。

一位位摊主的吆喝声响彻着,来往人群众多,四周充斥着嘈杂的声音。

秦云没有任何停留,带着张九鼎两人直奔小彤工作的店铺而去。

是的,秦云现在前所未有的想要见到小彤。他要告诉秦小彤,自己已经醒了,再也不会做那些糊涂事了!

想必小彤也早就在等这一天了吧!她肯定会很欣慰吧!

好久没有看到小彤真心实意的欢笑了……

秦云带着人,迫不及待的冲向一家名叫‘紫萱阁’的古玩店铺,几人刚进门就听到了一阵谩骂声!

“你怎么搞的?!在店里做了也有半年了,所有东西都要轻拿轻放不知道吗?这么贵重的瓷器,竟然被你碎了一个口子!你是猪吗?!”

“几百万的东西,把你卖了你也赔不起!”

一个阴柔的男人正出口谩骂着,紧接着他伸手便是一个巴掌扇在了面前一名低着头的女生脸上。

秦云刚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紧接着拳头便紧紧的握了起来。

秦小彤低着头,眼睛通红的站在那,一句话也不敢说,晶莹的泪珠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找死!”

秦云一声怒吼,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了,情绪一下爆发出来,他大步上前,挥手便朝那阴柔男人打了过去。

阴柔男见秦云气势冲冲的跑过来要动手,一时吓的连忙后腿,他脚下一个踉跄,一把坐在了地上这才躲过了秦云的拳头。

这时秦小彤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她连忙上前抱住了秦云,着急的喊道:“哥,你怎么来了。”

“小彤,你放开我!”

秦云一时怒气上头,眼睛透着满满的凶光,死死的盯着阴柔男。

阴柔男坐在地上害怕的看着表情狰狞的秦云,神色也变的慌乱起来,他指着秦云支支吾吾的喊道:“你……你是谁?想干嘛?别想闹事啊,不然我会报警的!”

秦小彤紧紧的拉着秦云,她眉头紧蹙,担心的喊道:“哥,你先冷静一下。”

看到秦小彤如此紧张,秦云心里如若被尖针扎了一下一般,他长出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怒意压下,伸手摸了摸秦小彤的头发,十分愧疚的说道:“小彤,这两年苦了你了,现在哥哥醒了,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听到这话,秦小彤原本忍住的泪珠再也不受控制,纷纷从眼眶当中滚落下来,她全身一颤,看着秦云愣了许久,才哽咽的说道:“哥,小彤不苦。只要你好好的,让小彤做什么都行。”

“傻丫头。”

秦云伸手帮秦小彤拭去了眼泪,又道:“之前是我受了叶依灵那贱人的迷惑,现在我已经看清她的真面目了,以后再也不会做糊涂事了。”

“哥,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好开心啊。”

秦小彤紧紧的抱着秦云,眼泪再一次的不受控制的涌出。

秦云轻轻的拍了拍秦小彤的后背,眼睛一时也有些发酸。

他搂着秦小彤柔声的说道:“好了,别哭了,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

就在这时,阴柔男也看出了两人的关系,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立刻变的阴鸷起来,朝秦云怒吼道:“我当是谁,原来你是秦小彤的哥哥啊,行!你们兄妹两可真行啊,一个损坏了我店里的贵重宝物,一个还想动手打我,我现在就报警,你们两跟警察解释去吧!”

听到这话,秦小彤连忙挣开了秦云的怀抱,转身拉着阴柔男着急的说道:“李哥,您行行好,别报警行不行,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赔给你的。”

阴柔男嘴角泛起一抹淫邪的笑容,伸手摸着小彤的手背,嗤笑道:“赔?你们赔的起吗?”

说着,他又伸手指了一下摆在柜台上的一只青花瓷碗:“明代青花瓷,官窑出品。我花了两百万请回来的,现在碗口被你碎了一个口子,你告诉我,你怎么赔?!”

秦小彤一时有些束手无策,她满脸慌张的四下看了看,口中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

秦云见阴柔男想占小彤的便宜,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把抓住了阴柔男搭在小彤手背上的手,将他的手狠狠地甩开怒道:“你给我放尊重点!”

阴柔男紧咬牙关,怒视着秦云冷哼道:“哼,是你放尊重点才对吧,想闹事?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好啊,你报警试试!”

秦云瞪大了眼睛望着阴柔男。

说完,秦云紧接着又拉着小彤询问道:“小彤,具体是怎么回事?”

秦小彤眼神有些闪躲,表情更是担心至极。秦云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小彤,别怕,有哥在。”

看着秦云,秦小彤终于坚定了眼神,缓缓的说道:“是这样的,刚刚李哥让我将摆在柜子里的这个青花瓷碗收进盒子里,然后我就听他的安排去做,但是这个碗一拿,自己就碎了一个口子,我真的是小心翼翼的拿着的。”

听到这话,阴柔男顿时激动了起来,指着秦小彤大声呵斥道:“你别想狡辩,碗之前还是好好的,你一拿就碎了口子,不是你打碎的难道还有别人?”

这时,张九鼎跟红鹰两人也围了过来,不过他们二人看着店里的情况也不出声。

听到秦小彤的解释以及面前这阴柔男的说辞,秦云哪里会不知道,这阴柔男完全是想钓鱼执法,想坑小彤,碗本来就是坏的,只要稍微以用力就肯定会出问题,这样阴柔男就可以找小彤麻烦了!

虽然看出了这些,但现在秦云还是拿不出直接的证据,对方有心算无心,如果报警的话,可能会对小彤不利。

“你想要怎么样?”秦云盯着阴柔男询问道。

阴柔男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趾高气扬的看着秦小彤,说道:“两百万的东西,想必你也赔不起,这样吧,让你妹妹陪我一晚,这事就算了。”

原来是打着这主意!

听到这话,秦云内心立刻就燃起了一团火。秦小彤也是不由的后腿了一步,神色也是更加担忧起来。

就连一旁的红鹰也是不由的握了握拳头,不过张九鼎确实意味深长的看着秦云,伸手拍了拍红鹰的手背,示意红鹰不要出面。

秦云紧捏着拳头,虽然很想痛揍对方一番,但是如果现在贸然动手的话,到时候把警察惹过来只会更加麻烦,而且也会让小彤更担心。

想了一下,秦云的目光定格在柜台上的那只青花瓷碗上。

对于古董,秦云其实并不是很懂,只是因为小彤大学学的是历史系,所以有时候会在小彤的口中听到一些东西。

秦云的心中动了一下开启灵眼的念头,下一刻,那股清流涌入眼球的感觉再次传来,一抹不为外人所察觉的金色光芒自他的眼眸一闪而过!

透视!

秦云仔细的扫了一眼青花瓷碗,嘴角顿时上扬,泛起了一抹笑容,说道:“两百万的青花瓷碗?我看是假的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