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8 22:22:22

贾叔虽然心中没有底,但是这明面上的气势不能弱。

况且要真正衡量一个武者的实力,必须交过手才能知道。

当然,遇到大能者之时,你所看到的实力只是对方想让你看到的而已。

在武者当中,暗劲五阶算是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高手,或者在整个苏省,都很难找到与之匹敌的对手。

这也是为什么方生安能够来江南市短短俩年的时间里就可以站稳,并跻身四大家族之中,这在整个华夏都是异常罕见的奇迹。

显然,聪明人都能够想到对于贾叔的顾忌占大部分。

这一掌带着暗劲,便直接朝叶破虏的胸口拍去。

“不好,这贾叔出手了!”

胖子叫道。

雷三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切,要知道能亲眼看到一位暗劲五阶的高手出手,是多大的荣幸。

就在众人都以为叶破虏会被击中之时,竟然亲眼见他后发之人,一记铁拳直接朝贾叔拍来的手掌迎了上去。

砰!

只听一声脆响,二人掌拳相接,如晴天霹雳,倒是把看的人吓的心惊胆战!

“呵呵,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能熬得住我这一掌!”,贾叔眯起眼睛,有些兴奋道。

因为这么多年在苏省,他可是有一段时间没遇到这等对手了。

一时间,竟然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而叶破虏则对此表示觉得搞笑。

“我说贾叔,你恐怕是误会了,我只是使用了不少一层的实力。以后自己没实力,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叶破虏说罢,嘴角露出邪笑,同时暗自运气体内真气,同时拳头再次用起寸劲!

呵!

二人僵持的场面瞬间打破,贾叔连退几步,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让自己停了下来,显然,叶破虏的这一击让他根本无法承受。

贾叔瞬间就呆住了,因为他能明显感受到刚刚叶破虏的拳头四周似乎被一道气体给包裹,而且砸在自己的手上,力道格外的大,自己即便是提前运起全身的力气来抵御,还是连退了好几步。

在武者的三种境界之中,外劲趋于拳脚的力道,而暗劲则是通过将人体肌肉统一协调以释放人体最大潜力,内劲则可以统一协调二者,甚至可以积蓄全身所有力量于一处以达到瞬间爆发,对于敌人的杀伤可以达到最大。

在贾叔看来,叶破虏刚才的这一招似乎便是内劲实力的高手所打出来的。

战斗再继续下去也没有意义,懂武道的人,一看便知晓贾叔是输了。

高手之间的决斗,往往胜败取决于一个瞬间。

他哪里知道叶破虏早就超出了武者的范畴,要不然叶破虏怎么会是世界公认的杀神?

“贾叔,你没事吧?”,心急的方文杰直接上前去扶了一下贾叔。

“我没事!”,贾叔无奈的摇摇头,随即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叶破虏,“叶小友,不知师从何人?”

要知道贾叔自己可是练了三十年,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而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实力完全在自己之上,这样的年轻俊杰恐怕早就华夏闻名了,为什么他这几年却从来没听说过有姓叶的高手!

“呵呵,在下全都是自学,没有师父。”,叶破虏淡定道,随即朝主桌走去。

“你,你可别乱来!”,贾叔摆手阻止道,同时感觉胸口一阵刺痛,瞬间,喉头一甜,一口鲜红的热血吐在了眼前。

主桌上四大家族的人都傻了眼,哪里还坐的住?凭他们当年对付叶破虏的恶劣行径,深怕他会过来报仇。

“放心,我不会乱来!”

叶破虏直接走到了主桌旁,柳慕烟用一种无法看透的眼神看着他。

“叶破虏,我方文杰今日跟你拼了,别以为会点破功夫,就可以在我的订婚宴上胡闹!”,方文杰话罢,便抄起手中的一根电警棍直接朝叶破虏的身后砸了过去。

叶破虏对此直接无视。

“各位家主,我叶破虏这次回归江南,一共要办俩件事,第一,找到当年陷害我的凶手,第二,重振我叶家!”

“当年的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我只想找回真相,但是从今天起谁要是敢挡我的路,下场就跟它一样!”

话刚落,背后朝自己砸来的电警棍便被他一手夺过来,同时啪的一下,轻松拧成俩段。

主桌上的所有人不禁吓得脸色大变。

要知道凭借叶破虏的实力,杀死这桌子上的人,就如同踩死蚂蚁一样。

“够了!叶破虏,我知道你学了本事,但是我告诉你别以为凭你一个人就想在江南翻天,没门!”

苏必通拍着桌子怒吼道。

“苏伯伯,苏晴的事情我会负责!”,叶破虏觉得,他与苏家之间的仇恨,也都是因为苏晴,说实话,整个江南,真正亏欠的就是苏晴。

所以苏必通这番讽刺,他并没有斤斤计较。

“你负责?你负责什么?你先把你们叶家欠的还上再说!以为会点拳头,就不讲理了!”,苏必通一脸讥讽道。

其余几人见苏必通开口,也纷纷表示开口反驳。

“叶破虏,还钱吧!你父亲叶大明可是欠了我们几家十几个亿,要不是我们给他还了银行的贷款,恐怕他得去吃牢饭,你不感谢我们就算了,还来这里胡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龙孝天一脸不悦道。

“叶破虏,看来你是一点都没变,幸亏当年的那件事让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要不然我家慕烟跟了,简直就是我柳家的奇耻大辱!”,柳天籁毫不示弱的破口大骂道。

叶破虏知道只有让四大家族破败的只剩下来裤衩,他们才会承认自己,要不然自己在他们眼中永远都是废物。

“呵呵,你是龙家二爷吧?你那手下江如兵的一只耳朵是见面礼,敢有下次,呵呵,我直接要你的命!”

叶破虏单手夹着一枚硬币,轻轻一送,便直接将龙孝天戴着耳环给截了半截下来,看的现场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龙孝天捂着被擦破皮的耳朵瑟瑟发抖。

“我跟你拼了!”,方文杰刚才正欲拿电警棍朝叶破虏砸去,竟发现电警棍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手里,还被扳成了俩段。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挣一口气。要不然传出去,他方文杰还怎么在江南混?

想到这里,方文杰拿起手下递过来的一把水果刀直接朝叶破虏刺去!

“找死!”

叶破虏猛地一回头,单手夺刀,同时直接朝方文杰的身上刺去!

噗嗤!噗嗤!

只见他连刺二十刀,刀刀见血,很快,方文杰便倒在了血泊中。

“文杰!”,方生安急红了眼,直接朝叶破虏扑了过去,也同时被叶破虏单手推倒在地。

“够了!你走啊,这里不欢迎你!”,柳慕烟终于站了出来,双眼通红的瞪着叶破虏,同时小跑着到方文杰的身旁查看其伤势,毕竟她是江南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好,今天我就给慕烟一个面子!!你们这四家别以为我叶破虏以后就会放过你们了,呵呵,好戏还在后面呢!今天只是一个教训,记住,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哈哈哈,哈哈!!”

叶破虏邪邪的扫视了坐在椅子上的龙孝天与苏必通,随即转身离开,赶来支援的保安哪里有人敢拦?

叶破虏一走,整个酒店乱做一团,哪里还敢再待,众人直接散场。

而令正在给方文杰救治的柳慕烟奇怪的是,方文杰身中数十刀,竟然无一处是重伤?!!!几乎都是皮外伤而已,即便是刺入伤,也压根就没伤到器官!

“这个叶破虏到底经历了什么?”

能达到这种水平的,在她看来也只有每天动手术的外科医生才能做的到,叶破虏身上的谜团对于她来说是越来越大了。

……

月夜。

叶破虏则坐在街道的一处烧烤摊里,孤零零的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烧烤。本来是叫虎子来的,但是为了还钱的事情,他让虎子回一趟乡下老宅,弄清楚欠债的明细。

反正自己又不缺钱,赶紧还了省的那些人嚼舌头根。也算是证明给别人看他叶破虏有重建叶家的能力!

对于今晚的事,他说不上满意,但至少也替自己与叶家出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

“叶先生,好有雅致,刚才在大厅里杀气腾腾,此刻却在这里大快朵颐,一时间我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你的真正面目!”

叶破虏头一抬,竟是国际歌星林心怡。

第11章 百因必有果

贾叔虽然心中没有底,但是这明面上的气势不能弱。

况且要真正衡量一个武者的实力,必须交过手才能知道。

当然,遇到大能者之时,你所看到的实力只是对方想让你看到的而已。

在武者当中,暗劲五阶算是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高手,或者在整个苏省,都很难找到与之匹敌的对手。

这也是为什么方生安能够来江南市短短俩年的时间里就可以站稳,并跻身四大家族之中,这在整个华夏都是异常罕见的奇迹。

显然,聪明人都能够想到对于贾叔的顾忌占大部分。

这一掌带着暗劲,便直接朝叶破虏的胸口拍去。

“不好,这贾叔出手了!”

胖子叫道。

雷三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切,要知道能亲眼看到一位暗劲五阶的高手出手,是多大的荣幸。

就在众人都以为叶破虏会被击中之时,竟然亲眼见他后发之人,一记铁拳直接朝贾叔拍来的手掌迎了上去。

砰!

只听一声脆响,二人掌拳相接,如晴天霹雳,倒是把看的人吓的心惊胆战!

“呵呵,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能熬得住我这一掌!”,贾叔眯起眼睛,有些兴奋道。

因为这么多年在苏省,他可是有一段时间没遇到这等对手了。

一时间,竟然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而叶破虏则对此表示觉得搞笑。

“我说贾叔,你恐怕是误会了,我只是使用了不少一层的实力。以后自己没实力,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叶破虏说罢,嘴角露出邪笑,同时暗自运气体内真气,同时拳头再次用起寸劲!

呵!

二人僵持的场面瞬间打破,贾叔连退几步,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让自己停了下来,显然,叶破虏的这一击让他根本无法承受。

贾叔瞬间就呆住了,因为他能明显感受到刚刚叶破虏的拳头四周似乎被一道气体给包裹,而且砸在自己的手上,力道格外的大,自己即便是提前运起全身的力气来抵御,还是连退了好几步。

在武者的三种境界之中,外劲趋于拳脚的力道,而暗劲则是通过将人体肌肉统一协调以释放人体最大潜力,内劲则可以统一协调二者,甚至可以积蓄全身所有力量于一处以达到瞬间爆发,对于敌人的杀伤可以达到最大。

在贾叔看来,叶破虏刚才的这一招似乎便是内劲实力的高手所打出来的。

战斗再继续下去也没有意义,懂武道的人,一看便知晓贾叔是输了。

高手之间的决斗,往往胜败取决于一个瞬间。

他哪里知道叶破虏早就超出了武者的范畴,要不然叶破虏怎么会是世界公认的杀神?

“贾叔,你没事吧?”,心急的方文杰直接上前去扶了一下贾叔。

“我没事!”,贾叔无奈的摇摇头,随即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叶破虏,“叶小友,不知师从何人?”

要知道贾叔自己可是练了三十年,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而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实力完全在自己之上,这样的年轻俊杰恐怕早就华夏闻名了,为什么他这几年却从来没听说过有姓叶的高手!

“呵呵,在下全都是自学,没有师父。”,叶破虏淡定道,随即朝主桌走去。

“你,你可别乱来!”,贾叔摆手阻止道,同时感觉胸口一阵刺痛,瞬间,喉头一甜,一口鲜红的热血吐在了眼前。

主桌上四大家族的人都傻了眼,哪里还坐的住?凭他们当年对付叶破虏的恶劣行径,深怕他会过来报仇。

“放心,我不会乱来!”

叶破虏直接走到了主桌旁,柳慕烟用一种无法看透的眼神看着他。

“叶破虏,我方文杰今日跟你拼了,别以为会点破功夫,就可以在我的订婚宴上胡闹!”,方文杰话罢,便抄起手中的一根电警棍直接朝叶破虏的身后砸了过去。

叶破虏对此直接无视。

“各位家主,我叶破虏这次回归江南,一共要办俩件事,第一,找到当年陷害我的凶手,第二,重振我叶家!”

“当年的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我只想找回真相,但是从今天起谁要是敢挡我的路,下场就跟它一样!”

话刚落,背后朝自己砸来的电警棍便被他一手夺过来,同时啪的一下,轻松拧成俩段。

主桌上的所有人不禁吓得脸色大变。

要知道凭借叶破虏的实力,杀死这桌子上的人,就如同踩死蚂蚁一样。

“够了!叶破虏,我知道你学了本事,但是我告诉你别以为凭你一个人就想在江南翻天,没门!”

苏必通拍着桌子怒吼道。

“苏伯伯,苏晴的事情我会负责!”,叶破虏觉得,他与苏家之间的仇恨,也都是因为苏晴,说实话,整个江南,真正亏欠的就是苏晴。

所以苏必通这番讽刺,他并没有斤斤计较。

“你负责?你负责什么?你先把你们叶家欠的还上再说!以为会点拳头,就不讲理了!”,苏必通一脸讥讽道。

其余几人见苏必通开口,也纷纷表示开口反驳。

“叶破虏,还钱吧!你父亲叶大明可是欠了我们几家十几个亿,要不是我们给他还了银行的贷款,恐怕他得去吃牢饭,你不感谢我们就算了,还来这里胡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龙孝天一脸不悦道。

“叶破虏,看来你是一点都没变,幸亏当年的那件事让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要不然我家慕烟跟了,简直就是我柳家的奇耻大辱!”,柳天籁毫不示弱的破口大骂道。

叶破虏知道只有让四大家族破败的只剩下来裤衩,他们才会承认自己,要不然自己在他们眼中永远都是废物。

“呵呵,你是龙家二爷吧?你那手下江如兵的一只耳朵是见面礼,敢有下次,呵呵,我直接要你的命!”

叶破虏单手夹着一枚硬币,轻轻一送,便直接将龙孝天戴着耳环给截了半截下来,看的现场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龙孝天捂着被擦破皮的耳朵瑟瑟发抖。

“我跟你拼了!”,方文杰刚才正欲拿电警棍朝叶破虏砸去,竟发现电警棍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手里,还被扳成了俩段。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挣一口气。要不然传出去,他方文杰还怎么在江南混?

想到这里,方文杰拿起手下递过来的一把水果刀直接朝叶破虏刺去!

“找死!”

叶破虏猛地一回头,单手夺刀,同时直接朝方文杰的身上刺去!

噗嗤!噗嗤!

只见他连刺二十刀,刀刀见血,很快,方文杰便倒在了血泊中。

“文杰!”,方生安急红了眼,直接朝叶破虏扑了过去,也同时被叶破虏单手推倒在地。

“够了!你走啊,这里不欢迎你!”,柳慕烟终于站了出来,双眼通红的瞪着叶破虏,同时小跑着到方文杰的身旁查看其伤势,毕竟她是江南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好,今天我就给慕烟一个面子!!你们这四家别以为我叶破虏以后就会放过你们了,呵呵,好戏还在后面呢!今天只是一个教训,记住,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哈哈哈,哈哈!!”

叶破虏邪邪的扫视了坐在椅子上的龙孝天与苏必通,随即转身离开,赶来支援的保安哪里有人敢拦?

叶破虏一走,整个酒店乱做一团,哪里还敢再待,众人直接散场。

而令正在给方文杰救治的柳慕烟奇怪的是,方文杰身中数十刀,竟然无一处是重伤?!!!几乎都是皮外伤而已,即便是刺入伤,也压根就没伤到器官!

“这个叶破虏到底经历了什么?”

能达到这种水平的,在她看来也只有每天动手术的外科医生才能做的到,叶破虏身上的谜团对于她来说是越来越大了。

……

月夜。

叶破虏则坐在街道的一处烧烤摊里,孤零零的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烧烤。本来是叫虎子来的,但是为了还钱的事情,他让虎子回一趟乡下老宅,弄清楚欠债的明细。

反正自己又不缺钱,赶紧还了省的那些人嚼舌头根。也算是证明给别人看他叶破虏有重建叶家的能力!

对于今晚的事,他说不上满意,但至少也替自己与叶家出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

“叶先生,好有雅致,刚才在大厅里杀气腾腾,此刻却在这里大快朵颐,一时间我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你的真正面目!”

叶破虏头一抬,竟是国际歌星林心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