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22:56:55

纪莘之还在洗澡,苏阳早已收拾好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她感到脸红耳热,有种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萧瑟感。

浴室门开门声响起,苏阳身体猛地一颤,看到纪莘之围着浴巾踱步向床边走来,苏阳又把脸上的被子往上提了提,只留个圆圆的头顶在外面。

咔哒一声响,房间里只剩一盏泛着暖黄色微弱亮光的床头灯,接着身后被子被人轻轻掀起,被窝里瞬间涌入一丝凉意,纪莘之的身体缓慢向她靠近,“扑通~扑通~”苏阳紧张得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

身体倏的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揽过,后背紧贴着一个结实火热的胸膛,头顶响起温柔而低沉的男声,“呵~阳阳,你在害羞么?”

自己紧张得要死,他竟然还笑!苏阳抬头睁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殊不知自己是如何地眼波流转,媚眼如丝。

纪莘之猛地翻身而起,撑着胳膊,目光灼热地府视着苏阳,轻轻展开她因紧张而蜷缩着的手指,与她十指相扣。

“柔荑手,凝脂肤,蝤蛴领,瓠犀齿,美目艳波。”

“老婆,你看起来真好吃,可以吗?”

纪莘之声音隐忍克制,低哑魅惑。苏阳臊得满脸通红,一抬头就看到纪莘之那充满雄性诱惑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肌肉紧致结实,轮廓分明,好想伸手摸一摸。

苏阳被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喊道,“你,你,你乱七八糟说些什么,什么可以不可以!”

“你让开,我要,我要休息了。”说完就转头闭上眼睛,不再看纪莘之。

纪莘之见状也不再逗她,俯身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晚安~,老婆。”说着又摸了摸她的脸颊,忍不住再在苏阳侧脸轻轻一吻,便侧身躺下,伸手把苏阳紧紧搂在怀里就闭眼睡去。

第二天一早纪莘之去了公司,苏阳拒绝了他亲自送自己的要求,独自乘车到平时兼职做模特的工作室结算上一个月的工资,顺便再谈一谈下个月的工作安排。

此时,位于B市繁华市中心的双悦娱乐C座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内。

一人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得一丝不苟,脊背挺直,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左手抬着一块平板,右手指在上面不停翻动,正语速极快的向面前的人做着汇报。

“尤新雨,25岁,B市本地人,父母都是工薪阶级,独生女,本市S大表演专业毕业;去年10月25日正式进入公司,经纪人张蔓,进公司后封闭培训六个月;今年5月初担任电视剧《我的非人女友》女一,凭借艳丽长相和入木三分的表演,电视剧刚一播出就吸粉无数,迅速跻身公司十大花旦之列。”

“业余时间喜欢跑步,做饭,喜欢小动物有爱心,上得厅堂下......”

纪莘之脸色凛若冰霜,抬头看着他。

这人见状,清了清喉咙,得!又不是找对象。

接着又开口说,“尤新雨是公司星探在旗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摄影工作室发现的,当时尤新雨正在拍摄一杂本志封面,一身古装,红衣白发,身姿绰约,非常迷人,便被发现挖掘到了公司;我也查了她家庭背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据周围人叙述,她平时没有什么异常,跟所有人相处得都不错。不过,她好像是经常换男友,这是她经纪人说的,每次去到她家看到的都是不同男人,但除了她家里,没在其他地方见过尤新雨跟男人接触,只要这事不影响她对外形象,公司也不会过多干预。”

“这次与杨氏大公子的绯闻是个意外,她与杨氏大公子是大学同班同学,当时一起去酒店参加班级聚会,共有18个人在场。”

“当然,我也没有在她身上看出什么不属于人类的气息,至少目前是这样。”

“以后再这么多废话,滚回你的狼牙山。”纪莘之抬头警告地扫他一眼。

没错,他的确是一匹灰狼,狼窝狼牙山,500年前纪莘之除魔路过,救了他一命,从此死皮赖脸跟在纪莘之身边,自恋地取了个人名:东方帅;脸皮的厚度和自恋程度倒的确是可以称霸东方。

听到这话,他绷不住了,马上恢复吊儿郎当秉性,吹着口哨,“别呀老纪,我这不是替你着想么,你说你一绝世黄金单身汉,怎么就对......”

“我有老婆,管好你自己。”

东方帅摆摆手,“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东方第一帅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昨天还......”

“等等,你说什么?你有老婆?!不是吧你,你没有在逗狼吧?”东方帅几步跨上前,弯着腰双手杵在办公桌上,脑袋够到纪莘之面前,一脸的不可置信。

简直是晴天霹雳,自己都还没结婚,纪莘之这样的冰山竟然会闪婚?这可是比世界末日还让人觉得稀奇的事;东方帅还深深觉得自己的狼性魅力受到了威胁。

纪莘之不理会他的神经,一把推开他,“一周内挑几个人界最好的婚礼场地给我。”

“本帅不信,眼见为实!”

东方帅转身走向沙发,没骨头似的就躺了上去,“哦,对了,前天杨正雄那老家伙给你送了一封今晚的宴会邀请函,我给拒了。”

“重新回复,这次我会去;顺便让人准备两套礼服送到念阳居,女士尺寸等下发到你手机。”

“那......需不需要本帅一起啊?我可以勉为其难为你收留身边每一朵桃花,怎么样?”说完贱兮兮的挑眉。

“一起去。”

东方帅起身,“行吧,没事本帅就先走了,昨晚刚撩到的美娇娥可还在家里等着呐。”

。。。

第八章 老婆,你真美

纪莘之还在洗澡,苏阳早已收拾好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她感到脸红耳热,有种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萧瑟感。

浴室门开门声响起,苏阳身体猛地一颤,看到纪莘之围着浴巾踱步向床边走来,苏阳又把脸上的被子往上提了提,只留个圆圆的头顶在外面。

咔哒一声响,房间里只剩一盏泛着暖黄色微弱亮光的床头灯,接着身后被子被人轻轻掀起,被窝里瞬间涌入一丝凉意,纪莘之的身体缓慢向她靠近,“扑通~扑通~”苏阳紧张得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

身体倏的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揽过,后背紧贴着一个结实火热的胸膛,头顶响起温柔而低沉的男声,“呵~阳阳,你在害羞么?”

自己紧张得要死,他竟然还笑!苏阳抬头睁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殊不知自己是如何地眼波流转,媚眼如丝。

纪莘之猛地翻身而起,撑着胳膊,目光灼热地府视着苏阳,轻轻展开她因紧张而蜷缩着的手指,与她十指相扣。

“柔荑手,凝脂肤,蝤蛴领,瓠犀齿,美目艳波。”

“老婆,你看起来真好吃,可以吗?”

纪莘之声音隐忍克制,低哑魅惑。苏阳臊得满脸通红,一抬头就看到纪莘之那充满雄性诱惑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肌肉紧致结实,轮廓分明,好想伸手摸一摸。

苏阳被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喊道,“你,你,你乱七八糟说些什么,什么可以不可以!”

“你让开,我要,我要休息了。”说完就转头闭上眼睛,不再看纪莘之。

纪莘之见状也不再逗她,俯身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晚安~,老婆。”说着又摸了摸她的脸颊,忍不住再在苏阳侧脸轻轻一吻,便侧身躺下,伸手把苏阳紧紧搂在怀里就闭眼睡去。

第二天一早纪莘之去了公司,苏阳拒绝了他亲自送自己的要求,独自乘车到平时兼职做模特的工作室结算上一个月的工资,顺便再谈一谈下个月的工作安排。

此时,位于B市繁华市中心的双悦娱乐C座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内。

一人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得一丝不苟,脊背挺直,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左手抬着一块平板,右手指在上面不停翻动,正语速极快的向面前的人做着汇报。

“尤新雨,25岁,B市本地人,父母都是工薪阶级,独生女,本市S大表演专业毕业;去年10月25日正式进入公司,经纪人张蔓,进公司后封闭培训六个月;今年5月初担任电视剧《我的非人女友》女一,凭借艳丽长相和入木三分的表演,电视剧刚一播出就吸粉无数,迅速跻身公司十大花旦之列。”

“业余时间喜欢跑步,做饭,喜欢小动物有爱心,上得厅堂下......”

纪莘之脸色凛若冰霜,抬头看着他。

这人见状,清了清喉咙,得!又不是找对象。

接着又开口说,“尤新雨是公司星探在旗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摄影工作室发现的,当时尤新雨正在拍摄一杂本志封面,一身古装,红衣白发,身姿绰约,非常迷人,便被发现挖掘到了公司;我也查了她家庭背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据周围人叙述,她平时没有什么异常,跟所有人相处得都不错。不过,她好像是经常换男友,这是她经纪人说的,每次去到她家看到的都是不同男人,但除了她家里,没在其他地方见过尤新雨跟男人接触,只要这事不影响她对外形象,公司也不会过多干预。”

“这次与杨氏大公子的绯闻是个意外,她与杨氏大公子是大学同班同学,当时一起去酒店参加班级聚会,共有18个人在场。”

“当然,我也没有在她身上看出什么不属于人类的气息,至少目前是这样。”

“以后再这么多废话,滚回你的狼牙山。”纪莘之抬头警告地扫他一眼。

没错,他的确是一匹灰狼,狼窝狼牙山,500年前纪莘之除魔路过,救了他一命,从此死皮赖脸跟在纪莘之身边,自恋地取了个人名:东方帅;脸皮的厚度和自恋程度倒的确是可以称霸东方。

听到这话,他绷不住了,马上恢复吊儿郎当秉性,吹着口哨,“别呀老纪,我这不是替你着想么,你说你一绝世黄金单身汉,怎么就对......”

“我有老婆,管好你自己。”

东方帅摆摆手,“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东方第一帅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昨天还......”

“等等,你说什么?你有老婆?!不是吧你,你没有在逗狼吧?”东方帅几步跨上前,弯着腰双手杵在办公桌上,脑袋够到纪莘之面前,一脸的不可置信。

简直是晴天霹雳,自己都还没结婚,纪莘之这样的冰山竟然会闪婚?这可是比世界末日还让人觉得稀奇的事;东方帅还深深觉得自己的狼性魅力受到了威胁。

纪莘之不理会他的神经,一把推开他,“一周内挑几个人界最好的婚礼场地给我。”

“本帅不信,眼见为实!”

东方帅转身走向沙发,没骨头似的就躺了上去,“哦,对了,前天杨正雄那老家伙给你送了一封今晚的宴会邀请函,我给拒了。”

“重新回复,这次我会去;顺便让人准备两套礼服送到念阳居,女士尺寸等下发到你手机。”

“那......需不需要本帅一起啊?我可以勉为其难为你收留身边每一朵桃花,怎么样?”说完贱兮兮的挑眉。

“一起去。”

东方帅起身,“行吧,没事本帅就先走了,昨晚刚撩到的美娇娥可还在家里等着呐。”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