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9 09:16:44

韩笑笑同学的婚礼上,亲朋满座,掌声不断,新郎新娘在红毯上缓慢走来,在众人的殷切目光下,交换了结婚戒指。

齐林跟韩笑笑坐在一个桌子前,一个内心早已麻木,另一个却是满眼的羡慕。

“好幸福,我也希望有这样一场婚礼!”韩笑笑转过头,“你跟陈小嫚结婚的时候,喝交杯酒了没有?”

“肯定喝了啊!”

“那接吻了吗?”

“……”齐林白了韩笑笑一眼,“大姐,孩子都有了,你说呢?”

韩笑笑嘿嘿一笑,道:“反正,你初吻是我的!”

“没羞没臊!”齐林心里一暖,嘴上却是忍不住要怼她一下。“说的好像你的初吻不是给我的一样!”

这一次跟韩笑笑参加婚礼,原本的设想,应该会有很多人叫他废物,因为他的大名在临海市算是臭名昭著了,尤其是陈家的各式健身房,游泳馆遍地都是,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从踏进婚礼现场,没有一个人在背后议论他。

齐林觉得自己有点贱骨头,有人议论他的时候,他心里窝火,甚至想揍人家,不议论了,反而觉得奇怪……

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是婚礼现场,一切污秽的言语都会破坏婚礼的幸福美满,所以,大家只是把话一直憋在肚子没有说出来而已。

至于,他身边的绝世美女,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跟一个不仅废物,还离了婚的男人坐在一起。

单身狗们的内心,更是狂吠不止。

婚宴上,咬牙切齿的声音,此起彼伏。

婚礼进行到一半,新娘要跟曾经的同学拍照留念,所以韩笑笑就端着酒杯走开了,齐林,就这样落单了。

议论的声音,逐渐响亮起来。

“快看,快看,就是他!”

人群中,有一个人拿着手机,对照着齐林的长相,对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还真的是!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活见鬼了!”

齐林硬着头皮,听到了众人议论的声音,忙不迭用筷子夹起一个鲍鱼吃了起来,他不想在人家的婚礼上闹事。

然而,他的余光突然看到一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抱着手机直接走了过来。齐林心里窝火,把头埋得更深了。

“嘿!神医!真的是你!这么巧啊!”那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头发却快要掉光了,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

齐林一愣,嘴里含着没有吞下的鲍鱼,“啊?”

“是齐医生不?”

“不是,你认错了。”齐林否认。

“别遮掩了,就是你!”

“好吧,我摊牌了,我是神医。”

男子喜出望外,一屁股坐在韩笑笑的座位上,直接搂着齐林的肩膀,笑道:“我在朋友圈看到你的照片,听说你帮一个老哥治好了肾虚,哥,也帮帮我呗?”

“那个,今天不方便啊!”齐林一脸为难,“我没空啊。”

男子一脸祈求的说道:“我听说要想让你看病,必须由余婉牵线,没有她联系不到你,可是她是妇科的,我去医院挂号也去不了她的诊室啊!我找你找了好几天了,求求你,你就帮帮我吧!”

原来这不是来羞辱自己的,而是有求于自己啊!

齐林心里美滋滋的,这算是出人头地了么?

不过,他今天真的没空。

“兄弟,我今天是陪朋友参加婚礼的,不是来看病的,要不,改天?”

男子一把抓住齐林,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可怜兮兮的说道:“改天谁还知道你在哪,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齐医生,肾主水,水生发,你看我还不到三十,头发都快掉光了,肾虚啊!虚的厉害。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男子的声音虽小,可周围的人都听得仔细,一个个瞪大眼睛看向齐林这边,慢慢的靠拢过来。

又一个男子压低了声音,凑过来,“还真的是齐医生,齐医生,我也找你好久了,听说你的医术超凡入圣,痔疮能治不?我这痔疮,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一点辣味都不能吃,实在是受不了了!”

“还有我还有我,神医,我也有病,神经衰弱,晚上睡不着,白天打瞌睡,吃什么药都不好使,这可怎么办啊!”

齐林一阵头大,自己堂堂麒麟血脉,竟然去治痔疮?

婚宴桌子上,另外几个桌子的人也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没病的那些人一脸懵逼,他不是陈家的废物女婿么?啥时候成神医了?

“现场的朋友,给我来点掌声好不好?让我来唱一首歌,献给今天的新郎新娘,大家,跟着我一起摇摆啊!”

突然,舞台上,司仪举着话筒,大声叫了起来,震耳欲聋的音乐顿时响起。

然而,没人理他……

一时间,婚礼现场陡然变成了坐诊现场,舞台上司仪拼命的高声歌唱,都没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另一边,拍完合影的韩笑笑已经回来了,但是,她却回不到自己的座位,十几个人围着齐林,连个苍蝇都飞不进去了。

众人看到韩笑笑,有人立马想到了让齐林给他治病的办法,“美女,求求你了,让你男朋友给我把痔疮解决了吧!我生不如死啊!”

“美女,还有我,我女儿得了厌食症,已经不行了!求求你,让你男朋友给我女儿治病吧!呜呜……”

韩笑笑一脸骇然,看着满头大汗的齐林,有点不明所以,齐林除了能打架之外还会医术?

正在举杯挨个敬酒的新婚佳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愣住了。

新娘愣愣失神,“老公,什么情况?笑笑的男朋友,被人围起来了。”

新郎放下酒杯,“我过去看看,我真是服了,咱们才是今天的焦点,他们怎么都围着你同学的男朋友啊!他俩结婚还是咱俩!”

新郎有点不爽,直接挤进人群之中,然而,过了十分钟,新郎官都没有出来。

新娘独自一人敬了半天酒,始终不见新郎回来,走进人群之中一看,差点晕倒在地。

只见新郎热泪盈眶的拉着齐林,“你还记得肱骨头坏死的老周么?”

齐林回忆了一下,“有点印象,怎么了?”

“我是他儿子啊!我爸说,自从你给他治疗之后,不仅肱骨头坏死好了,连腰间盘突出都好了!神医,你不仅救了我爸!更是救了我们全家啊!”

018 神医??

韩笑笑同学的婚礼上,亲朋满座,掌声不断,新郎新娘在红毯上缓慢走来,在众人的殷切目光下,交换了结婚戒指。

齐林跟韩笑笑坐在一个桌子前,一个内心早已麻木,另一个却是满眼的羡慕。

“好幸福,我也希望有这样一场婚礼!”韩笑笑转过头,“你跟陈小嫚结婚的时候,喝交杯酒了没有?”

“肯定喝了啊!”

“那接吻了吗?”

“……”齐林白了韩笑笑一眼,“大姐,孩子都有了,你说呢?”

韩笑笑嘿嘿一笑,道:“反正,你初吻是我的!”

“没羞没臊!”齐林心里一暖,嘴上却是忍不住要怼她一下。“说的好像你的初吻不是给我的一样!”

这一次跟韩笑笑参加婚礼,原本的设想,应该会有很多人叫他废物,因为他的大名在临海市算是臭名昭著了,尤其是陈家的各式健身房,游泳馆遍地都是,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从踏进婚礼现场,没有一个人在背后议论他。

齐林觉得自己有点贱骨头,有人议论他的时候,他心里窝火,甚至想揍人家,不议论了,反而觉得奇怪……

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是婚礼现场,一切污秽的言语都会破坏婚礼的幸福美满,所以,大家只是把话一直憋在肚子没有说出来而已。

至于,他身边的绝世美女,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跟一个不仅废物,还离了婚的男人坐在一起。

单身狗们的内心,更是狂吠不止。

婚宴上,咬牙切齿的声音,此起彼伏。

婚礼进行到一半,新娘要跟曾经的同学拍照留念,所以韩笑笑就端着酒杯走开了,齐林,就这样落单了。

议论的声音,逐渐响亮起来。

“快看,快看,就是他!”

人群中,有一个人拿着手机,对照着齐林的长相,对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还真的是!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活见鬼了!”

齐林硬着头皮,听到了众人议论的声音,忙不迭用筷子夹起一个鲍鱼吃了起来,他不想在人家的婚礼上闹事。

然而,他的余光突然看到一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抱着手机直接走了过来。齐林心里窝火,把头埋得更深了。

“嘿!神医!真的是你!这么巧啊!”那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头发却快要掉光了,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

齐林一愣,嘴里含着没有吞下的鲍鱼,“啊?”

“是齐医生不?”

“不是,你认错了。”齐林否认。

“别遮掩了,就是你!”

“好吧,我摊牌了,我是神医。”

男子喜出望外,一屁股坐在韩笑笑的座位上,直接搂着齐林的肩膀,笑道:“我在朋友圈看到你的照片,听说你帮一个老哥治好了肾虚,哥,也帮帮我呗?”

“那个,今天不方便啊!”齐林一脸为难,“我没空啊。”

男子一脸祈求的说道:“我听说要想让你看病,必须由余婉牵线,没有她联系不到你,可是她是妇科的,我去医院挂号也去不了她的诊室啊!我找你找了好几天了,求求你,你就帮帮我吧!”

原来这不是来羞辱自己的,而是有求于自己啊!

齐林心里美滋滋的,这算是出人头地了么?

不过,他今天真的没空。

“兄弟,我今天是陪朋友参加婚礼的,不是来看病的,要不,改天?”

男子一把抓住齐林,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可怜兮兮的说道:“改天谁还知道你在哪,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齐医生,肾主水,水生发,你看我还不到三十,头发都快掉光了,肾虚啊!虚的厉害。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男子的声音虽小,可周围的人都听得仔细,一个个瞪大眼睛看向齐林这边,慢慢的靠拢过来。

又一个男子压低了声音,凑过来,“还真的是齐医生,齐医生,我也找你好久了,听说你的医术超凡入圣,痔疮能治不?我这痔疮,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一点辣味都不能吃,实在是受不了了!”

“还有我还有我,神医,我也有病,神经衰弱,晚上睡不着,白天打瞌睡,吃什么药都不好使,这可怎么办啊!”

齐林一阵头大,自己堂堂麒麟血脉,竟然去治痔疮?

婚宴桌子上,另外几个桌子的人也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没病的那些人一脸懵逼,他不是陈家的废物女婿么?啥时候成神医了?

“现场的朋友,给我来点掌声好不好?让我来唱一首歌,献给今天的新郎新娘,大家,跟着我一起摇摆啊!”

突然,舞台上,司仪举着话筒,大声叫了起来,震耳欲聋的音乐顿时响起。

然而,没人理他……

一时间,婚礼现场陡然变成了坐诊现场,舞台上司仪拼命的高声歌唱,都没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另一边,拍完合影的韩笑笑已经回来了,但是,她却回不到自己的座位,十几个人围着齐林,连个苍蝇都飞不进去了。

众人看到韩笑笑,有人立马想到了让齐林给他治病的办法,“美女,求求你了,让你男朋友给我把痔疮解决了吧!我生不如死啊!”

“美女,还有我,我女儿得了厌食症,已经不行了!求求你,让你男朋友给我女儿治病吧!呜呜……”

韩笑笑一脸骇然,看着满头大汗的齐林,有点不明所以,齐林除了能打架之外还会医术?

正在举杯挨个敬酒的新婚佳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愣住了。

新娘愣愣失神,“老公,什么情况?笑笑的男朋友,被人围起来了。”

新郎放下酒杯,“我过去看看,我真是服了,咱们才是今天的焦点,他们怎么都围着你同学的男朋友啊!他俩结婚还是咱俩!”

新郎有点不爽,直接挤进人群之中,然而,过了十分钟,新郎官都没有出来。

新娘独自一人敬了半天酒,始终不见新郎回来,走进人群之中一看,差点晕倒在地。

只见新郎热泪盈眶的拉着齐林,“你还记得肱骨头坏死的老周么?”

齐林回忆了一下,“有点印象,怎么了?”

“我是他儿子啊!我爸说,自从你给他治疗之后,不仅肱骨头坏死好了,连腰间盘突出都好了!神医,你不仅救了我爸!更是救了我们全家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