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23:05:31

嗯?

场面一下子刺激紧张起来……

而看到是陈凡站起来。

众人只是齐刷刷看了他一眼,便没继续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没办法,这货在得到龙骨之前,确实风骚的像个二流子,颇有点不靠谱。

“报警吧!”

“要不给公司安保打电话?”

“来不及了吧?”

立马转变风向,七嘴八舌的继续议论。

“陈凡,你站起来干什么?”

果然,夏青裙也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凡,冷声呵斥。

“噫!”陈凡倒是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反倒是他老婆也不由瞪了他一眼……

老婆发话,那自然是……唉,再坐坐吧!

但这货憋屈啊,空有一身实力,却发挥不出来!要不然他三两下,就把这几个货解决了。

陈凡不怒反笑,眼神冷漠的盯了三个壮汉一眼,接着笑眯眯的又坐下。

这货就跟闹着玩似的,站起来喊了几句狠话,结果老婆一瞪,又屁颠的坐下。

唉,谁让人家这么爱自己老婆呢,老婆指哪?自然枪就打哪儿?

“码的,这货是傻逼吗,吓死老子了!”一边战战兢兢的徐凯不由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这货要是真和王胖子杠上了,那待会儿他不还得殃及池鱼……

但就是可惜了夏青裙这棵白菜了,居然要让王胖子这头猪先啃了!

见陈凡站起又坐下,王胖子也以为是虚惊一场,整理一番衣服,嘿嘿道:“夏总过来原来还带了老公过来,不过就是中看不中用,不知道夏总想好了没?”

别说,陈凡一眼看过去确实模样还挺俊秀的。

“王总,最好还是不要开玩笑,你知道我父亲一定不会把今天的一幕当成玩笑!”夏青裙经陈凡这么一闹,倒也镇定下来,刚才怎么一慌倒是把自己的身份忘记了……

“哦,夏海洋啊!”王胖子眼睛一眯,笑道:“夏总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为了你这个废物老公,你现在应该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吧,你父亲现在还会管你?”

夏青裙一愣,王胖子说的的确没错,她现在的确已经和家里关系撕裂了,往好了说,她现在和陈凡是在为家族企业工作,而往差了说,就是自家公司的员工而已,每月拿薄利的薪水。

不过她也有她自己的原则,既然决定搬出来和陈凡同居,那就不会再反悔。

而且即便陈凡再废物,以她的能力也能照顾好两人。

“王总,今天打扰了,请你自便!”夏青裙神情冷淡说道,索性放弃了今天的尾款,既然这样,就当做是她能力不行吧,至于其他的无礼要求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王胖子虽然知道夏青裙搬出夏家,但哪有虎毒还食子的。

既然人家女儿不是真心愿意的,他倒还真不能强人所难。

不过他心中冷笑,一百万款额还在他自己手上,你夏青裙早晚有主动爬上老子床的时候。

王胖子挥挥手屁都不放的走了,今天这场酒局算是以失败告终。

而那三个壮汉,却忽然全身打了一个冷战,深深的瞧了刚才不起眼的陈凡一眼,然后赶紧快步跟着出去。

毕竟除了这三人,刚才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小子的眼神,太特么可怕了,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没看过这种眼神,就好像……就好像看到了远古生物一样。

奥特曼看过没,就是那种,你一个凡人被巨大的奥特曼瞧上了。

哎哟,赶紧溜了!溜了!

这地方藏龙卧虎,有高手啊!

反观陈凡见状哼哼两声,也不在意,反正只要他老婆没事就好。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别人倒是心虚的拍拍小心脏,这货直接喝起杯子里的橙汁起来。

“今天就先这样,大家先回去吧!”听到夏总发话,员工赶紧打招呼,也快速溜了,虽然业务失败了,但人家没责怪啊!

“青裙,我送送你吧!”徐凯又觉得自己威风起来,开始吆喝。

“不用,我自己有车!”夏青裙淡淡说道,盯了一眼陈凡,陈凡赶紧屁颠跟上。

“刚才谁让你那么做的?”夏青裙边走边呵斥:“你知道你那么做会造成什么后果吗?公司要是拿不到那一百万尾款,你来负责吗?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像这样的训斥,陈凡见的多了。

依旧嘿嘿笑,不解释。

“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你就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夏青裙见依然一副烂泥巴扶不上强的样子,咬咬牙冷声道:“我待会儿去公司找夏董一趟,你自己先回去吧!”

说完,夏青裙就开车离开,留给陈凡一肚子的车尾气。

“陈凡,怎么?被老婆甩了?”这时徐凯开着宝马车,烟筒轰隆从车库出来,看见这一幕对陈凡鄙夷打趣。

陈凡二话不说,忽然屈指一弹,一束如刀削般的气体就笔直的打在宝马车的后轮胎上。

砰的一声,徐凯的宝马车当场抛锚,差点把这小子甩出去,撞到了一边保安亭,只听到那边传来骂街声……

“我老婆说说我就算了,你丫的不是来找练吗?”陈凡昂着头,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开,然后揽上一辆出租车,一绝骑尘……

……

半空乌云里隐隐还有雷声。

此时,在佘华山的半山腰上,坐拥一栋超级别墅,一位身穿唐装的眼睛精炼老人正负手遥望天空。

“神龙出世,必有能人降世,想不到竟然降在滨海市,你们一定要去把人找到,然后邀请过来,不管老少,我要和他一叙!”

“是!”一排身穿西装革履的人离开。

“爹,不过是一道闪电,您是不是看错了?”老人的儿子上前询问。

“不会错的,这的确是神龙降世,对了,小龙呢?”

“这混小子听说上午就跑去看热闹了!”儿子没好气说道,看样子叫小龙的年轻人在场,估计少不了他一顿训斥。

“年轻人自己有年轻人的生活,不过你别忘了叮嘱他多练武!”老人再次抬头仰望半空,想要再一究神龙的风采。

……

陈凡搭车过来外卖公司,他自己闲得慌,因为在公司无所事事,工资又不高,所以就找了份兼职做做。

一个矮胖子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整个身躯跟特么猪八戒似的。

“陈哥,你今儿咋来呢?”

“为了生活呗!”陈凡盯了胖子好基友一眼,说道。

这货是陈凡在这遇到的好基友,憨厚,实在,跟陈凡很谈得来,还养着一个略有姿色的女朋友。

“陈哥你可真谦虚,你是夏家的女婿,差送外卖这几个钱?”矮胖子王翔嘿嘿道,一脸的不相信。

陈凡也懒得多说自己的苦逼事,盯了胖子一眼嘿嘿道:“阿胖,有多的单子没,我来得晚,匀我几单啊!”

王翔好说话,擂了陈凡一拳道:“给,这几单都是附近的,正好我跑累了,你去吧!”

陈凡呵呵笑了笑,也不客气,换上外卖小哥的装扮,骑上门口的小电驴就冲出去了,看第一单是附近的一家快速酒店的。

呸,现在人就是这怪味,住个酒店还舍不得出来吃饭,就少那点时间?

不过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变相给他们这些外卖小哥创造收入了,倒也骂不得。

4栋403。

小电驴潇洒骑过来,陈凡跳下车就冲了进去,进入电梯按下4栋。

“砰砰砰!”找到403门口,陈凡敲响。

“谁啊?敲什么敲?”一个语气很不爽的女人声音传出来,门唰的一下打开,陈凡和容貌并不咋地的女人忽然面面相觑。

而里面床上,陈凡还看到一个光着胖子的肥胖男人!

“陈……陈凡?”女人忽然惊慌失措,眼神有些不自然,小声夹着嗓子惊道。

陈凡心里忽然就尼玛呵呵了,这女人他认识,不是别人,而是他送外卖的好基友王翔的女朋友……

嘿,竟然让自己在酒店撞上了,还尼玛给王翔带了顶厚厚的颜色发光的帽子。

狗日的,王翔一整天都在跟狗一样送外卖好不好?

陈凡到现在还记得王翔跟自己说的心愿:“陈哥,我要努力挣钱,将来在滨海市买一套小独居,和小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可胖子啊,你女人现在正和别人春暖花开啊……

陈凡忽然眼神就冷了下来!

第二章 撞上了

嗯?

场面一下子刺激紧张起来……

而看到是陈凡站起来。

众人只是齐刷刷看了他一眼,便没继续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没办法,这货在得到龙骨之前,确实风骚的像个二流子,颇有点不靠谱。

“报警吧!”

“要不给公司安保打电话?”

“来不及了吧?”

立马转变风向,七嘴八舌的继续议论。

“陈凡,你站起来干什么?”

果然,夏青裙也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凡,冷声呵斥。

“噫!”陈凡倒是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反倒是他老婆也不由瞪了他一眼……

老婆发话,那自然是……唉,再坐坐吧!

但这货憋屈啊,空有一身实力,却发挥不出来!要不然他三两下,就把这几个货解决了。

陈凡不怒反笑,眼神冷漠的盯了三个壮汉一眼,接着笑眯眯的又坐下。

这货就跟闹着玩似的,站起来喊了几句狠话,结果老婆一瞪,又屁颠的坐下。

唉,谁让人家这么爱自己老婆呢,老婆指哪?自然枪就打哪儿?

“码的,这货是傻逼吗,吓死老子了!”一边战战兢兢的徐凯不由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这货要是真和王胖子杠上了,那待会儿他不还得殃及池鱼……

但就是可惜了夏青裙这棵白菜了,居然要让王胖子这头猪先啃了!

见陈凡站起又坐下,王胖子也以为是虚惊一场,整理一番衣服,嘿嘿道:“夏总过来原来还带了老公过来,不过就是中看不中用,不知道夏总想好了没?”

别说,陈凡一眼看过去确实模样还挺俊秀的。

“王总,最好还是不要开玩笑,你知道我父亲一定不会把今天的一幕当成玩笑!”夏青裙经陈凡这么一闹,倒也镇定下来,刚才怎么一慌倒是把自己的身份忘记了……

“哦,夏海洋啊!”王胖子眼睛一眯,笑道:“夏总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为了你这个废物老公,你现在应该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吧,你父亲现在还会管你?”

夏青裙一愣,王胖子说的的确没错,她现在的确已经和家里关系撕裂了,往好了说,她现在和陈凡是在为家族企业工作,而往差了说,就是自家公司的员工而已,每月拿薄利的薪水。

不过她也有她自己的原则,既然决定搬出来和陈凡同居,那就不会再反悔。

而且即便陈凡再废物,以她的能力也能照顾好两人。

“王总,今天打扰了,请你自便!”夏青裙神情冷淡说道,索性放弃了今天的尾款,既然这样,就当做是她能力不行吧,至于其他的无礼要求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王胖子虽然知道夏青裙搬出夏家,但哪有虎毒还食子的。

既然人家女儿不是真心愿意的,他倒还真不能强人所难。

不过他心中冷笑,一百万款额还在他自己手上,你夏青裙早晚有主动爬上老子床的时候。

王胖子挥挥手屁都不放的走了,今天这场酒局算是以失败告终。

而那三个壮汉,却忽然全身打了一个冷战,深深的瞧了刚才不起眼的陈凡一眼,然后赶紧快步跟着出去。

毕竟除了这三人,刚才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小子的眼神,太特么可怕了,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没看过这种眼神,就好像……就好像看到了远古生物一样。

奥特曼看过没,就是那种,你一个凡人被巨大的奥特曼瞧上了。

哎哟,赶紧溜了!溜了!

这地方藏龙卧虎,有高手啊!

反观陈凡见状哼哼两声,也不在意,反正只要他老婆没事就好。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别人倒是心虚的拍拍小心脏,这货直接喝起杯子里的橙汁起来。

“今天就先这样,大家先回去吧!”听到夏总发话,员工赶紧打招呼,也快速溜了,虽然业务失败了,但人家没责怪啊!

“青裙,我送送你吧!”徐凯又觉得自己威风起来,开始吆喝。

“不用,我自己有车!”夏青裙淡淡说道,盯了一眼陈凡,陈凡赶紧屁颠跟上。

“刚才谁让你那么做的?”夏青裙边走边呵斥:“你知道你那么做会造成什么后果吗?公司要是拿不到那一百万尾款,你来负责吗?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像这样的训斥,陈凡见的多了。

依旧嘿嘿笑,不解释。

“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你就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夏青裙见依然一副烂泥巴扶不上强的样子,咬咬牙冷声道:“我待会儿去公司找夏董一趟,你自己先回去吧!”

说完,夏青裙就开车离开,留给陈凡一肚子的车尾气。

“陈凡,怎么?被老婆甩了?”这时徐凯开着宝马车,烟筒轰隆从车库出来,看见这一幕对陈凡鄙夷打趣。

陈凡二话不说,忽然屈指一弹,一束如刀削般的气体就笔直的打在宝马车的后轮胎上。

砰的一声,徐凯的宝马车当场抛锚,差点把这小子甩出去,撞到了一边保安亭,只听到那边传来骂街声……

“我老婆说说我就算了,你丫的不是来找练吗?”陈凡昂着头,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开,然后揽上一辆出租车,一绝骑尘……

……

半空乌云里隐隐还有雷声。

此时,在佘华山的半山腰上,坐拥一栋超级别墅,一位身穿唐装的眼睛精炼老人正负手遥望天空。

“神龙出世,必有能人降世,想不到竟然降在滨海市,你们一定要去把人找到,然后邀请过来,不管老少,我要和他一叙!”

“是!”一排身穿西装革履的人离开。

“爹,不过是一道闪电,您是不是看错了?”老人的儿子上前询问。

“不会错的,这的确是神龙降世,对了,小龙呢?”

“这混小子听说上午就跑去看热闹了!”儿子没好气说道,看样子叫小龙的年轻人在场,估计少不了他一顿训斥。

“年轻人自己有年轻人的生活,不过你别忘了叮嘱他多练武!”老人再次抬头仰望半空,想要再一究神龙的风采。

……

陈凡搭车过来外卖公司,他自己闲得慌,因为在公司无所事事,工资又不高,所以就找了份兼职做做。

一个矮胖子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整个身躯跟特么猪八戒似的。

“陈哥,你今儿咋来呢?”

“为了生活呗!”陈凡盯了胖子好基友一眼,说道。

这货是陈凡在这遇到的好基友,憨厚,实在,跟陈凡很谈得来,还养着一个略有姿色的女朋友。

“陈哥你可真谦虚,你是夏家的女婿,差送外卖这几个钱?”矮胖子王翔嘿嘿道,一脸的不相信。

陈凡也懒得多说自己的苦逼事,盯了胖子一眼嘿嘿道:“阿胖,有多的单子没,我来得晚,匀我几单啊!”

王翔好说话,擂了陈凡一拳道:“给,这几单都是附近的,正好我跑累了,你去吧!”

陈凡呵呵笑了笑,也不客气,换上外卖小哥的装扮,骑上门口的小电驴就冲出去了,看第一单是附近的一家快速酒店的。

呸,现在人就是这怪味,住个酒店还舍不得出来吃饭,就少那点时间?

不过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变相给他们这些外卖小哥创造收入了,倒也骂不得。

4栋403。

小电驴潇洒骑过来,陈凡跳下车就冲了进去,进入电梯按下4栋。

“砰砰砰!”找到403门口,陈凡敲响。

“谁啊?敲什么敲?”一个语气很不爽的女人声音传出来,门唰的一下打开,陈凡和容貌并不咋地的女人忽然面面相觑。

而里面床上,陈凡还看到一个光着胖子的肥胖男人!

“陈……陈凡?”女人忽然惊慌失措,眼神有些不自然,小声夹着嗓子惊道。

陈凡心里忽然就尼玛呵呵了,这女人他认识,不是别人,而是他送外卖的好基友王翔的女朋友……

嘿,竟然让自己在酒店撞上了,还尼玛给王翔带了顶厚厚的颜色发光的帽子。

狗日的,王翔一整天都在跟狗一样送外卖好不好?

陈凡到现在还记得王翔跟自己说的心愿:“陈哥,我要努力挣钱,将来在滨海市买一套小独居,和小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可胖子啊,你女人现在正和别人春暖花开啊……

陈凡忽然眼神就冷了下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